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过自己的照片?你危险了!

  • 大概四年前,一位中国姑娘曾经这样告诉我:“如果你不在社交网络上发照片,别人就会认为你非常丑”。我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如此可怕的价值观是怎么来的?一个多么邪恶的阴谋。因为那之后,中国就开启了人脸识别技术为主的大规模监视实践……

也许我们中大多数人都干过这种事,在某些时刻,在网站和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上发布我们自己、家人和朋友的照片。无论是鼓励你提交图片以输出卡通效果或各种滤镜效果、还是将个人自拍上传到 Facebook,数字媒体公司都在拼命地推动营销活动,以更多地获取您的生物数据充实他们的面部识别技术。但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活动的欺骗性及其危险的意图。

人们如今已经能够清楚地意识到,随着视频监控的广泛被使用,其在社会中的接受和整合正在增长,视频监控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形成人权侵害。一旦安装,这种监视系统很少能够局限于它们曾经宣称的原始目的。应用该技术的新方法导致了严重的滥用,因为当局或运营商已经发现这些技术可以形成不可被抗拒的权力扩张

最终,人权将遭受再一次强烈的打击。广泛的监视正在改变我们生活的特征、感觉和质量。

在线社交网络彻底改变了40岁以下人群之间的沟通和信息共享方式。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社交网站已成为全球许多人的首选交流方式。

根据 InSites Consulting 的一项研究,全球 72% 的互联网用户至少是一个社交网络的成员,这意味着全球有9.4亿人正在被数字极权剥夺人权

东欧和亚洲是相比下是社交网络参与度最低的地区(10个人中有4个人参与),而南美洲的百分比高达 95% 是使用率最高的。英国人大多访问 Facebook(50%),其次是Twitter(42%)。在全球范围内,Facebook 仍然是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51% 的全球人口使用 Facebook),其次是 MySpace(20%)和 Twitter(17%)。

很明显,社交网络的垄断已经形成,并且很可能在明年发生变化。InSites Consulting 的合伙人 Steven Van Belleghem 说:“新的社交网站招募会员变得越来越困难。大多数冲浪者对他们目前的状况感到满意,并且不想成为新平台的成员。” — — 信仰垄断者已经根植入全世界人们的内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推荐 Mastodon 如此困难。

使用社交网络的人每年都在增长,这也意味着随着年龄较大的用户在增多,他们更有可能在参与活动和表达友谊时发布自己最新的个人照片。在 Facebook 上,每位用户平均有近 200 个“朋友”(这是全球平均水平),这意味着通过 Facebook 内部的联系已经遍及全球。

老大哥正在使用互联网提取你的生物识别数据

技术专家 Ivan Abreu 表示,Facebook 和谷歌与美国政府内的三字母间谍机构(NSA, FBI, CIA)有着很强的联系。“你上传到 Facebook 或谷歌的每张照片都成为了政府的财产,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对你做任何事,因为 Facebook 在其条款和条件中就已经确认了公司可以随意使用任何个人照片或任何用户的信息。”

Facebook 自己的使用条款规定:“通过将信息发布到网站的任何部分,您已经自动授予 Facebook 一切权力:这些权力是不可撤销的、永久的、非独占的、可转让的、全球无障碍许可使用的,可复制、可重新格式化、翻译、摘录和分发此类信息和内容,可生成衍生作品或将其纳入其他作品。

在其同样有趣的隐私政策中:“Facebook 也可以通过服务的运作(例如照片标记)从其他来源收集有关您的信息,例如报纸、博客、即时消息服务和 Facebook 服务的其他用户。使用 Facebook,即表示您同意将您的个人数据传输到美国并在美国进行处理。“

自 2006 年 12 月以来,中央情报局一直在使用 Facebook.com招募潜在的员工加入其国家间谍服务。就如几个月前曝光的,中国情报机构一直在使用 LinkedIn 招募间谍。

Facebook 的一笔主要资金来源(1270 万美元)是来​​自风险投资公司 Accel Partners。其经理 James Breyer 曾担任国家风险投资协会主席,并在 1999 年由中央情报局成立的风险投资公司 In-Q-Tel 的首席执行官 Gilman Louie 担任董事会成员。该公司研究的关键领域之一就是“数据挖掘技术”。

Anita Jones 博士曾在 In-Q-Tel 董事会任职,并曾担任美国国防部国防研究和工程总监。她还是国防部长的顾问,并监督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该机构负责高科技发展。

