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互联网维稳产业:谁将成为唯一的失败者?

  • 互联网控制的产业化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中国异议人士的崭露头角表现已经过早地转变成了可被当局控制的信息流

在过去十年中,互联网在中国的影响力已经迅速扩大。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 年中国互联网用户数已达8亿(占中国人口的 60%),超过了整个欧洲的人口。

该报告强调,超过 70% 的中国网民使用互联网进行购物和娱乐。然而,另一个数字也值得关注:超过 50% 的中国网民使用互联网获取政府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说,互联网不仅影响了当代中国社会的经济,也影响了当今中国人的政治生活。

互联网的政治影响是社会科学的热门话题。美国学者 Larry Dimond 很久以前认为“互联网是一种解放技术,因为它使公民能够表达意见,动员抗议,扩大自由的视野”。在过去十年中,阿拉伯之春和占领运动等著名的抗议活动表明,互联网平台(如 Twitter 或 Facebook)在传播信息和激发公众情绪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这两者对于成功动员来说都是有积极意义的。

中国也发生了类似的现象。社会学家 Yang Guobing 称,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互联网彻底改变了民众的表达方式,使中国网民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组织、抗议和影响舆论。例如,今天的中国工人知道如何使用互联网记录和分享他们的罢工经历,普通公民现在依靠微博来揭露地方官员的不端行为。虽然中国的网络空间仍然受到国家的严格控制,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人正在积极利用互联网表达异议。

国家复原力

不过要知道,尽管互联网的扩张赋予了中国公民更多的公共动员和政治参与的渠道,但是并没有互联网驱动的抗议活动能做到明显破坏该国政权的稳定。

人们一致认为,中国仍然是数字时代最具弹性的专制政权之一。中国的党国如何保持稳定,应对新技术的挑战?学术界通过强调中国日益复杂的镇压能力来解释这个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建立了防火墙以审查在线信息;党国不仅设立官方机构来监控在线信息,还使用法律手段要求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建立自己的自我审查机制。此外,最近的研究还表明,中国政府正在制作符合自己利益的社交媒体帖子,以进行积极的宣传和舆论操纵。

很明显,面对互联网挑战的中国政府并不是一个被动的防卫者,因为它正在积极地将新技术纳入其镇压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听到了如此多悲观的看法,认为互联网只是一个跨越全球的老大哥,是技术压制,而不是什么解放。

但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呢?新技术如何成为了独裁者的武器?—— 国家通过市场将大数据和新媒体等新数字技术整合到互联网压制的基本配置中。

通过采访中国的前线官员和访问监控机构,你能发现这里存在一个活跃的市场,营利性组织正在销售各种数据产品和相关服务,以帮助政府监控在线信息并操纵互联网讨论。

根据中国政府采购平台发布的历史记录,有400多条招标信息和合同简报涉及互联网控制业务;中国企业信用体系数据显示,900多家公司提供互联网监控服务或拥有互联网监控软件的版权。控制互联网的服务提供商的实际数量可能更大:据产品经理说,有超过 2000 家公司向政府提供各种服务。

简而言之,中国的互联网控制正在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

监测互联网为社会维稳

是什么推动了如此大的市场?应考虑客户,特别是政府客户的需求。在2018年的网络安全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不能让互联网成为“传播有害信息和煽动谣言”的平台。习的声明表明,中国党国正在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以确保社会和经济的稳定。

事实上,对互联网控制的重视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2006 年,当中国仍在胡锦涛领导下的时候,中央政府就开始强调收集和分析互联网信息以防止潜在社会抗议的重要性。2014 年,中央网络空间事务委员会获得资助,协调不同的政府机构处理管理互联网相关问题的工作。此前的研究指出,在中国,宣传部门是负责监控互联网信息的主要机构。

宣传部门存在于中央、省、市和地区。每个级别都负责监视其地理辖区内的公众讨论,并且如果未能解决在网络空间被引起重大关注的公共议题危机的话就会受到处罚。

一些活动人士抱怨说,当地的宣传官员通常审查请愿帖,以防止信息的传播,这种情况阻止了更多网民的参与。如果没有更广泛的抗议活动,地方活动家就很难获得更多的公众支持并进行未来的动员。

