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关心你的死活,因为他们是1%

  • 为什么人们害怕警察?为什么警察如此粗鲁却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为什么主流媒体美化警方而无视8,000多人被捕,500人受重伤,2000多人被监禁,12人死亡,20多人失明,6人失去了手……?

黄背心的“Acte 16”游行变成了一道风景。随着抗议者的聚集量不断增大、警察的维稳部署也在加强,在直播采访中,我去了一家花店。当我开始和那位准备关店逃离此处的女店主交谈时,一名法国防暴警察闯了进来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那个警察只是渴了。我明白为什么 — 法国防暴警察穿的盔甲比美国橄榄球运动员还厚,并携带着比蝙蝠侠还多的攻击装备,这让他看起来整个人尺寸巨大,吓坏了这位身材娇小的花店老板。

花店老板可能不知道黄背心游行注定要在她家门口爆发。那个警察索要的不是一瓶矿泉水,而是6~9瓶。他真的相信花店也能出售瓶装水吗?但更有可能的是:因为他是一名警察,他知道自己是警察,只要他向任何公民施加压力,他们就必须交出瓶装水。并且,当然,因为他是一名法国警察,他也知道,他这么做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位受到威胁的年轻女士一直坚称自己没有瓶装水,警察终于放弃了。当她转身回到我身边时,我问道,“你有什么东西能给我吃吗?” 她眼中仍有同样的恐惧,就像面对警察一样,她非常认真地回答:“不,我没有。对不起。“ 哎,可怜的女士。

这个故事与2019年警察精英程度有关。的确,只有那1%的人知道自己有权采取高于法律的行为对其他人施压,

美国占领运动时的口号就是,“我们是99%”。无论我们是否说“警察是1%的一部分”,或者“警察不是99%的一部分”,效果是同样的 — 是时候开始公开表达了。

以下是任何主流媒体从未报道的事:大量武装警察部署在法国示威游行中,人们经常能听到游行队伍中发出一句口号,“每个人都讨厌警察”(Tout …… le monde …détestelapolice!)

每个人都讨厌法国的警察。每个人都在以同样的程度憎恨警察,因为他们讨厌1%,而警察就是1%的一部分。

让我们来看看历史吧:对于规定和纪律的粗暴要求自古以来总是由士兵和警察制造的。从公民的角度来看:禁卫军或任何有权持刀剑的人都是那1%的一部分。现在是2019年:去美国的任何一个蓝领社区和人们交谈一下你会发现 — 他们认为警察和消防员最吃香。为什么?因为他们拥有一个保守的老百姓可能想要得到的一切:社会地位,有保障的工作,提前退休和养老金。

社会地位:对于那些没能住在一个小城镇里的人来说,警察绝对是社会明星。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谁,都知道他们拥有的权力;每个人都敬仰他们,只因为害怕他们和他们拥有的权力。

保证工作:有人认为这些警察是从事危险工作的英雄,是吗?错了。警察甚至不是最危险职业的前十名 — 他们和一名棒球裁判员面临的危险程度相同。再检查一下警察的薪酬,在社会薪金水平排行榜中是前25位的(中位数工资:59,680美元)。

在法国,警察入狱是几乎闻所未闻的,就算他们犯下针对穆斯林或黑人的暴力罪行,也肯定不会承担责任。在法国法律中,警察的证词总是有效的,不能被质疑的,只能通过证据来证明。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无辜的抗议者被抓捕入狱的原因 — 因为警察这么说了。

提前退休和养老金:事实上,我唯一一次看到法国的抗议活动导致政府立即服软的案例,就是当警察游行时 — 政府当天就承诺进行改革。政客们知道 Praetorian Guards 的重要性。

