卧底间谍

  • 以色列真是间谍手段非凡,他们使用伪造身份的社交工程方式攻击所有与NSO间谍软件公司诉讼有关的律师甚至包括记者,他们是怎么做的?
Mazen Masri, an academic and a consultant to the legal team suing the NSO Group in Israel over alleged abuses involving its spyware, poses for a photograph in a pedestrian underpass leading to King’s Cross Station in London on Monday, Jan. 27, 2019. He is among half a dozen people who have been approached by undercover operatives on false pretexts over the past two months. All six have crossed paths with the NSO Group in some way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不断有神秘的工作人员引诱网络安全研究人员参加豪华酒店的会面,这些神秘人物显然是为了诋毁这些研究人员对一家以色列公司的研究 — — 即 臭名昭著的 NSO,该公司制造那些专门提供给政府用于监视其公民智能手机的间谍攻击技术。美联社现在已经了解到类似的秘密努力,目标有至少有四个人。

关于NSO详见:流亡是无法逃避政治追捕和迫害的《以色列间谍软件公司出售监视技术和知识在130个国家针对记者、异议和LGBT人群

被这些秘密特工针对的另外四名律师包括三名参与以色列和塞浦路斯相关诉讼的律师,他们都指出该公司(NSO集团)将其间谍软件出售了给有可疑人权记录的政府。第四位被针对的是伦敦的记者,他报道了NSO的劣迹。其中两人 — — 记者和驻塞浦路斯的律师 — — 被秘密特工诱使会面的镜头被偷拍了;他们的视频在以色列电视台被播出。

所有六名被定为秘密特工目标的人都表示,他们认为这些人员正在协调努力以诋毁他们。

“有人真的有兴趣破坏这个案子,”Mazen Masri 说,他是其中一个被针对的目标,他在伦敦城市大学任教,并在以色列的案件中为原告的律师提供咨询。

Masri 说,这些特工“正在寻找有关人员的弱点,很可能抹黑他们”。

这些秘密努力的细节让我们可以看到“私人调查人员”有时是一个很阴暗的世界,其中包括一些不仅收集信息而是充当挑衅者的操作人员。被针对的目标告诉美联社,秘密特工试图怂恿他们发表种族主义和反以色列的言论,或诱导他们透露与诉讼有关的工作的敏感信息。

NSO此前曾否认与秘密特工有关,该公司没有回复美联社的提问。与NSO集团有关的美国私募股权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也没有回复美联社发表评论的请求。

如果不是两名相关研究人员在公民实验室工作,那么秘密特工的活动可能永远不会被公开,公民实验室是一个位于多伦多大学的互联网自由监督组织。

去年12月,其中一位研究人员 John Scott-Railton 意识到他的一名同事被诱骗去与多伦多一家酒店的秘密特工会面,并质疑此人为NSO工作。当第二个自称 Michel Lambert 的秘密人员找到 Scott-Railton 并在纽约半岛酒店安排类似的会面时,Scott-Railton 设计了一个反击行动,邀请美联社记者打断这次午餐并录制画面。

到那时,Scott-Railton 和美联社已足够确定秘密特工的目标已经远远超出了公民实验室。

在报道发布后的几个小时内,Masri 写信告诉美联社,他和正在以色列寻求对NSO提起诉讼的 Alaa Mahajna 花费了数周的时间研究那些高管,后者曾与他们联系,提供丰厚酬劳的工作机会想要收买他们。并坚持要求在伦敦会面。

Masri 写道:“我们保持警惕并没有接受诱饵。”

Masri 的启示引出了一系列与涉及NSO的诉讼有关的信息。Masri 和 Scott-Railton 都说,他们发现克里斯蒂安娜·马库(Christiana Markou)是一名律师,代表原告在针对塞浦路斯NSO附属公司的相关诉讼,他被引诱着飞往伦敦,与一名自称是香港投资人的神秘人物进行了一次奇怪的会面。大约在同一时间,Masri 发现一位撰写有关NSO揭露文章的记者也被邀请到伦敦的一家酒店,在那里他的报道被质疑。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就像 Almog-Assouline 一样,在纽约被曝光的追捕律师的秘密特工制造了一系列误操作。

试图诱捕以色列诉讼中的主要律师 Alaa Mahajna 就是一个例子。

11月26日,他听到一位名叫 Marwan Al Haj 的男子的消息,此人称自己是一家名为 Lyndon Partners 的瑞典财富管理公司的合伙人。Al Haj 向 Mahajna 提出了一个有趣的主张。Al Haj 说,他的一个客户,一个与中东有家庭关系的超级富豪,需要法律援助来追回犹太定居者占领的家族土地。

“我相信你可能非常适合这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Al Haj 写道。

请求看起来是有道理的。作为一名驻扎在耶路撒冷的人权律师,Mahajna 做过相关的案子。但是,当 Mahajna 试图了解更多有关此案的信息时,他开始怀疑了。Mahajna 告诉美联社,Al Haj 对他的所谓客户保持谨慎,似乎不愿意提供任何文件。

Mahajna 说,就在这种情况下,当 Al Haj 突然向他提供一次全程免费的伦敦旅行时,他感到不安,甚至没有人问他案件是否有成功的希望。

十天后,以色列诉讼中的法律顾问 Masri 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自称来自苏黎世一家名为 APOL Consulting 的公司的顾问委员会,Masri 在检查该公司网站后更加怀疑了。咨询公司通常根据员工的能力进行交易,于是其网站应该能够突出显示其员工的姓名、头像和资历。

