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射杀儿童,而营救的人却受到了惩罚”  -  IYP获授权发布 Julian Assange 引渡听证会部分重要内容(上)

Leon Panetta,前中情局局长,第23任国防部长。他承认当权者对 Julian Assange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恐吓未来的吹哨人,让他们因害怕而闭嘴

【注】IYP 获授权发布这份全球瞩目的听证会中部分重要内容的中文版笔记。此案将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不仅关系到直接行动的未来。

IYP有 “透明度革命” 专栏,并将此部分内容分组在 列表-5 “直接行动” 中,因为我们始终认为,是透明度革命,而非其他方法,可能是最有效的反抗模式。您可以点按上述链接看到具体解释。

请注意,吹哨人和吹哨平台不是透明度革命的全部,它只是一个基础;成功的革命需要的远不止于说出真相。具体分析见《超越透明度革命》。

但是吹哨作为基础是必不可少的,并且难度越来越大,全世界的当权者都在致力于镇压真相 —— 当然,包括中国,因为真相是唯一能击破权力保护罩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这场听证会非常重要 —— 是的,是听证会,而非判决,非常重要;因为判决很可能早已被确立,如您所知政治案件很难通过法律维护正义;但是,这场听证会可以让全世界的公民看到真相,看到当权者无理狡辩的丑陋嘴脸,看到正义应该是什么样的。

让全世界看清,这就是透明度革命的生命力之源。

关于吹哨人和吹哨平台的技巧和知识,我们将在不久后作出更多介绍。

要理解此次听证会中出现的信息也许需要一些背景知识,我们尽可能使用注解和链接的方式帮助您读懂,但为了节省篇幅也许不够充分,您可以自行搜索相关内容以获得更丰富的背景知识 —— 请注意,在您这样做的时候建议绕避一切企业媒体的相关的内容,这里指的是英文(而99%的中文翻译均来自于这些撒谎的企业媒体),此案是一个极为典型的案例,几乎所有企业媒体异口同声地抹黑和诋毁透明度革命的案例,它们发布的内容很可能只会误导您。具体解读在下面看到👇

泄漏的法庭照片

以下是意大利著名调查记者 Stefania Maurizi 昨天的推文 thread,您将在后面的笔记中看到她的证人证词:

你看到蓬佩奥今天在梵蒂冈举行的会议了吗,想了解他为什么要见某些人吗?

只需看下这些人的名字 — — 伯多禄·帕罗林 Parolin,圣艾智德团体 Sant’EgidioCommunity,并搜索 WikiLeaks 的泄漏文件 — — 在这些文件发布10年之后

在 WikiLeaks 的数据库中搜索 Parolin(意大利籍天主教会枢机),您会发现他是梵蒂冈外交政策的幕后操控者,也是梵蒂冈内部美国外交最信任的联系人之一;

搜索 Sant’EgidioCommunity 你会知道,圣艾智德团体在中国的幕后联系很可能是 Mike Pompeo 在持续访问罗马期间与其会面的原因之一。

搜索 Sant’EgidioCommunity 就会发现,它是3个最有影响力的天主教社区之一,与中国和俄罗斯(美国外交失败的地方)有着显著的联系。

这些泄漏文件已经发布10年,10年后的今天仍在不断提供有关世界事务的见解。每当您使用这些信息的时候,请考虑 Wikileaks 和 JulianAssange 为了真相而付出的高昂代价!

这里是强大的圣艾智德团体及其与中国的联系的内幕文件,是这些联系以及其他联系使美国外交对其产生了兴趣:https://wikileaks.org/plusd/cables/07VATICAN86_a.html

下面先介绍一些场外故事,以帮助错过了相关消息的读者理解背景。

上图:Leon Panetta,前中情局局长,第23任国防部长。他承认当权者对 Julian Assange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恐吓未来的吹哨人,让他们因害怕而闭嘴

有评论提到 Aaron Schwartz,“他们对他做了同样的事”。Aaron 在中国家喻户晓,电脑奇才,Reddit 的联合创始人、RSS开发者之一,26岁被逼自杀

关于他的故事(中文)在这里看到

上图:无国界记者组织因声援 #FreeAssange 而遭遇大批的水军机器人攻击 —— 这些机器人试图以其大规模的出动以淹没声援反抗的信息。

在听证会开始前,无国界记者组织收集到首批 80,000 个联署签名反对引渡,但是唐宁街拒绝接受这份请愿书。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代表举着8万个签名的大横幅在法庭外抗议

