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人在华盛顿:他在特朗普的沼泽中发了财

  • 特朗普对中国的决定神反转,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个神秘的“影子”说客是靠什么发家的?他和特朗普的关系是什么?为什么他的活动会让人们想起拜登的儿子?……

2018年4月,特朗普政府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巨头中兴通讯购买美国制造的零部件,威胁要削弱该公司的全球业务。

作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开山之作,这一措施非常醒目。理由是中兴通讯曾违反出口管制政策,向伊朗和朝鲜出售技术,然后又违反了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协议。此外,中兴制造的技术可用于监控,并与中国军方有联系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出人意料地在推特上表示,他可能会对一项协议持开放态度,该协议将使中兴通讯摆脱美国商务部的处罚,即所谓的拒绝令。

他写道:“在中国失去了太多的工作岗位”。共和党议员、华盛顿分析人士和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 John Bolton 都对此大吃一惊。博尔顿后来称这一突如其来的逆转是 “个人的心血来潮和冲动的政策”。

但白宫还是向前推进了。到6月初,美国商务部和中兴通讯达成了初步协议。7月,商务部解除了禁令。

长期以来,中兴通讯与美国供应商的业务回归之路一直笼罩在神秘的阴影之中。一些批评人士强调了为中兴公司工作的游说者的作用。

在商务部处罚中兴通讯后不久,一家代表中国公司的律师事务所开始每月向游说机构水星游说公司 Mercury Public Affairs 支付7.5万美元,以解除禁令。水星公司的合伙人、前特朗普竞选顾问 Bryan Lanza 接下了这笔钱。并且,Intercept 的调查发现,Lanza 与水星公司的同事、特朗普竞选的老将、前商务部官员 Eric Branstad 曾一起前往中国,他也是特朗普当时的驻华大使 Terry Branstad 的儿子。

Eric Branstad 与特朗普关系密切,并在7月前加入游说公司水星公司,此前曾为商务部部长 Wilbur Ross 提供建议。他有一段充满坎坷的过去,在他十几岁时因车祸杀死了两个人,他曾借助其父亲和特朗普的关系赚钱。在他的家乡爱荷华州,他的活动会引发人们将他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联系起来的思考。

特朗普那条奇怪的推文发出三天之后,Lanza 开始代表中兴通讯给美国商务部的官员发邮件和打电话。

6月,他和 Eric Branstad 前往北京与中国政府团体会面,其中包括一个由中共有影响力的统战部成立的商会,该商会与中国大型企业有联系。中兴通讯是一个关系密切的集团的执行董事会成员。阿德莱德大学统战专家 Gerry Groot 称,该集团是该商会上级组织的一个部门。

文件显示,Eric Branstad 并没有注册成为中兴通讯的代理人,尽管游说公司 Mercury 与中国公司签订合同的时间、以及他决定在中国期间陪同中兴通讯游说代表,都能说明问题。他与中国政府团体的会面,只是在组办方用中文发表的帖子中才被披露出来。

如果 Eric Branstad 就中兴通讯一事联系了他在商务部的前同事,那就违反了他在2017年加入该部门时签署的道德承诺。该承诺禁止他在离开该机构工作后五年内游说商务部 。

Eric Branstad 在接受 TheIntercept 采访时表示,他没有以任何方式为任何客户游说商务部,并补充说,自从加入水星公司以来,他只以个人名义与前政府同事会面。“如果我做了什么事,那就是和老朋友一起过生日之类的事。我们不谈生意。” 他说,他在中国与 Lanza 的会面不包括 “商业或政策讨论”,他指出,此行的动机只是希望 “在文化上建立联系,展现好感”。

“我甚至不知道[中兴通讯]”,Branstad 说。“我特别选择不参与中国的一切事务,因为与我父亲做的事会有天然的冲突。”

