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末日启示录究竟有几个骑士?打击“假新闻”也成为变相审查的幌子

  • 如今的网络安全沙皇和五十年前的安保部队沙皇没什么区别,人类正在建立一种同样的威权控制架构……

你听说过德国的“假”新闻法吗?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强制社交媒体公司去除所谓的仇恨言论和其他非法内容的德国新法律,可能会导致不负责任的、过度广泛的审查,应立即予以扭转。该法案将开启强制科技公司实施在线审查的危险先例。

德国议会于2017年6月30日批准了网络执法法案(俗称NetzDG),并于2018年1月1日全面生效。该法要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平台立即删除“非法内容”——从侮辱公职到暴力威胁。否则将面对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很多国家的确有民主架构,但并不代表审查在这里不存在,相反它会变得非常复杂和精妙,它通过多个层面的间接途径来混淆正在发生的事实,这些层面可以用来否认正在发生的审查。为了绕避选民的追问,当权者一直为此绞尽脑汁。

全球当权者最喜欢用的理由是:洗钱、毒品、恐怖主义和儿童色情(在中国,仅仅“色情”就可以让你看见404),隐私保护支持者讽其为“信息末日启示录”的四骑士。也就是说,只要这四种理由摆出来,审查就可以畅通无阻了。

曾经一篇关于数据存储的被曝光的欧盟委员会工作论文中是这样写的:“我们应该多谈谈儿童色情问题,这样人们就会支持我们了”。你瞧,当权者都很聪明。

现在它已经变成“六骑士”了,增加了“假新闻”和所谓的“仇恨言论”。就如德国现在所做的这样。这是很危险的思路。

假设你只针对某项事物进行审查,比如说儿童色情,你需要从人们浏览的东西中过滤出关于儿童色情的内容,那么你就首先必须监视每个人都在做什么,你需要建立能够监控所有人的基础设施,也就是大规模监控系统。

你可以说这项工作的初衷是好的,连美剧创作都在使用这种逻辑为政府的全面监控洗白(《疑犯追踪》)。很多时候,政府制造的麻烦比他们解决的问题多得多,而你又如何确定政府就是这个星球上解决所有问题的终极答案?

政府掌握了太多权力,权力集中的领域又吸引着滥用权力和贪图权力的人。而互联网让权力再一次出现了集中化高峰,如今的网络安全沙皇和五十年前的安保部队沙皇没什么区别,人类正在建立一种同样的威权控制架构,它吸引人们去滥用它,然而很多人还在假装这事儿在民主国家会有所不同。

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存在着一个统治的连续体,从威权主义到个人意志主义。英国OrangeUK曾经审查公民权利组织 La Quadrature du Net 的网站长达几个星期,连续八年拒绝承认该网站。因为 La Quadrature du Net 反对英国违背“网络中立性”的政策,该组织呼吁禁止他们对用户通信的差别对待。

服务商在这里就扮演着这样一种角色,他们主动剥削人们接触互联网信息的能力。不论你把权力赋予Orange、政府,还是其他什么人,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我承认儿童色情那种东西真的很可怕,令人作呕,但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绝不是政府和服务商主导的审查,很多国家都存在骚扰人民的所谓“常规监督”,在互联网上,网络警察造成的伤害早已胜过了儿童色情。

那么怎么办?德国“黑客元老”瓦乌·荷兰德曾经说过:“过滤应该由最终用户来决定,由终端用户的终端设备来执行”。这就是答案。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带着一个过滤器,就长在脖子上——你的大脑。过滤不该由政府代表人民来执行,如果人们不想看到某些东西,那好,他们就不会去看,而且,不论如何,现在也的确需要你自己去过滤很多事情。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