直到一名记者揭开了 DARPA “信息意识办公室”的神秘面纱时,公众才开始关注其生物识别数据是如何变成了大规模监控的信息挖掘项目之关键组成部分

维基百科的 IAO 页面上写道:“IAO 的使命是尽可能多地收集每个人的信息,在一个集中的位置,供美国政府轻松阅读,包括并不限于:互联网活动、信用卡购买历史、机票购买、汽车租赁、医疗记录、教育成绩单、驾驶执照、水电费、纳税申报表,以及任何其他可用数据。“

根据 Abreu 的说法,一位匿名来源再次解释了社交网络巨头隐秘的一些技术:“他们不仅可以扫描你的 Facebook 页面上的一切内容,而且,他们的面部识别和生物识别应用程序可以扫描 Facebook 内的每一张照片(有数十亿之多)而且是实时扫描!“一会儿就删”那种办法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这就是他们运作的先进技术和计算能力。“

长期以来,政府机构的技术能力总是能远远超乎你的想象。Abreu 的消息来源将面部生物识别技术确定为“超越现有的一切技术”。“无论是你的个人资料还是很久以前的老照片、甚至是你的照片的传真副本,只要你的面部生物识别数据存在于他们的数据库中的任何地方,并且他们有一个视频的参考屏幕截图,他们就可以找到近90%匹配的准确度,“Abreu 补充道。

Abreu 透露,专注于挖掘此类图像的魔头并不仅限于 Facebook。并且该技术可以破坏任何网站的安全性,可以同时扫描和下载图像,以基于预定义的生物识别算法进行检索。

Abreu 表示,社交网络门户网站的商业成功和其大规模营销策略使得面部识别技术对政府更具吸引力。“由于太多人无意识地甚至故意披露个人信息,这项技术已经呈现激增状态。”他表示,除了 Facebook 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公司无限期地记录和存储您的信息!

许多罪魁祸首

2009 年底,谷歌推出了一项名为 Google Goggles 的移动搜索技术,该技术允许用户提交图片而不是关键字作为查询。Google 的搜索产品和用户体验副总裁 Marissa Mayer 解释说,Google 一直专注于搜索的四个方面:模式、媒体、语言和个性化。新的搜索模式,例如语音驱动和图像驱动搜索,代表了谷歌这一帝国的重大发育。

谷歌工程副总裁 Vic Gundotra 表示,Google Goggles 代表了“谷歌进入计算机视觉之旅的开端”。当年 Gundotra 特别强调,谷歌有能力进行面部识别。那是近十年前,而如今,谷歌的“智能城市”项目充分地采用了面部识别,以深层侵犯全球物理世界的人权。

其他互联网巨头,如 InterActive Corp,拥有 Mindspark 和 Match.com等子公司,是访问个人图像和信息的主要门户网站。例如,myWebFace 作为浏览器的工具栏下载,它允许您根据许可协议中的说明来创建“在线卡通化身”。然后,他们为您提供了将 myWebFace 卡通用于 Facebook 个人资料或其他社交网络的机会。你玩的很开心,这些公司比你更开心,因为他们已经拿走了你最珍贵的东西。

另一个叫 oldyourself.com的东西也一样,将任何肖像图像数字化和老化,以模拟20年后的样子,因此结论是您自己的老年版本。这些游戏能够让用户吸引到更多的关注者,从而满足了人们的自我表现欲。这就是诱饵

“用户蜂拥而至了,”Brent Kane 表示,他是前技术官,曾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担任互动媒体联络员,“人们大量宣传这些类型的网站,以在短时间内吸引尽可能多的关注者”。

对 oldyourself.com网站的回顾证明了 Kane 的说法是正确的。2010 年7月24日,该作者通过他们在网站登陆页面上集成的 Facebook 小部件来跟踪网站的流量。Facebook“like”在几个小时内就从个位数点赞一路上升到了超过 28,000 个“like”,你可以看到 Facebook 赚钱有多容易。有趣的是,Facebook 本身并没有一个这样的页面以可视化这些数据。

“下载这些工具的用户完全忘记了这样一个事实,即 无论许可协议中的内容写得有多眼花缭乱,​​他们都会被跟踪和追踪,”Kane 说。

“这些投资良好的网站的目标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显得相当无辜和有趣,但是在幕后,任何人的脸都在被跟踪、存储并列入到海量数据挖掘项目中,他们专门挖掘一切私人信息,包括电子邮件和 IP 地址,以备将来的任何一种使用,”Kane 总结道。

FACEinHOLE 也使用类似的方法诱使用户上传自己的照片,以便集成到特定的场景中。想要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健美运动员、模特或演员吗?Faceinhole.com有数以千计的场景吸引毫无戒心的用户提交他们的个人照片

该网站概述了“使用条款”协议,声明“FACEinHOLE 可以收集用户未显示在 FACEinHOLE 网站上的某些个人信息”。更重要的是,其声明中明确写着:您的信息可以被“根据法律程序”的要求被政府当局访问和向警方披露。最后,他们有权“在转让 FACEinHOLE.com或其任何网站或产品的所有权时转移所有用户的个人身份信息。”因此,基本上,您没有任何隐私,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理您的私人图像和信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他们的法律声明页面上,他们声明“FACEinHOLE.com将调查版权侵权,并根据”数字千年版权法案“采取适当行动。” 这位作者非常好奇地询问: FACEINHOLE 在其媒体页面复制并存储名人的数字图像之前,是否会请求乔治布什、托尼布莱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齐达内的许可?