您很快就会知道这些都是狡辩。

Chart: Soohee Cho/The Intercept

通过 “信息自由法案” 请求获得的电子邮件和商务部日历表明,Eric Branstad 与 Lanza 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活动中相遇后,他们一直在一起工作

在内部,代表众多中国客户的水星公共事务公司(Mercury Public Affairs)因代表其他外国利益集团的工作而受到特别检察官 Robert Mueller 的调查,该公司宣传此次中国之行是 “为了扩大该公司在亚洲的影响力”。

Eric Branstad 和 Lanza 此行在北京的东道主在其网站上公布的记述中指出,两位说客讨论的问题与中兴通讯的禁令相近,包括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和新生的贸易战。Lanza 和水星公司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利益冲突、中国影响力兜售、和亨特·拜登的活动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热点。

8月,特朗普竞选团队推出了一则两分钟的广告,详细介绍了拜登儿子在一家依靠国有银行融资的中国投资基金中的股权。广告称,这笔交易是在亨特的父亲乔·拜登代表奥巴马政府在中国主导谈判的前后达成的,这引起了人们怀疑中国对拜登家族施加不当影响的担忧。特朗普指责对手对中国软弱,称其为 “Beijing Biden”,并强调亨特·拜登轻微触法和滥用药物的历史。

作为对批评的回应,这位前说客亨特·拜登从投资基金(即 BHR Partners)的董事会辞职。10月,纽约邮报报道了它声称在2019年从一台丢弃在特拉华州维修店的笔记本电脑中找到的电子邮件。据称从该设备中找到的一封邮件显示,布里斯马控股公司的乌克兰官员 Vadym Pozharskyi 感谢亨特·拜登安排与当时的副总统会面,而另一封邮件则显示亨特·拜登为他的外国企业制定了潜在的发展战略,包括努力在中国寻求与能源相关的商业机会。

拜登竞选团队表示,他们 “审查了拜登当时的官方日程安排,并没有发生邮报所称的会面。” 这些邮件的来源不同寻常 —— 一位与特朗普的律师 Rudy Giuliani 有联系的笔记本电脑维修工,Giuliani 曾多次试图挖出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工作的污点,这让人们对邮报的报道产生了怀疑。

而 Eric Branstad 在特朗普政府内外的职业生涯可能是更大的故事。

当他的父亲是爱荷华州州长时,Eric Branstad 通过他控制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从当地政治候选人那里收受钱财,用于咨询和公关工作。

当他加入商务部时,根据竞选财务和抵押贷款记录,他提交了一份个人财务披露,遗漏了收入和债务来源。在商务部,他与特朗普竞选老将 Rick Gates(被起诉的2016年竞选主管 Paul Manafort 的前商业伙伴)的互动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而在 King & Spalding 律师事务所的游说合规专家 Thomas J. Spulak 表示,虽然他前往中国鼓动业务显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但 Eric Branstad 违反了商务部的道德规范。

Spulak 说:“看起来他似乎正在与政府人员进行交易。” “在这里,一个大使的儿子可以在产生业务方面发挥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Eric Branstad 对他从父亲的职位中受益的观点不以为然。他说:“我建立了自己的信誉,并且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实际上,我从不以自己的姓氏赚钱。”

没有迹象表明,Eric Branstad 的活动影响了他父亲 Terry Branstad 卸任驻华大使一职。美中关系紧张,Terry Branstad 的任期也已经超过了他的三位直接前任。作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长期朋友,Terry Branstad 被称为特朗普政府鹰派的 “制衡者”,曾拒绝呼应对中国采取更积极的立场。但老 Branstad 并不是唯一一个与北京有接触的人。

大使之子在中国会见的团体之一是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监督的,该部门最近在华盛顿面临着高度的审查9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谴责统战部是 “中共官方的海外宣传工具”,但实际上,它远不止于此: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机构,其目的是吸纳中国社会的重要部分,包括私营企业和企业家,并间接影响海外政策。

