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经将智能手机武器化:这就是为什么您应该关注

  • 这只是原文的标题。但将智能手机武器化的不仅是中国。一个筐摆在那里,不用它来装东西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如今每个国家都有这样一个 “筐”……

病毒式流行的移动应用 Zapya 背后的开发人员声称:“文件共享从未如此简单 —— 您可以在设备之间免费共享文件,Zapya 允许您跨多个平台无缝传输大量文件。”

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推销 —— 该应用程序的上海开发人员 DewMobile 自2012年推出它以来就宣称已经获得了4.5亿次下载。

不过,有些尴尬的是,现在新疆当局似乎已经瞄准了维吾尔族少数民族中的 Zapya 用户。如果在设备上找到该应用,当局会认为有足够的理由对设备所有者进行调查。并且,根据共享的具体文件,调查可能会导致拘留。

由 Zapya 共享的文件可以在泄露的文档缓存中找到,这些文件暴露了部署在新疆的大规模监视生态系统。国际调查记者协会发布的《China Cables》详细介绍了监控实验室的部署,该实验室可以监控生活模式并控制全部人口。

被怀疑的任何人都有被拘留的危险,只有通过改变思维习惯和行为才有可能逃脱集中营。

当然,不仅仅是 Zapya,它的开发人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长期以来一直有指控称当局积极监控腾讯微信上的通信,而像 WhatsApp 这样的西方应用程序会立即被当局视为危险信号。

ICIJ 在对泄露的文件进行分析时说:“中国国内外的维吾尔族人现在知道,他们的通讯受到当局的不断监控。”

去年5月,新疆当局已经委托他们自己的移动应用程序访问所谓的 “联合行动平台(IJOP)”,该平台是一个监视平台,可以打包该地区被监视的所有人口的多个数据源。

这是一个监视国家的完美概念 —— 收集您可以想到的每一个数据源、通信和旅行记录、面部识别摄像头的捕获、公用服务的使用情况、与邻居的互动、居住地的来往情况 …… 等等,然后再使用AI标记偏差,服务于所谓的 “预测性警务” 也就是少数派报告中所描述的地狱。

然后在7月,由主板、卫报、纽约时报、南德意志报和北德广播公司联合进行的调查显示,进入新疆的外国人“被迫在其手机上安装恶意软件,该恶意软件会将其所有短信以及其他数据提供给当局。”

一个月后的八月,香港民主运动的抗议者声称中国政府机构正在利用 Telegram 中的 “漏洞” 泄露真实的电话号码,然后追踪到抗议者的真实身份。

然后,在八月下旬至九月初之间,传出了更为令人不安的消息,即:中国已部署被黑客入侵的网站用来攻击维吾尔族人的 iPhone。

Google Project Zero 警告说:“仅仅访问被黑客入侵的网站就足以导致您的设备遭受攻击,并被安装监视植入物。”

就像稍后对 Google 稍显尴尬的揭露一样,同一攻击以相同的方式瞄准 Android 设备 —— 苹果和 Google 都陷入僵局。

智能手机可能很危险。现在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

不仅是手机天然的间谍跟踪能力,而且作为个人信息宝库它很容易遭受恶意软件和黑客攻击,从而以各种方式暴露您的凭据和数据。

除网络犯罪分子外,这些同样的漏洞已被国家赞助的、根据政治命令行事的骇客团体所利用。你能看到针对不同国家/地区的移动设备的网络攻击经常成为新闻。

但是,越来越多国家的当权者能像中国那样有系统地将恶意攻击针对本国人口。智能手机已经被武器化。

中国当局继续坚称,在新疆发生的事仅仅是一个密集的 “反恐计划”,该计划得到了当地公众的支持、“使该地区更安全”。

要知道,智能手机的武器化范围远远超过新疆和香港。

在当今世界,每个人都在自己口袋里揣着这么一个随身间谍,并且用它来存储自己的所有致命数据、允许它跟踪自己的一举一动和社交情况,从而让这个随身间谍比生活中任何其他人都更了解你。这种生态中,当权者将智能手机武器化也许并不那么出人意料。

⚠️每一个构建反乌托邦噩梦的政权都在此具有强大的能力和意愿;但是如果没有这些移动设备作为每个人的随身间谍,当权者的圆形监狱就无法工作,即使不是不可能,它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这就是警告。你可以说中国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但是必须知道,它一直以来都在那儿,而不是强行创造的。

虽然有上述这些方法,但是还远远不足以应对武器化智能手机的大趋势。推荐这个访谈《你的手机就是秘密监视设备 — Snowden访谈视频》。如果您认为您的身份相对敏感,或者您准备与身份相对敏感的人接触和联络,尤其是参加抗议活动时,依旧建议您尽可能减少使用智能手机。⚪️

China Has Weaponized The Smartphone: Here’s Why You Should Be Concerne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