具体报道见《RSF’s #FreeAssange campaign targeted by spambot attack》。

上图:Joe Biden 诋毁吹哨平台为 “高科技恐怖分子”。是的,在捍卫权力的谎言方面。两党没有区别。全世界的政客在杀死真相的立场上都没有区别

他们正站在一起。他们站在民主和正义的对立面上,捍卫他们的谎言。

吹哨是公民最有力的武器。庞大的基数是公民唯一的优势 —— 仅当你能使用它们的时候。

上图:大赦国际和无国界记者等40个权利组织和监督员被该法庭拒之门外,禁止监督。无国界记者称 “我们在全世界监督迫害新闻自由的案件并提出问责,从未遭受如此高程度的阻碍,前所未有”。

下面是笔记内容。我们将尽可能少的编辑,以呈现笔记原文本来的样子。

—— 16 September ——

今天上半场的听证出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亮点,也是为什么我曾经不同意IYP的一篇文章。

今天出庭的是著名国际调查记者 John Goetz,曾与德国明镜合作。他辩论的主题是:Wikileaks **并没有** 如美国起诉书上所言 “泄漏涉事者的名字”。

Goetz 提到德国公民 El Mazri 的案子,他在马其顿被美国间谍绑架。

他被鸡奸、被酷刑。而他是完全无辜的 —— 仅仅因为美国认错了人。

证人说,通过 “复杂的研究”,他发现了绑架 Mazri 事件的中情局特工的姓名,这导致慕尼黑检察官签发了13份逮捕令

但是,Goetz 说: “事实证明,逮捕令实际上从未发给过美国。当我看到国务院的电报时, 我看到了美国向德国施压 ……

这个内幕就是 Wikileaks 泄漏的文件所提供的。

【注】这里的问题是,美国检方拼命想要将 Wikileaks 说成是 “杀人犯”,就如当年奥巴马政府的抹黑 “手上沾满鲜血”;而辩方的努力在于澄清事实 — — Wikileaks 的泄漏不仅没有伤害任何人,而且救了人。

检方为什么强调这一歪曲?因为所谓的 “未经编辑的泄漏” — — 也就是没有遮盖事件中当事人的名字。美国政府认为 “这有可能将间谍的身份泄漏给恐怖分子,导致对间谍人员可能的伤害”。

但是 Wikileaks **并没有** 首先发布“未经编辑” 的文件。这一解释在接下来很多证词中都有出现。

  • El-Masri 被戴着手铐蒙住眼睛,让扔进车里。被带到一幢建筑物中。他们用拳头和粗大的棍棒从各个角度狠狠地殴打他。用剪刀把他的衣服从身上撕掉。他被告知要脱下内衣,他拒绝,然后再次遭到殴打,内衣被强行撕下。他赤身裸体的情况下他听到拍摄照片的声音。他被扔到地板上,靴子踏在他的后背上。然后,他感觉到一个坚硬的物体被塞进他的肛门 …… 这就是CIA如何对待一个完全无辜的德国公民。《Extraordinary Renditions: The Right to the Truth

辩方强调了发布步骤,两个阶段:最初的合作者从吹哨人那里得到全部,接下来其他合作者通过目标国家的专业知识帮助编校,以保护个人的安全。于是最终信息被发布时是隐藏了参与者个人信息的。

【注】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同意IYP的一篇文章:关于更激进的做法 —— 针对个人、而非体制,例子是 M.C. McGrath,它的论点是 “体制是由个人构成的,体制不可能在真空中存在”,简单说就是中国异议喜欢的口头禅 “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在这里看到这篇文章:《用技术作为促进透明度革命的武器:一个成功的尝试》。

它的论点也许没错,但是,显然,针对个人很容易被倒打一耙。今天的听证就证明了这点。

继续。网上的确存在 “未经编辑” 的文件,也就是没有隐藏当事人名字的原版 —— 但是,那不是 Wikileaks 首先发布的,而是 Cryptome。

Cryptome是 John Young 和 Deborah Natsios 的私人基金会做的吹哨平台。

【注】Young 很激进,他的原则是一字不改,完整呈现泄漏内容,由读者自行解读。并且他认为任何与媒体合作的吹哨都是多余的。Julian不同意 Young,导致 Young 离开 Wikileaks。