主办方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合作商会(简称 CICCPS)协助中国最大的公司进行海外投资,同时掌握他们的活动情况。在同一次中国之行中,Lanza 和 Eric Branstad 拜访了一个与中国国安部有关系的团体。陪同这两位水星公司说客在北京活动的是一位代表中国商业利益的爱荷华州顾问,此人在涉及一家中国农业公司的FBI商业秘密盗窃案的调查中扮演重要角色。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同一周,Eric Branstad 在中国上海为美国商界人士举办了一场关于贸易战的活动。

其他利益集团似乎也因 Eric Branstad 与政府的关系而向他靠拢。例如,2019年,特朗普政府威胁要对欧洲石英征收新的关税,这可能会使一系列建筑材料的价格有效地翻倍。

Cosentino 是一家西班牙建筑材料公司,供应美国近一半的石英市场,它也聘请水星游说公司来阻止这一决定。在 Lanza 领导的包括 Eric Branstad 和水星公司团队其他成员在内的游说者推动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和商务部做出了让步,将 Cosentino 产品从面临关税的欧洲商品清单中剔除。尽管 Eric Branstad 实际参与其中,但他并没有登记为 Cosentino 游说。

而在离开商务部并加入水星公司大约一年后,他是被列为代表 InterDigital Administrative Solutions 的两名说客之一,该公司是一家美国移动技术公司,在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专利战中试图影响商务部和国会。

《游说披露法》允许注册人为每个游说者单独填报,以区分每个人所针对的问题和机构。水星公司的表格显示 Eric Branstad 分担了对美国商务部的游说任务。

Eric Branstad 证实,InterDigital 是他的客户,但他说他 “没有” 代表他们游说商务部。他补充说,他将让水星公司调查为什么他的名字被列为游说他的前机构。

特别是关于 Eric Branstad 在中国工作的披露,正值特朗普将 Covid-19 造成的破坏归咎于中国,称其为 “中国病毒” 的同一时期。“Eric 在中国上海与银行家和律师们一起努力推进他的游说事业,而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却在追杀中国,”来自爱荷华州奥图姆瓦的长期政治和工会活动家 Chris Laursen 说,“这是一个有趣的悖论。”

2016年1月12日,爱荷华州得梅因州的州议会大厦,爱荷华州州长 Terry Branstad 走过他的儿子 Eric 身边

一个重要的州长之子

Branstad 这个姓氏代表了爱荷华州历史上最强大的政治王朝。1983年至1999年间,Terry Branstad 史无前例地连任四届州长,成为该州任职时间最长的行政长官。2010年,在担任得梅因大学校长后,Terry Branstad 再次竞选州长并胜出,一直到2017年出任驻中国大使。爱荷华州民主党战略家 Jeff Link 说:“在被特朗普任命之前,他被戏称为 ‘终身州长’。”。

作为 Terry Branstad 三个孩子中的长子,Eric Branstad 从小就沉浸在这个孤岛般的政治世界中。在青少年时期,他就经常成为头条新闻的主角。1991年,16岁的他开着父亲竞选委员会最初购买的一辆面包车,穿过道路中间线,迎面撞上了一辆车,造成两人死亡。这场车祸引发了一桩政治丑闻和一场高度公开的诉讼。据《得梅因纪事报》报道,Eric Branstad 最终只因行为不当而支付了34.5美元的罚款和法庭费用,许多爱荷华人认为这一处罚体现了他父亲的政治影响力。

致命的车祸发生后,在 Eric Branstad 被送往密苏里州的一所军事学院之前,还发生了其他违规行为 —— 包括公开醉酒、使用假身份证购买啤酒和非法持有酒精。“很多孩子身上都有点儿问题,这个孩子有很多问题”, Terry Branstad 在1995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

