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战任重道远,叙利亚的未来在哪里?

特朗普最近表示,美国应该尽快从叙利撤离。呼吁美国留在叙利亚的主要外交政策机构的声音被拒绝。

在叙利亚估计已约有500,000人死于战争,1000万人流离失所。特朗普罕见的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虽然美国在叙利亚和整个中东地区破坏性的军事行动已经太久了。

外交政策机构反对美国退出叙利亚,理由是它将为伊朗和俄罗斯 – 叙利亚的盟友提供支持,他们认为美国有权利和手段来确定谁来治理中东,以及他们选择哪些盟友。由此美国陷入了中东和北非政权更迭的不间断战争中,其中包括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

现在是美国公众了解叙利亚战争的时候了。主流媒体已经将其描述为一场内战。但它不是。

自2011年开始以来,美国,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土耳其等国推动的一场战争希望能推翻阿萨德,迫使伊朗和俄罗斯走出叙利亚。但事实上,战争除了摧毁叙利亚,破坏欧洲稳定和让美国军人流血之外,没有做任何其他事。据估计,已经约有50万人死于战争,其中1000万人流离失所。阿萨德仍然掌权,伊朗和俄罗斯依然是他的盟友。总之,美国的努力是一场灾难。

美国试图废除阿萨德的决定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时期采取的。当叙利亚爆发抗议时,阿萨德政权无情地压制抗议者,奥巴马总统和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转向消除阿萨德。他们似乎相信能迅速推翻政权,并且显然对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十分有谱。

由于直接由美国领导的叙利亚战争将违反国际法,奥巴马发动中央情报局与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秘密行动。中央情报局和沙特阿拉伯在代号为 Timber Sycamore 的行动中联手支援来自叙利亚境外的反阿萨德部队和圣战分子。没有经过国会投票、也没有联合国投票。

叙利亚,伊朗和俄罗斯联手抵制美国和沙特的努力。 2014年一些圣战分子形成“伊斯兰国”并宣布建立“哈里发国”,之后美国开始打击伊斯兰国。美国支持库尔德战士对抗伊斯兰国,最终导致愤怒的反库尔德土耳其与俄罗斯建立隐式联盟。

经过六年的战争、破坏和叙利亚的失败,现在是时候停止了,最重要的是终止美国对反阿萨德部队的支持。然而安全状态依然坚持在伊朗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存在。

本网以前的故事《ISIS 简史》;以及这场严重灾难的一个惊人的侧面《反对派和巴沙尔政府干着同样的勾当——叙利亚:恐怖主义犯罪》。这些只是一小部分,已经足够窥见整个战争的荒唐。

All the war-propaganda, all the screaming and lies and hatred, comes invariably from people who are not fighting

特朗普并不是反战同盟,他这句话不过依旧来自他的传统动机:反驳前任以强调自身。但并不影响反战人士引用它来以论述立场。这句话本身的意义是重大的,一千万难民都能体会它的分量,虽然它很有可能被落空,因为阻力太强,但那只是意味着 a long and arduous task 

Trump recently suggested that the U.S. should come out of #Syria “very soon.” Leading voices of the foreign policy establishment — in the Pentagon, State Department, Congress, and the media — pushed back, calling for the U.S. to stay in Syria. Trump quickly acquiesced. Trump was right (yes, a rarity) while the security state was wrong yet again. It’s long past time for the United States to end its destructive military engagement in Syria and across the Middle East, though the security state seems unlikely to let this happe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