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的保密 — 欺骗的主要方法之一(4)

  • 全方位保密是任何行动成功的基础。你的对手对你了解得越少,你的机会就越多。但这只是一半工作 ……

首先在这里回顾前文内容:

本文继续。

战略性欺骗的主要方法可以分为两大类:拒止和欺骗。拒止就是保密,不让对手通过任何情报渠道获取到真实信息,以保证战略性欺骗的正常运行。

由于存在很多人力情报和技术情报手段,针对这些手段的拒止措施也多种多样。关于情报手段的介绍,详见这篇文章《“谷歌地图”是比詹姆斯邦德更棒的间谍》。

通常来说,大规模的行动部署是无法隐藏的,仅依靠保密不可能达到目的(游击队方案相比下更棒),还需要有相应的欺骗方法来迷惑对手的耳目。

这就涉及各种欺骗措施。欺骗的目的是努力让对手相信假象而不是事实,引导其作出错误的判断。

拒止虽然不是直接的、有意的欺骗行为,但是可以控制目标的知觉,是实施欺骗的重要前提和基础。正是拒止让欺骗成为可能 —— 您现在知道了为什么专制国家的洗脑运动是以封锁为大前提的?更重要的是,知道了为什么我们要坚持不断推荐隐私保护和匿名措施?

⚠️不论是攻还是防,保密都是最重要的大前提。

—— 拒止措施 ——

拒止措施多种多样,可大致归为几大类:建立安全保密制度 —— 要为您的队友制订安全规则使所有人都具备足够强度的安全意识、物理安全 —— 重要东西/意图存放的地点、数字技术安全 —— 详见菜单“技术防身”、人事安全 —— 取信的技巧,免于对手的渗透。以上是基于反抗者群体而言的

⚠️这里的*安全*指的是采取各种行动,给对手的情报搜集活动制造足够高的障碍。

以下分别解释,基于战略性欺骗的各种措施。如果您的目标是防御并击溃战略性欺骗,了解其手段并反其道而行便可成功。

1、安全保密制度

⚠️要成就一项欺骗计划需要大量的工作,然而要使之垮台却非常容易。

一条不合时宜的新闻、一项不断发布的声明、一处小小的漏洞、一个隐藏的间谍……都可能使整个欺骗行动前功尽弃。

因此,建立严格的保密制度是欺骗的第一要素。

严守欺骗秘密的主要措施有以下几种:

  • 首先,建立信息知悉权制度,严格限制高级别知情者的人数 —— 也就是IYP曾经强调过的“信任分级”

⚠️知情人越少保密效果越好,时间越晚越有利于保密。

非中心级参与者不得知晓任何相关信息,不论是你的家人还是某些重要领导人。

比如情报部门策划的欺骗行动,其参与者/工具是一位外交官,那么该国总统和其他政府官员都会被排除在知情范围之外,该外交官的妻子和孩子也不应该知道任何事。

这就是知悉权制度(need-to-know)。是否拥有接触秘密信息的资格,由秘密信息的法定持有人来决定 [Executive Order 12958, Sec. 4.1]

在古巴导弹危机前,赫鲁晓夫严格限制了知悉范围。米高扬的政治秘书说:“讨论一开始就是秘密行动,甚至一些中央委员和部长都不知情。讨论只限制在10~15人的圈子里进行”。

即使当时的驻美大使和联合国代表也不知情,他们一直坚持说苏联在古巴部署的是防御性武器。

尼克松派基辛格访问中国,连他的国务卿罗杰斯都蒙在鼓里;埃及所有的作战命令在10月5日才传达到营级,而普通士兵是在开战前几个小时才知道这件事的。

“易其事,革其谋,使人无识” —— 孙子

“为了保密,也要欺骗自己的部队” —— Greiffenberg 将军

  • 其次,就是杀死透明度革命

任何政府都惧怕透明度革命,因为权力建立在谎言之上;不论其有没有采取战略性欺骗计划

战略性欺骗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多个环节,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导致欺骗失败。因此除了建立知悉权制度外,欺骗计划的各个环节都必须保密。

1943年8月,盟军最高统帅部参谋部就成立了三军保密委员会“霸王行动小组”,负责起草有关保密规定。

据此于当年9月采取了一项被称为 Bigot List 行动的特别程序,据此规定与突袭目标和时间相关的一切文件只能限于一小批官兵中传达。

1944年春天开始,英国也推行了一系列严格保密措施,政府甚至发起了“乱说会丧命”的宣传运动。

美国空军第九航空部队的军需官亨利米勒少将因为出言不慎,被降级为中校送回美国,巴顿受到警告。

在向古巴部署导弹的过程中,赫鲁晓夫要求所有涉及行动的文件必须手写,如国防部起草的致赫鲁晓夫的报告只有一份,禁止使用任何无线电传输。军队和装备都是在夜间通过火车运输的,其路线和目的地始终保密。沿途禁止发送任何信件和电报。

