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和中国在全球疫苗竞赛中雇佣了国家资助的媒体和外交Twitter帐户

  • 与克里姆林宫相关的社交媒体帐户主要在拉丁美洲推广,而中国则将目标对准了亚洲国家

将疫苗民族主义化的一切行动都足够证明,其行为者对人命的关注度远低于对其自身政治利益的重视。

这份调查的结论与一直以来人们的观察相一致,即 中国更专注于塑造自己,是防卫的姿态;而俄罗斯在塑造自己的同时更倾向于进攻。今年4月份,中国官方媒体普遍没有关注理论上引人注目的 “美日协议”,而是专注于同期的博鳌亚洲论坛20周年,此事曾经引起一些异议人士的猜想,但其实并不奇怪,这正是中国一贯倾向于采取的战术模型。

在目前争夺COVID-19疫苗使用权的竞争中,俄罗斯和中国一直在通过国家资助的媒体和外交账号积极向国外宣传各自的疫苗。DFRLab发现,克里姆林宫资助的俄罗斯媒体对西方疫苗进行了负面报道,试图破坏信任,而中国国家支持的媒体则更多地专注于宣传本国疫苗的正面形象,以及中国在国际上对抗COVID-19的仁慈领导者的角色。

疫苗的民族主义权力游戏只会毁掉一切

作为全球大国,中国和俄罗斯试图发起一场新的外交运动,向全球其他国家,特别是亚洲、欧亚大陆、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提供自己的疫苗。这可以看作是他们提高国际地位的努力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通过向其他国家推广和出口疫苗,中国和俄罗斯能够扩大其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力。DFRLab的调查显示,俄罗斯的宣传主要针对拉美国家,并在攻击西方疫苗的同时对本土疫苗使用了积极的措辞,而中国则更多地依靠拉拉队的说辞,将地缘政治的重点放在亚洲国家。

研究方法

利用Twitter的免费API和社交媒体内容分析工具 CrowdTangle,DFRLab分析了16家中国和10家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媒体,这些媒体用英语、西班牙语和法语发布内容。

除了这些媒体,本文还涵盖了中国和俄罗斯在四大洲运营的28个外交推特账号(大使馆、使馆发言人和大使):拉美、欧洲、亚洲和非洲。外交账号的选择基于俄罗斯或中国各自与该国的经济和贸易关系以及军事和政治合作的感知强度。此外,本文分析的抽样对象包括已经向中国或俄罗斯购买疫苗的国家以及尚未购买疫苗的国家。DFRLab 总共分析了90个账户发布的20多万条Twitter帖子,包括国家支持的媒体和外交账户。下表显示了这些帖子在每个账户、地区和国家的分布情况。

除了外交账户,DFRLab 还选择了俄罗斯和中国国家支持的媒体。DFRLab 分析了俄罗斯从2020年8月11日开始和中国从2020年12月30日开始的Twitter和Facebook帖子,这两个日期都是根据他们首次批准各自疫苗的时间来选择的。

DFRLab 随后选择了俄罗斯和中国相关的疫苗标签和关键词,并确定了国家支持的媒体和外交账户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帖子中的使用情况。下表显示了选定的关键词。

俄罗斯对西方疫苗的负面报道

虽然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国际媒体和推特上的外交账号发布的大多是对斯普特尼克五号疫苗的正面报道,但他们也推送了对西方疫苗的负面报道,显然是为了破坏公众对西方制造的疫苗的信任,让更多的公众相信俄罗斯疫苗比西方疫苗更有效。根据 “斯普特尼克五号” 网站的数据,“斯普特尼克五号” 的疗效为91.4%,高于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两剂后为70.4%),但低于辉瑞公司和摩德纳公司第二剂后的疗效,估计其疗效率分别为95%和94.1%

在他们的报道中,一些没有事实依据的说法与阿斯利康和辉瑞疫苗的所谓危险副作用有关。例如,RT和Sputnik声称,这些疫苗会导致心理和神经系统疾病,西方疫苗的积极作用有限。Sputnik还放大了将辉瑞疫苗与个人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报道,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没有说明死亡是否真的是由疫苗接种造成的。正如DFRLab以前报告的那样,俄罗斯媒体对西方疫苗的这种负面说法经常被反疫苗团体放大。

RT和Sputnik的文章

DFRLab的调查显示,关于俄罗斯疫苗斯普特尼克五号的正面内容压倒了针对西方疫苗的负面内容。俄罗斯的外交账户似乎特别强调针对拉丁美洲的市场。对31个俄罗斯外交账户的分析显示,俄罗斯驻拉美国家外交官或大使馆的账户在宣传斯普特尼克五号方面最为活跃,因为这些账户提及与俄罗斯疫苗相关的标签和关键词的频率高于其他三大洲外交账户的总提及次数量。

