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 叙事

  • 每个人都生活在 *自己的* 真相和现实的小隔间中,这种情况下如何继续保持共和?

“叙事” 这个词正处于政治鼎盛时期。政治家需要在对手为他们辩护之前确立 *自己的* 叙事。他们需要对其进行更改或查找、测试或否认。

我们生活在相互竞争的叙事的愤怒争吵中,每一个叙事都试图粉碎、压缩、摧毁、和歼灭其他叙事。

但是,他们并不是采用老式的科学经验和理性方法,也不是采用法庭上的直接和间接证据。

Justin E.H. Smith 在《Irrationality: A History of the Dark Side of Reason》中描述了特朗普当选之后直到目前,这个充满火药味的竞争性叙事的舞台。在选举中,这意味着 “共同预设的共享空间几乎完全消失,人们的争论建立在这些差异之上。”

曾经所有人共享的同一个空间,现在变成了数以百计的小空间气泡,其中一些在社交媒体中仅仅短暂碰撞,而长时间完全忽略了其他空间的存在。

我们现在都处在 *自己的* 真相和现实的小隔间中。

叙事要么引人入胜,要么无人问津。是否有民主党候选人像特朗普一样活跃在舞台上?Elizabeth Warren 的许多计划是否能像特朗普的一则推文那样吸引人?批判性推理还存在吗、还是社交媒体 “大腕” 抢占了所有舆论空间?

正如 McLuhan 所言,媒介没有任何预兆,即 消息传递会从现实中过渡到一种超现实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模仿者取代了 “消息传递” 的含义。

追溯到20世纪,实用主义者 Richard Rorty 放弃了哲学通往真理的道路,因此对他来说,真理成为他同时代人所允许的一切。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中能让所有人都同意真理的概念,但是如今的人们已经距离 Rorty 的 “同时代人” 范畴相去甚远 —— 您居于网络空间一角的真理始终是您在那个极小的地盘里面的同时代人的共识;如果您不同意那个小空间里的其他人,您就不会在那里。还有数不胜数的其他网络角落都驻扎着各自 “私有的真理” 认同者。

正如 Benedict Anderson 所描述的那样,这种 “各自为营” 的状况既不是社会所创造的,也不是一种文化,而是一种 *想象中的社区* 所产生的整个生活方式。

Benjamin Franklin 肩负的任务是,思考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继续保持我们的共和?

因为如今的人们更接近公司资本主义国家和市场原教旨主义国家,这两者都会导致所有人的思想和行为笼罩在网络技术监控之下,两者都以高科技专制取代了自由民主,完全可以说共和制没有保住

如果某些共同的 *想象中的社区* 可以从中诞生一个功能性社会,那么这种文化将使恢复成为可能。但是,再次不幸的是,以前被公认和被理解的论点、摘要、案例、以事实为依据的立场,现在都变成了 “叙事”,他们没有寻求证明自己,而只寻求参与,网络空间的超现实性旨在仅仅提供那种 点赞/表情符号” 的互动。

那种思维跳跃充斥了经验和感觉,没有任何深思熟虑的习惯。只有假新闻和另类事实,不再是理性的观点,而是 “叙事”。

如今已经走到这步了,但没人知道是如何走到这步的,尽管自六十年代以来真相和现实的基础一直在被侵蚀。

后现代性引起的现代性困扰之一是语言学:与世界相连的言语没有确定的方式,而是漂浮在一种文化环境中,文化赋予它们以含义。书面上的文字已经不在书面上,而是在所有层面的联系上不断发生变化。

James Joyce 曾将这种互文性称为 “ portmanteau 混成词”,好像每个单词都是一只长途跋涉后的旧旅行箱,上面贴着各自地名的贴纸。

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人们想要为在指称者和被指称者之间建立固定的、毫无争议的联系而进行防御性的写作和讲话,这场斗争注定要失败,因为文字本身很自然地在这种强制措施之外 “浮动”。

因此,这种巩固意义的尝试遭到了破坏,只能指出一个词覆盖了哪些点,却逃脱了我们致力于将语言与世界保持可靠关系的努力。

但为什么呢?在后现代的观点中,词语不仅意味着其本身的意思,而且还意味着在特定环境中的含义,例如一种文化,其本身具有某种意义的层次结构,从道德、政治到家庭和个人,在每个类别中都具有优先级。

如果被认可和被接受的意义和价值的基础分裂,然后像细胞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分裂,那么价值和意义的共享核心就会破裂,因为它们从中出现的环境会破裂。

言语可以在任何地方浮动,但总是在已经存在的谈话、故事和真理的层次中。意义的可靠性就在于此。当形势发生变化,以至于合理情况不再是人们普遍认可和接受的想象核心而是臆断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 一份笔录被一些人认为 “完美”,而被另一些人读出了犯罪。

简而言之,我们可以在自己所在气泡中写下和谈论一切对我们自己意味着什么,而其他人生活在不同的气泡中,而对于他们则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事

可以这么说,人们已经不再在同一页纸上,而在同一页纸上对于达成共识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这种混乱的制衡机制在这个后真相时代并没有根深蒂固,因为人们对个人自主权和个人选择自由的幻想深深地依恋。现在,我们仅通过主张我们自己的个人决定的权威来捍卫自己,反对那些与自己不一致的任何真相。

后现代没有预见的是现实条件从离线世界向在线世界的转移,在这种运动中现实世界的制衡机制陷入了意识的领域,言语和世界联系的点可以自我验证,而无需外部审查或破坏。

简而言之,网络空间再次创造了一个空间,在这里,所有个人对现实和真理的发现都可以蓬勃发展,而不会被传统上称为 “经典/真理/方法论、理性和现实” 的东西所否认或消除。

每一条推文都站在自己圈子的立场上,每一个词的含义都是 “I say it means.”

“共同前提的共享空间几乎完全消失” 不是由特朗普当选而造成的,而是以前就存在的,只是他就将其带入了全国范围。

上图中这本书可以在这里下载:https://t.me/iyouport/6903

在一种深深关注个人而非抽象、致力于吸引名人而不是思想的文化中,这是政治的祸根,特朗普的崛起标志着这种转变。

他的统治不是作为世界新意义的先知,而是作为反对阻碍个人意识的叛逆者。他对当地居民的意愿表示轻蔑和拒绝,仅专注于自己的想法,并表现出连他的仰慕者都会感到的蔑视和拒绝。

在不平等的大滑坡下沦为新奴隶阶级的人们由于收入和就业的不安全感而感到沮丧,他们意识到在前几代人中就不存在这种危险,感到被骗了,但无法指出如何被骗的或应该由谁来负责。摆在人们面前的只是不同的叙事。

您可能会出生在大革命前的法国而无需意识到狄德罗和百科全书派。时间和地点会影响我们的个人意识或选择。但是,所需的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空间,称为 “大环境” 或 “客观现实”,这是一个毫无争议的平台,所有人都可以在其中受到影响并意识到这一点。

而如今,这个空间不再以一种不受挑战的方式存在。网络空间中一片混乱的声音,这是另一种现实;一个任性的霸主声音为所有人解决各自的现实和真理。

无论人们在争辩性叙事的战场上有多激烈,也只能在各自索居的现实气泡中壮大成长,这些 “了解方式” 不是人们最初的创造,而是文化上的衍生。

上图中那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t.me/iyouport/6779

当提供某个含义的叙事被提供不同含义的其他叙事无休止地对抗时,你也许可以通过改变叙事所占据的分量来重新获得理性和理智。但 Umwelt 呢?是否能够重新唤回共享空间,取决于有多少人能认识到这一点。希望这本书能带来一些帮助。⚪️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