Eric Branstad 对 Intercept 说,车祸事件仍然困扰着他;他将此归咎于自己当时太年轻在危险道路上没有经验。

他说:“我以前从未喝过酒,以前也从未碰过毒品,从未做过任何事 …… [车祸]接下来的那几年过得很糟。很难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但是,爱荷华州的许多人仍然记得那些早期的违法行为。“他是白人特权的缩影。州长的儿子杀了人,却没有被追究责任”, John R. Campbell Jr. 说,他是一名工厂工人,也是得梅因的终身居民,“作为一个非裔美国人,我想换做是我肯定不会得到这种豁免。”

Eric Branstad 的一些更大的突破是后来才有的,因为他在政治上开辟了一片空间。由于爱荷华州在总统选举中的作用过大,每四年都会吸引大量的资金和影响力贩子涌入。Eric Branstad 在一系列州和全国性竞选活动中找到了工作,包括2004年乔治·W·布什的连任竞选

2006年,他到了 Lincoln Strategies Group 工作,这是一家颇具影响力的政治咨询和游说公司,由他爹 Terry Branstad 的前政治任命者之一的儿子 Charles W. Larson Jr. 共同创办。后来改名为 LS2group,该公司曾代表大型石油公司和农业利益集团以及沙特政府拿下合同

这家倾向于共和党的咨询公司一直出现在 Eric Branstad 的工作中,即使他在2008年正式离开之后。他在2011年创办的公关和咨询公司 Matchpoint Strategies 曾短暂地与LS2共享一个地址。Eric Branstad 表示,他从该公司租用了办公空间,但他也指出,他与 Larson 关系密切,后者是他一个孩子的教父。

当他的父亲在2010年开始第二次担任州长时,Eric Branstad 通过 Matchpoint 从候选人和PAC那里获得了数万美元的筹款和咨询工作。“裙带关系是 Eric 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也是关于他最容易想到的事”,爱荷华州公民社区改善组织的政策主任 Adam Mason 说,“我们对他的政治敏感性并不怎么尊重。他一直在搭他父亲的顺风车。”

他在 Matchpoint 的工作之外,还担任了 “美国可再生未来” 组织的负责人,该组织倡导乙醇,这在爱荷华州是一个强大的利益,因为该州是主要的玉米生产地。根据向国税局提交的投诉,尽管在2015年收到了125万美元的赠款,但这个声称非营利的组织自2014年以来一直没有提交纳税表

Eric Branstad 并不是家族中唯一一个因父亲的政治关系而获得影响力的人。2013年,Terry Branstad 任命他的小儿子 Marcus Branstad 为爱荷华州自然资源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负责监督州公园和森林。Marcus Branstad 还在美国化学委员会(American Chemistry Council)担任说客,该委员会是美国最大的化工企业的贸易组织,他利用这个职位来影响爱荷华州的立法者。

但 Eric Branstad 的政治明星地位在他于特朗普竞选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推动下,上升得更高

“特朗普队”

最近在接受视频采访时他告诉爱荷华州的一个青年团体,Eric Branstad 第一次与特朗普见面是在2015年的得梅因,当时特朗普正在为竞选总统进行角逐。在2016年爱荷华州党团会议之前,他和特朗普又至少见了两次面,分别是在一家乙醇厂和一次能源会议上。当时,Eric Branstad 正开着 “美国可再生未来” 组织的房车在爱荷华州路演,追逼特朗普当时的对手 Ted Cruz,后者对燃料标准的立场激怒了乙醇支持者。

Eric Branstad 的推文中贴出他和特朗普的合影

2016年5月,特朗普让 Eric Branstad 飞往纽约,为他提供了一份工作,担任特朗普的爱荷华州竞选主管。“我其实并不是在找工作,但我显然与特朗普先生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他说。之后,他补充说:“我们就一起工作了。”

