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权如何利用技术和贫困奴役人民?暴政背后的黑手

  • 每当听到中文舆论对“经济崩溃促进政治变革”的期待时,我们只能苦笑。本文希望能更深刻地揭露为什么中国人想错了,为什么社会弥漫虚无主义,为什么人们会主动服从甚至拥护暴政。是的,问题的关键很可能不在政治……

暴政经常被视为一个社会的突然和莫名的发展,“由于公众的恐惧或愚蠢”而在有限的时间内发射火箭那样爆发出来的单一暴君产物。但是,这是现代政治上最伟大谎言之一

事实是,至少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几乎所有历史上被简单视为“暴君”的政权都只不过是一个更大的管理阴谋的傀儡,而且几十年来,每个极权主义国家的建设都是由那些同样的金融精英主义者缓慢而平静地完成的。

从布尔什维克、希特勒和第三帝国、到毛泽东、到中东和非洲的大多数简陋的独裁者,总会有一群有组织的庞大金主和智囊团为这个时代最糟糕的政客和军队的职业生涯提供动力。

暴虐系统的兴起需要大量的时间、计划和阶段。人类不会在一瞬间冲动地闯入反乌托邦噩梦政权的怀抱。大众媒体告诉我们,这是它的运作方式:在艰苦的经济或社会条件下,具有超凡魅力的个性和邪恶意图的人突然浮出水面,通过承诺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来换取公共的忠诚以实现掌权。

但是,那些经济和社会危机从哪里开始的呢?它们是这个时代的自然结果,还是刻意设计的?

现实情况是,人们必须在心理上习惯于为某种被宣传出来的安全幻觉而交出自己的自由和人权。有时这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极权主义框架的每一次尝试都不可避免地引发反叛。因此,最成功的暴政将是一个公众需求的暴政,被公众认同并接受的暴政。公众必须认为这就是他们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被灌输的思想,否则他们最终肯定会对抗它。

全球主义金融家和权力成瘾者需要的不仅仅是军事力量或官僚力量来获得他们理想的奴隶社会。他们需要的是第四代战争战术。他们需要让群众主动接受自己被奴役。

有两种工具可以实现这一结果:第一种是控制经济衰退,第二种是将技术古拉格融入公共生活的各个方面

大众分心的经济武器

独裁政府因全球经济受到影响而获得突出地位并非巧合; 当人们完全被自己的生存问题分心时,他们就很难对暴政保持警惕。中国人都知道以养家糊口为借口的自我审查、甚至主动助纣为虐,此处不必赘述。这就是为什么分析师的重点一直是经济学和财政灾难的解决方案; 这一切噩梦都始于经济的开始和结束。

如果公众能够在危机发生之前准备好发展他们自己的替代经济体系,那么当全球政权将暴政作为一种解决方案时,他们将更加不会被混乱所分心,更容易注意到真实威胁的逼近。

如果没有本地的替代市场,就没有冗余,也就没有什么防止崩溃的保障。由于大多数人依赖现有的生计系统,经济早已成为全球政权非常有用的武器

以经济为人质会产生许多优势。通过通缩压力,工资可以保持在低水平,而高薪工作则会消失。制造业可以逐步淘汰或外包给海外,就像在美国发生的那样。由于税收普遍上升而财务状况下降,小企业所有权变得困难。

通过通胀或滞胀的压力,低工资和就业市场不足与价格爆涨相结合出现。如果没有政府的援助,这将使许多人的生存难以为继。

在这种环境中,公众变得更加依赖于服务部门,而服务部门没有提供有用的技能。很快,你就拥有了几代没有生产能力的人。他们成为慵懒的人工作在毫无意义的办公室和零售店,他们知道自己除了微薄的薪水之外什么也没有,不会完成任何事。

生活中缺乏更大的目标或使命以及普通人没有生产能力的意识创造了一种明显的绝望氛围。虚无主义就来了。人们要么没有自己想要的工作,要么在工作中完全无法实现自己真正的期待,更得不到应得的收益,无法骄傲地说:“是我,建立了这个”。公众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即 他们甚至可能只是为了摆脱苦差事而欢迎经济崩溃