然而,对于前线官员来说,一个实际问题是传统的人工监视无法让官员有足够的时间来解决互联网信息的快速传播问题。政府对快速收集互联网信息的需求日益增加,这为拥有技术能力的商业公司的参与奠定了基础,这些商业公司可以同时处理大量信息来源。2009 年,当国家发布明确鼓励政府机构将其信息工作外包给私营公司的政策时,互联网监控的产业化获得了当前的行政合法性。

使用营利机构控制互联网

哪些公司向中国政府机构提供相关服务?换句话说,什么样的组织参与互联网维稳业务?

我将这些代理商称为互联网意见控制公司,因为他们的主要业务是监控、分析和操纵互联网意见的提供。有两种类型的代理商拥有业内最大的市场份额。第一类由技术公司组成。大多数这些公司更愿意称自己为“数据公司”,因为他们认为互联网意见是一种特定类型的文本数据。政府需要对网民对政府的看法进行实时控制,这显然不可能进行人为的监控,工作量太大。于是技术公司依靠其数据处理技术(例如网络爬行和情绪分析)为政府提供面向客户的监控软件。

数据驱动的软件可以帮助政府客户从各种互联网平台(如论坛、博客和其他社交网站)收集新闻、评论和在线讨论。因此,政府官员只需在他们的个人电脑或手机上安装这些软件并设置相关的关键词,就可以很快知道大众的情绪转变、变化趋势和传播舆论轨迹的趋势,所有这些都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轻松识别:该软件的内置算法。

第二类控制服务提供商是媒体组织。中国媒体经历了市场化改革。尽管“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等官方媒体仍处于国家监督之下,但他们需要通过寻找新的盈利模式来应对市场竞争。互联网的扩张带来了新的商机。

新华社,中国日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机构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在线意见监管机构,为政府客户提供互联网控制服务。其中,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最为知名; 它依赖于人民日报和在线的资源。截至2012年,该业务的收入就已经达到 2900 万美元,是 People Daily Online 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早期,由于媒体公司缺乏足够的技术能力来开发自己的监控软件,他们不得不将数据分析外包给技术公司或大学。然而,现在,他们主要依靠自己的媒体资源和丰富的解释中央政府政策的经验来制作分析报告。此外,媒体机构可以利用其媒体渠道帮助政府客户直接处理掉负面信息并促进积极的政治宣传。

互联网控制的商品化

在这个市场上流行哪些产品或服务?如前所述,监控软件和分析报告是最受欢迎的产品。最近,互联网意见控制公司们又开发了新的数据服务,以使其产品线多样化; 例如,技术公司正在推广“数字评论者”的服务 —— 即水军。该产品依靠云计算的能力,帮助政府自动发布伪造普通人的评论,以提升亲政府信息。销售总监说,这种产品的需求主要来自政治宣传系统和公共安全系统,中央政府对亲政府评论的量化要求是这项业务最直接的推动力。

此外,媒体机构还为前线监视官员设立了专门的培训计划,帮助他们了解如何使用数据产品有效地监控互联网信息,并为他们提供平台,分享成功消除在线异议的最佳做法。

在中国,删除互联网用户的帖子是政府防止反政府信息传播的常用方法。但是,地方政府只对其管理的网站拥有审查权限。这意味着,与中央政府相比,地方政府无权直接删除由中国互联网巨头(如新浪、百度和腾讯)运营的最受欢迎网站上发布的信息。

一位受访者说,大多数技术公司与为这些热门网站工作的内容编辑有着密切的业务联系。通过向技术公司付钱,当地官员就可以要求编辑帮助他们删除对政府不利的内容。然而,在 2015 年,中央政府颁布了一项新的法律,使付费删除帖子的服务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非法行为。

