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谋侵犯人权,以保留进入中国以外最大的数字媒体用户市场的交易

  • 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再次提醒中国敏感人士小心

【注】此前有同类的另一篇文章《从在线骚扰到线下逮捕:社交媒体被武器化针对异议人士,美国寡头漠不关心》,本文再次提醒,这不是特例。这种情况在全球发生。

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印度能这样做,中国就也能这样做  — — 并且中国从20年前就开始瞄准美国巨头公司的社交媒体平台和服务,从中抓捕和定罪异议人士。唯一的不同在于,中国目前为止都没有这种大规模的行动主义动员,不论是在线行动还是线下行动。

针对在线行动,我们提供过《信息行动主义指南》系列教程,对于线下行动,我们有《示威者指南》和《行动主义》系列,尤其是,我们制作了全套的《整体安全》教程,从在线组织到线下行动,旨在全面保护您和团队的安全。但是,如果您和团队准备实践这些教程,切勿通过美国巨头的社交媒体平台和服务,本文的案件应该作为一个警告,而且是再一次的警告

这只是近期发生的所有情况之一

在德里庞大的蒂哈尔监狱外密布的摄影机群,是那种你以为等待的会是陷入贪污丑闻的总理、或者宝莱坞明星被捉奸式的媒体狂热。但相反,这些摄影机在等的人是迪莎·拉维(Disha Ravi),一位热爱自然的22岁素食主义者和气候正义活动家,她不顾一切地反抗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奥威尔式的法律传奇,包括煽动叛乱和参与国际阴谋的指控,其要素包括(但不限于):印度农民的反抗、全球流行歌手蕾哈娜、所谓的反对瑜伽和茶的阴谋、锡克教分离主义,以及瑞典气候活动家格蕾塔·通贝里 (Greta Thunberg)。

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很牵强,那么,在警方审讯下,在监狱里呆了9天后保释拉维的法官也是这样认为的。法官 Dharmender Rana 本来是要裁决是否应该继续拒绝保释拉维,他是格蕾塔·通贝里发起的青年气候组织 Fridays For Future 印度分会的创始人之一。他裁定没有理由拒绝保释,这为拉维当晚返回班加罗尔的家扫清了障碍。

但法官也觉得有必要更深入地评论,对这起笼罩印度媒体数周的案件做出了长达18页的严厉裁决,对德里警方就拉维当初为何被抓的各种解释做出了自己的个人判决。他写道,警方针对这位年轻气候活动家的证据 “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 来支持针对她和至少另外两名年轻活动家的煽动或阴谋的指控。

虽然这起国际阴谋案似乎已经分崩离析,但拉维的被捕却凸显了另一种勾结 — — 这种勾结发生在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日益压迫性和反民主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府与美国硅谷公司之间,硅谷公司的工具和平台已成为政府军煽动对弱势少数群体和批评者仇恨的主要手段 — — 也是警方将像拉维这样的和平活动家困在高科技数字网络中的主要手段。

针对拉维和她的 “同谋” 的案件完全取决于对知名数字工具的常规使用:WhatsApp 群组、集体合作编辑的谷歌文档、一次私人Zoom会议、和几条高调的推文,所有这些都被作为国家支持的和媒体放大的追捕行动的 “关键证据”。同时,这些工具也被用于协调亲政府的信息战活动,旨在操纵公众情绪转而反对年轻的活动家和他们共同支持的农民运动,这通常明显违反了巨头社交媒体公司声称为 “防止在其平台上进行暴力煽动” 而设立的围栏。

在印度,网络上的仇恨已经以令人不寒而栗的频率演变为现实世界中针对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大屠杀,人权倡导者警告说,印度正处在可怕的暴力的刀刃上,甚至可能是社交媒体协助和怂恿的针对缅甸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式的流血事件。

在这一切的过程中,硅谷的巨头们都保持了明显的沉默,他们对言论自由的著名承诺、以及他们对所谓的打击仇恨言论和阴谋论的新承诺,在印度完全无处可寻。取而代之的是这些美国巨头与莫迪的信息战之间越来越多的和令人不寒而栗的共谋,这种共谋将被锁定在一项严厉的新数字媒体法下,该法律规定科技公司如果拒绝与政府合作删除违规材料是非法的。

