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G:好莱坞大片的滑稽场景

  • 我们对这篇文章的表述感觉有点生气。它只有两个部分是正确的:故事的背景,以及结尾的暗示。其余部分多处片面甚至错误。你能发现这些问题吗?

在一个让人想起好莱坞大片预告片的场景中,一名中国警察戴着一副未来派的面部识别太阳镜。他用这幅眼镜在上海人民广场地铁站扫描每一位路人。

不久,他瞄准了一个面部伪装者,并开始追逐他 —— 他的伪装可能会愚弄人类的眼睛,但是没有骗过技术。

在这里看到视频

该视频是国有电信巨头中国移动的新5G网络的广告。

剪辑结尾处的普通话配音没有直接支持面部识别,但它确实夸耀5G的速度足以使所谓的智能城市成为可能” —— 尤其是对监视的支持(原文中没有最后这句话)。

关联:《全球哪些国家最热衷所谓的智能城市?美国巨头如何发明了一个虚伪的概念以令大规模监视合理化?

5G的用处可以随处可见,为什么官方的宣传片要定位在监视这个角度上呢?想想看?是谁最期待5G?(原文中没有这段话)

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努力应对面部识别的威胁。本月早些时候,警用面部识别在旧金山被正式禁止。国会最近举行了关于该技术之陷阱的听证会。(文章至少没有提到《纽约市警察局滥用面部识别技术篡改嫌疑人图像禁止面部识别是否真的可能做到保护隐私 美国如何出口高端监控技术在专制国家制造灾难等等)

与此同时,英国威尔士一名男子抱怨当局以面部识别方式侵犯了他的隐私,促使警方竭力捍卫他们所谓的有价值的预防犯罪工具。(这点暗示是正确的,英国是全球监视技术使用最密集的国家,英国的活动家也是抵抗监视最积极的人群

与中国对该技术的使用相比,这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批评者指责中国政府在压制维吾尔少数民族时使用这种技术,专家们挖掘了大量证据来支持这些说法。

还有人担心面部识别会在全国范围内被滥用。配备这项技术的摄像机已经分布在大多数中国主要城市的街道。

许多西方人似乎都对这种广泛的国家监视感到震惊,但很多中国人对其不断增长的普遍性表示欢迎(原文如此,我们也不知道该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

纽约时报中文专栏中写道,中国的许多人似乎对监控网络承诺的人身安全感到高兴。很久以前,我们的思维方式就是把安全和自由视为非此即彼的选项。(看起来是个人意见,并没有调查报告支持这一说法。IYP的读者大多是反监视立场的鉴定捍卫者,我们反对无视他们的存在的意见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副教授 Alfred Wu 回应了这种情绪。他说,人们最关心的是中国的效率和秩序。他们并不真正关心所谓的隐私。(再一次,片面)

隐私对于中国移动广告中的警察来说当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在调查嫌疑人并在拥挤的上海地铁附近追逐他,同时其过程中扫描了无数路人的面孔。

看过该广告的一位中国观众 Fan Popo 说,他不禁对这部影片的制作效果感到印象深刻

任何熟悉他的作品的人都会对他的赞赏态度感到震惊。毕竟,他是一位以向权力说真话而闻名的电影制片人。

2015年,当他的LGBT主题纪录片“Mama Rainbow”被审查时,他不断挑战法律以抵制中国的国家媒体监管机构。

虽然他喜欢这个广告拍摄的质量,但是他也对该广告背后的主题感到不安,他说:这是一个精心制作的宣传,宣传面部识别如何有助于改善社会,如果你不接受它,你就会放跑坏人。(这篇报道明显选取了非技术领域的中国名人做采访。作为影视工作者,Fan Popo 首先注意到该广告片的拍摄手法而非其呈现的技术性质,这并不令人惊讶;并且 Fan Popo 并没有明确支持监控,该报道倾向于暗示中国人不重视隐私,但这一引用是失败的

