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高峰冷漠?从白宫到微信

  • 马三立教导我们说,有一种治大病的偏方叫:“买口棺材预备着”

什么是高峰冷漠?这个词曾经被用来描述一些公共问题 -—— 如气候变化、烟草使用、监视资本主义、或垄断 -—— 达到临界点的时刻: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灾难性后果的那一刻。但并非所有人都能认识到问题在哪儿,否定问题的真实性达到了顶峰,并开始了长期的、不可避免的衰退。

高峰冷漠是这样一种理论,即 如果有一个被你错误否认了的真正问题,那么这个问题的后果就会不断地增长,直到你再也不能否认它为止。

但高峰冷漠并不一定意味着行动。它可能意味着虚无主义。因为承认很容易伴随着绝望:“好吧,是的,我终于承认你一直都是对的,吸烟会带给我癌症,但他妈的,现在已经太晚了,我可以尽情享受这支香烟“。

同时想想这些非常熟悉的观点:反正有一天我的所有数据都会泄漏,那为什么我不能享受 Facebook?或者,总之黑客是无所不能的,从来没有绝对的安全,所以为什么还要警惕微信?

现在,一项新的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包括大多数共和党人(包括大多数老龄白人男性共和党人)都相信气候变化。这绝对符合气候变化的过程:当飓风和龙卷风越来越普遍、洪水泛滥、野火不断,越来越难以否认气候变化。

目前转型尚未完成。共和党人仍然倾向于否认气候变化的严重性,并且在较小程度上否定它是否是由人类活动引起的。如果有足够的时间,这将会得到改变:当你最爱的人或最珍惜的东西被气候变化消灭时,对气候变化严重性的任何怀疑都将被抹去。

但是,经常伴随着高峰冷漠的虚无主义也是明显的: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直接从“气候变化不真实”过渡到了“对气候变化采取任何行动都为时已晚”。

再看看中国的状况,从最初在社交媒体炫耀自己的分数,直到现在人们会告诉你:“好吧,社会信用评分是可怕的,可已经到了这种程度我又能怎么办?”

我们上周的编译报道,超过 200 家制造商,包括特斯拉、大众、宝马、戴姆勒、福特、通用汽车、日产、三菱和美国上市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NIO,都在向中国政府支持的监控中心和数十个其他数据点传输用户的实时信息……然而,对车主的采访却表明,此类披露基本无效。车主说:“关注这些东西是没用的,如果你担心这种问题,那么就没法在这个国家生活。”

于是还是那句话,揭露必需能带来改变的行动,否则它就不是揭露,只是一个拉广告的新闻稿。

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拥有智能扬声器的人都意识到了老大哥的风险,但他们认为“隐私侵蚀现在已经成为现实,我们无能为力”。

这种隐私虚无主义并不新鲜,大家很早就明白这种现象,虽然人们说他们重视隐私,但他们的行为通常会破坏隐私保护(比如不更改密码)。研究人员采访了17名智能扬声器用户和17名故意未购买智能扬声器的人,并让智能扬声器用户每周记录他们如何使用该设备。最后发现,买主并不打算采取措施来保护他们的隐私。例如,许多设备都有一个静音按钮,允许用户关闭麦克风,但研究人员发现大多数用户从未使用过它。

用户也很少查看设备的活动日志,实际上他们可以查看和删除录音。研究人员发现,用户并没有使用此功能来保护个人隐私,而是利用它来监视房屋维护者和保姆。

就在写这篇文章一小时前刚刚收到了一条来自中国微信的回复:“别再发这些墙外的链接了,毫无意义,浪费我们的流量”。

想想被要求手持身份证正面拍照才能注册的微信公众号,拥有 350 万注册者这一事实,或者还可以延伸为,“反正也无法把墙推到,倒不如想想怎么在墙内赚钱”。

但是,我想知道这种恶化的临界点在哪儿?隐私权丧失的危险也许不如气候变化那般可触,它是一种缓慢的将人腐化成玩偶的过程,直到走得太远来路彻底模糊,没有人还能记得自己是从哪里开始变成了纯粹的奴隶。

当多年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兴奋于“阈值论”的时候 – 即 人们认为社会所承受的压力有一个临界点,一旦突破,反抗就会像高压锅一样爆发,当时 IYP 反驳过这种说法,我们认为这一思路非常天真(见“北京雾霾再次爆表,离“阈值”还有多远?”)。但我现在后悔了。如果按照高峰冷漠的逻辑,阈值论破灭的结果岂不是要真的彻底放弃?

关键问题不只有高峰冷漠,还有,为什么要去虚构这种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等待的理论?

我依然相信,只要还有人在不断地实践,虚无主义就不会彻底吞没一个社会。是实践,不是像某些知识分子那样只是为了批评别人而存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