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袭击加沙事件中哪些虚假消息在流传,以及美国为什么要支持以色列

  • 这不是在行使 “自卫权”。它是在进行大规模谋杀。这是一种战争罪。

随着冲突升级,含有误导性或虚假说法的帖子在网上被广泛分享。以下仅仅是几个案例。

1、火箭弹的视频来自叙利亚,而不是加沙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发言人在推特上分享了一段视频,他声称视频显示哈马斯 “从居民区” 向以色列发射了火箭弹。

他在推特上说:“这250多枚火箭中有1/3落在了加沙地带,杀死了巴勒斯坦人”。

但是,这段视频是旧的,镜头来自叙利亚,而不是加沙

该视频是在2018年叙利亚政府镇压德拉市的反叛组织的行动中拍摄的

推特将这条推文标记为 “被操纵的媒体”,并添加了事实核查的链接,确认该片段来自叙利亚战争。

在遭到批评后,内塔尼亚胡的发言人删除了这条推文。

2、关于以色列军队的推文是反讽

一些推特用户传播了他们所称的以色列国防军推特账户的帖子截图,其中说 “我们就是喜欢杀人” 和 “刚刚轰炸了一些孩子”。

这些截图是假的,用免费的在线工具制作的。

以色列国防军并没有在其官方推特账户或其他地方发表这些言论。制作这些推文的人是在反讽,而不是报道。

3、加沙的 “伪造葬礼” 视频是假的

一些以色列社交媒体的宣传者分享了一段视频,声称该视频显示巴勒斯坦人为一个据称在加沙被以色列空袭杀害的人伪造了一个葬礼仪式,以吸引全球的同情。

以色列外交部的一名顾问也分享了这段视频,在这段视频中,一群青少年肩上扛着一具看起来像是用裹尸布覆盖的尸体。

他们一听到警笛声,就把尸体扔在地上,然后跑开。那具所谓的 “尸体” 也起身跑开了。

这个视频不是新的,2020年3月就有同样的视频出现,当时的报道称,该视频显示约旦的一群男孩试图通过假装举行葬礼来避免严格的Covid-19限制

在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亲以色列的用户以 “Palywood”[巴勒斯坦好莱坞]为标签分享了该片段数百次。

4、起火的阿克萨清真寺视频是误导性的

一些亲巴勒斯坦的用户分享了一段视频,他们称该视频显示东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着火,指责以色列 “让阿克萨清真寺被烧毁”。

这段视频是真实的,但从其他角度拍摄的镜头表明,是该清真寺附近的一棵树着火了,而不是清真寺本身。

位于耶路撒冷旧城的清真寺建筑群是伊斯兰教最崇敬的地点之一,但其所在地也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被称为圣殿山。

在视频中,可以听到一大群年轻的以色列犹太男子在西墙后面唱着反巴勒斯坦的歌曲,远处可见火焰。

大火的原因有争议。

以色列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巴勒斯坦礼拜者投掷的烟花所致。但巴勒斯坦人说这是由以色列军官投掷闪光弹造成的。

据路透社报道,这棵树离清真寺只有10米。大火随后被扑灭,清真寺没有被大火烧毁。

5、加沙街道上的导弹视频是假的

一条被广泛分享的推文声称显示了哈马斯在加沙的一条街道上移动导弹卡车的画面。视频中还可以听到一个孩子在说话。

这条帖子来自一个位于美国的亲以色列账户,声称 “我们再次看到哈马斯利用平民作为盾牌来谋杀犹太人,因为他们知道……以色列不会因为伤害无辜者的风险而进行报复”。

但是,这段视频是在2018年11月25日上传到Facebook的,标题说是在以色列加利利的阿布斯南镇拍摄的。

Bellingcat 的研究员 Aric Toler 认为,这段录像显示了以色列军事演习中使用的诱饵导弹模型。

发布该视频的推特账户后来删除了该视频。

*** 以下是一些摘要背景,关于美国为什么支持以色列,尤其是,事实上以色列做了什么来自 Chris Hedges,他是《纽约时报》前中东分社社长,普利策奖得主,也是 Scheerpost 的专栏作家。他出版过多本书。此外伯尼桑德斯等很多人都在谴责拜登政府的决定

