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强大的手机监控工具已经在全美各地默默部署

  • “情报主导型警务” 这个邪恶的概念又催生了一堆专门旨在帮助警察抓人的监视技术公司。他们从警察抓人中获利。

【注:“情报主导型警务” 的概念的确是英国发明的,而通过监视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形成针对大众的行为监控和分析,这种做法是美国创立的并流行全球,即 监视资本主义的起源。现在,它也在中国蓬勃发展中…】

到目前为止,德克萨斯州巴顿维市的 Hawk Analytics 公司及其产品 CellHawk 基本上没有受到公众的关注。CellHawk 已经被警察部门广泛使用,帮助全国各地的警察部门、FBI间谍、和私人侦探将手机供应商收集到的信息转化为人们的位置、行动模式和人际关系的图谱。TheIntercept 获得的警方记录显示,这个令人不安的强大监控工具在暗中运作,很少受到监督。

CellHawk 的制造商表示,它可以在20分钟内处理长达一年的手机记录,将过去需要警察艰苦工作的过程完全自动化,包括手绘纸质图

这款基于网络的监视产品可以摄取通话详细记录或称CDR、代表移动服务提供商跟踪手机之间的联系、显示谁在与谁通话;它还可以处理手机位置记录,这些记录是在手机主人四处移动时连接到不同的信号塔时产生的

这些数据可以包括 “信号塔转储”,它列出了所有连接到特定信号塔的手机 —— 这是一种大规模监视的形式。根据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中心的一份报告,FBI从2010年进行的一次信号塔转储中获得了超过15万个电话号码,以试图收集针对一名银行抢劫嫌疑人的证据。

警方使用 CellHawk 来处理他们经常从 AT&T 和 Verizon 等手机运营商巨头那里收到的数据集,通常是大量的电子表格,而且往往没有搜查令。这与一种更著名的手机监控技术 —— 黄貂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监视技术通过冒充运营商的信号塔诱使手机连接,然后截获手机通信。

与黄貂鱼不同的是,CellHawk 并不需要这种诡计,也不需要警方将监视设备放置在他们瞄准的人群附近。相反,它帮助警察更充分利用私人电信供应商和其他第三方(即 监视资本家们)已经收集到的信息

CellHawk 的监控能力不仅仅是分析手机信号塔的元数据。Hawk Analytics 声称,它可以从乘车记录和GPS等大型数据集中导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揭示性情报 —— 这些信息通常由普通老百姓产生的。

根据该公司的网站,CellHawk 在其 “独特的动态分析工具” 中使用GPS记录,根据该公司的宣传材料,该工具可以绘制目标的通话和位置随时间的变化。“当数据在城市或整个县城移动时,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数据”,该网站称。

根据宣传手册,该工具还可以帮助绘制人际关系图,能够同时对20多个手机进行动态分析,并 “看到它们如何相对移动”。这就可以知道什么时间内谁和谁在一起。

该公司所宣传的功能已经足见,CellHawk 是一个自动化的、持续监控的工具,而不是仅仅处理手机公司偶尔的电子表格。CellHawk 的网站宣传说,当目标移动,或进入或离开某个特定的 “地点或 Geozone(例如您所在的整个城市)” 时,该软件就能够向监控团队 “发送电子邮件和短信警报”

在其网站上,Hawk Analytics 宣称这项功能可以帮助监视者 “查看每天开始和结束时使用频率最高的手机信号塔的地块和地图”。但在发给潜在客户的小册子中,它的描述更加直白,称 CellHawk 可以帮助 “找出你的嫌疑人晚上睡觉的地方”。

广泛的数据共享和宽松的监管

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包括明尼阿波利斯)的警长办公室在2015年初开始使用该软件后,其抓人行动当然令人印象深刻。

一位犯罪情报分析师在2016年2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赞了 CellHawk 的易用性,将这款付费软件与其他竞争者监视工具进行了比较。“CellHawk很新,而且便宜很多! Cellhawk 最大的优点是用户不需要做什么,因为软件为你做了一切。它是拖放式的。该软件可以下载所有主要电话公司的记录。最大的卖点当然是映射,它还有动画,非常酷!”

