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无神论执政党正在鼓励民间宗教,为什么?

  • “中国化” 是个有意思的东西,而不仅仅限于宗教信仰方面。还记得去年那篇文章吗?《新第三帝国》……

有几种方法可以衡量中国共产党是否批准了某机构。

由政党或国家的分支机构发出的黄铜挂牌是标志之一。盖章的文件可以用作进一步标志。当然,可以说官方批准状态的最佳检验标准是签发大量文书。

令人惊讶的是,一个隐藏在中国东部最大渔港之一石浦港附近一条小巷里的明朝寺庙,通过了以上所有这些标准的测试。

这座寺庙布满了散发着熏香的红色木制品,还有磨损破旧的灰色石板,这是献给十世纪少女林默的寺庙,据称她从海难中奇迹般地拯救了亲人,后来成为女神,也就是妈祖(Mazu)。

年长的居民记得这座寺庙曾因被指“封建迷信”而面临被毁的危险。

在1966–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当这个神圣的场所被毛派的狂热者夷为平地、无数的僧侣被惨死时,这座寺庙曾经变成了一所小学。

该寺庙的志愿者韩素莲[音]说,红卫兵曾经试图洗劫这个地方。

她自豪地回忆道,当地人“威胁要殴打红卫兵,所以他们退缩了”。

韩女士补充说,水手们从未停止过信仰妈祖。当他们离开石浦在东海寻找鳗鱼和黄花鱼时,他们会把香袋当作秘密的护身符。

今天,渔民们不必再掩饰自己的祈祷了。去年 9月16日,在共产党的大佬和其他官员到达之前数小时,经济学人参观了这座寺庙。当时石浦的人们正在开启一个新的捕鱼季节,结束了5月1日实施的禁令。

这座寺庙的风化立面上有一块黄铜牌,表明它是经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许可的。在旁边,祭坛上放着新的带有黄色锦缎的横幅。

文书以成堆的祷告单的形式,结合了信仰和官僚主义。上面写有两艘船的船号,船长的姓名和手写的祈祷,祈祷这些船遇到平静的海面并安全返回。

船员们会在离开石浦市之前烧掉这些纸。石浦是一个美丽的港口,周围环绕着陡峭的山丘,树木繁茂。

当地妇女在忙于整理前一天晚上在渔民宴会上遗留下的酒。这场露天盛宴在官员的监督下进行,并由国家电视台拍摄,最终以水上拖网渔船游行结束

船只将玛祖和其他神灵的雕像带到了海边的游客身边,到处都是高高举起的发光的智能手机。

中国的执政党仍然是无神论者。

尽管在毛泽东死掉六年后的1982年恢复了对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新教、及天主教的正式容忍,但是,习近平政府却收紧了规定

习近平呼吁对宗教进行“中国化”。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这意味着所有信仰最终都必须屈服于一个世俗的信条,其中涉及党的爱国主义和家庭价值观

国家镇压机关被控针对过度虔诚的穆斯林,尤其是在新疆西部地区,成千上万的穆斯林(主要是维吾族人)被拘留在再教育营中。

与此同时藏传佛教教徒生活在一个对外国人基本完全封闭的监视国家里。

即使在繁荣的浙江,官员们也下令拆除十字架,虽然不能完全拆除数百个基督教教堂,但关闭了大批非正式的“家庭教会”。

相反,某些形式的信仰是被鼓励的,特别是那些扎根于中国、在海外华人中有大量信徒的信仰。妈祖崇拜适合这个逻辑

几个世纪以来,中国的移民从澳门到马来西亚再到墨尔本,为女神建造了很多庙宇。半官方机构中国妈祖文化交流协会的周金燕[音]指出,“将妈祖崇拜归为民间信仰而非宗教是有益的”。

这样可以放宽管制,并促进宗教信仰为经济和政治目的服务

妈祖在台湾有很多追随者。习近平在2011年敦促官员“充分利用”妈祖来吸引台湾人,其中大多数人与大陆有着祖先的联系。

台湾人花钱在石浦的山上为玛祖的姊妹神如意建造了一座华丽的新庙。其中很多资金来自已故的演员“Blacky” 柯受良的亲戚。

柯受良是在1955年被撤离到国民党控制的台湾的数千名浙江人之一。许多人定居在台湾 Fugang,绰号“小石浦”。台湾的信徒们在石浦的钓鱼节上是嘉宾,他们穿的T恤衫上写着“海洋女神”。

为那些冒险航海的人

纪念妈祖的盛大仪式在40年前是闻所未闻的,当时150吨渔船的船主周泉阳[音]还是个小男孩,而中国则是一个比现在贫穷得多的地方。

周说:“如今人们吃饱了,有钱了,开始祈祷了”。他说,每个渔民都对妈祖很有信心,该镇的2800艘船已经为捕鱼季的到来做好了准备。

他补充说,他自己的女儿,一名大学生,不信神。经济学人感觉很意外。

当地新教徒说,大概有100艘船是基督教徒所有的。他感叹共产党的领导人将基督教视为外国入侵者 —— 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政府努力促进民间宗教和所谓的“文化自信心”的原因。

然而,捕鱼生活需要更深的信仰:海洋提醒着面对大自然时人类有多渺小。⚪️

China’s atheist Communist Party encourages folk religi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