选定的标签和关键词的提及时间线显示,拉丁美洲的外交账户比其他大陆的账户更早开始宣传斯普特尼克五号。非洲和欧洲几乎同时开始宣传斯普特尼克五号。

在四大洲的俄罗斯外交帐户提及与斯普特尼克五号相关的主题标签和关键字的时间表。

提到这些标签和关键词的推文在拉美地区获得了约50万的参与度,而俄罗斯驻欧洲外交账号发布的内容获得的参与度最小。拉美是受COVID-19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截至2021年2月4日,拉美已有6个国家授权并购买了俄罗斯疫苗。

该图显示了俄罗斯外交帐户在四个不同大洲的参与度和对斯普特尼克五号相关主题标签和关键字的提及。

俄罗斯国家支持的拉美媒体,包括RT和Sputnik的西班牙语版,在2020年8月11日俄罗斯首次正式批准使用斯普特尼克五号及其功效之前就开始发布相关内容。

来自Twitter的屏幕抓图显示了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媒体用西班牙语发布的帖子,其内容表明斯普特尼克五号是安全的,并且临床试验取得了成功。时间在俄罗斯国家批准斯普特尼克五号之前的几天

根据与俄罗斯有联系的外交账户和拉丁美洲国家支持的媒体所发布的内容,DFRLab 创建了一个包括在他们的Twitter帖子中的共同出现的关键词的网络图,可以帮助研究人员能够识别文本中关键词之间的重复性联系。结果显示,在2020年8月11日至2021年2月12日的分析期内,这类外交账号和媒体大多包含 “斯普特尼克五号” 和 “Vacuna Rusa”(“俄罗斯疫苗”)等关键词。

据此分析,阿根廷、墨西哥、委内瑞拉等国家也是关联度最高的关键词之一。阿根廷在2020年12月23日批准了 “斯普特尼克五号”,适用于60岁以上的人群,此前该国针对不同的疫苗进行了至少8项临床试验,其中一项就是 “斯普特尼克五号”;墨西哥也在签署了2400万剂的合同后,于2021年2月2日批准了斯普特尼克五号的应急使用,其中墨西哥预计在2月至4月间使用740万剂。而委内瑞拉则在2月13日收到了首批10万剂俄罗斯疫苗。委内瑞拉曾于2021年1月13日授权使用斯普特尼克五号。

该图显示了与俄罗斯相关的外交帐户在拉丁美洲使用的关键字之间的联系。红色的节点表示在Twitter上发布的帐户内容中关联性最高的关键字。

像外交帐户一样,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媒体也在其Twitter帖子中包含了类似的关键字,例如 “ Sputnik V” 和 “ Russian疫苗”。

该图显示了俄罗斯国家支持的西班牙语媒体所使用的关键字之间的联系。红色的节点表示在Twitter上发布的帐户内容中关联性最高的关键字。

DFRLab还比较了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媒体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的表现,尽管西班牙语内容在Twitter上提及与斯普特尼克五号有关的标签和关键词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俄罗斯国家资助的媒体在Facebook上更频繁地使用与斯普特尼克五号有关的法语标签和关键词。在推特和Facebook上,英文的提及次数最少。

图表显示了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媒体在Twitter和Facebook上与斯普特尼克五号相关的主题标签和关键字的参与度和提及。

DFRLab还分析了俄罗斯媒体在Twitter和Facebook上提及西方疫苗的情况,发现辉瑞公司在所有三种语言的媒体中被提及的频率最高,其次是阿斯利康。摩德纳获得的提及次数最少。

图表显示了俄罗斯国家支持的媒体在Twitter和Facebook上提及西方疫苗的名称。

中国疫苗相关的叙述

中国国家媒体和外交账号在社交媒体上似乎并没有花大力气去宣传虚假叙事,没有在外国读者眼中诋毁西方疫苗。相反,DFRLab的调查发现,一批属于中国国家媒体和外交账号的社交媒体账号在Facebook和Twitter上集中宣传中国自己的疫苗,并展示中国致力于领导向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分发疫苗的努力。

对28个中国外交账号在Twitter上的分析显示,这些账号在亚洲和南美国家都获得了大量的参与。从下面两张图可以看出,这些外交账号在亚洲国家发布的标签和关键词与中国COVID-19疫苗相关的最活跃,而在非洲、欧洲和南美,同一组标签的提及量也差不多。尽管拉美国家的外交账号发帖相对不活跃,但其帖子还是获得了较高的参与度。因此,这表明中国外交账号在亚洲国家强调其疫苗活动,但在拉美国家却获得了高参与度。

