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监视技术出口为什么不同?

  • 很多国家都在出口危险的大规模监视技术,但这其中以色列与众不同。以色列有哪些特点?某些监视是以色列独创的吗?

华盛顿邮报记者 Jamal Khashoggi 在伊斯坦布尔遇害的事件表明,少数以色列公司在迫害人权活动家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就如 Harvey Weinstein 试图让那些抱怨性骚扰的妇女保持沉默,以色列的监视技术公司是在帮助世界各地的威权政府维持其权力。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去年还就以色列在全球网络安全市场中的作用为主题发表了讲话。

“今天全球约20%的私人投资都流向了以色列,用于网络技术。我的目标是使以色列成为世界五大网络强国之一。我想我们达到了这一目的。并且我们实际上可以在此排名上更进一步。“

“纽约书评”中发表的一篇新文章揭示了以色列不断发展的网络监视技术领域,以及这项技术如何被出售给世界各国阴暗的政府。文章由 Antony Loewenstein 撰写,名为“Exporting the Technology of Occupation”。那么如此多的网络监视技术来自以色列的原因是什么呢?它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为了讨论这些问题,Antony Loewenstein 也加入了。安东尼是一名独立记者,也是《Disaster Capitalism: Making a Killing Out of Catastrophe》一书的作者。

他说:50年来,自从以色列开始占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以来,自1967年以来,以色列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完善了它所认为的监视和控制他们不想要的人口的想法,那就是巴勒斯坦人。因此,在过去20年中,通过各种方法 — — 传感器、无人机、墙、障碍物以及其他手段 — — 以色列各种公司和以色列政府都找到了管理他们不想要的人口的方法。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尤其是内塔尼亚胡上位以来,主要是向世界各国出售这些监视技术和方法。而他们这样做的理由就是他们自己说的所谓“战斗测试”,就如武器和无人机在加沙地带进行的“测试”。过去10年里,加沙发生了三次重大战争。而销售这种设备和技术的公司表示,它们已经过了“战斗测试”。

在监视技术领域 — — 这是一个在过去五年左右特别扩大的领域,有许多以色列人参与,大量安全分析人员曾经在一些最秘密的以色列网络监视技术领域工作,虽然他们将这种技术带到了私营部门,但与以色列国家关系仍然非常紧密。

因此,例如监控 — 监视某人的智能手机,无论是 iPhone 还是 Android 手机,甚至在你完全不会意识到的情况下就已经发生了。

还有无数的例子,不仅是 Jamal Khashoggi 的死亡。他在加拿大的同事,沙特籍持不同政见者,他的手机就被攻击了,使用的就是以色列人出售的技术。因此沙特人知道 Khashoggi 将要去哪里,以及他将会说些什么。因此,以色列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了其数十年的占领经验,并将这种经验出售给了那些钟情于监视的国家。这个故事详见以下内容:

🔐 关于防御办法:

如果你看一下全球国防承包商前10名的排位,以色列就在其中。显然前10排名中还包括俄罗斯、美国,还有法国,和许多其他国家。没错,他们都向专制政权出售武器化的监视技术。毫无疑问。所以在这个层面上以色列不是唯一的。

然而,以色列和美国特别推动了网络情报和监视技术。我认为,以色列在这一领域的经验部分地来自于我所说的多年占领,并通过使用这些技术来监测西岸的巴勒斯坦人以获取经验。以色列拥有非常复杂的监视技术,事实上,通常他们的技术,特别是在过去几年中,还被用于监控 Facebook 上的人。

人们通常只是因为在 Facebook 上写了一篇文章就被捕了。

监视社交媒体是以色列独创的吗?绝对不是。以色列是越来越的老大哥之一,尽管该国通过私人广告宣传他们的监视商品,但也作为“战斗测试”公开宣传。俄罗斯等其他国家也有多年的此类广告,并且经历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斗争,也有人说他们现在已经在战斗中测试了相关武器和监视技术。因此,我认为在以色列的竞争角度上看,他们必须向越来越多的政权出售这类技术,否则他们将会落后。

而且,以色列也将这类技术的出售用于外交目的;内塔尼亚胡向许多专制政权出售武器和监视技术的原因之一就是试图获得外交支持。

例如,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正在推动在非洲市场占据更大影响力;就是那些正在杀害和监视自己公民的专制政权。以色列希望在联合国内为以色列提供更多支持,于是更多向非洲和其他地方的镇压政权提供武器和监视设备……每当联合国对以色列进行投票时,美国、以色列、密克罗尼西亚、也许还有澳大利亚都站在一起。他们希望在这一边拥有更多的国家。

像 Pegasus 这样的间谍监视技术可能像任何炸弹或导弹一样致命,正如我们在 Jamal Khashoggi 谋杀案中看到的那样。

我与之交谈的一些记者经常开玩笑说,事实上,目前最安全的交流方式是笔和纸。当然,现在对许多想要与世界各地沟通的人来说,这并不是很实用。但事实上有一个事实是不可否认的:通过任何类型的设备进行通信 — — 电话、计算机 — — 都不会做到百分百的安全。话虽如此,有一些应用程序,据我们所知,显然是安全的。但 Whatsapp 绝对不安全。事实上,我们知道,例如,沙特人利用以色列的技术来攻击持不同政见者的电话,但不是直接攻击其本人,而是攻击他的同事。也就是说,即便你自己做到了安全上网也可能并没什么用,你的朋友中如果有一位不注重安全,你和其他人都会受到牵连。

我认为,人们可以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加密。事实上,前美国国家安全局举报人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寻找开发安全手机的方法。这样的手机需要在不同的操作系统上,远离 Apple 和 Android。

所以记者和活动家,或者只是普通人,任何想要进行安全交流的人都应该非常清楚这一事实,即我们大多数人使用的现有技术几乎不可能100%安全通信,这是一个非常悲惨的现实。

Israeli Companies Sell Spy Tech They Perfected for Occupying Palestine; We speak to Antony Loewenstein, author of an article on “Exporting the Technology of Occupation.” He shows the growing connection between Israeli offensive cyber companies and mass surveillance in the service of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