一旦抵达目的地,所有官兵都被安置在军事基地里,任何人不准外出,直至登船。他们只知道自己要去遥远的海上参加战略演习,其余什么都不知道。

  • 保持正常状态,以免被察觉

⚠️在进行战略性欺骗的过程中,任何行动都必须出于正常状态,以免引起对手的注意。

第四次中东战争前夕,萨达特总统照常进行访问,并透露将出席10月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9月27日,埃及国防部长邀请所有内阁成员参观,向他们介绍总参谋部的组织和工作情况。

9月28日,伊斯梅尔和总参谋长带着一大群人扫墓,而后又在总参谋部举行纪念活动。当晚,沙兹利将军又出席了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一年一度的活动,埃及主流媒体还刊登了总参谋部要求10月到麦加的军官进行登记的消息,以及埃及和罗马尼亚两国国防部长定于10月8日在开罗举行会谈的消息。

当埃及民航总局根据自己对形势的判断于10月4日取消了所有航班并准备把飞机疏散到国外避难时,埃及军官立刻进行了干涉,迫使民航总局撤销了这一命令,飞机次日恢复正常飞行。

直到临战前2小时,埃及前线指挥官还让一些士兵下河游泳,在沙滩上晒衣服,而农民仍在继续日常农活,呈现出一派“和平”景象……

这就是为什么说情报分析和政治评论完全不是一码事。有些评论家认为自己对时局非常敏锐,其分析如情报一般精密,那就太夸张了。政治评论只需要将一切可见的信息预设为真,而情报分析则必须从表面现象中看到背后隐藏的东西。

同时也是替代媒体比企业媒体更大的优势。当企业媒体“如实”转述特朗普涉军命令的时候,替代媒体 democracynow 立刻表示这是不可能的,轰炸不仅不会结束,而且有可能更多。果不其然,很快人们就从卫星图上发现,进入叙利亚的美军车辆是离开此地车辆的数倍。

在这里看到详细解释《让它民主:在真相事业中构想未来图景(上)》《让它民主:替代媒体作为抗争之源(下)

以上也与我们曾经介绍过的野战技术的思路一致,在这里看到《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应用隐蔽野战技术:简单方式抵御敌对监视》让对手放松警惕,然后忽然改变方向,就能制造措手不及。

  • 新闻审查

每个人都知道新闻审查,但这里指的审查不是说不许吐槽,而是消灭透明度的一部分。

这是防止战略性欺骗计划被泄漏的一种措施,主要针对报刊、杂志、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

⚠️新闻和情报在要素、内涵、结构、基本要求等方面有诸多共同性,开源情报的来源之一就是新闻,当然,需要经过严格的整理分析才能得出真正的情报。这一分析过程与你常见的那些政治评论截然不同。

历史上,新闻报道让战略性欺骗露馅的案例并不罕见。“芝加哥每日新闻报”在1940年11月以来就报道苏德“不稳固的友谊”和德国大规模的军事部署,明确预言苏联的任何让步都不会迟滞德国的入侵。

海湾战争时期,CNN报道了多国部队在伊拉克的“沙漠风暴”行动,成为全球首脑和舆论界了解实战的主要渠道,以至于有评论称“海湾战争有三个参与者:布什、萨达姆和CNN”。

于是新闻审查成为了当权者最重视的东西。

二战中,美国成立了新闻检查局,并于1942年颁布了《美国报刊战时行为准则》规定了新闻媒体不得刊登的一大堆内容。盟军最高司令部专门设立公共关系处,负责对最高司令部所指挥的作战地带内的新闻、照片、广播,进行严格审查,对该地带可提供新闻界使用的所有通信进行全面控制。

英国取消了大多数记者向海外发稿的待遇,军人和军官的每一个电话、每一封信和电报,都要受到检查。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将战地记者培训为“应急计划”的一部分,来自3个国家、30多家媒体的将近60名文字和摄影记者参加了首批培训。[《盟军最高司令部》]

  • 物理安全

物理安全包括两层意思:一是指对战略目标的外貌、声音、气味、状态、电磁波、位置等物理属性进行屏蔽,防止被对手跟踪、打击或摧毁;二是通过物理措施防止对手接触和掌握有关情况,禁止使用存在潜在威胁的设备。