所有这一切都能证明:警察不是99%的一部分。

黄背心的抗议者将粪便装入塑料袋里,向警察扔过去。这东西没任何杀伤力,但是被它击中可能会非常尴尬,“有辱人格”,哈哈,这个侮辱的程度几乎无法想象,是吧。

“警察深受羞辱,”他们的报告中就是这样写的。很好玩不是吗?侮辱,这就是警察日复一日地对普通公民所做的事; 就是警察对花店小老板所做的事。

黄背心所做的正是他们新奥尔良的美国表兄弟在美国内战期间所做的事 — 当时他们将自己的尿壶倾倒在那群军官的头上,他们鄙视那群1%

西方人应该但不需要明确区分警察和军队。士兵应该得到比警察更多的尊重,他们在资本主义 社会中来自人口中最反动的那部分。这些警察一直在猛烈地防范任何进步的革命,公民们都知道这一点,但却无能为力。

尽管有那么多针对少数族裔的子弹,有那么多秘密酷刑网站和智能手机视频揭露的警察暴行,但没用,警察在文化上、法律上和财政上都是老百姓不可触及的,因为他们是1%的一部分。主流媒体无视警察的行为,主流政治家保护他们的薪水和养老金,同时削减其他公务员的薪水和养老金,因为他们站在一起试图压制那 99%。

不平衡的警察待遇问题就像大多数社会国家问题一样,根深蒂固,只能被称为“完全的社会政治功能障碍”,只能通过革命来弥补。这就是黄背心基本上要求的。

大规模逮捕、群众审判和监禁现在都是法国生活的日常部分。在主流媒体中很少能听到更直率的语言:每个星期六,因抗议政府政策而受到伤害和被逮捕的人数上升了百分之几。

这里是数字:8,000多人被捕,500人受重伤,2000多人被监禁(截至2月14日),1,500多人等待审判(截止2月14日),12人死亡,20多人失明,6人失去了手,10,000多人被橡皮子弹击中。这里是法国。如果是委内瑞拉达到这些数字,联合国将授权进行军事干预

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被捕者都是首次抗议者 — 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警察,如何避免警察,以及如何在遭受警察欺凌时申诉自己的权利。他们不是对监狱很有经验的活动家,他们是真正最无辜和最绝望的人。

法国不像是一个现代民主国家,而是一个由“自由派强人”领导的“橡皮子弹共和国”; 这不是新鲜事 — 这些黄背心正在经历穆斯林在2年紧急状态期间所经历的事。

令人震惊的暴力和逮捕都是主流媒体反复坚持认为是“国家最伟大的英雄“警察们所造成的。只有反动派认为 — 每个人都讨厌警察; 只有维稳爱好者才讨厌黄背心。

媒体应该受到指责:他们将橡皮子弹委婉地称为“闪光球”,称其是从“防守发射器”发射的,这些措辞会自动导致抗议者被歪曲为侵略者。对警察的伤害被视为等同于对抗议者的伤害,虽然从没有人知道哪个警察因橡皮子弹致盲、昏迷、和被杀,然而媒体会继续传达这样的描述。

Act 16 依旧是最温柔的一次……至少在巴黎,就是这样。在农村居民更容易进入的较小城市中仍然使用橡皮子弹、水炮、催泪瓦斯、和大规模逮捕。

也许,下次我飞往美国时,这样的文章会被边境警察摆在我面前以质问我;这样的文章不仅仅是主流记者的职业自杀,而且永远不会通过任何编辑的审核。也许那1%的人会在此之前就抓到我 — 无论是通过富人的法令还是他们那些全副武装的代理人。

这篇文章的作者 Ramin Mazaheri 是驻巴黎首席记者,自2009年以来一直在法国生活。他曾在美国担任日报记者,并报道过伊朗,古巴,埃及,突尼斯,韩国和其他地方的新闻。他的作品曾出现在各种期刊、杂志和网站上,也包括广播和电视。

France’s Yellow Vests: Proving Police Are Indeed Part of the 1%. 8,000+ arrested, 500 major injuries, 2,000+ imprisoned (as of Feb. 14), 1,500+ awaiting trials (Feb. 14), 12 deaths, 20+ blindings, 6 hands lost, 10,000+ rubber bullets fired. Cops never switch sides — they have too much to lose.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