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党争和真镇压:警察粉碎了每一个微小的抗议活动:通过BLM(7)- 有毒化学烟雾弹

  • “它就像把你架在火上烧了24小时一样”。尽管戴着防毒面具,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但依旧痛苦地无法呼吸。甚至医务人员也被近距离射击 ……这种榴弹会带来严重的呼吸困难、肺部肿胀、严重的肝脏问题、甚至死亡 ……

欢迎回来!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回顾:

星期六晚上,纽约警察局逮捕了300名抗议者中近三分之一的人。示威者聚集在时代广场,呼吁废除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ICE。

抗议者除了游行和高呼外,没有任何更多的行动。他们就呆在人行道上。警察人数是抗议者的3倍。一名示威者告诉 CNN,警察 “从四面八方赶来”,”开始把人们从人行道上扯下来”。有86人被捕。

此前几天里,纽约的小型抗议活动接二连三地被压倒性的警力和咄咄逼人的逮捕镇压

除了西雅图和波特兰外,纽约市也被司法部长 Bill Barr 的官方贴上了 “无政府主义管辖区” 的标签。在民主党领导下的其他城市很可能会继续被加入到这一标签黑名单中,该标签的目标都是今年夏天爆发的强大的反种族主义、反法西斯抗议活动的关键地区。这些贴标签行为是特朗普政府荒诞戏剧中的最新行为。

由于这种标签的存在,现在地方政府将失去大量的联邦资金。特朗普玩世不恭的基调没有任何微妙之处,再次由巴尔的司法部提供协助,司法部已经成为了总统的私人律师事务所。

当纽约、西雅图和波特兰的居民得知他们的城市 —— 那个治安严密、恶性的不平等泛滥、种族隔离的终点站和资本的存放地 —— 被称为 “无政府主义管辖区” 时,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做出了讽刺式的回应。

“自从CBGB关闭后,纽约市就再也不是无政府主义管辖区了,伙计们”,喜剧演员和作家 Josh Gondelman 在推特上写道

【注:CBGB是位于美国纽约的一个酒吧,它被公认为是朋克音乐的诞生地。“CBGB” 的意思是乡村、蓝草、布鲁斯。这里 Gondelman 所指代的是反文化抗议运动。更多见《走向反文化:节约奴役,做真正对每个人的生活重新的工作》】

“提醒一下,在这个所谓的无政府主管辖区,换边停车规则是有效的”, MSNBC 的 David Gura 在推特上说

关于无政府主义组织的水平主义、反等级主义性质是否使 “无政府主义管辖权” 这个标签成为了一个矛盾体,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座城市是我们的! #AnarchistJurisdiction”,位于布鲁克林的无政府主义者社区中心 The Base 开玩笑地发布了这个推文

很难不令人嗤之以鼻:纽约警察局的常备军中,有超过38000名警官。而该部门的预算 —— 即使在新的城市预算中进行了一些华而不实的削减之后 —— 也依然继续超过50亿美元。

6月,在纽约市历史性的宵禁期间,有1349人仅仅因为出门时间超过了晚上8点,就被警察拘留关进了拘留室,在一片混乱中,更不用说,即使在纽约的左翼环境中,也很少有自认为是无政府主义团体的人。巴尔给这个城市的新标签是完全可笑的。

然而,对指定城市的居民来说,物质后果可能是非常真实的。白宫预算局局长 Russ Vought 将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向联邦机构发布关于从这些城市撤回资金的指导意见。爆料的《纽约邮报》指出,“目前还不清楚哪些资金可能被削减,但鉴于纽约市每年获得约70亿美元的联邦援助,抽走的资金数额可能是巨大的。已经被疫情破坏的市财政,现在面临着更残酷的削减。”

