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骂他,就是给他帮了大忙:一个最新的案例

  • 不论是周小平还是外交部还是胡锡进,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占据了其完全不相称的舆论称份额。当人们的注意力继续被某种恶意愚蠢所绑架时,这些玩偶将获得更大的成功。

当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浪潮开始冲击西方国家时,一则挑衅性的新闻冲破了喧嚣,在几十家媒体上传播。

奇怪的标题称,恐怖组织 “伊斯兰国” 因冠状病毒爆发而发出旅行警告,敦促其战斗人员避免前往欧洲。据称,伊斯兰国援引该组织相关通讯上张贴的一张 “整版信息图”,告诉其成员 “相信真主,寻求真主的庇护,远离疾病”,并谨慎地建议他们多洗手,远离疾病传播的地区。

在正常情况下,即使没有全球性的大流行病,一个激进组织的外文通讯上发表的一条晦涩难懂的信息,在激烈竞争的全球注意力经济中也不可能获得多大的吸引力。但是,ISIS一直是记者们的兴奋剂。

Politico独立报再到纽约每日新闻,关于ISIS应对冠状病毒的奇葩新闻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各种报道和放大。

不难想象,有数千万人看到了这则新闻 —— 一个不花钱白来的信息图,却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投资回报,谁会不爱呢。

如果你想发展一场政治运动,甚至只是让它保持活力,关注度就是你的氧气。而一段时间以来,媒体一直在充当着通气管的角色:放大ISIS最晦涩可笑的宣传,看起来就像是 *希望* 它重新崭露头角。

ISIS的支持者似乎已经学会了利用这一优势,他们制作内容,以保持其公众形象,即使其大多数成员已被杀死,其现实世界的力量大部分被摧毁。他们也能继续借助这群愚蠢的媒体以 “活在每个人眼前(甚至心里)”。

伦敦国王学院激进主义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Charlie Winter 早在2017年就在《大西洋》杂志上撰文指出,ISIS 组织善于将媒体对恶名的渴望转化为武器。

“对于ISIS来说,只要是按照宣传者的条件,传达该组织所谓的实力和无所不在,任何报道都是好的报道,” 温特写道。“从这个意义上说,ISIS的恐怖主义并不会在炸弹引爆时结束。相反,它在数小时、数天和数周后继续存在 —— 通过媒体继续存在。”

在ISIS实际在西方城市引爆炸弹并发动袭击的时期,该组织通过其他很久以前的恐怖分子所称的 “事迹宣传”,为其事业赢得了关注。

在巅峰时期,ISIS新颖地使用高制作的视觉效果来宣传自己,确实有所谓的新闻价值。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该组织的攻击越来越无能,其实际上已经沦为伊拉克和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叛乱,这些记者们反而被迫不惜一切代价为该组织进行宣传。

随着实际的ISIS进一步走向衰落,绞尽脑汁寻求点击率的新闻机构,不得不越来越深入到网络垃圾堆中去寻找关于该组织支持者的挑衅行为。

目前还不清楚为ISIS传播信息有什么效果,但是,过去我们已经看到有人从媒体公布的关于该组织的材料中获得灵感。

2016年夏天,佛罗里达州居民 Omar Mateen 在奥兰多一家夜总会杀死49人后,拨打了911,并声称这次袭击是对 “Abu Waheeb” 之死的回应 —— 这位ISIS指挥官因被嘲笑长得像中东烤肉卷而在小报媒体上成名。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Mateen 除了在媒体上读到过该组织的消息外,与该组织有任何实际接触。

时间显然没有削弱ISIS的媒体吸引力。去年秋天,英国媒体为一名被关押在叙利亚的ISIS少女俘虏提供了数周的整版报道,甚至刊登了独家报道,向读者提供她对最近关于脱欧谈判的意见。

有一个相关的现象,美国人最懂了: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

现在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了,现任总统在竞选之前从来没有在政治上扮演过任何角色(也因此被称为素人)。他的整个竞选活动,诚然是一场娱乐性的活动,当时很多人都认为那是宣传噱头。然而,新闻媒体却对他爱不释手,在特朗普的挑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这群媒体仍然给予他大量的播出时间,使他可能成为了被讨论最多的人。

2016年,前CBS高管 Les Moonves 夸下海口,说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可能对美国不利,但对 CBS 广播公司来说是好得要死的好事”。

新闻媒体对他这样的表演者给予了很好的回报。在大选周期内,特朗普估计获得了媒体免费报道的金额高达50亿美元

不能说媒体本身让特朗普当选,但是,鉴于媒体的作用是让他在公众面前保持了几个月的强烈关注度,这些媒体实际上帮助特朗普实现了任何政治运动中最有价值的目标之一:抢夺大众的注意力。

即使已经身为总统,人们仍在争论,他每天更新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消息是否应该在黄金时段进行现场新闻报道。

这个问题值得铭记在心,当我们考虑在一个具有全球重要性的主题上提升谁的声音时,无论我们谈论的是不负责任的官员兜售未经测试的冠状病毒疗法,还是一个恐怖组织的支持者试图通过告诉人们多洗手来维持其事业旺盛的生命力。

“当你像今天这样因为数字连接而拥有数以百万计的公众声音时,那么注意力就成了你能争取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前中央情报局媒体分析师、《The Revolt of the Public》的作者 Martin Gurri 说,“它甚至比金钱更重要,因为到最后,如果你能不断获得关注,那么你最终可能不仅会获得金钱,还会获得权力。” ⚪️

Journalists Promoted ISIS Coronavirus Propaganda. They Should Stop.

2 thoughts on “你骂他,就是给他帮了大忙:一个最新的案例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