Eric Branstad 为特朗普的竞选带来了至关重要的人脉。“他了解爱荷华州,了解爱荷华的政治,特别是了解该州周围的共和党精英”,爱荷华中央学院的政治学家、《从爱荷华州党团到白宫》的作者 Andrew Green 说,“要理解特朗普2016年在爱荷华州的选举胜利,尤其是对于特朗普这样的相对局外的人来说,这是个关键。”

但他的主要资产很可能是他的家庭。在他的儿子为特朗普竞选工作的同一个月,Terry Branstad 支持了特朗普。2016年7月28日,希拉里·克林顿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的当晚,一个具有开创性的时刻到来了。

当老 Branstad 在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一场人满为患的特朗普集会上发表演讲时,他的儿子就在一旁观看。“他们已经抛弃了美国中部地区”,Terry Branstad 在谈到民主党时说;然后他又说:“他们现在是建制派的党,是华盛顿特区的精英阶层。” 这些话从一个体现了爱荷华州政治体制的人嘴里说出来显得十分可疑。

爱荷华州的共和党卫队很快就跟在了 Branstad 身后,一直站在特朗普身边,直到大选结束,甚至在那个著名的 “Access Hollywood” 录像带公布后依旧如此(该录像显示特朗普吹嘘自己如何玩弄女人)。

“在全国各地的建制派共和党人对提名特朗普真正产生怀疑的时候,得到州长的支持是巨大的动力”,民主党战略家 Link 说。“Terry Branstad 让爱荷华州的每一位共和党人完全可以接受、完全支持特朗普。此后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支持他,从来没有动摇”。与其他州不同的是,爱荷华州并没有引起任何一场 Never Trump 运动。

爱荷华州在2008年和2012年都被奥巴马赢得,但特朗普最终在2016年以9个百分点的惊人优势赢得该州。大选后一个月,特朗普任命 Terry Branstad 为驻华大使,而 Eric Branstad 则在特朗普腐败的就职委员会中担任美国州长联络人。不久后,Eric Branstad 就被任命为白宫商务部的高级顾问。

在为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和就职典礼工作时,Eric Branstad 遇到了几个人,这些人此后一直在他在商务部和水星游说公司的工作中出现。其中一个就是水星公司的 Lanza,他当时是特朗普竞选和过渡团队的顾问;另一个是 Rick Gates,他将继续认罪,承认撒谎和密谋反美。在爱荷华州兜售自己的家庭关系多年后,Eric Branstad 在特朗普团队中找到了归宿。

道德问题

Eric Branstad 在2017年1月供职商务部时,按照法律要求提交了公开财务披露报告。

该表格显示没有显示债务、资产或来自外部的收入。但公开的记录却描绘了另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文件显示,Eric Branstad 的有限责任公司 Matchpoint 在上一年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和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中收取了79250美元 —— 这些收入本应在披露表上写出来,但并没有。

当 Eric Branstad 进入特朗普政府时,Polk County Recorder 显示了他在得梅因家中的抵押贷款,该债务也应予以披露。

竞选法律中心联邦改革主任 Brendan Fischer 指出:“如果可以确定 Branstad 明知故犯,故意不包括这些信息,他可能会受到民事和刑事处罚。” 他还补充说,民事诉讼的处罚可高达约6.2万美元。

Eric Branstad 告诉 Intercept,他提交了一份 “经修正的” 财务披露,但是商务部道德操守官员向 Intercept 公开的任何表格中均未包含有关其竞选活动付款或债务的更新信息。

Eric Branstad 来到商务局后不久,就卷入了一场涉及盖茨(Rick Gates)的争议。离开特朗普竞选团队后,盖茨与特朗普的密友 Thomas Barrack 一起参与就职典礼,随后加入 Barrack 的投资公司 Colony NorthStar。

2017年3月,在 Colony 工作期间,盖茨通过电子邮件向 Eric Branstad 发送了一份 Barrack 撰写的关于与沙特共享核技术计划的白皮书。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后来进行的调查发现,Barrack 在这个提案中获利。盖茨要求 Eric Branstad 安排一次关于该提案的会议。

