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民主需要隐私

  • 权力可以带来一种制度,使人们产生违背自身利益的愿望

本文摘自一本新书:《隐私就是权力》。在这里下载这本书。

想象一下您有一把生活的主钥匙,它可以打开您的一切私密生活。您会到处复制它,并把它们随便分给陌生人吗?可能不会。那么,为什么您愿意把自己的个人数据交给几乎所有问您要数据的人呢?

隐私就像一把钥匙,可以打开你自己最隐秘、最私人的方面,最能让你成为你的东西。赤裸的身体,性史和幻想;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可能的疾病;你的恐惧,你的损失,你的失败;你做过的、说过的、想过的最糟糕的事;你的不足、你的错误、你的创伤;你感到最羞愧的时刻;那个你希望自己没有的家庭关系;你醉到断片的夜晚 ……

那些不把你的利益放在心上的人,会利用你的数据来推进他们自己的议程。而与你互动的大多数人和公司都没有把你的利益放在首位。隐私很重要,因为缺乏隐私会让别人对你具有控制权。甚至比金钱利益更重要的是,个人数据赋予那些收集和分析它的人以巨大的权力,这就是它如此令人垂涎的原因。

♦️♦️♦️

唯一比金钱更有价值的是权力。权力可以让你得到任何东西、做到任何事。如果你拥有权力,你不仅可以拥有金钱,还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你有足够的权力,它甚至可以让你凌驾于法律之上。

权力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哲学家莱纳·佛罗斯特所定义的 “A激励B去思考或做一些B本来不会去想或去做的事的能力”。有权势的人和机构可以让你想他们想让你想的东西和做他们想让你做的事。有权势的人实施其操纵能力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包括激励性的演讲、建议、意识形态的世界叙事、诱惑、和可信的威胁。在数字时代,这些操纵手段可以包括分类算法、有说服力的应用程序、个性化广告、假新闻、假团体和假账户,以及将科技描绘成解决我们每一个问题的重复叙述,以及其他许多施加权力的手段。我们可以称之为软权力。

权力的第二个方面是蛮力。社会学的创始人之一马克斯·韦伯将权力的第二个方面描述为人和机构 “不顾阻力执行自己的意志” 的能力。我们可以称之为硬权力。

简而言之,强大的人和机构使你我的行为和思考方式与没有他们影响的情况下不同。如果他们不能影响你我,使我们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和思考,那么,有权势的人和机构就可以对我们施加武力  — — 他们可以对我们做我们自己不愿做的事。

事实上,权力和知识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权力创造知识,并决定什么可以算作知识。

通过收集你的数据,了解你的情况,谷歌变得拥有巨大的权力,而这种权力让谷歌可以通过使用你的个人数据来决定什么算得上是关于你的知识。

比如说,如果谷歌把你归类为一个没有大学学历、患有焦虑症的中年男子,那么这就可以算作对你的了解  — — 即使它是完全错误的,或者是断章取义的,或者是过时的,或者是不相关的。而谷歌就据此来对你进行定向灌输

通过保护我们的隐私,我们可以防止他人获得关于我们的知识,从而避免它们被用来侵害我们的利益。通过拥有更多的权力,我们就能对什么算作知识有更多的发言权。我们应该部分地决定什么是关于我们自己的知识;我们应该对允许别人感知或推断关于我们的知识有发言权。

别人对你了解得越多,就越能预知你的一举一动,也越能操纵你。福柯(Michel Foucault)对我们理解权力的最重要的贡献之一是洞察到权力不仅作用于人  — — 它还建构了人的主体。权力产生了某种心态;它改变了敏感度;它带来了在世界中存在的方式。在这方面,政治和社会理论家史蒂文·卢克斯指出权力可以带来一种制度,使人们产生违背自身利益的愿望

人们的欲望本身就可以是权力的结果,越是隐形的权力手段越是强大。权力塑造偏好的一个例子是,科技公司利用研究多巴胺的工作原理,让你对一款应用上瘾。想象巧克力蛋糕的味道有多好,就会激励你去买它,吃它。预测当你的朋友喜欢你的样子时,你会感到多么地被认可,这激励你拍一张自拍并在网上分享。然后你就自动进入面部识别数据库了

科技公司使用的战术,比如创造不定时的奖励  — — 这就是老虎机如此让人上瘾的原因 — — 以及使用灰暗的颜色来让你尽可能多地参与他们的平台。对你的文字的点赞和评论会给你带来一点多巴胺的刺激。你对一个有说服力的应用的参与欲望并不是来自于你内心深处的承诺和价值观。你通常不会一觉醒来就想:“今天我想花三个小时无意识地在Facebook的无限新闻源中滚动”。你的欲望是由科技的权力产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并不完全属于你。另一个例子是,政治竞选者研究你的信念、情感和认知倾向,给你展示一个广告,促使你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方式行事