共谋侵犯人权,似乎是这些硅谷巨头保留进入中国以外最大的数字媒体用户市场的交易。

在该公司早期的一些抵制之后,批评莫迪政府的 Twitter 账户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消失了数百个;政府官员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从事赤裸裸的煽动和公开的仇恨言论反而被允许继续存在,这显然违反了该公司自己的政策;德里警方吹嘘说,他们在挖掘像拉维这样的和平气候活动家的私人通信时,从谷歌那里得到了大量有益的合作

“这些公司的沉默很能说明问题”,一位因害怕报复而要求匿名的数字权利活动家告诉记者,“他们必须表明立场,而且他们必须现在就这样做。”

2015年9月27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左,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右,在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Menlo Park)的Facebook总部举行会议后

印度媒体将其称为 “工具包案”、“Greta工具包” 和 “工具包阴谋”,警方正在对拉维以及同为活动家的尼基塔·雅各布和尚塔努·穆鲁克进行调查,调查的中心是瑞典气候活动家格蕾塔·通贝里2月初在推特上向她的近500万名追随者发布的一份社交媒体指南的内容。当拉维被捕时,德里警方宣称她 “是工具包 Google Doc 的编辑&文件制定&传播的关键密谋者。她创办了 WhatsApp 群,并合作制作了该工具包文档。她与他们紧密合作,起草了那个谷歌文档”。

这个工具包不过是一个由印度和海外的活动家临时收集起来的谷歌文档,旨在为几个月来一直在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农民反抗者们争取支持。

农民反对莫迪政府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掩护下匆匆通过的一套新农业法。抗议活动的核心是认为,取消对农作物的长期价格保护,向更多私人投资开放农业部门,小农将面临 “死刑令”,印度的肥沃土地将落入少数大公司手中。

在这里看到这场抗议运动的故事异议的收成》。

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在全球南亚侨民中,以及更广泛的范围内,许多非农人士都在寻找帮助的途径。青年人领导的气候运动觉得自己有特别的责任站出来。正如拉维在法庭上所说,她支持农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们都需要吃饭”。而她也指出了气候的关系。近年来,干旱、热浪和洪水都愈演愈烈,印度的农民站在了这些气候影响的第一线,他们经常失去庄稼和生计,拉维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农民祖父母与极端天气斗争的经历,她对此深有体会。

就像数字时代反抗组织的无数此类文件一样,作为这场争论中心的工具包包含了人们熟悉的自助建议,主要是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印度农民的声援。“发推文支持印度农民。使用标签 #FarmersProtest #StandWithFarmers”;拍摄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表示你支持农民;在请愿书上签名;给你的代表写信;参加 “推特风暴” 或 “数字罢工”;亲自参加其中一次抗议活动,无论是在印度境内还是在你所在国家的印度大使馆门前;通过参加 Zoom 信息会议了解更多 ……。该文件的一个早期版本(很快被删除了)谈到了挑战印度的和平与爱,或 “瑜伽和茶” 的民族主义公众形象。

几乎每一个主要的行动主义倡导都会产生与此一模一样的活动指南。大多数中等规模的非政府组织都有人负责起草这样的文件,并将其发送给潜在的支持者和 “影响者”(在线活动家)。如果这些文件是非法的,那么当代行动主义本身就是非法的。通过逮捕和监禁拉维,因为她被指控为该工具包的编辑,她在本质上被定罪,因为她让印度在世界面前看起来很糟糕。根据这个定义,所有的国际人权工作都需要被关闭,因为人权工作很少会帮助政府留下什么好印象。

裁定拉维保释的法官有力地指出了这一点。“在任何民主国家,公民都是政府良心的守护者。他们不能仅仅因为选择不同意国家政策而被关进监狱”,他写道。至于与图恩伯格分享工具箱,法官指出,“言论和表达自由包括寻求全球受众的权利”。

这只是显而易见的道理。然而不知何故,这份最善良的文档却被多名政府官员抓住了,认为它是更邪恶的东西。莫迪的道路运输和公路国务部长 VK Singh 将军在 Facebook 上发文称,该工具包 “揭示了国际上针对印度的阴谋的真实设计。需要调查拉动这个邪恶机器的各方。清楚地列出了 ‘如何’ 、‘何时’ 和 ‘做什么’ 的指示。这种规模的阴谋往往都会被曝光。”

