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欧洲新法规反而会加强 Facebook 和Google 的霸权?

  • 准备隐私法律的律师、顾问和企业都表示,控制大型科技公司“不是欧洲立法的主要目标”。Facebook 和谷歌又是如何躲避欧盟数据规则的?

在欧洲和美国,传统观念认为需要监管来迫使硅谷的数字巨头尊重人们的在线隐私。但新规则可能反而会加强 Facebook 和谷歌的霸权,并在互联网上延续其领先优势。

欧洲颁布了大量优先处理人们数据隐私的新法规,已经开始实施,目前有很多国际权利组织在支持。毕竟,新规的条款听起来的确不错,

新法律要求技术公司征求用户对其数据的同意,这很可能会让 Google 和 Facebook 获得优势,因为警惕的消费者比一无所知的新人更容易信任大牌拥有他们的信息。法律可能会阻止没有足够资源遵守规则的初创企业与大公司竞争。

这不是新鲜事。近年来,其他加强在线隐私规则的监管措施基本都对削弱科技巨头公司的力量影响甚微,最终只是帮了互联网巨头而不是伤害他们。

研究隐私条例对竞争影响的多伦多大学市场营销教授 Avi Goldfarb 也认为:“条例有助于老牌企业”,Goldfarb 是2013年报告的合著者之一,他表示隐私监管可能会反竞争,因为从新兴公司获得用户数据许可的成本通常远高于成熟的公司。

Facebook 最近发生了什么已经众所周知,同时谷歌也在处理有关其在线视频服务 YouTube 的问题,因为它已经吸引了担心该搜索巨头的数据收集机器像 Facebook 一样强大的立法者。

与此同时,像巴西和阿根廷这样的国家正在探索欧洲风格的隐私法规,这将进一步测试这些公司的广告业务模式。

然而,过去在隐私监管方面的尝试几乎没有减轻科技公司的力量。考虑一下早些时候尝试检查 Facebook,Google 和其他公司的权力之后发生在欧洲的事吧。

2014年,欧洲最高法院裁定人们在网上有“被遗忘权”,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要求谷歌和其他数字公司删除关于他们自己的某些搜索结果。自那时起,谷歌已成为首席仲裁者,因为该公司本身负责确定每一个删除请求的命运。

2011年的另一个欧洲法律要求网站提醒访问者关于收集浏览历史数据的“cookie”跟踪器,但却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令人分心的烦恼,而不是改变公司的运营方式。人们通常会选择接受跟踪来摆脱弹出式警告,而不会阅读有关跟踪的详细信息。

今天,数据隐私的哗然也没有减少 Facebook 和谷歌的业务收益或使用。扎克伯格上月表示,剑桥丑闻对 Facebook 业务没有实质性影响,预计该公司在本周公布季度盈利时将显示销售增长;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称,由于其广告业务持续增长,其最近一个季度的收入增长了 26%。

Facebook 和谷歌的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被称为“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欧洲新规旨在限制科技公司收集、存储和使用该地区用户的个人数据的方式,要求公司以简单明确的语言解释他们打算如何使用人们的个人信息,并详细说明其他实体可以访问该数据的内容。公司不能再隐藏在复杂的、经常被忽略的用户协议之后,必须获得用户对其数据使用的完全理解的同意……但这并不是全部故事。

准备隐私法律的律师、顾问和企业表示,控制大型科技公司不是欧洲立法的主要目标。

一些隐私倡导者也对这种新的限制反而会帮助已经强大的互联网公司的结果高度重视,他们指出,这是一个被技术巨头用来阻止未来监管的老套论点。

巴黎创业孵化器共同创始人 Nicolas Colin 认为,“人们倾向于将该许可授予他们信任的公司。这就是为什么更严格的规则反而帮了巨头,因为他们拥有那种值得信任的关键资产。”

欧洲隐私法可能通过限制个人数据流动来压制目标广告,但像谷歌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仍然有优势,因为广告商很可能会转向具有足够大覆盖面和庞大受众群的服务 — 就像在超级碗买广告那样。Facebook 的每月用户数量超过 22 亿,Google 的 YouTube 用户数量达到 15 亿。

参与制定隐私规则的欧洲数据保护主管 Giovanni Buttarelli 表示,这些影响的大部分将取决于制定法律的监管机构,他们将面对资金雄厚的说客和律师团队。Google 和 Facebook 将由爱尔兰数据管理机构进行监督,因为他们的欧洲总部位于爱尔兰。 Buttarelli 指出,欧洲在所有处理这个问题的国家中都有约 2,500 名工作人员。

他说大型科技公司有优势,但也将被置于显微镜下。对于处理最多个人数据的公司来说,法律的执行是偏向的:“成为一个科技巨头有利有弊。我们希望以不同方式对待中小企业。”

前谷歌隐私工程师 Yonatan Zunger 现在在人力资源初创公司 Humu 工作,他说,欧洲在获得用户的同意时,将谷歌和 Facebook 列为“一个更高的标准”。他说,这些公司现在不能使数据共享成为使用他们产品的条件,因为同意需要自由给予,而小公司并没有遵循相同的标准。