这就是支持极权主义运动的开始地方 — — 那些厌倦了与经济作斗争并且没有独立意识的公民群体推动的。这些人不知道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们总是在寻求别人帮助解决。一旦金融结构遇到最大的痛苦,全球政客就很乐意向公众提出他们自己的‘预定解决方案’。一边是“权威”,一边是“羊群”,这是你最熟悉的画面。

然而,在经济被修复以换取公民的服从之后,人们仍将有一天会发现交易是不公平的。因此,他们会继续想要一种威慑力来使它们保持住。这就是权力的巩固。

技术鱼缸

首先,你必需知道,不论是西部或东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主要国家没有建立数字控制网格,东方国家与西方国家一样服从于国际老大哥的需求。所有涉及贸易战、叙利亚战争或各种选举等事件的地缘政治闹剧,最后什么都没剩下。在确定特定政府的弦音是否被国际老大哥阴谋集团拉动时,您所要做的就是,看看他们实施服务于他们自己利益的压迫系统的速度有多快

例如,由于最高法院最近裁定有争议的 Aadhaar 生物识别计划是合法的,印度政府最近一直处于头条新闻。在一个拥有 13 亿人口的国家中,大约有10亿人都已经在国家数据库中被进行了生物统计学分析。该数据包括指纹、虹膜扫描和面部扫描。

请注意,印度社会是在一个相当奇怪的地方体验这样一个极权主义数据库的,考虑到60%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大多数人几乎没有基本的设施。这就是为什么国际老大哥开始更大规模地编制世界人口的原因

想想中国的“社会信用评分”吧,想想中国众所周知的贫富分化状况,想想中国人对监视资本主义的冷漠和无知,想想那些拥护甚至追求实名制的中国人。请搜索 ‘2018年10月人口抽样调查’,了解中国当局正在做什么。这次的调查不是使用纸质表格,而是 PDA;调查的内容不仅包括户籍上每个人的身份证,还包括工作地点,甚至去工作时采取的具体交通方式,比如乘坐的是几号地铁。这次是更具体的和数字化的侵入。

同样,金融绝望和缺乏改变的技巧往往只会产生屈从,而不是反抗。印度庞大的城市有数亿贫困人口,他们自愿放弃人权以换取政府的援助计划

而对于那些受经济不景气影响较少的人们,印度政府已采取了其他措施,包括要求任何人如果想要获得政府服务,如 开设银行账户或注册手机服务等,都必须放弃人权,主动向政府提交生物识别数据。在那些没有印度那么贫困的国家里,同样也已经采取了并且是更多更具颠覆性的措施来监视公民。隐私数据只是被提取,而不是交易。

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已将他在 2016 年签署的所谓 Yarovaya 法律付诸实施。从电话对话到电子邮件的所有数字数据现在都被电信部门记录和存储,供政府随意访问至少六个月内,其中包括 Facebook 和 Twitter 帖子。

该国 2014 年的‘博客法’还要求任何拥有 3,000 名粉丝及以上的博主都被列入政府的档案,他们不能保持匿名。法律要求任何运营公共 Wi-Fi 网络的企业通过 ID 以识别用户的真实身份,该 ID 也被存储至少六个月。

俄罗斯的 FISA 风格的监视网格是巨大的,在这里看到《俄罗斯正模仿美国棱镜计划建立大规模监视系统 — — Wikileaks 披露(中文版)⏳》然而,自由运动中的许多人似乎忽视了这个现实,错误的针对普京个人。正如许多研究所指出的那样,俄罗斯深受国际金融家的影响

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大通(JP Morgan)是该国最大的投资银行。他们的中央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密切合作。克里姆林宫过去曾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控制全球货币。普京甚至在他自己的第一人称传记中承认,自他成为俄罗斯总统之前,他就是新世界秩序推销员 Henry Kissinger 的朋友。俄罗斯外交部长最近在一次关于全球主义俄罗斯真实情况的展览中,就对“国际秩序”的“攻击”批判美国,包括破坏世界贸易组织和全球气候变化协议。

考虑到上述情况,俄罗斯正在与全球老大哥一起努力识别和追踪每一个活着的人,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足为奇。特朗普在他内阁的全球老大哥的包围下,正在继续并在他的政府管理下扩大 FISA 监视,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 2018 年初,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法案,续签了国家安全局对美国人民的无证 FISA 大规模监视。民主党领导人非常高兴地支持了这一行动。尽管特朗普最近对 FISA 进行了某些批判,但是,正是特朗普政府使得 FISA 的延续成为可能。