毫无疑问,特朗普正在惩罚那些屡次表明自己是反种族主义、反法西斯抵抗中心的城市。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被撤资的地方政府非常严厉地打击反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民主党人非常乐意看到反种族主义的起义受到严厉的管制和维稳。因此,纽约州州长 Andrew Cuomo 和华盛顿州州长 Jay Inslee、以及其他民主党州和城市领导人,在这里只是 *表面上* 的目标 —— 抗议者才是真正被针对的人。

一些政客强调了特朗普此举的虚伪性,纽约总检察长 General Letitia 正确地指出了其核心目的 —— “这是一种可悲的企图,目的是吓唬美国人,让他们投票给一个实际上没有能力指挥我们国家的统帅”。但她又补充说,特朗普 “应该准备在法庭上为这一非法命令辩护,它显示特朗普总统只是假装关心这些执法类型却不打算提供资金。”

这就是这场惨淡的辩论的支点:有权势的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攻击做出回应,却明显体现出民主党人也致力于维护这个警察国家

民主党官员坚称特朗普的命令是非法的,在选战的特殊政治时刻,几乎和那个所谓的 “无政府主义管辖区” 的称呼本身一样可笑。特朗普的言论行为作为基调,总是能起到创造新的、更黑暗的政治现实的作用。

司法部很可能要在法庭上为这一昏庸、玩世不恭的举动辩护,但它要做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强化升级镇压异议的努力,建立在特朗普和他的司法部正在进行的竞选策略基础上,即 无端地将 Antifa 妖魔化,同时摧毁BLM。

有毒化学烟雾弹

7月25日晚,当她站在 Lownsdale 广场的联邦法院门前时,Olivia Katbi Smith 已经数次接触到催泪瓦斯了。

在今年夏天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举行的BLM抗议活动中,之前的那几次,被毒气攻击的滋味非常难受:她猛烈地咳嗽,不断流泪,眼睛和鼻子强烈的刺痛感。

但是这一次,站在距离市中心法院围墙约30英尺的地方,Smith 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烈疼痛

“我不知道自己是要吐还是要晕过去”,她回忆道,“我当时跌跌撞撞,不知往哪里逃。” Smith 今年28岁,当时她是戴着护目镜加N95口罩的,她认为让她难受的东西可能就在口罩里面。

“所以我做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本能决定,把口罩摘下来”,她说,“而这非但没有带来缓解,反而瞬间感觉更糟糕了,就像我被锁定在这团空气中一样。这是压倒性的。我无法呼吸。”

Smith 和波特兰的其他数千名抗议者一样,在6月走上街头,抗议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杀死。到了7月初,人群开始有些稀少。但当月特朗普决定向该市派出联邦镇压后,抗议者人数激增,暴力事件升级。

而根据对十多名参加抗议活动的人的采访和总部位于波特兰的化学武器研究联合会的研究7月下半月对抗议人群使用化学弹药的情况有了明显的变化,联邦特工向人群释放了更多数量和不同类型的烟雾和气体,似乎引发了严重的、有时是持久的健康影响

有毒烟雾弹

波特兰警察局几乎在5月下旬抗议活动首次开启时就开始对BLM的抗议者使用了催泪瓦斯。市长 Ted Wheeler 承认,该市曾使用过 “CS” 催泪瓦斯。常用的配方中含有邻-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这种化合物旨在诱发直接疼痛,但也会产生长期影响,包括慢性支气管炎

催泪瓦斯在战争中都被禁止使用,但是,却可被用于驱散平民人群。

Unexploded smoke grenade recovered from July 16 protests in Portland by a front-line protester and medic. Photo: Courtesy of Juniper Simonis

在国土安全部的联邦特工7月在一次被称为 “勤奋英勇行动” 的任务中进入波特兰后,使用化学刺激剂来控制、驱赶和迷惑抗议者、并掩盖执法行动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愈演愈烈

在联邦特工这种军事式镇压中所使用的产品里,有一种六氯乙烷 “烟雾弹”的东西,由一家名为 “防务技术” 的公司制造,以 “Maximum HC Smoke” 的名字销售

