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臂之厉:美国企业正在帮助建立中国的奥威尔国家

  • 美国的科技公司一直在向中国的监控公司提供专业知识、声誉信任、甚至技术本身。如何抵制这种行为?

当一位荷兰网络安全研究员透露中国的监控承包商 SenseNets 留下了一个庞大的面部识别数据库在线被公开显示政府一直在追踪中国新疆省250多万人的详细信息时,该消息只是简要突出了中国监控国家令人震惊的范围。

SenseNets 是一个更大现象的一部分:美国的科技公司一直在向中国的监控公司提供专业知识、声誉信任、甚至技术本身,无论是有意还是其他什么。

SenseNets 数据库24小时记录精确的 GPS 坐标,并使用面部识别将该数据与敏感的个人信息相关联,包括:国家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个人照片和工作场所。被追踪的人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维吾尔族。

在一个奇怪的监视至上和安全无能的并置中,SenseNets 的数据库在被报告之前已经在互联网上公开了六个月,并且根据发现它的研究人员的说法,可能已经损坏了。 ”

这一发现表明,SenseNets 是参与在新疆建立技术型极权主义警察国家的众多中国公司之一,自2017年初以来,已有多达200万维吾尔族人进入“再教育营地”。营地内部的目击者报告描述了严酷的生活条件、酷刑以及几乎不间断的政治灌输,意在剥夺维吾尔人对伊斯兰教信仰的任何依附。

面部识别、人工智能和语音监控技术使中国共产党的大一统能力得到了飞速提升。该党通过对在线和行为活动的不间断电子监视来操纵所有人。这种现代化的圆形监狱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但它是新监视技术的试验场,技术可能使这一过程对国家来说更便宜、更有效。

为实现这一目标,该党正在利用中国充满活力的科技生态系统,邀请中国企业通过传统的政府采购工具参与其中。是这些技术公司建立了再教育营,提供了在线监视维吾尔语的软件以及监视线下行动的摄像机。

虽然总部设在中国,但许多这类公司深深扎根于国际科技界,其方式引发了对滥用关键新技术的严重质疑。渴望获得中国资金和数据的外国公司纷纷涌入合作伙伴关系,完全不顾他们提供的技术在新疆和其他地方使用的方式。

2018年2月,美国的名牌大学麻省理工学院(MIT)宣布与中国人工智能巨头和全球面部识别技术领导者 SenseTime 展开广泛的研究合作。随后持有 SenseNets 49%的股份,并对技术人员进行了强有力的交叉传授

SenseNets 的母公司 Netposa(也是中国公司)在硅谷和波士顿均设有办事处,2010年就获得了英特尔的战略投资,还投资于美国机器人初创企业:由卡内基梅隆大学和 Exyn 的研究人员领导的 Bito,一家无人机软件公司,参加了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人工智能挑战。

这种广泛的纠缠提出了道德和军民两用技术的国家安全问题。两用技术是可以用于民用和军用的技术,因此应该受到更严格的控制。核电和 GPS 是其中典型的例子,但面部识别、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5G和量子计算等新技术,也已经开始引起人们对其双重适用性的担忧。

除了 SenseNets 之外,中国的语音识别领导者 iFlytek 也可能会提供软件来监控新疆的电子通信。人权观察发现的2013年 iFlytek 专利在“监视公众舆论”方面特别吹捧其实用性。尽管如此,与 SenseTime 一样,iFlytek 最近也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建立了多年的研究合作伙伴关系。这些“伙伴关系”起到了明确的破坏人权的作用。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与中国公司的技术和研究合作的细节对国际合作伙伴来说可能是不透明的,隐瞒了道德上令人反感的活动。

当耶鲁大学遗传学家 Kenneth Kidd 与中国公安部法医学研究所的科学同事分享 DNA 样本时,他也许不知道这些样本会被用来改进新疆的基因监测技术。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公司 Thermo Fisher 也受到了牵连:在上个月被报道之前,该公司一直在直接向新疆当局出售 DNA 测序仪。西方公司和机构必须更加警惕地审视中国合作伙伴如何使用他们的产品,特别是新兴技术。

面部识别是一个很好的起点。该行业需要为适当的应用制定全球标准 — — 尊重人权和法治的用途。在建立监管方面,魔鬼可能在细节上。但原则 — — 公平,透明,问责,不歧视,通知和同意以及合法监督 — — 都是合理的。

令人惊讶的是,SenseNets 将微软列为其网站上的合作伙伴,以及美国芯片制造商 AMD 和高性能计算提供商 Amax。简单说就是,微软一面虚情假意地抢着“支持监管”,一面在协助中国的老大哥成长。

如果这些合作关系是真实的,那么说明已经违反了微软的所有“六项原则” — —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 Amax 专门从事深度学习应用的高性能计算,早已与全球最大的视频监控产品供应商中国国有企业海康威视(Hikvision)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AMD 还参与了一家提供专有x86处理器技术的中国合资企业。

尽管人们普遍意识到了美国公司和个人在怂恿中国政府监视方面的一臂之厉,但美国国会和政府官员尚未要求对这种现象进行审查。商务部提出的关于控制某些新兴技术的规则制定是一个开端,但其范围仍不明确。

U.S. Firms Are Helping Build China’s Orwellian State. Tech partnerships are empowering new methods of control.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