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要思想自由吗?如果是,可以怎么办?

  • 前一个问题很重要

当下的思想自由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

数字技术和心理学研究上的进步可以用来促进自由思想,它们可以保护内心世界,减少心理偏见,并创造新的思想空间;但是,事实上正相反,国家和寡头公司正在将这些进步锻造成限制我们思维的武器。

失去思想自由将是失去某些人类特性的开端。

人类和动物都有基本情感,但只有人类可以做退后一步,问自己:“我想生气吗?”、“我想成为那样的人吗?”、“我能变得更好吗?” ……

人类可以判断自己内心冒出的感觉和欲望是否与自己的目标、价值观和理想相一致。只有能做到这点,才能采取正确的行动

但是,有时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些突然出现在你脑海中的想法是一种推动力,但那不是你自己的力量。比如你正坐下来准备开始工作,“点开 Facebook!” 在你脑海中闪烁。这个想法是来自您还是来自马克·扎克伯格?

只有实现思想自由才能实现人格尊严,才能实现民主,这是使我们成为一个人的一部分。

自由思想的三大威胁

第一个威胁来自心理学的进步。研究使人们对影响我们的思想、行为和决策的事物有了新的认识。

但是,国家政权和寡头公司利用这些知识操纵所有人,以符合当权者目标的方式思考和采取行动。

这些权力黑手利用这些知识操纵人们的赌徒心理、购买更多、并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它甚至可以用于操纵选举

第二个威胁来自将机器学习算法应用于“大数据”。

当你向寡头公司提供数据时,也就同时 “允许” 他们深入了解你的内部。这使你更容易受到操纵 —— 当你意识到自己的隐私受到损害时,就会削弱自由思考的能力。监视之下是没有自由思考的。

第三个威胁来自不断增强的从大脑活动中解码思想的能力。

Facebook、Microsoft 和 Neuralink 都在开发人机界面。这可以创造出能够读懂我们思想的机器。

但是,当人的思想被前所未有地曝光时,就会对基本自由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胁。

技术和心理学的这些进步为国家政权和寡头公司控制、操纵和惩罚人们的思想打开了大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

法律能拯救你

国际人权法赋予思想自由权。

但是,这项权利几乎被完全忽略了。很少在法庭上援引它。需要弄清楚我们希望这项权利意味着什么,以便我们可以用它来保护自己。

我们应该使用它来捍卫精神隐私。否则,一致性的压力将阻碍我们自由发挥思想和寻求真理。

我们应该使用它来防止我们的思想被社交工程伎俩或威胁性惩罚所操纵。

应该使用它来保护所有形式的思想。

思想已经不仅发生在人的脑海中。有时人们还会通过写作或 Google 搜索来思考。如果我们将这些活动视为 “思想活动”,则它们应符合思想自由权下的绝对隐私权 —— 你的搜索历史记录不应该为任何人所了解,你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不应该接受任何审查监视

最后,我们应该利用这项权利,要求建立允许所有人自由思考的社会。这就是心理学可以提供帮助的地方。

防止操纵

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思想可以帮助保护我们免受他人的操纵。

例如,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区分了 “经验法则” 和 “理性法则” 两种思维。

经验法则思维涉及轻松而古老的思维过程,使人能够快速做出决定。这种速度的代价可能是出错。相反,理性法则思维是一个缓慢的、有意识地控制的过程,通常是基于语言的。它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是可以更准确。

这表明在我们的思维中制造减速带可以帮助改善决策。

毫不犹豫地点击宣传性内容的人是无法行使思想自由的。行为之前需要首先确定那是来自自己的欲望还是木偶大师的欲望

人们还必须将环境更改为支持自治的环境这样的环境可以使每个人能够为自己的行动创造理由,最大限度地减少奖惩等外部控制,并鼓励选择、参与和共同决策。

技术可以帮助创造这样的环境。但是执行此任务是谁的责任呢?

采取行动

必须帮助公民从小就掌握科学的思维方式。必须构建可以促进自由思考的社会。而政府有义务制止那些侵犯思想自由权的人,包括寡头公司。

公司必须发挥作用。他们应将思想自由声明为一项政策承诺。他们应该对自己的活动如何损害思想自由进行尽职调查。他们必须解释他们是使用什么方法来操纵大众行为心理的。

人民必须教育自己,必须促进和支持自由思想的价值观。必须谴责这种将人类行为作为提取资源以盈利的监视资本主义体制必需能做到避免社会性变成人类最大的劣势之一

否则就不得不用脚和钱包投票以反对那些侵犯我们思想自由的人。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假定所有人都想要思想自由的基础上。

但是,是不是所有人都真的想要呢?实际上,仍然有许多人宁愿被他人影响,也不愿安静地思考。

你身边是否有许多人仍然希望政府和寡头公司代替自己的思考、提供预测和推动,以便他们可以简单地遵循?

我们究竟需要多少思想自由?准备为此付出什么?需要首先回答这个问题。

简而言之,我们仍然想成为人类吗?还是这种标志性能力(自由思考)所带来的痛苦、努力和责任已经变得太大,以至于无法承受?

如果是后者,那一切将无从解决。⚪️

作者是都柏林圣三一学院临床心理学和神经心理学副教授 Simon McCarthy-Jone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