化学武器研究联合会的志愿者从抗议区收集到20个罐子,这些罐子的大小和形状与烟雾弹相同,其中至少有5个罐子上还贴着防务技术公司的标签。该组织还分析了其中一个回收的废罐上的化学残留物,发现其中含有已知由烟雾弹释放的化学物质。

波特兰小组的科学家和研究员 Juniper Simonis 说,他们还能通过视频和照片追踪 “HC” 弹或其他榴弹的使用情况,因为它们有独特的燃烧模式。Simonis 说:“使用的其他类型的弹药都没有这样的燃烧方式。” 他描述说,这些烟雾弹会发出 “可见的热量”,持续1分半钟到2分钟。

国土安全部没有回应 Intercept 关于其特工对波特兰抗议者使用六氯乙烷 “烟雾弹” 和其他种类人群控制武器的询问。防务技术公司将有关使用榴弹的问题转给了其母公司 Safariland 集团,但该集团也没有作出回应。

这种上世纪30年代研制的HC烟雾弹,在战场上用于驱散人员和隐蔽行动,这种东西对健康和环境的危害特别大。根据该榴弹的安全数据表,防卫技术公司生产的军用型最大烟雾HC榴弹 “对水生生物有剧毒,影响持久”,“疑似致癌”。烟雾弹对环境的影响还包括使树木脱叶和长期减少生长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oct/11/poisoning-the-pacific-new-book-details-us-military-contamination-of-islands-and-ocean?utm_campaign=grist&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social&utm_content=1602370883&fbclid=IwAR231myDrHM1tGU1-cRxntdMxjJFWPFglzpUr8u8tLshSF2OmFjzmQLETKs

根据该化合物的材料安全数据表,六氯乙烷对健康的影响包括恶心、呕吐、中枢神经系统抑制、肾脏和肝脏损害。氯化锌是榴弹释放的一种化合物,其数量甚至比六氯乙烷还要多,根据其制造商的安全数据表,它对也水生生物有 “持久的影响”。这种有毒化合物还导致发烧、胸痛和肝脏损害,并与厌食、疲劳和体重减轻有关。

虽然这种榴弹的制造商 “防务技术公司” 将其推销为 “军用型”,但国防部似乎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逐步淘汰这种烟雾弹了,因为它的危险性极高。美国陆军生物医学研究与发展实验室1994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没有保护的士兵暴露在高浓度的HC烟雾中,哪怕只是几分钟,也会造成伤亡。”

国防部没有回应有关是否已经停止使用HC烟雾弹的询问。但国防部环境项目 “战略环境研究与发展计划” 2012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这种榴弹带来严重的呼吸困难、肺部肿胀、严重的肝脏问题、和死亡问题,美军当时正在探索采用几种毒性较低的混合物。SERDP 的报告指出,这些健康问题 “对在训练和战斗中暴露在这种烟雾中的战士的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

(Left/top) After a reaction has stopped, HC canister shows charred remains and (right/bottom) HC ordnance off-gassing Zinc Chloride mid-deployment.Photo: Courtesy of Sarah Riddle.

即时和持久的影响

在波特兰与联邦特工对峙期间暴露于化学气体和有毒烟雾中的抗议者报告了一系列通常与普通的催泪瓦斯无关的直接和持久性影响 —— 包括呕吐、脱发、无法进食、无法集中注意力或 “脑雾”。其中一些症状与军方和化学品制造商表明的与六氯乙烷和氯化锌有关的症状一致。

很多人瞬间被这种有毒化学雾气恶心到了。“我吐了,周围的人也在呕吐。”

一位名叫 Opal Hexen 的医护人员说,“整整一个街区的人都防毒面具里吐。” Hexen 说,她也戴着防毒面具,遮住了大部分的脸。“那时候,我觉得我必须把面罩摘下来。因为特别想吐”,她说,“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有一种眩晕、窒息的感觉。我的整个身体开始颤抖。我看不见东西了,我无法处理任何事。”

