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的腥风血雨:劳工运动不为人知的故事

  • 每一分公平和正义都是通过反抗者的拼搏得来的;任何时候如果反抗者停下脚步,邪恶就会开始露头,并快速膨胀。

【按】本文将推荐一本书,见上图;这本书的第一版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而就在2020年,它得到了再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关于为什么,见《为什么选票无法帮你改变糟糕的现状?真正改变应该来自哪里?:权力的杠杆》)

📌 希望这本书能为中国的劳工运动带来能量。在一个更糟糕的资本主义国家成为工人阶级,只唱国际歌是无法帮助您维护权益的。

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yi-lu-de-xing-yu-45749552

1919年,一大群工人聚集在印第安纳州加里的美国钢铁公司外面。

在美国,私营部门的工会力量正在消退,有组织的劳工处于80多年以来的最低点。沃尔玛、亚马逊、家得宝和联邦快递等规模庞大、实力雄厚的雇主公司,完全没有工会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所处的时代是 “最糟糕的时代”,而恰恰是这种绝望和虚无的心态 —— 而非现实 —— 导致了真正最糟糕的时代出现。绝望是一种傲慢

要知道,在1933年,在大萧条的谷底,劳工运动面临着更加艰巨的任务,因为著名的工会成员经常被殴打、甚至被杀害,却完全没有工会的法律框架。

要怎样才能引发复兴?新的劳工组织者、活动家和会员可以从哪些历史中学习经验教训,成为其中的一员?

20世纪下半叶最奇特的出版成果之一,如今又有了新的再版,这是对1955年出版的《工会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书的复活。原作者是 Richard O. Boyer 和《纽约客》杂志的自由撰稿人 Herbert M. Morais,一个失意的学者,后来成为了工会工作者。

这真是一本很棒的书,主流出版商大多避免出版的那种书,把真空留给了劳工本身 —— 特别是美国电气、无线电和机器工人联合会(United Electrical, Radio and Machine Workers of America,简称UE),这是劳工生态系统中比较折衷和有创造力的工会之一。

作为对当下再次崛起的工会否定论的解毒剂,这本书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详细介绍了劳工运动从暴力、令人心痛的失败、到最终取得大规模胜利的故事,尤其关注1936年至1945年产业工会联合会(现为 AFL-CIO 中的CIO)的形成和崛起。

这本书从内战一直延伸到20世纪50年代,用一系列小插曲描述了美国劳工史上的英雄和恶棍们,从废奴主义者工会到所谓的 “莫莉·马奎尔人”,从19世纪末农民与劳工联盟对抗铁路、金融和钢铁大亨的战斗,到1877年铁路大罢工,劳动骑士团和世界产业工人的兴起;到尤金·德布斯的总统竞选;从干草市场暴动、到露西·帕森斯为将被告从绞刑架上放下来而进行的斗争,从三K党和反移民歇斯底里的兴起、到红利军 ……最后到大萧条和持久的产业工会的兴起。总的来说,它让读者了解到美国工人是如何组织起来的,以及他们为此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注:莫莉·马奎尔(Molly Maguires)是一个活跃在爱尔兰、利物浦和美国东部部分地区的爱尔兰19世纪秘密社团,以活跃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爱尔兰裔美国人和爱尔兰移民煤矿工人中而闻名。这个名字来自资本家对反抗者的贬低。

劳动骑士团(Knights of Labour)是一个活跃于19世纪末、特别是1880年代的美国劳工联合会,其正式名称是高贵和神圣的劳动骑士团。它在美国和加拿大都在运作,在英国和澳大利亚也有分会。该组织促进了工人的社会地位和文化的提升,并要求每天八小时工作制。

尤金·V·德布斯,美国工会领袖,国际工人联合会与世界产业工人的创建者之一。曾于1900年代表社会民主党竞选美国总统,之后又分别于1904年、1908年、1912年与1920年四次代表美国社会党竞选总统。由于他在工人运动以及竞选活动中的表现,被认为是美国最知名的社会主义者之一。

干草市场暴动又称为干草市场屠杀,是1886年的美国大规模工运,它原本是一场和平游行,游行是为支持八小时工作制工人的罢工、还有回应前一天警方杀害多位工人的事件。但在一不明身份者在警察驱散抗议者的时候向警察投掷炸药,导致了最终的大屠杀。

露西·埃尔丁·冈萨雷斯·帕森斯(Lucy Eldine Gonzalez Parsons)是美国的劳工组织者,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她被人们铭记为一位强大的演说家。

红利军(Bonus Army Conflict)是一支由43,000名示威者组成的团体,由17,000名美国一战退伍军人及其家人和附属团体组成,他们于1932年中旬聚集在华盛顿特区,要求提前兑现其服务证明。组织者描述示威者为 “奖金远征军”,以呼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美国远征军的名字。】