但是,控方律师继续咬 WL,强烈认为是 WL “最先公开的”。 — — 显然 他们对Young 不屑一顾 …… 【请注意,Cryptome 从未被起诉】简单说,控方根本不在乎那些所谓的 “被泄漏人名”,他们要的是击败 Wikileaks。

Goetz:作为辩方重新检查的一部分,据我所知,阿富汗日志,伊拉克日志,和美国大使馆文件有非常严格的编校过程,没有涉事者的名字泄漏出来。

现在检方仍然试图压制关于德国公民 El Mazri 的声明, 他是 CIA 引渡和酷刑的受害者。

Assange 的法律团队继续举出 Khaled el-Masri 的例子,他在被中情局绑架、酷刑和引渡中幸存下来。Wikileaks 公布的外交文件中泄漏了与这些绑架酷刑行为有关的信息。检察官表示反对,并称 “el-Masri与指控没有任何关系 ……

【注】怎么可能 “没有关系”?检方拼命想要把 Wikileaks 说成杀人犯,而辩方的目标是证明不仅没有伤害任何人,而是救了很多人的命,Masri 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在这里看到详细内容 —— 关于布什政府的酷刑虐待 《Wikileaks Cables Reveal Deep Repercussions of Bush Torture Policy》;以及ACLU的相关资料:《PETITIONER’S FINAL OBSERVATIONS ON THE MERITS
PETITION No 13.027, KHALED EL-MASRI v.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下半场 Daniel Ellsberg 出庭作证。Ellsberg 89岁高龄,半个世纪前的吹哨人,五角大楼文件的揭露者。

他说,请求每个人说话慢一点,他89岁了 听力不好。(顺便说,并不慢。我几乎跟不上)

Ellsberg 回忆说,在越南战争时期,我们公布了7000页有关战争的最高机密文件。这表明林登·约翰逊总统及其政府向国会和公众撒谎。Ellsberg 于 1971 年根据《间谍法》被起诉, 然后因证明政府不当行为 起诉被驳回

现在他开始谈论 Wikileaks 战争日志的发布, 他说,看到与1971年的五角大楼文件如此相似, 美国谎报其战争;

Ellsberg : “这是40 年来第一次” 别人发表了这种信息,这些文件是切尔西·曼宁愿意冒着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公开的,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 40 年来我第一次看到别人这样做, 我一下子觉得对她是亲人

他开始谈论 Julian Assange 关于透明度、问责制的观点,他说:“伊拉克战争 …… 甚至是一种犯罪。我们都觉得两场战争都是错误的, 但伊拉克战争显然是一场已经被联合国定义的侵略性战争。”

Ellsberg:“我们严重缺乏透明度 — — 谎言, 实际上没有民主。 伊拉克战争就像越南战争一样是错误的。 阿富汗战争也一样,对于任何曾参与过越南战争的人来说,阿富汗战争都被承认为一模一样,这意味着前景是一样的,我们将像越南战争那样陷入僵局,现在是在阿富汗而已。”

他说 “我当年泄漏的文档是 “Ex-dis” 意思是仅限管理人员, 也有 “lim-dis” 为有限分发、和 “no-dis” 不分发。“让我吃惊的是,如今,显示战争罪和酷刑的文件已经不再被视为敏感”。

Ellsberg 谈论曼宁泄漏给 Wikileaks 的战争罪行记录 “附带谋杀”,其中路透社记者还有儿童被美军杀死。

Ellsberg:“毫无疑问,我当时目睹的就是谋杀。事实上,标题中有问题的词是 “附带”,暗示它是无意的。不,这就是谋杀,是战争罪。所以我很高兴美国公众能真正面对这场战争”。

他补充说,令人震惊的是,甚至没有人因为 *谋杀* 而受到惩罚,因为他们没有违反美国军方的 “交战规则”

“他们射杀儿童,而营救的人却受到了惩罚”。

Ellsberg:“美国的《间谍法》不允许吹哨。我没有得到公平的审判, 从那以后也没有任何人根据这些指控得到过公平审判, Assange 如果受到审判, 也不可能得到公平。

检方: “互联网上显示的是你只被指控了3项罪名,仅限于没有编辑/隐藏线人的名字”。Ellsberg:“不,还有其他15项罪名,一共18项,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