Laura Jedeed 在7月参加了大多数抗议活动。她说她最终没有呕吐,但却感觉很想吐。她说:“有一种吞咽反射”。这是对联邦特工向空气中喷洒的物质的直接反应。

虽然她曾多次接触过波特兰警察局使用的催泪瓦斯,但是, “无论联邦特工在那里喷洒的是什么东西,那种感觉都要糟糕得多”, Jedeed 说。“它就像把你架在火上烧了24小时一样。” 

被曝光后的那个晚上,Jedeed 不得不抱着冰冻罐头睡觉,以冷却双手。她说,“在之后的大约一天时间里,我在吞咽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吞咽反射”。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进食都很艰难,到8月份的时候已经瘦了10斤。

虽然 Jedeed 曾经在陆军第82空降师服役,并两次被派往阿富汗,但她说,[在抗议活动中] 接触化学品的煎熬 “比我在军队中经历的任何事都更像战争”。

其他遭受这种毒气的抗议者报告了厌食症状,而且体重下降,在最初接触后持续了几天、有时甚至几周。音乐记者、抗议活动的常客 Mac Smiff 在7月下旬开始发现自己难以进食,因为他多次暴露在联邦特工投掷的催泪瓦斯和烟雾弹之下。到8月初,他的体重已经从193磅降到181磅,最近他表示还没有恢复体重。

化学制剂造成的伤害只是抗议者们与联邦特工和波特兰当地警察发生冲突造成的众多身体伤害之一

在周四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人权医师组织记录了波特兰警察局警官和联邦特工在整个6月和7月的抗议活动中 “一贯不成比例地和过度地使用武力的模式”。

这份报告详述了橡皮子弹、其他冲击性弹药、以及向该市抗议者投掷催泪弹所造成的残酷伤害,该市在今年夏天的抗议活动中记录的警察暴力事件比美国任何其他城市都多。

报告还指出,联邦探员7月抵达后,波特兰市这些 “动能冲击弹” 造成的重伤人数有明显增加。在全国范围内,该组织已确认在5月26日至7月27日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后的抗议活动中,有115人头部受伤

Nate Cohen 是7月被联邦特工用催泪弹击中的波特兰人之一。那是7月26日凌晨1点左右,Cohen 当时正在做医务人员。尽管联合国的指导意见说,政府必须保护医务人员,以便抗议者能及时获得紧急医疗服务,而 Cohen 当时戴着7个明显的红色十字架,但他说,他明显感觉到被联邦特工近距离瞄准了。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正代表 Cohen 和几名街头医护人员志愿者对国土安全部、美国法警局、和波特兰市提起诉讼,控告医生在抗议活动中被成为目标

Cohen 说:“催泪瓦斯罐不是设计出来射杀人类的”。Cohen 患有慢性心脏病,自该事件发生后病情明显加重,现在他的胸口有一个罐状的疤痕。

据 Cohen 介绍,虽然当地警方也使用毒气罐作为镇压武器,但联邦特工的使用方式却不同:“波特兰警察局通常将这些毒气罐朝着空中发射,而联邦特工是把这东西照着人发射的。”

而这仅仅是化学武器被滥用于镇压抗议活动的诸多潜在危险之一。虽然波特兰警方确实一直在使用催泪瓦斯,但联邦特工使用的催泪瓦斯要多得多。“他们使用的催泪瓦斯数量,尤其是在7月下旬,相对于正常的程序来说是如此极端,我们不知道这种程度的暴露对人有什么具体影响”,Cohen 说。

Cohen 称,抗议活动后回收的几个催泪弹显示,这些产品早已过期,这一事实引起了进一步的疑问,“这些产品已经过期10~15年了,我们都不清楚CS毒气开始分解后会发生什么。”