“我今天早上与 Ross 部长讨论过了,这是一个优先事项”,Eric Branstad 回答说。他后来帮助促成了 Barrack 和商务部长 Wilbur Ross 在 Barrack 位于洛杉矶的家中的会面 —— 盖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这次会面是 “随意的,显然是私人的,而且是OTR”,也就是不作记录的意思。

当他们开车去参加活动时,Eric Branstad 将罗斯为即将举行的众议院听证会提供的证词副本转交给盖茨,并要求他打印出来,尽管商务部的政策禁止员工与部门以外的人分享关键信息。

这不是 Eric Branstad 在商务部时唯一一次帮助盖茨。盖茨多次与他联系,寻求商务部认可与罗马尼亚政府的国防合同。寻求该合同的公司 Circinus 由特朗普盟友、共和党筹款人 Elliott Broidy 领导。据纽约时报报道,Eric Branstad 将这一请求传递给商务部工作人员。商务部随后提供了支持。

关系的影响力

Eric Branstad 在其父亲开始担任驻华大使时,就涉足了与中国有关的工作。他在商务部工作期间,就对罗斯对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特朗普曾在竞选中提出要缩小美国与北京的贸易不平衡,但罗斯和政府中的其他人仍然认为,不玩硬碰硬是可以赢得让步的。

Eric Branstad 和部长一起参加了几次涉及中国的关键贸易讨论。他还陪同特朗普参加了总统2017年11月对北京的贸易访问。

作为白宫高级商务顾问的 Eric Branstad 于2017年6月29日在芝加哥的中华总商会致辞

代表中国商业和政府利益的人在华盛顿周围游走,Eric Branstad 的电子邮件和行程记录显示,他是代表中国政府和商业利益集团寻求影响美国政策的联络人。

例如,2017年7月,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万向集团美国分公司总裁倪频的电子邮件,万向集团是一家拥有大量汽车零部件业务的中国企业集团。万向集团最近向爱荷华州马斯卡廷市捐赠了30万美元,用于资助一个留学项目。

倪频向 Eric Branstad 询问了拟在一个商务部举办的商业圆桌会议,该会议邀请万向和其他公司的高管参加,并补充说:“万向美国公司有什么可以支持这个活动的吗?2010年以来,我们在美国投资了100多亿,而且都非常成功。”

Eric Branstad 拒绝了这一提议,但表示将 “很高兴” 在美国商务部与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鲁冠球会面。

至少有一次,一位就中国问题与 Eric Branstad 接触的说客声称是老 Branstad 派来的。“特斯拉的人在中国拜访你父亲,涉及中国对美国制造的汽车征税等问题”,特斯拉的对外贸易说客 Ashley Davis 在2017年8月给 Eric Branstad 的邮件中写道,“你父亲认为我们也应该在华盛顿与你联系。我相信你喜欢他这样做!”,此人补充道。

Eric Branstad 在商务部认识的一些游说者和利益集团,后来都会出现在他在水星公司的工作中。

2017年10月,Eric Branstad 的助理接受了已经成为 “水星” 合伙人的 Lanza 的日程邀请,讨论 “中国行”。Lanza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指出,这次会面将包括中国山东玉皇化工的首席执行官姚超良(Charlie Yao),该公司是一家中国企业,正在路易斯安那州建设一个价值18.5亿美元的甲醇生产厂。该公司曾聘请水星公司游说美国官员。

仅仅几天后,Eric Branstad 就飞往中国参加特朗普的旋风式贸易访问团。加入访问团的还有他的好友兼邻居 Zhao(赵),此人在得梅因经营着一家名为中国爱荷华集团的咨询公司。7个月后,Eric Branstad 将与 Lanza 和赵一起重返中国。这一次,他是水星游说公司工资单上的说客,而他的父亲作为大使被推到了贸易战的中心。

