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聪明的信息消费者

  • 提高认知技能的几个训练步骤

近来有发现,部分翻墙网民一直没有登陆推特、谷歌,使用翻墙软件只为看一些政治八卦,后在墙内平台上传播。

那些充满戏剧色彩的、或许永远也无从证实 的「故事性消息」,满足着猎奇者的欲望。

他们可以翻墙,但不经常翻墙,只在政治八卦的线索出现在视野内的时候,才能触发翻墙兴趣。实验将一篇正规外媒的消 息链接发在这样的群体里,如果标题没能激起猎奇欲望的话,便很容易被忽略,大家认为「没必要费力搭梯子只为打开一个墙外链接」。

这让人感觉,长期处于新闻管制下的信息消费者,即便短期脱离管制,有可能依旧缺乏独立辨认信息的能力。猎奇心理的基础是寻求刺激,背景是反应迟钝或 弱化,基本属于在长期「统一思想」的束缚之下需求被压制的结果。主要表现为轻信、偏执,分为渠道依赖型偏执和内容偏执(猎奇),后者有可能很快转化为前者。

基于传播心理,人们重视传播后的反馈,当刺激性成为传播质量的要素时,猎奇就成为了一种需求。政治八卦体现宫廷神秘感,之所以能引发兴趣是政治参与被剥夺的结果。中国长期的专制传统也一直在强化政治的神秘,猎奇心态的存在并不难理解。

受众普遍质疑官媒的消息,但并非完全是基于内容在思考下的判断,更多属于渠道排斥。即便不翻墙,正规陆媒和墙内「门户」一定程度上也没能拼得过自媒 体和民间小道消息。但筛选渠道的新闻取信态度不可能完全解决真实度问题。至少,哪些是假装成自媒体而背后有集团或政治派系操纵的信息源,大众无从得知。如 果不持续加强独立判断能力的话,只能承受花样儿愚弄。

不否认的确有「新闻理想」高涨的大陆媒体人一直在辛勤工作、承受各种压力,但公众否定的是他们为之服务的单位,于是不论他们个人怎么努力也依旧无法 扭转公信力的低下。除非他们能联手对抗政党对新闻的束缚。近期有大陆媒体人转行下海的消息频现,被很多公众解读为「厌恶管制」了,足见公众是多么希望他们 去抗争管制呢。很遗憾,这个真没有。

或许可以这样理解,时讯「谣言」的火爆、政治八卦的魅力体现的是信息消费者的判断力被阉割,是党管新闻的结果。管制加大了获取成本和传播成本,但一 定程度上并没能激发人们对自由的追求和独立判断力,而是逐渐体现出如上这般辨识力低下的状况。

获取成本与渠道偏好正相关,也就是说,人们会更倾向于相信那 些需要付出一定「代价」才能获知到的信息,但这点必须在成本足够大、持续时间足够长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否则更可能带来的是疲惫和厌倦。

做为接受信息不自由的中国民众,更多是在被压制和被诱惑之间辗转,我们鼓励翻墙,脱离管制和灌输,但并不是说放弃一个渠道转而投入对另一个渠道的依赖。自由之地对个体思考判断能力的要求只会更高,该如何提升信息消费者的认知能力,或许是相比优化信息环境更为现实的问题。

简要介绍一下提高认知技能的几个训练步骤:

1、识别内容。你看到的是些什么内容?

新闻被分为四种类型,其中官媒(包括所有党管治下的新闻机构)发布的是消息大多属于「肯定式新闻」、门户网站的新闻接近「断言式新闻」,新闻工作者在此只是起到了一个传声筒的作用,他们只需要背诵那些拟定好的观点和结论,不加质疑。这样的新闻不依靠准确、完整或核实来构筑公信力,只是以满足表达(或 认可)一种信念为目的,而刻意选择性摘取消息的片段。

「肯定式新闻」的标志是辩论文化让位于答案文化,目的是令社会稳定、看起来「井然有序」,免于争执。 当然也拒绝了受众的独立思考。

此外,强调准确和语境的「确证式新闻」是最传统的模式;被利益集团操控,基于特定目标和针对固定受众群体的、看起来像调查报 道的新闻,是伪装成新闻的宣传。

党管下的新闻机构传递的是政党的观点,不加思考的承载官方叙事版本,空话连篇。即便没有通稿的要求和禁令的束缚,很多记者也越来越懒得亲自去查明事 实,而是只凭直觉就接收他人的二手甚至三手消息。于是整体上给信息消费者的印象是新闻离事实越来越远,逐渐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舆论。而社交网络、博客和自 媒体等新传播形式有可能使用上述任何一种模式来生产新闻。