他说:“你【检方】强调五角大楼文件不同与 Wikileaks 案,只是想攻击 Assange 和斯诺登。没有如何一个人真正(因吹哨)受到伤害,但当我读到它时, 我很震惊, 震惊的是他们没有采取措施保护人们”。检方:这是美国政府的错吗?Ellsberg:是的。

Ellsberg :“我理解你对这些人可能受到伤害的焦虑。而这种焦虑恰恰是因为你们拒绝帮助编校造成的 …… 但除此之外,人们必须离开那个国家,你必须把它放在 Assange 试图结束一场造成3700万难民和100多万人死亡的战争的背景下。”

Ellsberg: “他们【政府】只是假装关心这个地区的人民, 他们的政策在过去 19 年里表现出他们对那些平民的绝对蔑视。

Ellsberg: “我一直被强烈批评,而在曼宁和WL发布同样的文件后,我却拿出来被赞扬。”【他指出了此前纽约时报虚假消息的玩法:拉一个打一个】

他说:“我泄漏了数千个名字,而在【你们】起诉 Wikileaks 后,我却变成了你们嘴里的“爱国者”。

他说 “除了当时不存在计算机那种东西之外,对我的指控和对 Julian 的指控 没有任何区别”。

Ellsberg: “政府间谍闯入我的心理医生的办公室,试图找到我的污点,这和同一堆人窃听监视 Julian 没有任何区别”。

Ellsberg: “我倒是想听塔利班说, 我们根据这些文件杀死了多少人, 但他们没有。如果是,那将改变所有程序。但是,这样说的却是政府,而我看不到任何证据表明这是真的“。

【注】Ellsberg 强调他当年泄漏的五角大楼文件是属于最高机密的,而 Wikileaks 泄漏的有关伊拉克、阿富汗、关塔那摩和美军外交的材料,并不属于最高机密。这是个关键。

Ellsberg 的证词结束。法官 “感谢” 他的出庭,特别是他所在的地区现在天刚亮,Ellsberg 大笑的声音 —— 因为选择这个时间正是该法官的主意,基本上无视辩解的强行下定。

—— 17 September ——

【注】WL=Wikileaks; JA= Julian Assange;IBC= Iraq Body Count

首先是 IBC(Iraq Body Count) 的 John Sloboda 作证。IBC 是一个独立的非政府组织,他们计算在伊拉克的平民死亡。该组织指出杀害平民是战争罪

追踪平民死亡给死者以尊严,这是人类了解亲人如何死亡的基本需要。

Sloboda: 让公众了解这些死亡事件,找到死者的名字,是我们的追求目标。在伊拉克战争之前,IBC 是根据全球媒体报道做统计的。从2000年左右开始,搜索引擎变得非常强大,更容易收集所有公开的关于死亡的信息。

IBC揭示了大约 15 000 名以前 **完全不为人知** 的平民死亡。WL的伊拉克日志给出了详细的细节,有时包括死者的名字,很大程度上帮助了该组织发现此前未被统计到的伤亡。

Sleboda:“绝对欢迎” Assange 与IBC合作建立媒体合作伙伴关系,在公布信息之前进行认真的分析。“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JA的目标是对日志进行非常严格的修订,以确保不会发布任何可能损害活着的人的信息。人工做到这点几乎不可能, 所以要寻求一种技术方法 —— 帮助做到这点的技术”。

Sleboda 的同事想出了一个方法:自动删除所有不在标准英语词典中的单词(以确保删除名字)。这就删除了有用的首字母缩略词,所以我们不得不退回重新来 …

Sleboda:这个过程(校编)花了几个星期,是很艰苦的。JA和WL面临相当大的压力,要他们赶时间,因为媒体合作伙伴急于发布。一些媒体合作伙伴手工编辑了几份日志,希望继续发布这些日志;JA很清楚, 整个日志集必须公开,那就不得不等待编校。立场是要尽可能小心,仔细考虑可能无法编辑的东西。

Sleboda 指出伊拉克战争日志的重要性:WL的发布中足够看到伊拉克平民死亡人数居高不下,远高于此前的任何渠道的发布,仅过去10年就约有4万份关于战争日志的新闻报道。

现在是检方盘问,检方的重点是质疑 Sleboda 不是机密方面的专家(他的专业是统计学整理和交叉检查)检方询问 Sloboda 是否知道在来源保护方面的 “拼图识别”,将看似不同的信息拼凑在一起以查找来源 — — 他说的是开源情报追踪的思考方式。