不过,大公司已经开始适应新的隐私准则了。

Facebook 推出了一份同意书,要求全球的用户 — 而不仅仅是欧洲人 — 接受其定向广告并允许脸部识别等功能。它也限制了 Acxiom 等数据中间商的访问,以向隐私倡导者提供优惠。花费数年时间准备新规则的 Google 已停止扫描 Gmail 邮件中用于定位广告的关键字。最近,它为发布商引入了一种新的营销产品,根据网站上其他文章或内容的上下文展示广告,而不是依赖个人信息。

作为回应,隐私权批评者已经质疑了 Facebook 的新同意书,指出它打算继续鼓励用户广泛分享信息。谷歌也受到了欧洲最新的用户同意政策的抨击,该政策采用了开放式语言,批评者称违反了欧洲隐私规则的原则,要求公司以特定和明确的语言征求用户的同意。

“我担心很多人已经对 GDPR 投入了很多希望,而我们不确定它会不会实现,这将取决于它将如何实施”,美国开放技术研究所的高级顾问 Ben Scott 说。

关于 Facebook 和谷歌如何躲避欧盟隐私保护规则的细节

美国科技巨头在没有真正改变其行为的情况下“遵循”欧洲裁决和法规的标准已成为标准做法。这次也一样,Facebook 和谷歌只表现出对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法规的肤浅表述,该法规要求公司允许用户控制他们的数据。

政府资助的挪威消费者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这些科技公司依赖“黑暗模式”来阻止用户行使其隐私权。这里指的是通过诱骗用户做某些事以达到利于企业巨头的目的,通常是被诱惑着订阅他们原本不想要的服务或放弃私人数据。

Facebook 和谷歌已经使用了这一策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即使他们表面上宣称支持欧洲的 GDPR 规则。

比如,Facebook 和谷歌的默认设置旨在从用户那里提取尽可能多的个人数据。他们的 GDPR 相关通知装饰成一个大而方便的按钮,供消费者接受公司目前的做法

如果用户拒绝,则会被邀请更改设置。实际上,系统会选择默认响应,而如果你选择退出,则会遇到一个阻碍用户的多步骤过程

报告指出,“默认最低限度的隐私友好选项在我们看来是不道德的,无论服务提供商认为的合法利益是什么。”

不仅如此,Facebook 和谷歌的小心机还使隐私保护设置变得没有吸引力和麻烦。

劝导用户放弃隐私的各种心理暗示包括按钮的颜色:Facebook 的“接受并继续”选项是令人放心的蓝色;“管理数据设置”则是灰色的,给人植入一种不太理想的印象。此外,措辞也表明,那些选择“管理数据设置”的人将面临一系列难以理解的和耗时的选择。

这种入侵潜意识的警告很容易做到:选择退出授权数据收集需要 13 次点击; 而允许数据收集只需单击即可完成选择。谷歌的做法是完全类似的

在这两种情况下,用户如果想要删除已经被收集的数据,甚至更加困难,例如关于位置历史记录数据,居然需要点击 30 到 40 页!

实际上这一切的目的就是:鼓励用户改变或控制设置或删除大量数据。

Facebook 和谷歌用来忽悠消费者接受数据收集的措辞也是相当微妙的。

这里是 Facebook 对其侵入式人脸识别功能的宣传:“如果你保持脸部识别关闭,如果陌生人使用你的照片冒充你,我们将无法使用这项技术保护你。”

显然,该通知完全没有提到 Facebook 如何使用这些信息, 例如,人脸识别的使用可以用于基于情绪状态的定向广告,尤其是能够在人们希望保持匿名的情况下被识别身份 —— 那些对你是谁感兴趣的人通常包括能够因为你的一句话就把你扔进监狱的人。

谷歌也一样,也没有警告广告个性化的消极方面(例如被灌输片面偏执的政治信息的可能性):它只是告诉用户他们仍会看到广告,但“不太有用”。

科技巨头们并不局限于措辞和设计以推动用户放弃隐私,支持监视资本主义的壮大。他们还奖励那些符合他们目标的行为,并威胁要对那些想要采取不同路线的用户进行惩罚。

拿 Facebook 的“看你的选项”按钮来说,它出现在那些不想点击“我接受”的人的屏幕上。其中有两个选项:返回接受条款或删除帐户;谷歌告诉那些选择退出广告个性化的用户,他们将无法“阻止或静音某些广告”。

界面设计和措辞小把戏完全都是对无辜者的操纵,同时还不会影响科技公司对欧洲隐私规则的整体“遵守”。

奥地利律师 Max Schrems 等隐私权倡导者已向国家监管机构提出了有关 GDPR 合规性的投诉。毫无疑问会有更多反对意见出现,最终会导致诉讼。也许还会有更多人花时间和金钱以争取欧盟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