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非常惊人的故事:为 CIA 工作过的俄罗斯人正在遭遇迫害,美国会在乎吗?

本文的作者 Yevgeny Chistov 是一名在俄罗斯的 CIA 间谍,是俄罗斯反对派。现在他的家人正在陷入危险,申请旅美政治避难却被拒绝。他呼吁美国政府的帮助。以下是他的文章。

我一直在按照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逻辑行事。

美国可能是俄罗斯的敌人,我非常爱我的国家,但我认为这个俄罗斯政府是俄罗斯人民的敌人。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他的亲信掠夺了我们的国家,并压迫其人民。腐败和勒索就在每个人的身边。俄罗斯人感到害怕,并且担心国家的镇压。我们有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但我们的人民很穷。

所以我决定以朋友的身份帮助美国。

在俄罗斯内政部担任警官期间,我开始向中情局特工传递信息。我告诉他们有关该部的秘密计划,给他们一些 FSB 的人的名字,并揭示了俄罗斯国防部的一些目标。

我觉得我可以在美俄的这场斗争中帮上忙。我相信,除非普京政权被推翻,否则俄罗斯人民不会有任何好日子。

然后,我被捕了。

四年前,我被逮捕并被关押在莫斯科的 Lefortovo 监狱 — 这里是政治犯的首选目的地。条件非常糟糕。我被关在一个冰冷的房间里,冬天也没有任何取暖设备。没有适当的医疗护理。我受到 FSB 官员的欺辱,他们威胁要设置一场意外事故来杀死我。我已经患上了神经症。

自2016年3月起我一直被关押在 Nizhny Novgorod 区,我和其他十几个男人挤在一个牢房里,他们用腐烂的白菜给囚犯做汤。我向欧洲人权法院抱怨过度拥挤等问题。我的申诉正在被考虑中。

我被因“叛国罪”等罪行判处了13年徒刑,他们称我为了金钱出卖机密情报,但这不是事实。在我因帮助美国而被逮捕之后,我和我的家人在俄罗斯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但我相信唐纳德特朗普可以提供帮助。

在俄罗斯,有些人像我一样,冒着生命危险,帮助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而最终入狱。在美国,也有人因为为俄罗斯工作而正在监狱里。我想呼吁总统关注这件事。

我的父母都是养老金领取者,家中经济困难。我的母亲不得不重新开始工作,因为他们的养老金里不包括他们必需的医药费。

我的妻子已经接受过 FSB 的质问。她前往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获得旅游签证。但是她的申请遭到了拒绝,她被迫返回家园,军事人员袭击她并恐吓她。我已经给中央情报局写了两封信,要求他们提供帮助,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如果能在美国,我的家人就可以安全地生活。我敦促特朗普在美国给予我的妻子和母亲庇护。

“I was a CIA spy in Russia — and now my family is in danger. But Trump can help“. In Russia there are people who, like me, risked our lives to help the US, and in the US there are people imprisoned for helping Russia. Trump can conduct an exchang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