视频游戏是企业吸取年轻人的生物识别数据的最有效方法。想要扫描整整一代青少年的脸吗?在视频游戏中加入面部识别和生物识别技术就行了。这就是 Xbox 和 Playstation 正在做的事。

微软的 Natal 项目正在为 XBox 游戏系统提供一个新的插件,它可以映射你手、手指、脚、脸、鼻子,等等所有东西在3D图中的精确位置。它可识别语音和面孔,并支持复杂的视频聊天,以获得完整的互动体验。作为超级老大哥,微软已经加入了面部识别技术,这种技术可以让你使用自己的脑袋作为密码来登录你的真实账户。

Natal 不仅仅是为了游戏。随着微软开始推动 Xbox 360 作为家庭娱乐巨型中心,你将能够使用 Natal 来欣赏电影和歌曲,并使用语音识别来发出命令。

索尼欧洲开发者服务主管 Kish Hirani 表示,Playstation Eye 将能够“检测性别、甚至是脸部的年龄,分别分析鼻子、眼睛和耳朵等面部特征,甚至可以检测你每时每刻的心态。”

当然,数百万青少年和年轻人将有机会通过扫描自己身体的每个部分,以便玩下一代视频游戏。不幸的是,一旦图像在线上传,他们的身份将永远由邪恶的政府所拥有

信任是一件美妙的事,直到它破碎

“年轻人如何看待网络隐私和老一代经理和高管如何看待它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数字鸿沟,”Levin 博士说,他是该研究的合著者,“下一个数字鸿沟是:在线社交网络隐私”。“年轻人认为,在他们的个人社交网络共享的信息依旧是私人信息,只要其传播仅限于他们自己的社交关系圈子内。但是,另一方面,数字极权们根本不承认网络隐私这一概念。他们认为网上发布的任何信息都是公开的,不值得保护。“

事实上,就在此时此刻,我们只知道面部识别技术正在互联网上被使用,但在多大程度上被使用仍然不清楚。在机场等公共场所使用面部识别取决于广泛的视频监控,这是一种侵入式监控形式,可以记录个人和私人行为的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经验告诉我们视频监控将被滥用。毕竟,摄像机系统由人类操作,他们将所有现有的偏见和歧视带到了工作岗位上。例如,在英国,这个全球最密集监视设备的国家,已经发现摄像机操作员不成比例地关注有色人种,而且大多数男性操作员经常偷窥女性。

ACLU 的专题报告强调了这种状况,看看密歇根州执法部门如何使用数据库来帮助自己和他们的朋友跟踪女性、威胁驾驶者、追踪疏远的配偶 — 甚至恐吓政治对手。不可避免的事实是,访问数据库的人越多,滥用的可能性就越大。

面部识别特别容易被滥用,因为它可以被动地使用,不需要受试者的知晓、同意或参与。可以将摄像机放在任何地方并对人进行偷拍,现代相机可以轻松查看100 码以外的面孔。人们有权知道他们的动作和身份是否正在被捕获。

在面部识别技术的任何进一步发展之前,大众必须理解两件事:首先是验证该技术是否仅限于对其预期目的有效。第二是该技术是否违反了安全与自由之间的平衡

不幸的是,面部识别在这两方面都完全失败:因为它以非常不可靠的方式工作,并且不会显著保护我们的安全 — — 但它绝对会造成对我们的隐私最显著的威胁。

那么,为什么公众还在努力帮助这些侵入性技术?!停止上传!停止共享!停止扫描!停止在整个互联网上分发个人图像!它们被用来对付我们,这个邪恶的游戏中你的任何进一步的遵守只会导致权力的操纵和控制的更新水平

如果所有人都能拒绝上传个人资料图像在互联网上、拒绝扫描自己的身体作为身份验证,暴露生物识别数据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邪恶的权力就没有那么多的数据去训练他们的 AI。是的,你, 我,我们每个人都能阻止灾难的进一步深化,现在开始!不要再晒照片了!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