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要重启笨拙低效的斯塔西式群众斗群众?

RFA 援引消息报道,共产党正在开发一种“新”的社会控制体系(原文如此,但它并不新,正相反是老旧的),使其能更好地控制公民的生活。该系统将社区划分为每户15-20个家庭的网格模式,并为每个网格提供一个专门的监测员,负责向居民委员会报告居民事务。

中国的居委会长期以来一直负责监督某一地区的普通老百姓的活动,但该报道说,新的网格管理制度将使共产党更加密切地管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并在早期阶段报告可能存在的“异议”——所谓的“隐患”涉及居民生活、政治观点和投诉的所有方面。

消息指““去年11月,中国官媒报道说,浙江省东部的一些街区已经招募电网员工,每月提供5000元人民币(美元792美元)的薪水”。

该消息的一部分来自援引官媒报道,也就是说消息本身有明显宣传目的。我们或许需要考虑它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当局觉得人脸识别技术、大规模拦截系统、预测犯罪系统都无法让老百姓感受到切实的恐惧,才转而宣传这种石器时代的斯塔西套路?还是上述那些技术在中国并没有令当权者“满意”?

理论上,这种石器时代的群众斗群众方法并不是真正有效的,相比技术来说,它更依赖于人,而人是最不稳定的、多变的、难以掌握的,与共产党政府的全面掌握之基本欲求不符。斯塔西当年是因为没有这些高侵入性的监控技术,才会依赖政治审查的所谓“合格对象”,而如今,中国当局在高调宣传高科技监控的同时还要重新宣传群众斗群众,则意味深长。

其实包括“朝阳群众”和“负责举报的大V”等等相关宣传,都是同样的性质。有人认为是“双重恐吓”,但从客观角度上说,双重恐吓并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因为技术开发本身已经耗资巨大,而这些举报人、监控网点负责人都是花钱买的——月薪¥5000(如上述显示),除非北京的维稳经费丰足——也就是说,曾经被很多人相信的“经费枯竭”之推断不实。也或者消息中一些细节不属实——仅属于宣传。

盲点过多,我们只能呼吁更为深入的调查。

假设“双重恐吓”属实,则很有可能就此证实我们一直以来的担心,即 中国社会大众直到如今完全意识不到科技监控老大哥的邪恶——对隐私前所未有的入侵,其证据包括并不限于民间投资人对 AI 监控技术公司的垂涎、民间技术人士对此类助纣为虐之产业的谋职追求等等。这将是比当局的“复古风”更为可怕的反抗障碍。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