对于当下的美国工会来说,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冷漠。会员不想参与,其中一个因素是没有意识到工会代表什么,没有理解到自己在工会中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这本书是由UE出版的,这可能不是一个巧合,UE是一个以会员的意识形态动机而闻名的工会。如果除了UE之外,其他工会也能鼓励大众读者阅读这本书,也许他们就能开始解决这个冷漠的问题,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内部组织

事实上,以 “会员管理本工会” 为座右铭的UE,尽管规模不大,只有3.5万名会员,却一直站在现代美国劳工界一些最具创新性的斗争的前沿。(保守派工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红色恐慌时期几乎将UE淘汰)

2008年和2009年,UE领导了共和门窗厂的占领行动,并且近年来工会的大胜不断。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UE又组织了380名新成员。尽管其他工会规模庞大,但UE依旧是美国工会中第八大工人组织者。最近,UE与DSA合作,开展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冠状病毒疫情组织项目 — — 紧急工作场所组织委员会。

【注:共和门窗厂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该公司是由威廉·斯皮尔曼成立于1965年。】

这本书从南北战争开始,在奴隶主进攻萨姆特堡后,许多参与国家新兴劳工运动的人都加入了北军。整个工会地方解散,足见奴隶制对自由劳工利益的巨大威胁。

【注:萨姆特堡之战是美国内战的导火线。该堡位于查理斯顿港,由罗伯特·安德森少校率领76名北方联邦军驻守。1861年4月12日,Beauregard 率领南方联盟军包围并不断炮轰该堡。36小时内,南军发射了4000发炮弹。安德逊少校被迫于4月14日放弃该堡。南北战争就此爆发。

联邦军 (Union Army),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泛指北方联邦方面军队,也称北军、联邦陆军等。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联邦军作战的最高目标是击败联盟军,保卫美国国家统一。联邦陆军最终有效地保卫了一个持续有效、完整的共和国。它主要由北方未脱离联邦的美军正规军、义务役官兵、国民兵兵员以及南方反对奴隶制、要求联邦统一的志愿兵组成。】

1857年,最高法院在 Dred Scott 诉 Sandford 案中裁定,奴隶制在每个州都是合法的。书中回忆,当时著名的废奴主义者 Wendell Phillips 对未来的发展深感悲观,他在1856年左右写道:“政府已经完全落入奴隶制势力的手中。就国家政治而言,我们已经被失败了 — — 没有希望了。我们将在一两年内拥有古巴,五年内拥有墨西哥 ….. 一个庞大的奴隶帝国。我希望我可能是个错误的预言家,但现在的天空从未如此黑暗”

Michael“ Muff” Lawler 的酒吧和住所的外部,这是莫利·马奎尔(Molly Maguire)基地,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谢南多厄。

📌 这正是我们在去年底的访谈中强调的要点之一 —— 绝望并不可怕,但被绝望左右而放弃斗争,才是真正可怕的。最黑暗的时刻也许正是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位置。

事实证明,在 Phillips 的绝望呼声之后不到10年,奴隶制和奴隶势力就被粉碎了,出生为奴隶的人在南方各地以雄心勃勃的土地改革纲领当选为公职 — — 第一个全国性的劳工组织 “全国劳工联盟”(National Labor Union)成立,领导人威廉·西尔维斯(William Sylvis)致力于团结黑人和白人、男性和女性,为争取基本的经济权利而奋斗。

尽管 NLU 在某些时候拥有数十万会员,但在1873年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崩溃了,而西尔维斯和NLU却奠基了今天的劳工运动框架:基于共同利益的工人组织,不考虑任何身份背景。

其中一个早期的组织是斯库伊尔基尔县工人慈善协会,或称 Molly Maguires,这是宾夕法尼亚州斯库伊尔基尔的无烟煤大亨们为了给初创的矿工工会的爱尔兰领导人抹黑而起的一个虚构的名字。

工人慈善协会成立于1868年,核心成员是爱尔兰古老的兄弟会 — — 古希伯来尼人教团。第二年,即1869年9月6日,“宾夕法尼亚州卢塞恩县埃文代尔煤矿顶上的哨子停了下来,发出了尖锐的、反复的爆炸声,告诉人们发生了事故。…… 巨大的烟柱和火柱从唯一的井口、唯一的出入口喷出,妇女和孩子们知道,他们的丈夫和父亲已经是死人了,除非他们能通过强行开辟第二个出口来避免被炸死,但他们无法做到。

【注:1869年9月6日,宾夕法尼亚州普利茅斯附近的埃文代尔煤矿(Avondale Colliery)发生了一场大火,始于矿井的木衬着火并点燃了直接在头顶上建造的破煤机。竖井是矿场唯一的出入口,有一百多名工人被火困住并窒息而死。那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矿难。】

两天后,179人的尸体最终全部被带出矿井,死于非命,这都是因为矿主拒绝采取设置紧急出口的安全防范措施所导致的

📌 工人慈善协会的负责人 John Siney 对聚集在人群中的其他矿工说:“如果你们必须穿着靴子去死,那就为你们的家人、为你们的家、为爱你的人们去死,但不要再同意像老鼠一样死在矿井里,不要为那些对你们没有更多兴趣的资本家而死,他们只在乎你的产量。” 