这些统治阶级将反抗者的国际联盟称为 “阴谋”。显然,跨国联盟的力量是最强大的,对各个联盟国家的当权者都具有最大的威胁性。

德里警方很快就得到了提示,开始利用殖民时代的严厉的 “煽动法”,寻找这个所谓的 “诽谤国家” 、破坏政府的国际阴谋的证据。但并没有止于此。这套工具箱还被指责为秘密阴谋的一部分,目的是要将印度分裂开,建立一个名为 Khalistan 的锡克教国家(更多的是煽动),因为一位在温哥华的印裔加拿大人帮助整理了这套工具箱,他对建立一个独立的锡克教家园的想法表示了一定的同情(这不是犯罪,该工具箱中也没有提到)。

也就是说,当局明确知道所有参与者的身份,以及所在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警方声称主要是在加拿大编写的一个谷歌文档,这个工具包被指控煽动并可能策划1月26日在德里举行的大型农民 “拖拉机集会” 的反抗运动。

2021年1月26日,印度纪念共和国日,成千上万开着拖拉机农户进入新德里,抗议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通过的新农业法律。抗议活动升级

几个星期以来,这些说法在网上疯传,其中大部分是在印度外交部牵头协调的标签信息战运动下,并得到宝莱坞和板球顶级明星的忠实回应。哈里亚纳邦的政府部长 Anil Vij 用印地语在推特上写道:“不管是谁,只要心中有反民族主义的种子,就必须从根部摧毁,无论是 #Disha_Ravi 还是其他任何人”。此贴被质疑为明显的强势人物仇恨言论的例子,但 Twitter 声称该帖子 “并没有违反其政策”,并将其保留了下来

印度平面媒体和广播媒体毫不留情地回应了煽动叛乱的荒谬指控,仅《印度时报》就出现了100多篇关于拉维和工具箱的报道。电视新闻节目对这个国际联盟工具箱的 “阴谋” 进行了批判犯罪口吻的报道。不足为奇的是,愤怒的民族主义情绪已经蔓延到了街头,在捍卫政府的集会上,图恩伯格和蕾哈娜(她也发推特支持农民)的照片被烧毁

莫迪本人甚至还直接发表了看法,他谈到了那些 “卑鄙到连印度茶都不放过” 的敌人 — —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指已经被删除的 “瑜伽与茶” 的文字。

然后,2月初,整个乱象似乎落空了。法官在释放拉维的命令中写道,“对上述 ‘工具包’ 的审阅显示,任何形式的暴力呼吁都明显不存在”。他写道,关于该工具包是分离主义阴谋的说法也完全没有得到证实,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连带罪推论。

至于向图恩伯格这样的著名活动家传播有关印度对待农民和人权维护者的批评信息构成 “煽动叛乱” 的指控,法官的批评特别严厉:“不能援引煽动罪来迎合政府受伤的虚荣心。”

案件还在进行中,但这一裁决代表着对政府的重大打击,也是对农民运动和支持他们的声援运动的平反。然而,这很难被称为一场胜利。即使工具包案因法官的一记耳光而失去动力,它也只是印度政府为追捕活动家、组织者和记者而发起的数百次运动之一。比拉维大一岁的劳工组织者诺德普·考尔(Nodeep Kaur)也因支持农民而入狱。刚被保释出来的考尔在法庭上表示,她在被警方拘留期间遭到毒打。与此同时,数百名农民仍被关在监狱里,一些被捕者已经被强迫失踪

该工具包对莫迪和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JP)所代表的真正威胁,从根本上说,始终是关于农民运动的力量。

莫迪的政治代表了释放的印度教沙文主义与高度集中的企业权力的有力合并。农民对这一双重力量提出了挑战,一方面是他们坚持粮食应该在市场逻辑之外,另一方面是该运动被证明有能力跨越宗教、种族和地域的分歧而建立行动,而这正是莫迪上台的命脉。

在这里看到详细解读少说话,多办事 …… 当坏蛋手持宪法》。

哥本哈根大学教授、《全新的国家》(Brand New Nation)一书的作者 Ravinder Kaur 写道,农民 “也许是后殖民时代印度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动员,这种动员跨越了农村和城市人口,将反对放松管制的资本主义的反抗与争取公民自由的斗争结合在一起”。对于莫迪强大的跨国资本与超民族主义国家的合并,“农民反抗运动对这个联盟构成了迄今为止最持续和最直接的挑战”。