这样一来就会导致 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市场上的另一种受欢迎的产品。在 DDoS 模型中,攻击者(例如,地方政府)使用数字方法淹没目标网站(例如,反政府活动家)。此方法能够有效地关闭目标站点一段时间,并拒绝合法用户的访问。这种攻击在中国并不违法,还能有效地审查内容并起到寒蝉效应。考虑到使用这种方法攻击目标网站并非道德,技术公司不倾向于公开销售此服务,也不会在合同或官方网站上写入这项服务。

市场机制

在数字时代,互联网不仅通过促进在线购物和网上支付,而且通过将数字镇压转变为商人可以赚钱的特殊行业来推动经济。从这个意义上讲,营利性组织融入了国家镇压的配置。尽管互联网具有赋予公民自由表达分歧意见的潜力,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国家维稳也一直在从数字技术的创新中受益。

市场化是一个关键的过程,使国家能够实现这一点。市场机制是将商业公司的利润动机与政府机构的压制需求联系起来的桥梁。技术公司和媒体组织等营利性组织为政府行为者提供了各种类型的先进数据工具,以限制网络空间的公共讨论。当国家市场合作成为中国互联网控制的新特征时,公民社会在互联网上的空间注定会岌岌可危。

中国和西方:镜像关系

事实上,国家行为者和非国家组织之间的合作不仅是中国治理的主要特征,也同时是西方政治的主要特征。在过去几个月中,围绕着剑桥 Analytica 等数据分析公司收集 Facebook 用户数据的指控已经出现。这场备受争议的合作恐怕并不是唯一一次肮脏的交易。这个西方的例子表明,营利性组织,特别是数据服务提供者的参与正在成为当前民主选举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对选民的操纵。

在某些方面,数据公司的政治参与可以被理解为长期以来在西方民主中蓬勃发展的政治咨询公司的新变种。然而,中国这样的专制政权的国家市场合作仍然是一种新现象。与互联网控制行业一样,私有化的强制也成为当代威权主义国家的压制性的一部分; 中国、菲律宾和约旦的政府官员有时雇用暴徒、歹徒和其他私人暴力提供者来压制公民并影响国内选举。

日益普遍的国家压制分包的直接后果是,威权政府的财政收入可以直接转化为他们的镇压能力。

活动家反应:反监视策略

虽然技术市场的参与者加强了国家的镇压能力,但活动家们也试图通过开发新的在线动员交流技巧来应对挑战。

人们知道大多数基于数据的监控系统依赖于监控在线帖子或评论中与政府有关的关键词,经验丰富的活动家通常会避免在帖子中直接包含“敏感词”。例如,在大多数在线论坛中,中国领导人的名字通常被认为是敏感词; 包括领导人姓名在内的讨论更容易受到审查。在提到一位特定的政治领导人时,大多数活动家选择在他们的在线讨论中使用缩写或昵称。

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来自中国的#MeToo活动。在意识到 MeTooInChina 的标签在微博的在线平台被封锁并且大多数帖子包括诸如“MeToo”之类的敏感词被删除后,活动家开始采用昵称和表情符号作为新的标签来揭露更多的性骚扰。

根据苏黎世大学高级研究员 Meg Jing Zeng 的介绍,因为“米兔”的中文发音听起来像“MeToo”,中国活动家将其用作#MeToo活动的昵称。类似的使用同音字和图像的做法在中国被广泛用作编码语言的一种形式,以避免在网络空间中被审查和监视。

数字时代的新自由主义专制?

回到中国互联网管制的问题,政府部门和营利性数据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合作意味着中国压制的结构性转变。

正在形成新的国家与非国家机构关系的星图,以建立一种更加网络化和多层次的社会控制模式。这种新模式既增强了当局处理大量在线表达数据的能力,也增加了通过互联网表达不同意见的抗议者的脆弱性。

互联网控制的产业化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中国异议人士的崭露头角表现已经过早地转变成了可被当局控制的信息流。当互联网控制成为一门生意有利于权力和资本时,我们需要明确谁将成为唯一的失败者。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