1985年,爱荷华州得梅因州州长办公室里,州长Terry Branstad 和习近平的合影(左起第三个人是习近平)

在北京结交朋友

前大使 Terry Branstad 与中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1985年习近平到爱荷华州访问,当时这位中国领导人是爱荷华州的 “姊妹州” 中国河北省正定县委副书记。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Terry Branstad 一直期待着中国为爱荷华州的玉米、大豆和猪肉拓展市场。在他被确认为大使之前,该州的政治和商业利益集团排着队兜售影响力,希望这一任命能促进爱荷华州对中国的出口

其中就包括 Eric Branstad 的前雇主LS2,该公司在2017年3月促成了与上述中国爱荷华集团(China Iowa Group)的交易,该集团是他的好友兼邻居赵领导的位于得梅因的咨询公司。根据LS2网站上发布的一篇文章,两个集团承诺 “既代表美国在中国的利益,也代表在美国寻求客户的中国企业”。

这样的工作曾经让 Zhao Lijuan 受到了FBI的审查。2012年,她被发现在一家中国农业公司窃取商业机密,该公司曾找她做顾问。

法庭文件显示,FBI搜查了她的电脑,获得了她的电子邮件以及 Skype 用户信息和联系人,并记录了她与本案一名被告的几次通话,其中该被告似乎暗指其公司从美国竞争对手那里窃取玉米种子生产线资料。

根据爱荷华州联邦检察官提交的一份简报,FBI的调查部分集中在怀疑可能向被告通风报信的美国种子公司 “内部人士” 身上。赵曾是位于爱荷华州的种子公司Stine的前雇员。

Terry Branstad 和国务卿迈·蓬佩奥都将此案作为中国工业间谍活动的一个恶劣例子。2016年,和赵谈话的那名被告人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但赵却完全没有被起诉,全身而退。她继续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自己的生意

目前还不清楚在 Terry Branstad 确认之后,LS2和中国山东的爱华集团做了哪些与中国有关的业务。LS2公司的赵和 Larson 都没有回应多次置评请求。但当次年的贸易战爆发后,爱荷华的农产品出口 —— 这两家咨询公司的重点领域 —— 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2018年3月,特朗普开始宣布对中国商品征收一系列关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跌入新低。中国以对美国猪肉和大豆征收关税进行反击,对美国的中西部经济是一个打击。

特朗普政府分别在电信网络和关键技术上与中国展开了一场争论。其中争议最大的是中兴通讯,因为担心中国政府可能会利用其电信设备监视全球网络。

美国商务部在2018年4月对中兴通讯进行了零部件禁令的打击。作为科技战的靶子,中兴现在成了贸易战的筹码,电信和农业这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领域突然被联系在一起。

推翻中兴的禁令不仅对水星游说公司至关重要,对于 Branstad 的家乡爱荷华州的人们来说也至关重要。如果能与中兴通讯继续交易可,能会促使中国取消农业关税。

Eric Branstad 在贸易战爆发前几周才开始在水星游说公司工作。他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水星公司的任何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 FARA 所规定的记录中,从其与中国客户合作的文件中看。

从纸面上看,中兴通讯的工作交给了 Lanza,他曾代理过几个有争议的外国客户,包括俄罗斯能源公司EN+、中国监控摄像头制造商海康威视,以及一名被指控为朝鲜洗钱的拉脱维亚银行家。但在2018年6月, Eric Branstad 在北京加入了 Lanza 的游说阵营。

这位前大使的儿子告诉 Intercept,赵在那促成了他们的会面并帮助翻译。

在北京,赵、Lanza 和 Eric Branstad 访问了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这是一个与中国情报部门有联系的政府资助实体。

监管该基金会的发展研究中心是一个政府智囊团,在为国家领导人提供建议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强大的国务院成员。它也是国安部特工们最喜欢的活动场所,中国国安部负责处理国内和国外的情报,有时被描述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之间的交叉角色。