新德里及周边农民的抗议活动遭到了水炮、催泪瓦斯、和大规模逮捕的暴力镇压。但抗议者们毫不畏惧、不断涌来,规模太大,仅靠武力无法击败。这就是为什么莫迪政府如此坚决地要想方设法破坏运动、压制运动的信息,多次在抗议活动前封锁互联网,并成功向 Twitter 施压,让美国巨头封锁了一千多个支持农民的账号。这也是莫迪试图用狡猾的工具箱论和所谓国际阴谋的故事来混淆视听的原因。

在拉维被捕后,数十名印度环保活动家签署的一封公开信提出了这一点:“中央政府目前的行动是转移注意力的战略,目的是转移人们对真正问题的注意力,比如不断上涨的燃料和生活必需品的成本,没有计划的防疫封锁造成的普遍失业和困扰,以及令人震惊的环境状况。”

换句话说,正是这种对政治转移的追求,有助于解释一场简单的声援运动如何被改写成了分裂印度和煽动国外暴力的秘密阴谋。莫迪政府正试图将公众辩论从其明显薄弱的领域  — — 在经济危机和流行病期间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  — — 拖到每个民族主义项目蓬勃发展的基础上:“我们” 与 “他们”,内部人与外部人,爱国者与煽动性叛徒。

在这个熟悉的手法中,拉维和更广泛的青年气候运动只是 “附带损害”。

然而造成的损害是相当大的,不仅是因为审讯仍在进行,拉维重返监狱的可能性依然明显。正如印度环保倡导者的联名信所言,她的被捕和监禁已经达到了目的:“政府的重拳出击显然是为了恐吓和创伤这些勇敢的年轻人们,因为他们向权力说出了真相,相当于给他们一个教训。”

更广泛的伤害在于,整个工具包的争论给印度的政治异议带来了寒意 — — 曾经标榜自己有能力打开封闭的社会、在全世界传播民主的美国科技巨头公司,也在与暴虐的政府默默地共谋。正如一个头条所言“迪沙·拉维的被捕让所有谷歌印度用户的隐私受到怀疑”。

事实上,公共辩论已经深深地受到了损害,以至于印度的许多活动家正在转入地下,删除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以保护自己。即使是数字权利倡导者,也对自己的名字被引用到记录中保持谨慎。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研究人员描述了一个善于打信息战的政府和建立在最大化参与度上的社交媒体公司之间的危险融合,以挖掘用户的数据。“所有这一切都源于现状对社交媒体平台更强的武器化,这在之前是不存在的。这些公司倾向于优先考虑更多的病毒性传播、极端主义内容,这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这使得他们能够将用户注意力货币化,最终有利于他们的盈利动机。

在这里看到具体解释我们不是在谈论那场政变》。

自她被捕以来,拉维的私人数字生活的内幕已经被摆在所有人的面前,被贪婪和淫秽的国家媒体所报道。电视和报纸痴迷于她给格蕾塔·通贝里发送的 *私人消息*,以及那些除了编辑在线小册子之外什么都没做的活动家之间的其他 *私密交流*。与此同时,警方一再坚持认为,拉维决定删除 WhatsApp 群组是她 “犯罪的证据”,而不是对政府试图将和平的数字组织变成针对年轻活动家的武器的理性回应。

拉维的律师要求法院下令警方停止向媒体泄露她的私人通讯信息  — — 警察们似乎已经掌握了活动家被扣押的手机和电脑的所有信息

由于想要获得更多的私人信息用于调查,德里警方还向多家大型科技公司提出了信息要求。他们要求 Zoom 公司披露一次活动家私人会议的与会者名单,他们说这与该工具包有关;警方也已经向谷歌提出了数次要求,要求提供有关该工具包如何发布和分享的信息。

而据新闻报道,警方还向 Instagram(Facebook旗下)Twitter 询问了该工具包相关信息。目前还不清楚哪些巨头公司已经遵守,以及遵守到什么程度。警方公开宣传了谷歌的合作,但谷歌和 Facebook 都没有回应记者的评论请求。Zoom 和 Twitter 提到了他们的公司政策,其中规定他们将遵守相关国家的法律。意思就是,他们已经承认了合作。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莫迪政府选择在这个时刻出台一套新的法规,使其对数字媒体的控制水平严苛到接近中国的大防火墙。