以下文字以第一人称描述。

不要错过《抱歉,反犹太复国主义仍然不等于反犹主义》,以及11本推荐《历史真相和今天的反抗斗争

2021年5月14日,以色列对加沙进行了轰炸 (MOHAMMED ABED/AFP via Getty Images)

两党和媒体上的谈话者在描述以色列境内的动乱和自2014年袭击加沙以来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的最猛烈的攻击时所用的几乎所有词句都是谎言

2014年那场袭击持续了51天,杀害了2200多名巴勒斯坦人,包括551名儿童。以色列对一个没有机械化部队、空军、海军、导弹、重炮和指挥控制的被占领人口动用其庞大的军事机器,更不用说美国承诺在未来十年为以色列提供380亿美元的国防援助计划,这不是在行使 “自卫权”。它是在进行大规模谋杀。这是一种战争罪。

以色列已经明确表示,它现在准备像2014年那样肆意破坏和杀戮。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在2014年对加沙的谋杀性攻击中担任参谋长,他发誓,“2021年的打击将比2014年的打击更严厉、更痛苦”。

目前的袭击已经针对多座住宅高楼,包括十几家当地和国际新闻机构所在的建筑、政府大楼、道路、公共设施、农田、两所学校、和一座清真寺

我在中东当了七年的记者,其中四年担任《纽约时报》中东分社社长。我是一个会讲阿拉伯语的人。我曾在加沙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监狱生活过数周,那里有200多万巴勒斯坦人生活在饥饿的边缘,为寻找干净的水而挣扎,并忍受着以色列的持续恐怖。

我曾在加沙遭受以色列大炮和空袭的时候去过那里。我看到母亲和父亲悲痛欲绝地抱着自己儿子和女儿的血淋淋的尸体。我知道占领的罪行 — — 以色列封锁造成的食物短缺、令人窒息的过度拥挤、受污染的水、缺乏卫生服务、由于以色列以发电厂为攻击目标而导致的几乎持续的停电、严重的贫困、普遍的失业、恐惧和绝望。我目睹了这场大屠杀。

我也在加沙听到了从耶路撒冷和华盛顿发出的谎言。以色列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现代工业武器,杀害成千上万的无辜者,使上千上万人受伤,使数以万计的家庭无家可归,这不是一场战争。它是国家支持的恐怖。虽然我反对巴勒斯坦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就像我反对自杀式爆炸一样,我认为这也是战争罪,但我敏锐地意识到,以色列对无辜的巴勒斯坦人实施的暴力与哈马斯等团体能够发动的最低限度的暴力行为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

在我报道波斯尼亚战争期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暴力之间的错误等价关系也得到了体现。在被围困的萨拉热窝,我们这些人每天都被周围的塞尔维亚人发射的数百枚重型炮弹和火箭弹击中。我们是被狙击手射击的目标。该市每天都有几十人死亡和受伤。城内的政府军用轻型迫击炮和小型武器进行反击。塞族的支持者抓住波斯尼亚政府军造成的任何伤亡来玩同样的肮脏游戏,尽管波斯尼亚90%以上的杀戮都是塞族的错,就像以色列一样。

第二个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平行点是,塞族人和以色列人一样,是国际法的主要违反者。以色列违反了30多项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决议。它违反了《日内瓦第四公约》第33条,该条将对平民人口的集体惩罚定义为战争罪。它还违反了《日内瓦第四公约》第49条,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安置了50多万犹太裔以色列人,并在以色列建国时对至少75万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在1967年战争后占领加沙、东耶路撒冷和西岸后又对30万巴勒斯坦人进行种族清洗。它对东耶路撒冷和叙利亚戈兰高地的吞并违反了国际法,它在西岸建造屏障将巴勒斯坦土地并入以色列,也是如此。它违反了联合国大会第194号决议,该决议指出,巴勒斯坦 “希望返回自己的家园并与邻居和平相处的难民应被允许在可行的最早日期这样做”。

这就是事实。讨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正在发生的事的任何其他出发点都是一个谎言。

以色列对平民使用毒气,报告指出:“占领军犯下了新的战争罪行,对加沙地带北部的居民区发射了国际禁止的炸弹。”