当双方的知识不对称时,由知识衍生的权力,以及由权力定义的知识,就会更加具有支配性。比如说,如果 Facebook 知道关于你的所有事,而你对 Facebook 一无所知,那么 Facebook 对你的权力就会比双方对对方的了解程度相等时更大。如果 Facebook 知道关于你的一切,而你认为 Facebook 什么都不知道,或者你不知道 Facebook 知道多少,那么这种不对称性就会变得更加明显。这让你变得加倍无知。

♦️♦️♦️

因了解某人的个人细节而产生的权力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权力,尽管它也让那些拥有这种权力的人有可能将其转化为经济、政治和其他类型的权力。

反过来说,隐私赋予我们作为公民集体的权力是民主所必需的 — — 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信仰进行投票而不受到不适当的压力,我们可以匿名抗议而不担心被警察抓捕,可以自由结社,说出自己的想法,阅读我们好奇的东西。如果我们要生活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大部分的权力就需要掌握在人民手中。而谁拥有数据,谁就拥有权力。隐私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把权力交给了人民。隐私是一种公共利益, 捍卫它是我们的公民义务。

也许在几十年前,我们可以认为,为了维持自由民主,我们需要隐私。但如今,民主并没有达到普及的高度。在世界各地,公民自由和政治权利在过去十二年中不断下降  — — 2017年只有三十五个国家有所改善,而七十一个国家全部下降。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对民主的攻击只会加速。根据华盛顿智库 “自由之家” 的数据,自冠状病毒爆发以来,80个国家的民主和对人权的尊重都在恶化。

因此,有必要说明为什么你仍然应该为自由民主而战  — — 即使你的现任总统或总理是个笨蛋。即使你认为现任政府或过去的政府(或两者)已经毁了你的国家。即使你觉得自己被排斥在政治进程之外。即使你觉得当地的政治家没有代表你。即使你怀疑你的社会已经被黑客入侵。即使你不信任你的同胞。即使你被民主所辜负,你也应该努力改善它,而不是摆脱它,因为它是最能充分保护包括你在内的每个人的基本权利的制度。它承诺了,那就必须让它做到。

“没有人宣称民主是完美的或万能的”,温斯顿·丘吉尔在1947年说过一句名言,“事实上,有人说,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 — — 除了那些不时被尝试的其他形式之外。” 民主不是一个伟大的制度。在最好的情况下,它是混乱的,痛苦的,缓慢的,而且抗拒变化。它是如此的零乱,看起来就像一个五岁小孩做的被子。它需要妥协,因此在大多数时候,没有人完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每个人最后都有些不满意。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个制度被一小撮富人所利用,他们编写社会规则,以牺牲其他人的利益来使自己受益

但民主制度也有其他政治制度所没有的优势。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提醒说,民主制度是不用流血就能摆脱坏政府,不用暴力就能实施改革的最佳途径。

尤其是为了让你的权利得到保障,民主必须是自由的。否则我们就会冒着约翰·斯图亚特·密尔所说的 “多数人的暴政” 的风险。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迫就像独裁者一样。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公民,生活在自由民主制度下,是你拥有最大自主权的最佳机会。自由民主制度允许我们作为个人和社会进行自我管理。

民主政体并不总是死于暴力飞溅 — — 它们也可能死于民选领导人之手。英国哲学家乔纳森·沃尔夫(Jonathan Wolff)认为,法西斯主义破坏民主的第一步是将多数人的意志置于少数人的权利之上。第二步是质疑多数人意志的表达方式,从而破坏投票。在数字时代,你应该非常小心科技公司宣称能诠释你的意志并帮你投票的小工具。例如,人工智能学者塞萨尔·伊达尔戈(César Hidalgo)就认为,未来我们应该拥有代表我们投票的数字化身。坏主意。

♦️♦️♦️

但也不全都是坏消息。权力可以被抵制、被挑战。你我也有权力,而我们集体拥有更多的权力。数字时代的机构囤积了太多的权力,但我们可以收回它们维持权力的数据,我们可以限制他们收集新的数据。科技巨头的力量看起来非常稳固,但科技的纸牌屋是可以被打乱的。没有我们的数据,他们什么都不是。

没有人比科技公司自己更意识到自己的脆弱性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试图让你相信,他们毕竟还是 “关心隐私的”(他们的律师在法庭上宣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花费数百万美元进行游说的原因。如果他们如此肯定自己的产品对用户和社会有益的价值,他们就不需要如此努力地游说了。科技公司已经滥用了他们的权力,现在必需抵制他们。

不要在没有一定的抵抗力的情况下向数据经济屈服。不要错误地认为你的隐私伤害是无所谓的。你可能会认为你的数据只能为你服务,而绝不会对你不利,如果你到目前为止还算幸运的话。但你认为理所当然的民主很可能会由此蜕变成一个专制政权,那就不会对你我有利了。如果我们把所有的权力都给了监视资本主义,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是仁慈的,而当事情变坏的时候,我们将无法收回权力。隐私就是权力,我们必须把它夺回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