如果您错过了《局势:中国正在努力扩大与拉美的联系

中国外交人员在Twitter上的趋势关键词,分别根据亚洲、非洲、欧洲和南美的发帖和参与次数计算。

中国外交账号发布最多的关键词是科兴、国药控股和COVAX,显示了中国推广疫苗的整体战略,以及成为国际领先的COVID-19疫苗供应商的雄心。

科兴和国药控股是中国两家研发COVID-19疫苗的生物制药企业。COVAX是在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世界卫生组织和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的领导下,寻求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COVID-19疫苗的全球疫苗倡议。中国已于2020年10月加入该倡议。

科兴和国药控股的频繁发文,不断提醒账号的关注者中国疫苗近期的积极动态,包括中国疫苗向其他国家的交付、中国疫苗的疗效测试,以及对COVAX倡议的投入等,从而让人们对中国疫苗的可靠性和可负担性产生印象。

中国官方媒体的一系列帖子旨在提高国际社会对中国疫苗的认识,尤其是关于其有效性、可负担性和可及性方面的信息。

频频提及COVAX,说明外交部门不仅宣传中国疫苗,还围绕着中国在满足发展中国家在疫情中的疫苗需求方面的领导力推送正面信息。

一方面,外交账号不断发布科兴和国药控股的帖子,让其关注者经常接触到歌颂中国疫苗高质量的信息。另一方面,经常性地提到COVAX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倡议,旨在塑造中国作为一个充满爱心的全球领导者的形象,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负担得起的有效疫苗。这种试图塑造全球对中国的看法的举动显然与中国的话语权理念相一致。

中国官方媒体和外交账号中提到“ COVAX”的帖子集,旨在通过致力于中国对COVAX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贡献来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

对中国国家媒体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的账户进行的类似分析进一步表明,以英文发布的疫苗相关内容比以法语或西班牙语发布的疫苗相关内容出现的频率更高,因此获得的互动次数也更多。国家控制的媒体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发布的英文帖子数量远远超过了法语和西班牙语,互动数量也是如此。法语和西班牙语与疫苗有关的帖子数量及其参与/互动数量相当。

中国官方媒体帐户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的热门关键字,以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报道的帖子和互动次数。

此外,DFRLab的调查还发现,与俄罗斯相比,中国外交账号和国家媒体账号在推特和Facebook上对西方疫苗的叙事,尤其是以虚假信息的形式,并没有那么多关注。外交账号极少发布关于这些西方疫苗的信息,可能是因为出于其关注构建中国相关叙事的主要目的。

在非洲,亚洲和南美的中国外交官在Twitter上提到西方疫苗

中国官方媒体在Twitter上以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提及西方疫苗的消息

中国和俄罗斯对西方疫苗保持着不同的议程:俄罗斯试图以负面的角度来描述它们,而中国国家支持的媒体则较少这样做。然而,两国在优先推广本国疫苗方面是相似的,尽管宣传运动的地理重点略有偏差。两国不仅要塑造本国疫苗的国际声誉,还要突出自己作为世界领导者的角色,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大致看来,中国和俄罗斯关注的地区不同:俄罗斯在拉美地区积极推广其疫苗,而中国则在亚洲地区更积极地推广其疫苗。

♦️♦️♦️

不相关的消息 ——

Axios报道,Facebook、Twitter 和 Snap 等公司都是协助拜登政府开展疫苗宣传活动的主力。

白宫希望通过这一宣传努力,覆盖可能对疫苗有较高的犹豫水平的人群。据 Axios 报道,总统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齐(Anthony Fauci)将在 Snapchat 上做视频短片,Facebook 和 Twitter 将发送推送提醒,通知用户接种疫苗。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也参与社交媒体的推送。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一半的美国成年人至少接种过一次COVID-19疫苗,但政府似乎担心,4月初暂停使用强生疫苗的决定可能会让已经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的人更加谨慎。

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疾控中心建议美国暂停使用强生疫苗,因为有六名接受注射的人出现了不寻常的血栓。这些机构希望有时间调查血栓和疫苗之间是否有联系。

“我们可以确认,Snap一直在与白宫联系,就努力在 Snapchatters 中宣传疫苗的意识”,发言人在给The Verge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该发言人没有详细说明这些努力的细节。

同样,Twitter发言人证实,该公司正在 “与白宫合作,提升有关COVID-19的权威信息”,但没有分享更多细节。

Facebook 和白宫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Russia and China employ state-funded media and diplomatic Twitter accounts in global vaccine rac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