Wu 说,该广告强调面部识别如何能够抓住罪犯只不过是强行的正当性。正义不是这种监视的意图 —— 它是自上而下控制的副产品。

然而,当他们想到面部识别时,普通市民可能不会感受到这种压力,面部识别也已成为消费者生活的一部分。华人越来越多地转向主动使用面部扫描以获得别致的便利,包括支付地铁和肯德基的费用。(我们必须说,用隐私换取便利的倾向在任何国家都不少,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是大型监视社会的同谋

这种信任可能是错误的: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在广泛使用的中文应用程序支付宝上,脸部扫描功能只有70%的准确率,远低于支付宝五年前制定的90%的准确性承诺。

Wu 说,这些问题并没有阻止许多中国用户,部分原因是该技术的便利和效率潜力很高。

中国科技谈话播客的联合主持人 Matthew Brennan 对于发表一揽子声明犹豫不决 —— 指出大量的国际化中国人(华裔移民)与西方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和观点 —— 但他确实怀疑面部识别在中国因文化原因而被广泛接受。

他称中国是一个低信任的社会,而西方社会往往是高度信任的。” Brennan 将这种差异归咎于猖獗的骗局,从街角到社交媒体,长期困扰着中国的不确定性。

奇怪的是,信任的缺乏通常不适用于政府高层或与这些官员有关的尖端科技公司。(这句话真的非常荒唐。虽然没有也难以做出确切的调查,但是中国读者应该能从日常经验中体会到,您的周边人真的是通常都信任政府吗?)

相反,这些高层通常被视为强有力的领导或创新的源泉,可以根除较低级别的地方腐败,包括诈骗者和不道德的邻居。

彭博社最近的一篇文章通过描述在一个中国城市试行的应用程序揭示了这一悖论,通过这个应用程序,用户可以向当局举报其他公民的可疑行为

彭博社说,在中国以外的地方这种东西会被描绘成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数字圆形监狱,这个所谓的社会信用系统网络在中国却被视为产生该国严重缺乏的东西的一种手段:这种东西就是信任。为此,永久监视和失去隐私是一个很小的代价。(看起来彭博社和该报道真的没有调查过中国社会究竟有多少人对信用评分系统持反对意见)

在商业方面,西方人倾向于相信他人,直到对方证明自己不值得信任,但在中国却恰恰相反,” Brennan 说。

它源于人际关系的深厚传统,朋友会将你介绍给你可以信任的人。他认为对于中国移动的5G广告来说,大多数中国观众都会看到它发挥力量去追捕坏人。与此同时,在西方社会,我们说国家有太多的控制权,面部识别被用于消极目的。这归结为对信任的不同看法。

尽管有这种深思熟虑,Brennan 对做出一揽子陈述犹豫不决是正确的。

看过中国移动广告的中国观众在中国微博上发表的细致评论并不缺乏。例如,一位评论者想知道,如果坏人使用这种面部识别技术瞄准你怎么办?;另一位人士写道,“5G正在迎来一个可怕的、赤裸裸的时期,与广大公众的权利相比,个人权利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所有这些听起来都是愤世嫉俗的,另一位网友甚至更沮丧,写道:这项技术正在为我们创造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笼子。

(最后这两段引用所暗示的问题是正确的:即 在中国最缺乏的并不是准确的认知,而是反抗精神。但是这一暗示显然与前文中的陈述相悖。于是我们认为这一暗示有可能并非文章作者的主旨,它只是一个引用带来的副效应。非常可惜,这才是唯一正确的对中国社会的描述)

** 我们翻译这篇文章的目的不仅仅是反监视,因为这篇文章中出现的问题是主流媒体最常见的问题,即 为了作者的预定论点去搜集证据支持,仅选取支持性信息、忽略掉否定性信息,于是整体呈现片面的偏执。

我们在《什么是调查、什么是证据 的分析中详细介绍过如何判断。

将中国社会描述为彻底的古怪、无知和愚蠢并无助于改变棘手的现实状况;我们希望中国社会表现出积极的真实的反抗精神,而不是被挖苦性描述引发的自我实现预言效应所打败 **

This Ad Shows Just How Much Chinese Consumers Trust Facial Recognition Technolog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