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克疗法:后社会主义俄罗斯的心理学

  • 关于转型过渡期的社会心理,它选择了一个不同的角度

在《休克疗法》这本书中,托马斯·马萨(Thomas Matza)提供了民族志的研究,探讨了后社会主义俄罗斯的心理疗法的兴起。

您可以在这里下载这本书:https://t.me/iyouport/6580

通过对在全国各地不同机构工作的心理治疗师的深入访谈和观察,Matza 不仅深入探讨了他们的实践和观点,而且展示了俄罗斯人经历的不断变化和过渡的过程。

自90年代初期俄罗斯从共产主义向资本主义动荡过渡以来,该国一直在应对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的挑战,也常常是学术研究的重点。

Tomas Matza 对俄罗斯的心理治疗进行的考察提供了一个新颖的视角,从中可以了解面对这些挑战的典型俄罗斯人的故事。

该书的标题是《休克疗法》,讲述的是在那个过渡时期发生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正如 Alena V. Ledeneva 所说的,其中“休克太多,疗法太少了”。

如果您对俄罗斯的 “后社会主义” 社会心理感兴趣,除了本文推荐的《休克疗法》之外,还可以阅读《二手时间》这本书(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虽然它们的角度不同;此外还有一部电影对此的展示非常细腻《Нелюбовь》中译名“无爱可诉” —— 它讲述的可不是家庭故事,而是整个俄罗斯社会的心理困境。

任何一种专制到民主的过渡都会反应在社会心理层面上,专制体制持续的时间越长,其反应就会越明显、过渡期延续时间也就越长。还记得IYP的 “极权社会心理阴影” 系列吗?您可以在下面回顾:

90年代,俄罗斯经历了一场心理学热潮,这引起了治疗选择的泛滥和俄罗斯人的需求增加。

正如 Matza 所说,各种各样的人都参与了提供心理治疗的工作,他们的工作为理解俄罗斯人在转型阶段对 “自我、他人、情感、障碍、康复和潜力” 的看法提供了一种窗口。

Matza 的民族志研究为审视后社会主义的俄罗斯带来了一个微妙的视角,表明 “新政权” 并不是心理疗法兴起的唯一因素

还应考虑其他理由和目标,例如医患关系的人性化,护理的非医疗化,以及从“患者”到“客户”的角色转变等。

匹兹堡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 Matza 于2005年至2013年间在圣彼得堡与心理治疗师进行了现场调查。

Matza 通过多种方式进行了实地考察:观察心理治疗会面、听取心理治疗电话、并与从业者互换角色,从而使治疗师也有一个讨论自己的生活的机会。

田野调查也发生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中,给读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商业心理服务到国家心理服务(心理教育医学社会中心 PPMS)。

以心理学为基础的重生应该是帮助人们发挥潜能的积极手段,而 PPMS 则将来访者视为 “处于危机中的机器,其功能必须加以改进”……读者会感觉这里有两个俄罗斯的故事。

Matza 于1994年首次接触俄罗斯社会,与该国的长期关系显而易见,其个人经历贯穿整本书。

这些经验和生动的案例研究使文本在很大程度上与 Michel Foucault、JacquesRancière 和其他学者的理论紧密相关。这些丰富的素材有助于 Matza 的思想定位,并为他建立对主题的独特理解奠定了基础。

Matza 的研究主要来自他采访的心理治疗从业者。这些采访使他能够深入探究他们的动机。

Matza解释说,一位心理治疗师加入该行业是为了响应90年代周围世界的 “瓦解”,并通过心理疗法提供 “一个港湾,并最终提供一个专业身份”。

另一方面,根据 Matza 的一位受访者所说,有些心理治疗师 “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只为了能通过治疗赚更多的钱”。

同时,与精英阶层的孩子一起在 “再生阵营” 工作的心理学家将自己视为社会的改革者。

他们的“文明化关怀”(Matza 的描述)来自他们的观点,即 如果人们能够通过情感上的相互依存、富有同理心、这些教育就能改变精英客户的行为,从而变得更好,那么整个俄罗斯国家就可以从中受益。

Matza 还指出,再生心理学家为客户准备的预期价值是通过减法定义的:最重要的是清楚他们反对的是什么(苏联过去的版本和当前俄罗斯精英的风格),而不是他们想要什么。

考虑到服务关系时,大多数人会想象从业者/服务对象关系中只有一方是弱势者。但是在 Matza 的“危险护理”概念中,从业者和服务对象都是易受伤害的人。

在作者访问的PPMS中心,从业者在脆弱的财政支持下处于脆弱的位置,在繁重的管理下步步为营,随时担心严格的检查。

后两者的主要原因是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改革所激发的审计文化,可以粗略地提炼为审计、标准化和系统化 —— 这一切都体现在可测量性、过分的官僚主义、以及将公民视为消费者的待遇上

Matza 所描述的过度官僚文化的一个例子是,如果 PPMS 中心的工作人员超出了他们保护儿童的 “法定职责”,他们将受到高级管理层的谴责,哪怕他们做得很好。

令人钦佩的是,这并不能阻止 PPMS 员工积极地寻找解决此问题的方法。

Matza 的资料并非全部来自现场采访。由心理学家主持的广播节目为进一步了解当代俄罗斯的问题提供了额外的窗口。

主持人米哈伊尔·拉科夫斯基(Mikhail Labkovsky)的一场特别引人注目,他将辩论集中在代际关系上。

公共交通是几代人之间发生冲突的舞台,在那里,老年人想尽各种办法来发泄自己的愤怒,由于年轻人拒绝放弃在地铁上的座位。老人认为年轻人不够尊重,而年轻人认为自己花了钱买的票就应该享受座位……

这场辩论显示出跨代际公民意识概念的明显冲突:社会主义的社会习俗与资本主义的消费者模型。

这场辩论是在新自由主义改革的阴影下进行的,该改革以微薄的现金支付取代了老年人的福利,例如免费乘坐地铁。

一位愤怒的老者将青年人在公共交通设施上的 “无礼行为” 与对福利政策的改变以及政府高层的态度联系起来了:“对老年人的态度是上行下效的,这就是我们在社会上拥有这种氛围的原因!”

与本书的其余部分相比,广播节目中的这一章尤其具有洞察力,因为广播的民主性质,Matza 可以无限制地访问寻求心理治疗的人们的观点,而不是他实地采访的其他领域。

《休克疗法》这本书严谨地将心理治疗师的多种个性和实践分解开来,对当代俄罗斯的状况进行了凄美而微妙的观察。

考虑到实地调查和理论文献调查的时间跨度,《休克疗法》可以说是一种简洁的成果。

把心理治疗师放到沙发上的角色调转,意味着 Matza 不仅能够深入研究心理疗法的现象,而且还为后社会主义俄罗斯的动荡提供了人性化的面孔。⚪️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