这也是游击队行动尤其重视的。

⚠️物理属性是战略目标的“身份信息”,是区别于其他物体的特殊标志。在互联网上它指的就是您的数字足迹,您留下的一切可追踪身份的线索,在这里看到解决方案自我人肉》《分裂人格的魅力》《角色扮演:行动者刚需》。

要防止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需要采取隐蔽和伪装两种措施,要让你的对手不论采取哪种方式都很难找到真相。

在现实对战中,物理安全的第一道屏障是伪装,包括三种具体方法: 隐形 masking,变形 repackaging,和迷惑 dazzling。我们介绍过一些简单的方案,详见《隐身游戏:如何在监视遍地的社会里让自己完全消失》《《伪装+擦除 — — 在线隐身的重要步骤》后面我们还将介绍更详细的隐身方法。

隐形和伪装需要对你的对手的情报搜集方法、手段、渠道、侦察设备、能力等情况有一个很好的了解。

⚠️在中国大张旗鼓推出“社交媒体舆情分析”的当年,没有任何人认识到这意味着社交媒体情报的重要性,也因此没能及时反应到防御层面。这是非常吃亏的。中国当局的很多举措都没那么保密,但如果人们没能从这些“信号”中得到启示,其结果和保密一样糟糕。

当年印度已经了解到美国侦查卫星的技术特征,知道其经过试验场上空的时间,因此,隐瞒欺骗取得了成功。

无线电通联往往是对手掌握欺骗动向的重要途径,就如社交媒体和加密通信是政府当局针对反对派搜集情报的重要途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一直抵制加密)。

但是要知道,⚠️即使无法破解密码以获取通信内容,也可通过无线电侧向、监听无线电信号等措施分析欺骗动向。此处您可以理解为元数据的危险。在这里看到详细解释《无处可藏的数字足迹 — 亦正亦邪元数据 (上篇)》《都是工具,从自我保护到有效利用 — — 亦正亦邪元数据 (下篇)

因此,在欺骗行动中,中断和外界的无线电联系、实施无线电静默是成功达成进攻突然性的保障。

变形就是改变外形,通过减少战略目标的原有特点,增加新特点,使其外观上看上去是另一种事物,不易被对手发现

游击队和特工都很常用这种方法。在线情况下,如果你把群组搞成“反抗斗争”之类的主题,或者公开动员,肯定很快会被盯住,导致出师未捷;但如果你使用隐写术,在动员信息隐藏在一张猫咪萌照中,对手就不容易觉察到。关于隐写术的简易方法和须知,详见《隐写术的小心机》。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埃及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以色列,突破了以色列精心修筑的巴列夫防线。为扭转局势,以色列军队派出13辆坦克和数辆装甲车作为特遣队,欲潜入苏伊士运河西岸开始反击。

特遣队队员身着埃及军服,讲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骗过了埃及的守桥士兵,顺利度过浮桥,对西岸的埃及后方发起了猛烈攻击,仅用了一天就摧毁了埃及重要的基础设施。以色列由此从战略被动转为了主动。

⚠️军事欺骗中的变形需要利用人力和物力资源,但是,战略性欺骗中的变形只需要动动口舌就可以达成目的。

如苏德战前,德军大量出现在东线,这很容易使其与对苏战争联系起来,但希特勒表示,德军出现在东线,只是为了瞒过英国的侦查机构,隐蔽其对英战争的准备。

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期间,在以色列对西奈半岛进行第一次打击后,达扬公开宣称,夺取米特拉通道只是为了实施“报复”,由此给埃及人带来一丝侥幸,从而拖延了埃及的全力反攻。

迷惑,是指混淆、干扰、阻碍、困扰等行为,降低对于某事的真实本质的确定程度,从而达到隐藏的目的

迷惑通过整体打乱或部分模糊的方法实现。

一战期间,英国皇家海军在其战舰上使用Z字形迷惑性图案,以愚弄德国潜艇指挥官。布莱德雷将军让其无线电网络五次模拟巴顿的第三军行动,使德国人相信巴顿要参加阿登战役的救援。

所有军事密码都属于一种迷惑;隐写术则属于隐形。

下一篇文章将介绍示假措施。隐真只是一半工作,如果你让你的对手什么都看不见,对方肯定会心存疑惑,更加希望深挖你的秘密。这就会令你被置于目标的位置上。

⚠️不论是现实中的隐身还是对峙行动中的隐藏,都少不了示假 —— 即 让对手看到错误的情报,并信以为真,以避免对真实情报的兴趣。

—— 未完待续 ——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