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美国,两个集中营

本文的作者 Christopher Brauchli 是著名专栏作家和律师。毕业于哈佛大学和科罗拉多大学法学院,在洛矶山法律评论编辑委员会任职。在这篇文章中,他将中国的维吾尔族“再教育营”和美国南部边境关押移民的营地做了一个简单对比。

这完全是感知问题。通常,外部观察者对事物没有正确的看法,也没有意识到观察到的并不是实际发生的事。考虑一下中国西部的维吾尔人和美国西南边界的移民。

在美国,人们对维吾尔人的困境非常关注,主流媒体纷纷评论。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群体的成员被关押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地区,外界观察者认为这些情况已经不是可悲二字就能形容的。被拘留的维吾尔族人数可能超过了一百万,据报营地的居民忍受着酷刑和食物匮乏。报道还说,“已经造成了很多人的死亡”。

在解释对维吾尔族人的待遇时,中国人表示有必要打击他们自称的“西部边境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中国人说,这是在模仿特朗普在美国南部边境对移民所做的同样的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 Shohrat Zakir 在中国官媒上为这个拘留营做辩护,他称,营地是“色彩缤纷”的地方,配备了排球场,乒乓球桌,每个房间都有电视机,那里的人们可以参加唱歌比赛,打篮球和看电影……他将这些设施描述为“度假式的”。

另一边,美国也有自己的“Shohrat Zakhir”,负责描述美国拘留营的美妙品质。他的名字叫 Matthew Albence。Albence 先生担任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的代理副主任。

Albence 和中国的那位大侃一样,他也描述了美国移民拘留营的设施。他的描述使得美国的拘留设施与中国维吾尔族拘留营的设施一样美观。Albence 先生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表示,美国经营的设施更像是夏令营而非监狱。他说:“在那里的人可以获得全天候的食物和水。他们有受教育的机会。他们还有娱乐机会,那里有篮球场,有运动课,还有我们放在那里的足球场。他们还有牙医和心理健康协助的机会……”

但是,当加州参议员 Kamala Harris 问他你会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那个营地的时候,他拒绝回答问题。

中国呢?似乎没人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 Shohrat Zakir 提出同样的问题(抱歉,这句话并不在原文中,是译者自行添加的)。

在谈到维吾尔族人所在的难民营时,纽约时报的作家问道:“为什么中国的邻国不要求结束这种虐待?” 同样的问题也可以带到参议院司法委员会,Albence 先生出现在该委员会面前。美国政府发言人为美国对非法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的严厉待遇辩护,并采用了中国维吾尔族拘留营发言人的谈话要点,这是美国的悲剧。

Weand the Uighurs: Consider the Uighurs in far West China and illegal immigrants along the southwest border of the United States. It is a sad commentary on the United States when a spokesman for the administration who is justifying the United States’ harsh treatment of illegal immigrants and asylum seekers has gotten his talking points from a spokesman for the Uighur detention camps in China.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