但是,“这里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他说。

当 Masri 拒绝 APOL 董事会的职位时,与他联系的代表 — 一个自称为 Cristian Ortega 的人 — 迫使 Masri 在伦敦会面。

Masri 说,到那时他和 Mahajna 已经开始相信 Ortega 和 Al Haj 是虚构的,他们的公司完全是假的。但他们那时还不知道这场秘密行动的波及面究竟有多广泛。

秘密特工与克里斯蒂安娜·马库(Christiana Markou)进一步接触,后者当时正在寻求针对NSO附属实体的塞浦路斯相关案件。这一诉讼与 Mahajna 一样,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公民实验室的报告,该报告发现 NSO 间谍软件被用来闯入墨西哥活动人士和两名案件中的原告记者的电话进行全面监视。

Markou 告诉美联社,她于12月21日通过电子邮件与一位自称为香港 ENE 投资合伙人 Olivier Duffet 的男子接洽。

Duffet 表面上假装有兴趣邀请塞浦路斯领先的数据保护和隐私律师 Markou 在会议上发表演讲。Markou 说她建议通过 Skype 讨论这个讲座,但是此神秘人物坚持要在伦敦进行面对面的会谈,最终把她带到了一个豪华的酒店,聊了一个多小时。

大多数讨论围绕着提议的讲座 — 但是,随后 Duffet 突然话锋一转切入了NSO的案件,询问她是否觉得诉讼是可以获胜的,谁是资助这起诉讼的人。

Markou 说她“给出了错误的答案或明确拒绝回答”,因为她发现他的问题是可疑的。

另一个被针对的目标是伦敦记者 Eyad Hamid 他写了一篇关于NSO的报道,他说,他也被邀请到了伦敦一家酒店,分别两次讨论他对以色列公司的报道。

秘密人物据称是以 Mertens-Giraud Partners Management 为背景的运营公司,该公司被描述为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财富管理公司。

但是,MGP — 或任何其他公司 — 完全不存在。美联社对大约3亿家公司进行搜索,并没有发现一家名为 APOL 的瑞士公司、一家名为 Lyndon 合作伙伴的瑞典公司、一家名为 Mertens-Giraud 的比利时公司、或一家位于香港的公司,它们都不存在。当地的电话簿上都没有这些人的名字。

美联社在离苏黎世中央火车站不远的地方访问其所谓的办公室时没有找到任何与 APOL 有关的东西,租户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在香港也是如此,ENE Investments 自称所在的中央大楼的管理代表说,他对这家公司一无所知。美联社记者无法与 Mertens-Giraud 在布鲁塞尔的 Rue des Poissoniers 办公室的任何人交谈,整栋建筑都进行了整修,空无一人。

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现代化的办公大楼里 Lyndon Partners 声称拥有总部,但是服务经理 Elias Broberger 说他找不到这家财富管理公司的任何踪迹。

究竟是谁雇佣了这些卧底特工仍不清楚,但他们的操作和数字指纹表明他们是联系在一起的。

六名秘密特工都在几乎同一时间开始接近他们的目标,并有个别量身定制的场所。他们的虚假网站遵循的是相同的模式 — — 所有这些网站都是在 Namecheap 上托管的,很多是从 GoDaddy 拍卖中得到的,并使用了以色列的网页设计平台 Wix。网站的格式也非常类似; 在至少两个例子中 — MGP 和 Lyndon Partners — 它们的设计是完全相同的。甚至神秘特工的电子邮件签名都是相同的 — 包括三个整齐的彩色线条,包括电话号码、网址和电子邮件

甚至这些秘密人物的 LinkedIn 页面也很相似,其中包括从远处拍摄的,背对着镜头、或戴着太阳镜、或者以不寻常的角度拍摄的男人 — — 这种策略有时会用来挫败面部识别算法

尽管有迹象表明卧底特工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但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们服务于谁。以色列电视12频道周六播出了一份报道,声称以色列私人调查公司 Black Cube 一直在调查有关针对NSO的诉讼问题。电视频道显示了塞浦路斯律师 Markou 和伦敦记者 Hamid 被秘密拍摄的镜头,这与他们和卧底特工遭遇的描述相符。

以色列电视部门对起诉NSO的律师持批评态度,并引用NSO创始人 Shalev Hulio 的一次采访,指责 Markou 和她的同事将这些诉讼作为“公关活动”。

NSO此前否认雇用私人调查公司 Black Cube,而上个月寄给美联社的一封信中称,Black Cube 表示,它没有参与诱捕公民实验室研究人员的工作,“Black Cube 与这些所谓的事件毫无关系,”这封信说,并补充说没有人代表NSO公司行事。

但是 Black Cube 确实可以与 Almog-Assouline 建立起联系,化名的 Almog-Assouline 是在纽约​​举办与NSO有关的酒店会面的人。在两家私募股权公司 — Cactal Capital 和 West Face Capital 之间长期存在的法律诉讼中,一名陷入诉讼的人表示,他认出了 Almog-Assouline,因为几年前他被同一个人以完全不同的身份接触过

在法庭文件中,Black Cube 已承认派遣特工会见目标人。Black Cube 没有回答有关它是否曾经使用 Almog-Assouline 的重复问题。该公司此前曾引起了明确的国际谴责,因其负责保护好莱坞性侵犯大亨哈维·温斯坦的声誉

一周前,当一名美联社记者在特拉维夫郊区拉马特沙龙的顶层公寓敲门时,一名自称是其妻子的女子说他不在家。当记者随后打电话给 Almog-Assouline 时,他说:“我没兴趣跟你说话。”

AP Exclusive: Undercover spy exposed in NYC was 1 of many. Who hired the undercover agents remains unclear, but their operational and digital fingerprints suggest they are linked.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