在以色列,曾经活跃的谴责和抗议以色列占领行为的和平运动现在已经奄奄一息。右翼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尽管口口声声说要打击恐怖主义,但却与沙特阿拉伯的专制政权建立了联盟,后者也将伊朗视为敌人沙特是一个在 “9–11” 袭击中培养了19名劫机者中的15名的国家,沙特也被认为是国际伊斯兰恐怖主义最多产的赞助者,据称它支持萨拉菲圣战主义,这是基地组织的基础,以及阿富汗塔利班拉什卡·塔伊巴(LeT)和努斯拉阵线等组织。

沙特和以色列紧密合作,支持2013年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领导的埃及军事政变。塞西推翻了一个民选政府。他以出于政治动机的指控监禁了数以万计的政府批评者,包括记者和人权维护者。塞西政权与以色列合作,将其与加沙的共同边界对巴勒斯坦人关闭,将他们困在加沙地带,这是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之一。以色列的玩世不恭和虚伪,尤其是当它把自己包裹在保护民主和打击恐怖主义的衣钵中时,更是史无前例的。

在以色列,那些不是犹太人的人要么是二等公民,要么生活在残酷的军事占领之下。以色列不是、也从来不是犹太民族的专属家园。从7世纪到1948年,当犹太殖民者使用暴力和种族清洗建立以色列国家时,巴勒斯坦绝大多数是穆斯林。从来没有空旷的土地。传统上,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很少。以色列不是在捍卫法治。以色列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它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国家。

以色列游说团无耻地利用其巨大的政治影响力,要求美国人对以色列进行事实上的忠诚宣誓35个州的立法机构通过了以色列游说团支持的立法,要求他们的工人和承包商在被解雇的威胁下签署亲以色列的誓言,并承诺不支持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这是对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利的嘲弄

以色列游说美国国务院根据被称为 “三D” 的三个标准重新定义反犹主义:发表 “妖魔化” 以色列的言论;对以色列实行 “双重标准” 的言论;使以色列国 “失去合法性” 的言论。这个所谓的反犹主义的定义是由以色列游说团在美国各州立法机构和大学校园里推动的。

以色列游说团体经常在以色列战略事务部的指导下,在美国对那些为巴勒斯坦人的权利说话的人进行间谍活动。它发起公开的诽谤运动,并将巴勒斯坦人权捍卫者列入黑名单  — — 包括犹太历史学家诺曼·芬克尔斯坦、联合国被占领土特别报告员理查德·福尔克(也是犹太人);以及大学生,其中许多是犹太学生,在诸如 “巴勒斯坦正义学生组织” 中。

以色列游说团花费了数亿美元来操纵美国选举,远远超过了据称由俄罗斯、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进行的任何活动。半岛电视台的四部曲纪录片 “游说团” 记录了以色列对美国政治体系的严厉干预,其中包括特工和捐助者在每个美国国会选区捆绑数十万美元的竞选捐款,为顺从的候选人提供资金。

以色列设法阻止了 “游说团” 的播出。在这部影片中(Electronic Intifada 网站上有其盗版拷贝),以色列游说团的领导人多次被记者的隐藏摄像机拍到,解释他们如何在以色列内部情报部门的支持下,攻击和压制美国的批评者,并使用大量现金捐款来收买政治家。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获得了时任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的违宪邀请,于2015年在国会发言,谴责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伊朗核协议。然而,内塔尼亚胡对奥巴马的公开蔑视以及与共和党的结盟,并没有阻止奥巴马在2014年授权向以色列提供10年38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计划,这是对美国政治如何受制于以色列利益的悲哀评论。

以色列及其支持者的投资是值得的,特别是当你考虑到美国在过去20年里也花了6万多亿美元来打那些以色列及其游说团体在中东地区推动的徒劳无益的战争。这些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战略失败,它们为以色列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为美国的利益服务。

以色列的袭击宣称 “精准打击”,那么思考一下:加沙的40所学校和4所医院全部或部分被摧毁,包括4个高层建筑在内的18座建筑物被夷为平地,其中一栋高楼是国际新闻机构的办公室;电力被切断、导致数十万人没有干净的饮用水,特别是医院面临电力短缺,无法救治伤者;并且,以色列的空袭毁掉了通往加沙最大的医院的道路 …… “精准” 意味着以色列军事指挥官认为医院、学校、美联社的办公室等等,都是 “真正的目标”?详见《Israel and Palestine heading for ‘uncontainable’ crisis, UN chief warns

