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钟追踪你的一切:”融合系统” 是什么东西?

  • 当它发生在你讨厌的人身上时,这一切都很有趣,但当它发生在你自己身上时,它就突然变得真实起来

【按】中国也有类似的东西 —— 谷歌和IBM的作品,见《美国科技巨头如何帮助中国建立大规模监视系统》;不同的只是,目前在中国运行的技术的详细使用情况尚不为人知。

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当当权者拥有的数据量足够大时,他们必然会将一切联系在一起,需要的只是一个算法。但如果没有这种算法的支援,当局收集的数据量越大,其结果只能是越混乱。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说为中国公安系统提供大数据分析技术的美国巨头甲骨文,比贪婪收集公民数据的中国当局本身,更可怕。

老大哥在监视你。可悲的是,依旧有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监控网络已经变得多么广泛。当你开车去上班或上学时,车牌阅读器正在系统性地跟踪你的行踪。在各大城市,数以千计的高度先进的监视摄像头(许多配备了面部识别技术)正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如果当局检测到你做了任何可疑的事,他们可以迅速调出你的犯罪记录、财务记录和医疗记录。当然,如果他们想深入调查,你的手机和电脑也会不断丰富监控数据的宝库。在这种状况下你所做的任何事都不可能是私密的。

在过去,编译所有这些信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但现在,微软、摩托罗拉、思科、Palantir 等科技巨头正在向全球各地的政府出售 “融合系统”。 这些 “融合系统” 可以瞬间整合来自数千个不同来源的监控数据,这完全改变了地球上许多大城市的执法方式。

阿瑟·霍兰·米歇尔(Arthur Holland Michel)是卡内基国际事务伦理委员会的高级研究员,他被带去参观了芝加哥市使用的名为 Citigraf 的 “融合系统” ……

他点击了 “调查” ,然后 Citigraf 开始研究报告中的袭击事件。该软件运行在 Genetec 公司所谓的 “相关引擎” 上,这是一套算法,可以通过城市的历史警察记录和实时传感器反馈,寻找模式和联系。

几秒钟后,屏幕上出现了一长串可能的线索,包括以前在附近因暴力犯罪而被捕的所有人的阵容、住在附近的假释犯的家庭住址、最近类似的911电话目录、被检测到的超速离开现场的车辆的照片和车牌号,以及任何可能发现犯罪证据的监视摄像头的视频信号,包括那些安装在过往公共汽车和火车上的摄像头 …… 换句话说,足够多的信息,让一名警官对最初的911电话作出反应,对刚刚发生的事有一种近乎心灵感应的认知

但是,这些系统不仅仅是用来追踪罪犯的。

事实上,它们可以用来追踪调查任何一个人。

在另一个场合,阿瑟·霍兰·米歇尔有机会测试微软为纽约市打造的 “融合系统”。

纽约警局的官员展示了他如何调出本市任何居民的犯罪记录、他们已知的同伙名单、他们作为犯罪受害者或证人的案件,以及,如果他们有车,他们倾向于在哪里开车的热图,以及他们违反停车规定的完整历史记录。然后他把手机递给米歇尔。他说,去吧,搜索随便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米歇尔脑海里浮现出一连串的人名。朋友、情人、敌人 ……最后,他选择了几年前在布鲁克林目睹的枪击案的受害者。此人突然出现了,还有一些比感觉上更多的个人信息,甚至是最好奇的警官在没有法院命令的情况下都无权知道的东西。米歇尔觉得有点头晕,就把手机还给了那个警察。

如果芝加哥、纽约等大城市都是这样,你能想象联邦政府的三字母机构现在必须掌握的技术是什么样吗?

当然,这不仅仅是发生在美国。

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一个名为 ROXANNE 的欧洲联合监视项目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ROXANNE 是 “Real time netwOrk, teXt, and speaker ANalytics for combating orgaNized crimE” 的缩写,11月宣布参与了目前正在瑞士开发的项目。

这是一个基于生物识别技术的平台,表面上是为了监控和打击有组织犯罪,而 ROXANNE 的另一个应用是其创建者自由宣传的:它能够监控那些被指控犯有仇恨言论政治极端主义的人。

欧洲各地正在制定严格的打击 “仇恨言论” 和 “政治极端主义” 的新法律,这一新工具将有助于追踪 “思想罪犯”。

特别是,这个新工具将大量监控 “Facebook、YouTube等社交媒体网站以及普通电信平台”。

ROXANNE 是欧盟资助的 “地平线2020” 项目的产物,旨在促进新的监控技术的发展,ROXANNE 在 Facebook、YouTube 等社交媒体网站以及普通的电信平台上工作,对人脸和声音进行识别分类和跟踪,使当局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被调查的网络,无论是与犯罪活动有关的,还是被认为是政治极端的。

当局可以利用来自各种来源和平台的原始数据来识别常见的语音模式、面部特征和地理位置,最终的结果是既能识别任何目标人,又能描绘出被置于显微镜下的关系网络的复杂图像。

所以,如果你生活在欧洲,并且你认为自己可能在某个时候犯了 “思想罪”,你可能最好把手机和电脑都扔掉。

认真的说。

事情变得如此糟糕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相同的疯狂水平也发生在美国,因为我们正在沿着完全相同的道路。

在美国这边,每天都有更多的政治声音被 “去平台化”。 自认为进步派的记者乔丹·查里顿原本在保守派被去平台化时欢呼雀跃,但是,此时他后悔了自己对审查的支持,现在 YouTube 已经下架了他的一个视频…..

【注:去平台化 (Deplatforming) 就是审查,用以抵制某个团体或个人、或阻止某人持有被视为不可接受或冒犯性观点的行为或做法,尤其是在特定网站上阻止他们】

然而,在 YouTube 以违反平台反对 “垃圾信息和欺骗行为” 的政策为由,从自己的频道中撤下了包含1月6日骚乱片段的视频后,查里顿又改变了他的立场。

当它发生在你讨厌的人身上时,这一切都很有趣,但当它发生在你自己身上时,它就突然变得真实起来。

他们真的想控制我们所有人的所做、所言、所想, “老大哥” 的监控网正一年比一年更让人窒息。

如果我们不趁早限制这种技术,那么这个社会迟早会变成荒诞的噩梦,比乔治·奥威尔敢于想象的任何事都要可怕。⚪️

Big Brother Is Spying On You In Thousands Of Ways, And All Of That Info Now Goes Into Centralized “Fusion System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