真正通过核实的消息,信源会呈现多样化,记者(发布者)对各种信源保持着怀疑态度,并非停留在对信息表面的陈述,而是倾向于继续挖掘。

2、信息细节的充分性。你看到的这篇报道完整吗?如果不完整,它缺了什么?

对完整性的检验涉及信息源、证据和潜在的偏见。新闻的缺陷是碎片化,本身缺乏完整性,信息消费者应该首先注意到的是「它提供了什么事实」,基于这些 事实的证据是否充分,如果不能充分,则不可确信。

由于「断言式新闻」的时效性较高,它提供的肯定只是片段,判断则需要将多方面的片段尽可能拼凑完整后再加 以分析。而对于「肯定式新闻」来说,因为它急于呈现的是一个观点和论断,多半没有足够的事实,或没有仔细辨认过证据的真实性。

3、评估信息源。传出信息的人是谁?为什么可以相信他们?

具体人名、身份对于判断来说只是一个很小的元素,关键在于这些人(信息源)是否真的掌握了信息。记者对信息源的选择不能夹带任何目的,媒体人考证信 息源的积极性是新闻可信度的标志。采集到的是否一手信息?如果不是,中间隔了哪些环节?它们都足够可信吗?如果媒体人没能给公众呈现出这些疑点,便很容易 形成误导或被聪明的消费者质疑。

有些时候信息消费者可以看到采访过程实录,需要注意的是记者的提问内容,究竟问的是事实,还是在寻求观点。如果是后者,则需要针对性思考,而不是仅凭直觉接收。如果发现记者在借助一系列对事实的追问,有目的的引导受访对象表现出媒体预期的态度,那就不叫采访,而是说服。

4、评估证据。哪些才是证据?

观察和理解不是一回事,后者是个体基于前者加入了个人经验或感受后得出的结论,是「我感觉」,而不是「我看到」;推断和实据也不是一回事,自媒体渠 道经常见到这种影响,令受众将推测结论和事实混淆在一起,认知被干扰。如果信息源是有目的地(比如党宣或被利益集团、政治派系所操控的,伪装的自媒体或新 媒体),则会给信息消费者带来误导。

5、还有其他可能性或解释吗?都是些什么?

如上述新闻分类,目前最常见到的是「断言式新闻」和「肯定式新闻」,它们不是以展示事实为根本的,事实只是宣传目标的附属品。那些未经核查的事物,不论其准确与否都属于断言,报道的目的是暗示和影响,而不是呈现。

如果信息消费者发现记者在采访中只是「给受访对象一个说话的机会,说出他们想说的话」,而不是尝试核实和质疑结论,那很可能无法确保是真实的。单个 数据只能暗示事实,而无法确定事实,如果你看到的只是单一信息源发布的单一数据,便可以怀疑是基于宣传目的所做的「证据筛选」,在「肯定式新闻」中很常见。

排斥掉那些试图影响你的结论及证据,试着反问:还有其他可能性吗?哪一个更可能?或许有必要重复一下:这些新闻模式并非官媒和门户网站所独有。

6、筛选题材。你得到了真正需要的新闻内容吗?

信息轰炸时代,各种渠道的新闻铺天盖地,对受众个体来说,那些东西真的都是你需要的吗?

你可能漏掉了什么,有没有发现一些消息里隐藏着对民生影响较大的意义?也可能过多接收了一些没有价值的纯宣传,还可能它们被误导了,这是比浪费时间 更大的损失。

基于上述,信息消费者应该明白自己究竟需要些什么题材的信息,以及对自己的预期而言哪些获取渠道更靠谱?获知有没有片面,如何将那些碎片拼凑 到趋于完整?过滤掉重复的内容,避免被有目的的影响,做一个聪明的信息消费者。

篇幅有限,本文没有选取实例来分析。如果你学会了这些判断方法,不妨试用一下,它们并不复杂,谨慎取信只是个习惯问题。⚪️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