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互联网之战才刚刚开始

  • 中国和硅谷对全世界的数字未来提出了两种相互竞争的愿景。但是,它们真的有很大不同吗?

编者按:我们认为这篇文章写得不够好。但是,作为企业媒体,卫报能大胆指出互联网世界高堡奇人的本质,而不是如其他企业媒体那样沿着中美争霸战的表面现象做肤浅的陈述,这本身是值得赞赏的。

列表-4 “高堡奇人” 的简介:https://start.me/p/aL8RrM/iyp-4

这篇文章的缺点在于,它没能指出不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是一个全球性的体系,监视资本主义是其关键属性 —— 它以中美均分天下的格局构成;其中所有玩家是共生关系,于是如果仅仅考虑谁能压倒谁、谁在复制谁,是难以找到答案的。

具体解释可以参见这篇文章《新自由主义结束了 — 欢迎来到新*不*自由主义时代:冠状病毒、中国、寡头、高堡奇人……

此外,卫报的文章试图提及欧盟的努力,即 寄希望于为高堡奇人的世界引入一个第三方仲裁者,一方面强调说明美中双方本质上的一致性,另方面暗示突破高堡奇人的可能。

这的确是一种已经在流行的想法。但是很遗憾,欧盟目前尚且无法作为这一角色得到肯定:欧盟对中美互联网技术的《讽刺性依赖》注定它难以胜任突破者的角色 —— 罚款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是罚款不想解决的问题,才是最致命的问题罚款能解决的问题

不论如何,至少指导90%互联网读者思考方式的企业媒体终于正面承认中美高堡奇人的异曲同工了。这个问题很重要,尤其是对于中国互联网用户而言,它是关于您翻了墙之后所来到的世界究竟能有什么根本性不同的问题。

中国国安部还是美国国安局?红色药丸还是蓝色药丸?土豆还是洋芋?…… 这类该死的问题本不应该存在。

请考虑一下现在使用互联网的一大批人类,考虑一下我们40亿人如何生活的最基本方面之一,哪怕只是片刻。

这是一个21世纪的故事,但它足以引起那些尚且记住冷战时代的老人们内心响起警钟。

人们如何理解自己所处的更广阔世界中的所有经历和事件,越来越多地取决于他们使用的互联网版本。

一边是在中国使用的系统,该系统产生大量的个人数据,并模糊成一个庞大的国家监视和审查机器。

该模型以两个在线技术寡头为中心,它们的优势部分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中国的消费主义全部是关于通过智能手机而非老式的塑料卡付款。

他们是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拥有微信的腾讯,该平台每天有超过10亿人使用。它几乎统揽了每个人的基本生活 —— 付款、社交网络、消息传递、旅行交通、游戏 —— 几乎没有任何社会参与无法在这里实现。

在现代数字鸿沟的另一端,是在西方开创的互联网版本,如今它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以 Google 和 Facebook 为中心。这些寡头饱尝着数不胜数的个人信息的盛宴。

即使他们本身就是如今被称为监督资本主义的社会模式,却将自己展现为 “个人自由和自由价值观” 的完全相反的形象。

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哪种模式将变得卓越,尤其是对目前尚未上网的一半人类而言。

随着 Trump 的贸易战提供了一种粗暴的背景音乐,到目前为止,这场战役并不像中国平台与美国同行的对决那么简单:在固定基础设施之间的紧张关系中,技术冲突尤为明显,特别是在涉及IT巨头华为的活动时。

但是,看看中国在印度和非洲的高水平技术投资、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对峙的前景、Uber与中国同等公司滴滴之间的国际竞争 …… 您就会体会到未来的滋味 —— 尤其是在中国对移动支付系统的掌握方面,远远胜过大多数西方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地缘政治正在迅速发展到是否只有中美两国才是最具影响力的技术参与者。

同时,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在西方地区的优势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最有希望获胜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Elizabeth Warren ,她希望分拆Facebook、Google 和 Amazon。对于国会中更多的上流人士来说,同样的情绪也正在上升。

正如所谓的被遗忘权、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以及欧盟委员会最近对 Google 处以的15亿欧元罚款,欧盟正在抢占优势。

这场新的冷战和监管竞赛是我们必须了解西方大型科技公司现在所做的一切的背景,尤其是 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情况。

十年前,他宣称自己相信一个理想的概念,即 所谓的“ 激进的透明度” 和 “如果分享更多,世界就会变得更好的观念”。

现在,由于他的公司暴露在永无休止的丑闻恐慌中,他说他正在追求 “基于隐私的社交网络愿景”。

从逻辑上讲,他曾经和现在的这两个想法相互抵消,从而揭示了更多平淡无奇的感觉:他拼命试图摆脱潜在监管者的束缚,以至于 Facebook 持续处于西方互联网的核心,随时准备被不断推入新的全球市场。

5月初,扎克伯格发表了一篇很长的帖子,宣布他打算基于消息加密开发一个 “以隐私为中心的通信平台,该平台将比今天的开放平台更加重要”,该想法是从 Snapchat 复制而来的 —— 阅后即焚,以免再次困扰发布消息的人。

但是,实际上重要的是,他想整合 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 提供的消息传递服务,这无疑将使将任何试图拆解寡头公司的尝试都更加困难

在可预见的将来,老式的 Facebook 将继续发展。同时,在他们的新平台上,扎克伯格和他的同事们将继续积累大量的元数据(我们与谁谈话、持续多长时间、以及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哪里的详细信息),而加密则减轻了该公司应对内容审查的负担:当用户发动暴力和虐待时,Facebook 的高层将能够否认一切,并坚守立场。

但是,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扎克伯格的新作品:他的计划是 “使其尽可能安全,然后在此基础上建立更多让人们进行交互的方式,包括电话、视频聊天 …… 业务、支付、商业交易,最终成为许多其他种类的私人服务的综合性平台”。

这正是中国微信的模型,它几乎可以处理所有事,包括处理日常的个人理财,从而确保了无休止的数据雪崩。

着重强调的不仅是 Facebook 雄心勃勃的野心和扎克伯格举着 “隐私” 旗号所拥抱的新垄断规模,而是它居然很少引起关注:即使在东西方互联网模式争夺全球影响力的同时,中美双方两种模式正在融合。

也许这不值得惊讶。在冷战的高峰期,由于彼此之间的敌意,人们习惯于认为美国和苏联是越来越相似的社会,引用社会理论家 Herbert Marcuse 所说的 “工业化的共同要求”,双方都受到官僚主义和集中式规划的束缚。

在1989年的革命之后,基本理念发生了变化,东西方都被认为将走向一个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的共同未来,这个愿景也被投射到了日益繁荣的中国,直到习近平的到来,才预示着更多的问题。

而现在,这种融合又回来了,但这一次是关于监视、诱导操纵、和寡头公司,它们侵入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部分

危险的是,这个世界正处于两种景象之间(中美),而这两种景象太过相似了,令人难以区别:一方面,监控和审查制度由寡头公司与专制国家明目张胆地勾结在一起而实施;另一方面,无所不知的寡头公司与政府的关系微妙且严重不透明,这正是 Edward Snowden 站出来警告所有人的事。

立法者、监管者、开发者和企业家应该注意到:如果想要让21世纪的民主和最基本的公民理念有任何意义的话,西方的互联网不应该和中国的互联网接轨,而应该向相反的方向拉动。⚪️

The global battle for the internet is just starting

One thought on “全球互联网之战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