当天有数千名矿工加入抗议。在 Schuylkill 矿井工作的22,000人中,有5,500人是童工,从事着一些最危险的工作。

随着工会的发展,一个隶属于AOH的年轻矿工进步核心小组开始推动 “直截了当” 的工会主义。这些矿工会成为资本家的对手,被老板 Franklin Benjamin Gowen 给他们贴上 “莫利·马奎尔人” 的标签,并最终被绞死。

随着1873年股市恐慌的到来,Gowen 面临着极大的压力,需要大幅降低矿工的工资,这导致了1875年1月1日开始的为期6个月的大罢工。这场罢工失败了,但工会中的进步党团并没有放弃,仍在矿区内部进行反击。

Gowen 决心一劳永逸地粉碎工会。对工人的指控在共产主义或恐怖主义之间交替进行,Gowen 发动了一场针对所谓的莫利·马奎尔人的全面公关活动,并利用平克顿侦探社诬陷工人谋杀,一名间谍指控工运领导人犯下了各种谋杀罪。Gowen 确保自己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10名工运领导人于1877年6月21日被绞死。

【注:平克顿侦探事务所是美国的私立私家侦探与保全公司。 现以瑞典的Securitas AB保全公司在美国的分公司 Securitas Security Services USA 的身份存续下来,政府部门也会称呼它们为 Pinkerton Government Services】

但绞刑没有吓倒工运,劳工们很快就以1877年的铁路工人大罢工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回击。在又一次减薪之后,全国有超过10万人加入罢工。

但那次罢工也被资本家的镇压粉碎了。劳动骑士团也是如此,世界产业工人组织也是如此 — — 短暂的全国性工人反抗伴随着恶毒的国家级恐怖。

1877年7月,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铁路工人大罢工遭到暴力镇压

直到大萧条造成的惨烈贫困,“所谓的莫利·马奎尔人从未发现的胜利即将到来,而当它最终到来时,它是甜蜜的”。

全球生产下降了42%,世界贸易下降了65%。从1929年到1933年,大萧条一年比一年严重。虽然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最初在1933年让工会权利获得了通过,但是,右翼的最高法院却将其否决。

为此,资本家们开始每年花费8000万美元购买间谍,以防止工人们成立工会。就连不成气候的三K党流氓也被重新启动,其主要目标是镇压工会组织者,以及带有法西斯色彩的北方版本 — — 黑军团。

近100年的斗争,最终以1936年从保守的美国劳工联合会分裂出来的 “产业工会联合会CIO” 的崛起而告终。“CIO是跳跃的火焰,在开放的车间的漫漫长夜中突然燃烧起来。”

【注:黑军团(Black Legion)是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活跃在美国中西部的白人至上主义恐怖组织。它是从三K党分裂出来的。根据历史学家里克·佩尔斯坦(Rick Perlstein)的说法,联邦调查局(FBI)估计其成员数“为135,000,其中包括许多公职人员,可能还包括底特律的警察局长。”】

Boyer 和 Morais 写道:“到了1934年的劳工团结时期,‘对一个人的伤害就是对所有人的伤害’ 这句口号已经被全国各地的地方工会普遍接受。当一个工会的警戒线受到警察的攻击时,该地区的所有工会都会联合起来威胁资本家要举行总罢工。

📌 联合是反抗者最强大的武器。

“这一年,明尼阿波利斯和旧金山都发生了总罢工。罗斯福虽然对总罢工感到震惊,但也利用了总罢工辅助自己的优势。1935年《全国劳资关系法》通过,并得到了支持,次年CIO成立,组织了汽车业(弗林特静坐罢工促使的)、钢铁业、电子业和橡胶业以及几乎所有其他行业的数百万工人联合行动 — — 这些工会至今仍然存在。

【注:密歇根州弗林特举行的静坐罢工由超过13.6万名通用汽车工人参与】

汽车工业长期以来一直不鼓励工会。工人们知道,如果试图组织工会,他们可能会失去工作,他们还面临着企业间谍的威胁,这些间谍会向管理层举报任何支持工会的活动。

根据历史学家 Timothy P. Lynch 的统计,通用汽车在1933年至1936年间投资了100万美元用于监控工人。

但这显然没有吓倒当年的工人活动家们。

📌 如今的资本家在监视工人的技术上的投入再次达到了另一个历史新高,在这里看到《你的老板可能是比 Facebook、谷歌更大的老大哥》,而如今私营部门的工会密度是自193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工会已经失去了早期的战斗力和反抗意志,导致其成员与更广泛的全民经济权利项目脱节。

这就是为什么这本书在去年再版是非常重要的。只有了解这个国家的真实历史 — — 建立国家的人的历史 — — 才能从知情到参与,培养积极的成员以建立更强大的工会。

每一分公平和正义都是通过反抗者的拼搏得来的;任何时候如果反抗者停下脚步,邪恶就会开始露头,并快速膨胀。⚪️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