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老板怎么比网警还厉害?

  • 人们的工作与私人生活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 这意味着什么?

【按】这种状况也许中国读者不会陌生。您是否听闻过或者经历过因为自己的政治立场(社交媒体帖子或观点)而被雇主单位解雇的状况?人们也许称之为 “政审”,但这种审查可以非常宽泛,甚至追溯到您被雇佣之前的数年,其性质上与网警无异。

去年12月,一个英国就业法庭裁定,智囊团全球发展中心(CGD)拒绝续签 Maya Forstater 的合同是合法的 —— 因为她在自己的推特上说 “一个人的生物性别是不可变的”。

这位研究员 Forstater 女士在推特上发布了几则评论,批评了成年男性可以变性为女性的观点。她是通过个人帐户发布这些帖子的,但是在她的 Twitter 个人资料中列出了自己的雇主。

在有同事们向人力资源部门投诉她在网上的言论后,她被要求发表免责声明 :“观点是我自己的”。

她照做了。

根据她的雇主的说法,同事们反对她在抗议活动中张贴自己的照片,上面写着 “Woman, noun, adult human female” 的横幅。

跨性别权利活动家为此欢呼,而女权主义者和言论自由的拥护者感到震惊。

在法庭上,Forstater 女士辩称,她认为男人不能成为女人的这一信念应得到与宗教信仰同样等级的保护。法官不同意这点,认为她的 “性别批判” 观点 “在民主社会中不值得尊重”,因此没有资格获得保护。

相比之下,另一家英国法庭在一月份也做出了同样的裁定,案子是道德素食主义者 Jordi Casamitjana 在被披露其养老基金投资于从事动物试验的公司后,被一家动物福利慈善机构 “反残酷运动联盟(LACS)” 解雇。

Casamitjana 对解雇他的行为表示抗议。他说自己被解雇是因为他是出于道德理由的素食主义者。如果他能证明这点,那么开除他就是歧视性的。他的雇主说,他因严重不当行为而被解雇,而且他的信仰无关紧要。

技术和文化变革的融合使这种情况几乎不可避免。

自从有了 Twitter 和其他社交网络,员工们有了更多的机会来发表自己的观点;曾经只能在酒吧里说的那种粗俗的评论现在在世界各地流传。

而努力塑造自身形象的公司可能会发现麻烦。

同时,信仰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富裕国家的人们已经不太愿意说他们属于某个教堂。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即使在比大多数国家更加虔诚的美国,说自己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的比例也从1970年代初的6%上升到了22%。

在代表三分之一以上劳动力的千禧一代中,这一比例高出一倍。

然而,有组织的宗教的衰落所留下的空洞已经被同样持之以恒的各种其他信仰所填补。

公司和法院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为保护员工免受基于宗教理由的歧视而制定的法律也应适用于这些信念吗?

关于宗教歧视的判例法已经确立。许多西方国家也禁止基于 “信仰” 的歧视,尽管这个词并没有一个明确定义。

Forstater 女士和 Casamitjana 先生案件中的律师 Peter Daly 表示,越来越多的非宗教工作者希望获得与宗教团体类似的保护。英国法院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2006年,英国取消了对与宗教信仰“相似”的信仰的要求,降低了有资格获得保护的信仰的标准。然后,在2009年,一个法庭裁定 Tim Nicholson 对人为导致气候变化的信念类似于宗教信仰,应享有相同的保护。

Nicholson 曾担任房地产投资公司 Grainger plc 的可持续发展部门负责人,直到被裁员为止。 Grainger 声称这是人员需求不断变化的结果。

但 Nicholson 认为,他被解雇是他对环境的信仰的结果:他经常敦促高管们改善其对环保的承诺。

该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声称,Nicholson 先生的观点只是观点,而不是享有特殊保护的信念。但是事实是,他的信念指导着他的日常生活,影响了他的行为,这使法官确信这是值得保护的信念 —— 这一裁决在欧洲许多地方都具有影响力。

该裁决为受保护的信仰设定了五个标准。它必须是真正持有的,而不仅仅是基于现有信息状态的观点或认识;它已经成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能力、严肃性、凝聚力和重要性;在民主社会中值得尊重;与人的尊严和他人的权利相适应。