未知领域

也许关于化学品最大的问题是,这些特工到底释放了哪些化学品,数量又是多少。

Anita Randolph 在7月下旬被联邦特工使用化学药剂攻击之前,就已经有些习惯了被波特兰警方使用毒气。“我们很快就习惯了,你可以习惯随之而来的刺痛”,Randolph 在谈到当地警方释放的毒气时说,“但是,当联邦特工开始使用催泪瓦斯时,那是真的很痛苦。”

尽管她戴着防毒面具,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但在被特工们在她附近射出的毒气罐所产生的雾气包围后,Randolph 发现自己突然痛苦地无法呼吸。

“我跪在了地上”,她说,“我无法行走甚至无法站起来”。

这一次被袭击的后遗症持续的时间明显长于她过去被毒气袭击的状况。“我在之后的近一周时间里都精神上都恍恍惚惚的”,身为神经科学家和 Don’t Shoot Portland 组织董事会成员的 Randolph 说。

除了神志不清、无法集中注意力、记忆力下降外,Randolph 在接触这种毒气后的几周内还出现了多次严重的偏头痛,并呕吐了两次。最严重的几天里她病得无法下床。

许多与 Randolph 一起被毒气攻击的朋友告诉她,他们也有类似的症状,甚至还包括一些她没有的症状。

他们共同的疑问就是:攻击他们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Randolph 和他的朋友们互相询问。

根据人权医师组织的报告,“在没有足够的毒理学资料证实不会造成不必要的健康问题” 的情况下,使用化学刺激剂可能是非法的。

“我们不知道[镇压部队]使用的是什么东西,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人权医师组织医学主任 Michele Heisler 博士说。根据 Heisler 的说法,国际原则要求执法部门提供任何被使用的化学刺激物的成分信息,“但是,在波特兰,他们没有提供任何信息。”

对于接触过这类毒剂的人来说,由于其中有潜在的多种未知化学品,他们的健康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如果你在两分钟内吸入HC气体,然后是另一种气体,然后是下一种气体 …… 会发生什么?” Cohen 问道。“我想没有人知道。我认为我们对它的真实影响一无所知。”

Mac Smiff 仍在努力恢复他自7月以来失去的体重,他担心他和其他被笼罩在波特兰的化学品烟雾中的人们可能会增加癌症的风险

神经科学家 Randolph 担心的是持久的心理健康影响。“被毒气袭击的结果是创伤性的”,她说。“而看到如此多的暴力事件发生,会有很多人需要寻求心理健康支持 —— 以期缓解焦虑、抑郁和情绪障碍。”

虽然后来大部分战术联邦特工在7月底撤出了波特兰,但是一位名叫 Jack TudelaJack Tudela 的抗议者认为,她在9月18日参加ICE设施附近的抗议活动时,再次接触到了有毒化学品。

自7月以来,Tudela 已经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好的症状,她把这些症状与联邦特工使用的化学品联系在一起。她平时喜欢把指甲留得很长,但最近开始她注意到自己的指甲正在变脆,很容易断裂。她也开始严重脱发。洗完澡后梳头时头发就会一簇簇地脱落

Tudela 有癫痫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她说,在毒气事件后,她经历了更频繁的轻微癫痫发作。和其他许多在波特兰参加抗议的女性一样,Tudela 在抗议活动中接触到化学物质后,也注意到了自己生理周期的变化

Tudela 在9月抗议活动中的暴露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和延长她正在经历的所有症状。

“那天晚上他们释放了那么多气体”,她说。Tudela 去参加那次抗议活动,是为了引起人们对移民局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对被关押的妇女进行子宫切除手术的报道的关注。而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在充满化学物质的对抗之后,她经历了一些与之前抗议活动后相同的反应,包括肺部灼热感、恶心、呕吐、注意力难以集中、以及对食物的厌恶。

不过,她说,对侵犯他人身体的行为倍感愤慨,值得她自己去冒这个风险参加抗议。⚪️

Welcome to the “Anarchist Jurisdiction” of New York — Where Cops Crush Every Tiny Protest

FEDERAL AGENTS USED TOXIC CHEMICAL SMOKE GRENADES IN PORTLAN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