2月24日,也就是拉维出狱后的第二天,路透社报道了莫迪政府计划中的 “中介准则和数字媒体道德规范”。新规则将要求数字巨头公司在接到政府命令后36小时内下架影响 “印度主权和完整” 的任何内容  — — 这个定义非常宽泛,很容易包括对瑜伽和茶的诽谤。新守则还规定,数字媒体公司必须在72小时内配合政府和警方索取用户信息的要求。这包括请求追查平台上 “恶作剧信息” 的起源,甚至包括加密的消息应用

新守则的出台是以保护印度多元化社会和屏蔽低俗内容的名义。“出版商应考虑到印度的多种族和多宗教背景,在介绍任何种族或宗教团体的活动、信仰、做法或观点时,应适当谨慎和斟酌”,该规则草案规定。

但是实际上,印度人民党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Trolls军团之一,其政客一直是针对弱势少数群体和各种异议人士的仇恨言论的最狂热和积极的推动者。仅举一例,几位BJP政客积极参与了一场虚假信息宣传战活动,声称穆斯林故意传播 Covid-19,作为 “病毒圣战” 的一部分。这样的虚假信息传播将在法律上体现拉维和其他活动家经历的双重数字漏洞:他们被印度民族主义国家的在线暴民攻击,而当他们寻求保护时,同一国家不会保护他们,并且国家可以选择任何理由去侵犯正义活动家的数字隐私。

数字权利组织互联网自由基金会执行董事阿帕尔·古普塔(Apar Gupta)对新法律中可能允许政府官员追踪 WhatsApp 等加密平台上的信息发布者的条款表示特别担忧。他说,“这损害了用户的权利,如果用户担心自己的对话不再是私密的,可能会导致自我审查。”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公民自由协会执行主任、《边界与规则》一书的作者Harsha Walia 说, “最新提出的法规要求巨头社交媒体公司协助印度执法是法西斯主义的印度教莫迪政府又一次令人愤慨和不民主的尝试,以压制异议, 巩固监控国家,并升级国家暴力。”

她说,莫迪政府的这一最新举措需要被理解为印度国家发动的更广泛的复杂信息战模式的一部分。三周前,印度政府关闭了德里部分地区的互联网,以压制有关农民抗议活动的信息;农民抗议活动和锡克教侨民中的记者和活动家的社交媒体账户被封锁;美国科技巨头公司在一些毫无根据但令人寒心的镇压异议案件中与印度警方合作。在过去的四年里,印度政府已经下令断网400多次,印度对克什米尔的占领以长期的通信围困为标志。”

新法规将影响所有数字媒体,包括流媒体和新闻网站,将在未来三个月内生效。印度的一些数字媒体制作人正在进行反击。

然而,永远不要指望硅谷给你安全。许多美国科技高管对早期在公众和工人压力下做出的拒绝与中国的大规模监控和审查机器合作的决定感到后悔  — — 这是一个道德的选择,但却让谷歌等公司失去了进入一个庞大得惊人、利润丰厚的市场的机会。这些公司似乎不愿再做同样的计算。正如《华尔街日报》去年8月报道的那样,“印度的 Facebook 和 WhatsApp 用户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Facebook 选择了印度作为市场,在这个市场上推出在线支付、加密货币和以新的方式将其产品捆绑在一起的举措,[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这些举措将在未来十年内占据 Facebook。”

对于 Facebook、谷歌、Twitter 和 Zoom 等科技巨头公司来说,莫迪领导下的印度已经变成了一个残酷的时刻。在北美和欧洲,这些公司不遗余力地表明,他们 “可以信赖”,在保护任何健康社会都不可或缺的言论、辩论和不同意见的自由的同时,对其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和阴谋论进行监管。但是,在印度,帮助政府追捕和监禁和平活动家并放大仇恨言论的现实,是进入一个巨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的交易,“所有这些论点都已经消失了”,一位活动家告诉记者,原因很简单:“美国巨头公司正从这种伤害中获利”。⚪️

India Targets Climate Activists With the Help of Big Tech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