“中国国安部官员喜欢利用发展研究中心作为掩护”,堪培拉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中国影响力行动专家 Alex Joske 说。他补充说,该中心往往窝藏着经验丰富的特工。“这不仅仅是在某项任务方便的时候用这个头衔作掩护,并且是由很多官员扮演了多年的掩护。”

该基金会网站上关于这次会议的帖子将 Lanza 和 Eric Branstad 描述为 “水星公司的公共事务代表”。Eric Branstad 告诉 Intercept,虽然他与水星游说公司的隶属关系可能会被顺带提及,但 “没有任何合同或商业交易,也没有人得到任何报酬”。但能据 Intercept 报道,他在上海为美国商界人士举办的活动中告诉与会者,水星公司计划在中国开设办事处。

同日,赵、Lanza 和 Eric Branstad 参加了中国统战部旗下中国民营经济国际合作商会CICCPS举办的贸易问题论坛。

Joske 称这个 CICCPS 是 “一个虚假的民间团体”。“如果你不是真的习惯了这种中国起名字的非法,它听起来可能会让你觉得那是一个草根有机商会,但是,实际上它的存在只是为了扩大执政党对社会不同部分的影响。”

这类团体通常会组织与知名外国人的会面,以此让其会员接触海外的政策制定者。CICCPS 由统战部的全国工商联负责监督。当 Eric Branstad 还在美国商务部工作时,他就在该联合会面向国际的单位 —— 中国商会的芝加哥会议上发表了讲话该商会的执行董事会成员包括中兴通讯

据该组织网站上的帖子显示,在 CICCPS 的活动中,水星游说公司的说客们讨论了特朗普的政策方针,以及中美之间 “合作共赢” 的必要性。他们所坐的桌子上方的红色横幅用中英文写着:“(潜在的)中美贸易战将何去何从?”

商务部在几周后宣布了与中兴通讯的交易。“看到这样一个戏剧性的措施,然后以一种并不十分透明的方式彻底逆转,这很奇怪”,新美国安全中心(New American Security)的中国技术专家 Elsa Kania 说。即使在当时,这笔交易也被认为是 “交易性的”,她补充说:“这确实削弱了美国机构的可信度。”

作为特朗普总统在爱荷华州竞选连任的高级顾问 Eric Branstad 正等待在2020年8月25日在爱荷华州爱荷华市的 “Make Campus Great Again” 宣传活动中被介绍

交易的艺术

Branstad 父子现在都回到了爱荷华州,如上所述 Eric Branstad 是2020年特朗普竞选的高级顾问。最近几个月,他乘坐特朗普的红色大巴在爱荷华州巡游,在游船游行和 “Back the Blue Bingo MAGA Meetup” 上为特朗普站台。

Eric Branstad 最近在与当地媒体的通话中声称他已经记录了8000多英里的里程,纵横交错地在该州进行竞选宣传活动,他的父亲也计划和他一起参加这些宣传活动。

他说:“我们将为他[特朗普的宣传]安排28天的完整行程。”

2020年之后,Eric Branstad 家可能很快就会有另一位家庭成员参与政治。上周,他告诉当地电台记者 Bob Leonard,他正在鼓励他的妻子 Adrianne 从政。

特朗普在爱荷华州的领先优势已经缩小,那里的农业经济因中美贸易战而受到伤害,但他继续将 Branstad 视为资产。

最近的竞选财务记录显示,没有向 Eric Branstad 支付任何款项,他告诉 Intercept,他没有得到组织竞选活动的报酬。周三晚上在得梅因的一次集会上,特朗普赞扬了 Branstad 夫妇,还盛赞他们老爹 Terry Branstad 担任驻华大使的任期以及他与习近平的友谊

特朗普补充说:“他的儿子 Eric 比爹做得更好。” ⚪️

CHINA’S MAN IN WASHINGT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