主要的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全力配合大规模监控工作,他们定期与世界各国政府分享个人的隐私数据。仅 Facebook 就承认 2017 年政府对数据的要求增加了 33% 以上,而且大多数他们提交给各国政府的数据并没有被公开,没有接受任何公众监督。

Turki Bin Abdul Aziz Al-Jasser 因涉嫌维护一个名为 ‘Kashkool’ 的推特账户而于3月15日被捕,该账户揭露了沙特当局和皇室成员的侵犯人权行为。他在被拘留期间因遭受酷刑而死,这引发了新的愤怒:究竟是谁泄露了他的真实身份信息?

“他们[政府]是从迪拜的 Twitter 办公室获取到他的信息的。这就是他被捕而死亡的原因,“匿名消息人士告诉 Metro。⚠️Twitter 已早已对持不同政见者或批评者构成了严重威胁。消息人士说:“沙特持不同政见者的账户遭到监视。我们使用 Twitter 并不安全。”

该消息人士还透露,皇家法院的前顾问沙特·卡塔尼(Saud al-Qahtani)领导了一个“网络间谍圈子”,并在迪拜的 Twitter 办公室内有联系人。推特标签 #TwitterKilledTurkiAlJasser 正在声援异议人士 Al-Jasser。

IYP 的账户近期再次被 Twitter 封锁了。直到目前为止一直无法解锁。我们向国际互联网权利组织投诉,经过调查被回复:IYP 的博客域名 wix 和社交媒体平台 steemit “都在 Twitter 的黑名单上”。

IYP 借此写了一份声明发在博客,在这里看到《在无可言说之中言说中国》。

同时,我们还了解到,近期“有很多”中文推特账户被封锁,于是我们希望能调查一下,收集一个被封锁账户的列表,至少能分析出它们的共同特点。但是已经几乎不能。我们能联系到的唯一专注于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组织,拒绝帮助我们收集这些信息。

整个过程给 IYP 印象最深刻的不只有封锁账户,而是我们所有人的连接能力,当账户被封锁(这可能是完全没有预兆的)影响力瞬间就被清零,无法再通过有效的方式形成连接。

但是,如今几乎所有人都在集中化网络上,如果希望以最快速度实现传播和呼吁,就很难离开 Twitter。

于是 IYP 想到,我们的动员和传播模式肯定是有问题的,关于如何才能在不使用社交媒体的情况下最快速的联系人们。

另方面,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近期社交媒体上抨击审查保守派言论的愤怒感觉困惑:好像个人自由活动家被反向心理学所欺骗了,他们还在需要这些完全不受阻碍地监视和审查他们的媒体网站,需要被随时随机的封锁噤声。为什么还有人想要注册和使用这些网站?

但这一切会指向哪里?贫困和史无前例的数字监控的结合如何转化成了暴政?我相信中国的“社会信用”计划就是答案

该系统基于“保持信任”的理念,但是对谁的信任?当然是对政府的信任。信任是使用通过跟踪公民生活所得出的评分来衡量的。会受到惩罚的行为包括从禁烟区吸烟、到发布任何政权不喜欢的互联网内容。

而三年前 IYP 对该“信用评分”体系提出的警告,并没有被更广泛的公众所接受。直到转载我们那篇文章的网站已经下线。

中国是全球老大哥理想的终极游戏代表。由于大规模的经济斗争导致中国人对政府福利计划和就业机会的依赖,并没有太多中国公民能够被“列入黑名单”。因为人们在拼命服从。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创造了这样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公民的任何一项行动都被跟踪,然后被“评定”为可接受或要惩罚后果。这包括人们如何表达自己对政府的态度

显然,这是最终的控制机制,非常类似于布尔什维克革命后列宁和斯大林在俄罗斯建立的 Cheka,只是,这次是在大规模的数字技术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大规模监视是邪恶的,无论是否有人违反法律。它通过鼓励自我审查而不是直接将人们置于枪口之下,使政府有权决定和塑造人民的行为。

以不太明显的方式执行暴政;一个监狱,囚犯在那里被锁链困住;个人不敢在集体规范之外做任何事,因为害怕它可能被解释为违规。其惩罚很可能包括失去进入经济体的机会,当大多数人只能生活在从薪水到薪水之间时,这可能意味着死亡。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