【注】检方试图引导法官对证人的印象:暗示他“不懂拼图识别”。这是危险的讨论,也正是为什么像一个人的职业这样的信息也在伊拉克战争日志中被编辑。

***开源情报思考方式不仅在吹哨平台的信息检验中是一个重点,而且将指导编校中的操作***

检方问是否有人重新校对以确保细节的拼凑不能做出威胁美国来源的事。Sleboda:“显然有这样一个过程”,但 “没有人能检查它们所有。”

检方正在扣帽子,称,“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伊拉克的恐怖暴力活动都呈上升趋势。” 【注】他想要让透明度为战争背锅。

谈到2010年的时间表,检方试图争辩说,伊拉克战争日志被如此严重地修改是因为阿富汗战争日志的错误。Sleboda 证实, 是其他媒体施加压力, 要求赶快发布伊拉克战争日志。由于大规模的编校过程,原来的出版日期不得不一再被推迟。

【注】检方只想指控JA公布未经编辑的文件,因此需要辩称他 “并不关心遮盖姓名”。Sleboda 解释说, 正是 Assange 阻止了出版, 因为编校比快速发布更重要 — — 这句话很关键,这正是调查记者的原则。新闻从来不是发布速度竞赛,准确性和周全性才是专业水平

Sloboda 说他本人和WL团队就保护那些如果姓名被披露可能处于危险之中的人进行过很多深入的探讨。

辩方没有进一步的问题。John Sloboda 证词结束。

【注】吹哨平台需要高明的技术,人工完成对于很多目标来说都是不现实的。推荐一个实验性的项目,见:《如何迎接更多的“巴拿马文件”?》。

**以下是 Noam Chomsky 的声明:

【注】补充上半场资料:

Iraq War Logs: Context: https://www.iraqbodycount.org/analysis/qa/warlogs/
Iraq War Logs: The truth is in the details: https://www.iraqbodycount.org/analysis/beyond/warlogs/
Iraq War Logs: What the numbers reveal:  https://www.iraqbodycount.org/analysis/numbers/warlogs/

上半场证人强调:Manning 和 Assange 通过公开[伊拉克战争日志],为受害者和所有公众履行了 **美国政府未能履行** 的职责

【同步消息】美国及其盟国削减了对也门的援助,而沙特领导的联军则继续其轰炸行动,这已经把也门变成了一场人道主义灾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美国 “通过向阿联酋和沙特出售武器 **从战争中获利**”

下半场出庭的是 Carey Shenkman,研究美国间谍法的专家、宪法学者和历史学家。他还为已故的著名人权律师 Michael Ratner 工作,在纽约执业。

Carey Shenkman 在 2015年的文章:“吹哨人有获得辩护的人权,黑客主义活动家也是如此” ;以及,“吹哨保护必需包含像JA和WL那样的出版商”。

证人告诉法庭,用来指控 Assange 的美国 “间谍法”,诞生于任何严肃的宪法学者都称之为 “美国历史上最压迫的时期之一,它的适用范围非常宽泛”

Shenkman:政府使用该间谍法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包括 Eugene V Debs。他说,许多历史学家和学者都同意这种解释,即 这是最具分裂性的法律之一。

【注】Eugene V Debs,美国工会领袖,国际工人联合会与世界产业工人的创建者之一。由于他在工人运动以及竞选活动中的表现,被认为是美国最知名的左翼活动家之一。

他说,检察自由裁量权不是防止滥用的保障, 该法律禁止向任何人发布所谓的国家安全信息, 该法律就是想要保证让任何阅读此类信息的人成为罪犯。而且不限于国家安全信息,所谓的 ‘国防信息’ 甚至不必标记为机密,知晓者也会因此成为罪犯。该法律 **没有** 符合公众利益的辩护。

Shenkman 强调:没有根据《间谍法》成功起诉新闻界的尝试,没有先例。根据间谍法起诉的案件都是高度政治化的。在美国本土没有一家出版商因间谍法而被定罪。 【注:现在他们起诉的是外国出版商】

法官感觉丢脸了,开始干预,提醒证人他 “不必重复其每一个细节”。

Shenkman:为什么尽管有11起案件调查媒体发布机密信息,但从未成功起诉? 因为第一修正案 — 因为媒体的强烈抗议, 没有连贯的方式在出版的媒体和其他媒体之间划清一条线, 没有限制原则。

