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城市正在成为新加坡

编者按:我们感觉这本书不是很实用,因为它依旧在暗示政府监管 “能遏制” 灾难的蔓延。而关于 “公私监控伙伴关系” 的诸多曝光足以显示,政府间谍是技术专制的最大受益人之一。

但至少这本书依旧说出了一些真相。以下是 codastory 与该书作者的交谈。

现在人们应该很了解独裁技术如何伪装成所谓的 “智能城市” 潜伏在你身边了。您完全可以称其为 “智能地狱”。

一本新书《数字世界中的智能城市》(Emerald出版)很好地概述了地方和国家政策制定者面临的一些挑战,他们面临着创新和节省公共财政的压力。

正如作者 Vincent Mosco 所论证的那样,智能城市解决方案通常涉及将数据收集和其他服务外包给亚马逊或 Google 等监视资本主义寡头。同时,该技术可以以最阴险的形式使用,就如在中国新疆发生的事那样。

Mosco 的研究表明,全球范围内有大约1000个处于不同规划或开发阶段的智能城市项目,其中约有一半位于中国。印度正在计划建设100个新的智能城市,并提升原有的500个。

codastory 记者最近采访了作者 Vincent Mosco,以下是对话的重点内容,这些内容经过了长度和清晰度的编辑。

Q:今天的智能城市是否与我们过去所见过的各种领地有所不同,例如,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福特兰迪亚(Fordlandia),迪斯尼的 Celebration、或 Robert Moses 等计划者建造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A:我认为它们在某些特定方面是相似的。它们体现了一种私人的主要构建者方式,无论是福特、迪斯尼还是像IBM这样的高科技公司。

智能城市运动代表了美国城市历史上的一个突出观点,即 需要强人、而且往往是(不受政府和法规束缚)的人建造出真正的大城市。

像Google这样的公司是数字化的主要构建者,与过去不同,它们不是在建立工业社会,而是在建立信息社会。

A:过去,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者经常将政府或官员视为合作伙伴。现在还是这样吗?

Q:我认为科技公司不再认为这是事实。人们有一种狂妄自大的感觉,那就是政府在过去曾经犯了错,而这需要私人创新来修正。

与工业时代的主要建设者的关键区别在于,当时人们感觉政府将成为工业领导者的紧密合作伙伴。虽然由公司高管领导,但这项工作将在政府的协助和监管下进行,以使其合法化。

如今的情况有所不同,私营企业家起着带头作用。像 Peter Thiel 和 Elon Musk 这样的人将他们的项目视为逃避政府的一种方式。

对于所谓的智能城市,我们经常看到侵入性数字技术作为警务形式在大型活动之前推出,我在思考巴西和俄罗斯如何在FIFA世界杯以及2016年夏季奥运会之前使用摄像头监控系统。此后这种技术一直存在。

该技术的主要卖点是声称可以更好地 “根除犯罪并协助警察和维稳部队”。这始于多年前IBM在世界杯之前的里约热内卢建立了运营中心。

所谓的智能城市技术的布设声称省钱和更好地管理城市的一部分,但其基础是面部识别,它本身就是大规模监视的工具。

我在这本书中强调的要点之一是,纽约的智能城市解决方案最初是出于竞争2012年奥运会的兴趣,并刺激了城市本身庞大的重建,导致了更多的私有化和高档化。

Q:关于算法偏见的文章很多。您认为该如何应对?

A:在智能城市和数字世界中,如果要使用算法,我们就需要使开发和使用的整个过程更加透明。

而现在我们依靠技术专家,而他们对系统内置的种族偏见了解甚少。我们需要对此开放以供私人公民访问。这不一定能为我们提供解决方案,但可以提供监督。

技术倾向于体现其所应用的社会本身存在的所有弊端。我们需要从一开始就认识到我们部署的算法是有偏见的。这将需要更多的法规,因此技术行业会抗拒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在这方面的经验表明,从引入电报开始,通信和技术行业就抵制监管。Google、亚马逊和 Facebook 对监管的抵制并没有什么新鲜的。

Q:那么,普通人能做什么?

A:城市居民需要夺回自己的城市。在这些技术系统完全主导政府决策以至于很难重新设计它们以使其更具人性化之前,我们需要尽快这样做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仅关注设备是不够的。以 Google Sidewalk Labs 为例,他们设计的所谓智能城市特别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他们将仅仅因为你身处该地区而对你进行全方位的跟踪监视。

监视摄像头、销售点记录仪、能源系统等等,将监控您的所有使用情况。不论是通信、运输、人行道、还是路灯,都是间谍。你无法下线、无法注销。

在网上您还可能傻傻地点击那个 “我同意” 框,在现实中可没有这种选择,只要你进入这个城市,就等于默认成为囚徒。

而这种城市正变得越来越多,其结果是什么?很明显,整个世界都是监狱。

Q:您是否担心像印度或中国这样的国家的公民更容易受到智能城市的控制?

A:我们需要对此深切关注。新加坡正在成为全球智能城市发展的实验室。中国通过运用相当专制的技术(例如 社会信用评分体系来跟踪任何人的所有活动并将其用作奖惩指标),已经从新加坡的版本中脱颖而出。

如果您碰巧受到监视,无论是否在参加示威活动中,都可能影响您的社会信用评分,获得福利的权利、上学的权利、甚至使用公交系统的权利等。

印度的不同之处在于,尽管国家参与资助并获得收益,但许多私营公司主导监视项目。

Q:有些人要求停止这种独裁技术的销售。您认为阻止销售会有所帮助吗?

A:在我看来,这可能还远远不够。狭义的威权政权定义会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但是,我们已经看到诸如美国和英国这样的国家中的威权主义趋势正在兴起。谷歌和亚马逊在美国协助那些应受谴责的政府监视系统。

我认为阻止监视技术销售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我们需要认识到,中国和沙特并不是唯一值得警惕的政府。西方政府在此也一样。

其他新闻

codastory 记者参观了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一个新展览。由包括 Romy Gad el Rab 和 Caroline Sinders 在内的许多创作者提出的 “Higher Resolution”,在日常环境中模拟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平台。

访客被鼓励坐在公开的 “客厅”、“市政厅”、甚至 “厕所” 里,尽可能大声地和陌生人说话,就像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那样。

那些访问展览的英国人似乎有些犹豫地接受了这个想法。

也就是说,让人们直观地体验到在社交媒体发布的任何内容都是完全公开的,就如同陌生人围观您上厕所一样。

华盛顿特区的人脸识别抗议活动类似,这类活动都很有意义,利用 “让隐形可见” 原理,帮助人们更深刻地感受监视和暴露的危险。⚪️

The world’s cities are becoming Singapor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