最后一个标准明确地设定为狭义,以排除特定的有害信念。白人至上主义不能受到保护。

在过去的十年中,欧洲法庭得出的结论是,对各种非宗教信仰取消限定。人智学、反对狩猎、达尔文主义、对 “公共广播新闻的更高目标” 的信念、道德素食主义者都已被划入其中。对中国表示同情、不喜欢寻求庇护者、并坚信9/11和7/7是 “假旗” 行动,这些没有被列入保护。关于素食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各国的意见不同。

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尤其是前共产主义国家和一些美国州,出于政治信仰开除某人是非法的。

硅谷的几名员工在加利福尼亚州维权时使用了此类法律,称他们因保守立场而被解雇。大多数美国人在工作中没能保护自己的政治信仰。

2004年,阿拉巴马州的一名妇女因在其汽车上贴有 John Kerry 的保险杠贴纸而被一家房屋隔热材料公司合法解雇。去年12月,在佐治亚州一家购物中心扮演圣诞老人男子被解雇,因为网上有照片显示他在值班时戴着亲总统特朗普的棒球帽(他声称那是个玩笑)。

加利福尼亚州的就业律师 Christopher Olmsted 预计,随着今年晚些时候选举的临近,有关工作场所的政治争端将会加剧。

雇主表示,他们需要限制某些观点的表达,以创建 “包容性的工作场所”。考虑下谷歌工程师 James Damore 的案例,他在撰写 “谷歌备忘录” 后于2017年被解雇。该备忘录称,女性在生物学层面上被决定了不适合从事科技工作。

许多公司的多元化官员对此表示抗议,认为由于某人的个人观点与规范不符就被解雇,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包容性的对立面。而人力资源和就业律师为解雇辩护,认为这是保护员工免受敌对情绪和保护公司免受诉讼和不良新闻侵害的唯一方法。

但是,这里的问题是,雇主公司越来越担心员工在办公室外说的话和做的事。

在2018年,迪斯尼解雇了一位电影导演,是因为他的一条推文,他在推文中开玩笑说强奸,而那条推文是在该公司聘请他之前的几年发出的。

2019年,英国超市巨头之一 ASDA的“迎宾员”因在 Facebook 上分享了 Billy Connolly 的视频(这是一位喜剧演员,而这家超市也卖他的作品)而因被指伊斯兰恐惧症而被开除。

两个人都已复职,但是在经历了一大堆麻烦之后才复职的,并且全部是因为他们的雇主对社交媒体上发生的事感到恐慌,慈善机构 Index on Censorship 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 Jodie Ginsberg 说。

荷兰雇佣律师 Pascal Besselink 估计,荷兰目前大约有十分之一的解雇案件与社交媒体言论有关。但很少有相关案例能引起太多关注,因为公司倾向于悄悄解决争端。

即使公司是对的,他们也希望不被舆论关注,所以他们会以封口费来安抚被解雇的人。

法院正在审理此类案件。去年八月,澳大利亚高等法院维持了移民部的一项裁定,解雇了一名公务员,该公务员发送了数千条批评其雇主的匿名推文

更复杂的是,作为解雇理由的帖子与工作完全无关,但这些帖子被认为 “使雇主蒙羞”。

员工的积极性可能特别棘手。亚马逊员工最近因批评该公司的气候政策而遭到解雇的威胁。谷歌也被指控试图压制异议声音,包括那些批评该公司对性骚扰及其在中国的秘密审查工作的回应的声音。

为了预防冲突,雇主公司正逐步在行为准则和社交媒体政策中阐明自己的期望。尽管详细程度有所不同。

英特尔只是要求员工 “言论合理”。通用汽车长达12页的社交媒体政策提醒雇员:“您的在线交流不会仅仅因为在工作时间以外或在通用汽车办公场所之外发生而被原谅。” 

James Laddie 律师表示,用人单位对雇用条件的要求几乎没有限制。但是社交媒体的使用现在如此广泛,以至于极端限制(例如 Twitter 的全面禁止)已不再现实。

“法庭对拒绝遵守这样的禁令而被解雇的人持什么样的看法尚待检验。他们最好能说出 ‘我们不在乎您的条款和条件所限制的东西’,因为某人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而开除某人是不公平的”,律师说。

在所有这些规定中,普华永道的 Pam Jeffords 想知道,公司是否可以在就业条件下用 “礼貌” 的要求更有用地代替 “尊重” 的要求。她说:“要求我尊重一个认为女性无权驾驶的人是不现实的,但让我保持民事态度是合理的。”⚪️

Companies are increasingly worried about what their employees sa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