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主流”

  • 中国一直在朝着认知垄断的绝对化进击,与此同时逃离中国式洗脑的人们却再次陷入了其他语种营造的同样的怪圈。继续下去不仅找不到民主,甚至会越来越少的人真正理解什么是民主……

为什么必须停止“主流”的问题,IYP 曾经讲过很多。因为中国一直在朝着这一认知垄断的绝对化进击,与此同时逃离中国式洗脑的人们却再次陷入了其他语种营造的同样的怪圈。继续下去不仅找不到民主,甚至会越来越少的人真正理解什么是民主。

事实上,这些研究在近三十年内几乎层出不穷,与此同时,研究前辈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当初提出警告的状况一直在不断迅速恶化。

和任何一种问题的解决一样,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知道这个问题是怎么来的。

历史上,“主流媒体”一词指的是最大型的媒体机构。这些报纸和广播媒体能夺取大多数公众的眼球。当卡尔·詹森(Carl Jensen)创立 Project Censored 时的1976年,就是这种情况。

那年,主流媒体已经开始越来越多地忽略掉了重要的新闻报道,这引起 Carl Jensen 极大的担忧;于是他与研究人员合作,开始制作被主流媒体忽视了的最重要新闻报道的年度报告。

从最初的影印报告到1993年出版的第一个年鉴,“Project Censored”一直在将美国媒体统称为大众媒体或主流媒体。在 Project Censored 的20周年纪念册中,Carl 写了一篇文章《没有制作新闻的新闻 — 以及为什么》[纽约:Seven Stories Press,1996,p.9]。

在20世纪80年代,关于主流媒体如何在美国发生变化的两个重要分析,改变了媒体和传播的整体研究。1982年,Ben Bagdikian 完成了他的著作 “媒体垄断”的研究,当时他发现有50家公司控制了至少一半的媒体业务。然而到了1986年12月,当他完成对该书第二版的修订时,权力的集中度已经从50家公司降至29家。Bagdikian 指出,全国1,700种日报中有98%是当地垄断企业,剩下的只有不到15家媒体。

媒体研究发展的第二个重要转折点是 Edward S. Herman 和 Noam Chomsky 的著作《Manufacturing Consent》的出版。这本书指出,由于媒体牢牢地嵌入了市场体系,它们仅仅反映了其所有者和广告商的阶层价值观和关注点。

这本著作报告,媒体通过五个系统过滤以维持公司的阶级偏见,他们称之为“宣传模式”:集中私有制、严格的底线利润取向、过度依赖政府和企业的新闻来源、避免冒犯强者的主要倾向、 以及对市场经济的近乎宗教式崇拜,强烈反对其他信仰。这些过滤器限制了整个社会的认知,并设定了可接受的日常事件覆盖范围的参数。

1997年,Project Censored 开始揭露,主流媒体正在转型日益成为企业媒体。在1997年的 Censored 报告中,IvanHarsløf 使用“主流企业媒体”这个术语来描述美国媒体的持续快速整合、以及他们所采取的审查形式。[ Phillips 和 Harsløf,“现代民主社会中的审查制度”]。这份研究引用了 Herbert Schiller 的调查,对通过集中化新闻机构操纵公众认知的现实表达了严重担忧。

次年,1998年的 Project Censored 报告采取了强有力的立场反对自我审查,特别是当企业媒体官僚机构内的组织文化影响记者的选择和特定新闻报道的导向时 [Phillips,Bob Klose,Nicola Mazumdar 和 Alix Jestron,“自我审查和媒体精英的同质性“1998年,第141–52页]。

此外,报告还研究了六大媒体机构的联锁董事职位,发现81名公司董事(其中89%为男性)在巨头企业董事会中担任104个董事职位。很明显,我们所谓的主流媒体不再存在,已经转变成了简单的企业媒体。

1999年的 Censored 写道:“美国媒体已经失去了多样性和能够提出不同观点的能力……每个企业媒体都花了数百小时和一大叠的新闻纸来报道比尔克林顿的性侵犯,并在此过程中忽略了许多最重要的新闻报道” [Phillips, “Building Media Democracy,” in Censored 1999: The News That Didn’t Make the News (New York: Seven Stories Press, 1999), p. 129]

到千禧年,就 Censored 而言,“主流”媒体已完全从美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日益集中的、被高度控制的和宣传性的公司结构,它已经放弃了为广大公民提供信息和服务的历史悠久的承诺。

为了说明媒体公司转型的程度,2006年 Censored 报告中,来自索诺玛州立大学的 Project Censored 学生团队确定了美国十大媒体机构的118名董事会成员,从报纸到电视再到广播,追踪他们与其他公司董事会的直接联系。基于这种关系网分析,该团队得出结论:“企业主导的资本主义财富高度集中才是目标,企业媒体就是这种集中化的啦啦队” [Bridget Thornton, Brit Walters, and Lori Rouse, “Corporate Media is Corporate America: Big Media Interlocks with Corporate America and Broadcast News Media Ownership Empires,” in Censored 2006: The Top 25 Censored Stories (New York: Seven Stories Press, 2005), p. 246].

今天,经过十几年的进一步整合,企业媒体已经形成一个整体的高度集中的权力结构,服务于帝国、战争和资本主义的利益。Ratonya Coffee,Robert Ramirez,Mary Schafer 和 Nicole Tranchina 共同撰写了一篇题为《出售帝国、战争和资本主义:为跨国资本家服务的公共关系宣传公司》的报告,揭露了公关宣传的方式,以及更广泛的企业媒体,通过“对人类欲望、情感、信仰和价值观的霸权式心理控制”,促进资本增长成为他们的首要目标 [Phillips, Coffee, Ramirez, Schafer, and Tranchina, “Selling Empire, War, and Capitalism: Public Relations Propaganda Firms in Service to the Transnational Capitalist Class,” in Censored 2017: Fortieth Anniversary Edition (New York: Seven Stories Press, 2016), p. 307].

对于我们这些捍卫民主努力反对集中化财富帝国破坏性议程的人来说,当“企业媒体”更加准确和具有启发性时,显然是时候停止使用“主流媒体”一词了 — — “主流”似乎意味着大众的选择,但如今并不是如此,恰恰相反是大众没有选择权,只能被资本驱动的巨型机器绑架认知。

1996年至2010年,作者 Peter Phillips 担任“Project Censored”主任十四年。他于2018年正式退出 Project Censored。他是索诺玛州立大学政治社会学教授。 Seven Stories Press于2018年8月出版了他的新书“巨人:全球权力精英”。

How Mainstream Media Evolved into Corporate Media: A Project Censored Histor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