以色列的谎言被接受得越久,以色列内外的种族主义者、偏执狂、阴谋论者和极右翼仇恨团体就越有能力。在以色列,这种向极右翼的稳定转变促进了以色列和基督教右翼之间的联盟,其中许多人是反犹主义者。以色列和以色列游说团体越是对那些为巴勒斯坦权利大声疾呼的人提出反犹主义的指控 —— 就像他们对英国工党前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所做的那样 —— 他们就越是为真正的反犹主义者壮胆。

种族主义,包括反犹主义,是危险的。它不仅对犹太人不利,它对每个人都是有害的。它使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仇恨的黑暗势力更加强大。内塔尼亚胡的种族主义政府与匈牙利、印度和巴西的极右翼领导人建立了联盟,并与唐纳德·特朗普紧密结盟。正如在前南斯拉夫的战争中所看到的那样,种族主义者和民族沙文主义者相互补给。他们把社会分成两极化的对立阵营,只用暴力的语言说话。激进的圣战分子需要以色列为其暴力辩护,正如以色列需要激进的圣战分子为其暴力辩护一样。这些极端分子在意识形态上是一对孪生兄弟。

这种两极分化培养了一个恐惧的、军事化的社会。它允许以色列的统治精英们以所谓的国家安全的名义剥夺公民自由。

以色列为军事化的警察开展培训项目,包括来自美国的警察。它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无人机行业的全球参与者,与中国和美国竞争。

据以色列报纸《国土报》报道,它监管着数百家网络监控初创公司这些公司的间谍创新被用来在国外 “寻找和拘留人权活动家,迫害LGBT社区成员,压制批评其政府的公民,甚至在与以色列没有保持正式关系的穆斯林国家捏造亵渎伊斯兰教的案件。”

“只管去做,别问问题”:走进以色列利润丰厚且秘密的网络监视行业内部》(尚未发布)

从纽约、到伦敦、到开普敦、到奥克兰,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要求结束以色列在加沙的暴行。 看地图。

以色列已经被永久战争的心理所毒害。一百万以色列人,其中许多人是最开明和受过教育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以色列最勇敢的人权运动者、知识分子和记者  — —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  — — 忍受着政府的不断监视、任意逮捕和政府开展的恶性抹黑运动

暴徒和义务兵,包括来自 Im Tirtzu 等右翼青年团体的打手,在特拉维夫的贫民窟里对持不同政见者、巴勒斯坦人、以色列阿拉伯人和非洲移民进行人身攻击。这些犹太极端分子以谢赫·贾拉社区的巴勒斯坦人为目标,要求驱逐他们。这些暴徒得到了一系列反阿拉伯团体的支持,包括 Otzma Yehudit 党(被取缔的极右翼凯煦党的意识形态后裔)、Lehava 运动(要求将以色列和被占领土上的所有巴勒斯坦人驱逐到周围的阿拉伯国家)和 La Familia(极右翼足球流氓)。Lehava 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 “火焰”,是 “防止圣地同化” 的首字母缩写。这些暴徒在巴勒斯坦街区游行,包括在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在以色列警察的保护下,对生活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高喊 “阿拉伯人去死”,这也是以色列足球比赛中流行的口号。

以色列已经推动通过了一系列针对非犹太人的歧视性法律,这些法律与纳粹德国剥夺犹太人权利的纽伦堡种族主义法律相呼应。例如,《社区接受法》允许 “在以色列加利利地区遍布的小规模犹太人专用小城镇,以 ‘适合社区的基本面貌’ 为由,正式拒绝居留权的申请”。以色列的教育系统,从小学开始,就利用大屠杀把犹太人描绘成永恒的受害者。这种受害者的身份是一个灌输机器,用来为种族主义、伊斯兰恐惧症、宗教沙文主义和对以色列军队的神化辩护

美国没有站出来维护法治,没有要求即使在阿拉伯世界也无能为力、没有朋友的巴勒斯坦人获得基本人权,这反映了我们社会对弱势群体的抛弃。我担心,我们正在走向以色列正在走的路。这对巴勒斯坦人来说将是毁灭性的。对我们来说也将是毁灭性的。正如巴勒斯坦人勇敢地告诉我们的那样,所有的抵抗只能来自于街头。⚪️

Israel’s big lie: This isn’t self defense — it’s a war crime, aided and abetted by the U.S.

Israel-Palestinian conflict: False and misleading claims fact-checke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