他强调:“在《间谍法》的百年历史中,从来没有一个美国出版商因公布机密信息而依此法受到起诉。” 在近50年前的五角大楼文件案中, 最高法院驳回了 “事先限制”, 不能阻止《纽约时报》出版。

【注】当时的政府不断恐吓媒体责令他们不要发表这些文件,Ellsberg 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他事先准备好了多个复印件在不同的媒体分发,以绕避审查,在这里看到完整故事:《透明度革命:你应该知道的技术、经验和教训》。

【强调】需要注意的是:间谍法允许对非机密信息进行起诉,而不仅是机密信息。就如很多国家的间谍法一样(包括中国),当权者有宽泛的解释权,只要他们觉得你说的话让他们丢脸了

Shenkman:出版机密材料是美国媒体的日常惯例,而且经常被鼓励。“2010年的政治/媒体气候中,泄漏是被鼓励的,记者不会担心间谍法起诉,人们相信第一修正案的保护”;

“但是,2013年,这发生了变化,当时根据该法对吹哨平台进行了多次起诉,记者们开始害怕。记者 James Rosen 被作为 Stephen Kim 的同谋进行搜查。”

【注:奥巴马时代是抓捕吹哨人的一个高峰】

Shenkman 声明:”2014 年 10 月,在 Holder 宣布他打算辞去司法部长一职后,他告诉 C-SPAN,他任职期间 **最大的遗憾** 是,他的部门将记者 James Rosen 定性为涉嫌共谋者 — 根据《间谍法》。

Shenkman 提到4个根据间谍法起诉媒体的案例:Chicago Tribune (1942), Amerasia (1945), the Pentagon Papers, Boston Grand Jury (1971–1973)。

【注】Shenkman 做的不是辩护工作,他是为了提供专家证词。

【穿插】Shenkman 的合著文章在 2016 年 2 月: “联合国小组宣布 Julian Assange 应该被释放已经两个星期了。为什么他仍然被拘留?

现在代表美国政府的大律师 Claire Dobbin 开始盘问。

控方:(上面)这篇文章的标题代表了你的观点, 英国是任意拘留 Assange 先生?

Shenkman:这就是我对《欧洲人权公约》的立场。我是一名人权律师,英国和美国都违背了其人权义务,不要以为这特别有争议

Shenkman:在我的陈述中,我不谈论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我们说的是检察官成为法官和客观性问题。我对我的观点的态度很开放。

(Shenkman 正在写一本书, 以提供对《间谍法》最全面的历史分析)

【省略部分内容】因为美国检方正在询问的是与《美国间谍法》完全无关的事,而《美国间谍法》才是 Snkman 提交证词的焦点。 Snkman 曾经为已故的著名人权律师 Michael Ratner 工作。受人尊敬的人权律师 Michael Ratner 曾代表 Wikileaks,如果他在2016年没有因癌症去世,他今天会在这里出庭。而今天下半场中,美国检方正试图让出庭的证人对一名死者的意见负责 — — 该意见就是JA不应该被起诉,至今都没有任何错误。

Shenkman:我从没想过我们会看到那样的东西。很多学者都同意, 这是真正非同寻常的 — — 像这样使用美国的间谍法指控外国记者的框架, 高度政治化的起诉, 事实上关于出版未编辑的指控 …… 检方开始打断他。

Shenkman:我的证词范围就是《间谍法》用来制造政治犯,因为《引渡条约》禁止政治犯引渡, 这是英国法律的问题。

【注】这句话非常重要,而检方基本上忽略了这一点。

Shenkman:就在最近,最高法院赞扬斯诺登先生披露这些信息, 即使他是一名政府雇员, 被指控 “偷” 了这些东西。这项裁决中重要的是, 这种行为是否与新闻聚集、来源保护、获取信息等问题有关, 所以应该有一个光谱。

检方试图让 Shenkman 简单地同意或不同意。 Shenkman:我同意这就是裁决,但分析需要深入 ……

【注】检方指的是先前的案件,其结果有利于美国检察官寻求起诉 Assange。她引用了声明, 并试图让 Shenkman 同意这些是 “商定的法律概念”。但 Shenkman 说,检方严重简化了:“这实际上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关于什么是授权或未经授权的访问在法律界有严重争议,至少要区分访问限制和使用限制” 。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