据《圣克劳德时报》报道,亨内平县警长办公室使用 CellHawk 作为通过明尼苏达州一个被称为 “大都会区域信息中心” 的融合中心共享情报的努力的一部分,该中心汇集了联邦调查局和8个县市,服务多达400万人。在2018年2月,也就是 TheIntercept 获得HCSO发票的最近一年,警长办公室更新了年度付费,提供了存储25万份CDR的能力。

【注:“融合中心” 是美国的情报共享机制;由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共同发起创建,由州、地方和部落级别的政府执法部门和国土安全部门共同管理运营,以提升美国联邦、各州以及各地方政府相互之间的信息分享能力为主要任务的专门机构。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融合中心已经由最初几个松散独立的执法情报机构发展为79个融合中心组成的国家融合中心网络;以应对任何突发事件,目标是 “预警感知”和情报导向作用。“预警感知” 即 少数派报告,关于 “情报主导警务” 可参见这里的访谈《不要相信改革:激进活动家如何废掉警用监视

警长办公室的发言人 Andrew Skoogman 表示,该办公室不经常使用 CellHawk 的某些功能。例如,HCSO “很少” 分析全区域记录,他说,“相当罕见” 使用 CellHawk 的自动位置警报服务,“根据调查人员的分析需要” 使用。

CellHawk 核心的电信数据来自电信供应商的广泛共享。例如,Verizon 在2019年收到了来自美国各种执法实体的26万多份传票、命令、授权令和紧急请求,其中包括要求提供2.4万多份位置追踪信息。

但获取这些信息的法律要求有时并不明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在2014年称与全区域记录相关的法律标准 “极其模糊”。布伦南中心2018年的一份报告称,法院在处理此类转储问题上 “意见不一”,一些下级法院允许使用法院命令获取数据,根据《存储通信法》,法院命令的获取采用比搜查令门槛更低的证据标准,只需要警察声称 “有合理理由相信” 这些记录与正在进行的调查有关。

同时,特定于某一用户的位置记录,只需一份法院命令就可以获得 —— 除非这些记录跨越7天或更长时间,在这种情况下,根据2018年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警方需要获得完整的搜查令。对于警方获取 “实时” 手机位置数据是否需要法院命令或搜查令,也一直存在分歧。

亨内平县在部署 CellHawk 这样的技术时定义了自己的法律标准。这些标准在2015年8月的一份警长办公室政策文件中得到了阐述 —— 这是在 CellHawk 已经被使用了几个月之后。

这份名为 “犯罪信息共享和分析” 的文件是在2018年发起的数据请求后发布的,并在新警长选举后的几年得到了满足。它表示,该办公室需要 “合理的怀疑”,这被认为是 “当足够的事实被确定,……有理由相信,有或已经有合理的可能性,个人或组织参与了可确定的犯罪活动”。

该政策没有说调查人员必须得到法官的批准才能保留信息。Skoogman 没有回答 TheIntercept 关于收集CDR适用什么法律标准的问题。

ACLU 的高级宣传和政策顾问 Chad Marlow 在被要求审查亨内平县的 CellHawk 政策时说,CellHawk 技术 “本质上没有问题”,但该县为如何处理 CellHawk 数据的收集设定了一个低标准。要求 “合理怀疑” 是流量拦截的典型门槛,而不是侵入性搜查,后者需要合理的理由。

CellHawk 的功能 —— 梳理通话、短信、乘车应用等数据 —— 显然比流量拦截更具侵入性。除此之外,Marlow 说,该县的 “合理怀疑的定义诡异得令人费解”,应该要求调查人员 “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犯罪基础,而不是 *也许* 正在实施”。

亨内平县的政策写道:

犯罪情报资料应自收集使用之日起保留五年,以较晚收集到的时间为准。五年后,除非有新的信息重新证实该个人和/或组织正在进行的犯罪活动,否则这些信息将被删除。当更新的犯罪情报信息被添加到有关可疑个人或组织的档案中时,这些条目将重新验证合理怀疑,并重新设定该档案的5年保留标准。

这项政策授权HCSO的调查人员根据一个相当低的法律标准,将这些数据挖出来并保留五年。

虽然这项政策说警长不能 “仅仅基于” 个人的 “种族、性别、年龄或民族背景” 和 “不违反任何法律或威胁他人安全的个人习惯和/或偏好” —— 提到第一修正案所涵盖的活动 —— 而保留信息,但是,如果在抗议期间发生犯罪,就像例行公事一样,这些数据被执法部门认为是公平的收集在如此低的标准下,加上如此强大的监控效用,用不了多久就能摸清整个抗议运动的参与者的关系网络,实现连锅端。

例如,在基诺沙警察局枪杀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子后,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个拘留中心外举行了抗议活动,声援邻近的威斯康星州的示威活动,根据 HCSO 的新闻稿,亨内平县警长 Dave Hutchinson 说:“有11个人被逮捕,并以骚乱、破坏财产和非法集会的罪名被拘留”。如果融合中心的刑事情报调查人员通过 CellHawk 追踪这些人的信息,那么警方就会根据通话、短信和其他记录挖掘到这些抗议者之间的关系图,这一点也不夸张。这张互动式社交地图可能包括数千名根本没有参与这11名被指控的活动家参与的活动。Hawk Analytics 将这种社交关系分析作为主要功能进行营销

当被问及使用 CellHawk 是否破坏了无罪推定 —— 基本上颠倒了调查过程,因此理论上应该证据在先,对具体犯罪的怀疑在后 —— Skoogman 回答说,基本上无辜的人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他写道,“根据这些调查所形成的证据,可能会获得并分析嫌疑人的手机记录。有时,这种分析形成的信息表明,嫌疑人没有实施正在调查的犯罪。这就是调查过程。这正是分析数据的原因。以确定现有数据是否支持继续关注一个人作为嫌疑人,或者可能排除嫌疑。”

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和推广

Hawk Analytics 的CEO Mike Melson 在该公司网站上的简历中称自己是前美国宇航局的工程师,他向执法机构提供免费试用,希望将自己的产品卖给这些机构。此外,Melson 还担任过专家证人,随时准备代表检察官作证。他的证词有时会出现在当地的新闻中,但没有提到他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就是他可以通过对他人定罪而从经济上受益。在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进行多次尝试后,Hawk Analytics 未能对记录发表评论。

2013年12月,Heather Elvis 在卷入第三者的争执后从南卡罗来纳州的家中失踪。几年后,经过11天的审判,Tammy Moorer 被判刑。据WBTW新闻报道,在那次审判的第二天,Melson 作为 “分析手机数据的专家证人” 出庭。该新闻报道并没有说明 Melson 密切参与了此案中帮助追踪监控的软件的创建。

此外,根据来自北弗吉尼亚州的报道,Hawk Analytics 因他们的所谓专家服务而获得报酬,这些服务导致 “在2017年CVS商店经理被枪杀 …… 的案件中,一名男子被判处一级谋杀罪”。对于他们的 “手机数据分析和两天的专家证词”,Hawk Analytics 获得了8175美元的报酬。这当然不是一笔意外之财,但它可以与销售少量 CellHawk 使用权的金额相媲美,它有效地复合了来自刑事司法系统多方的收入流。

CellHawk 并不是双城警察用来处理嫌疑人和其他人情报的唯一技术。亨内平县和他们的执法伙伴使用自动车牌读取器黄貂鱼和类似的竞争性监视设备、空中监控、和社交媒体情报等间谍技术。CellHawk 本身就很强大 —— 但加入到该地区警方已经庞大的间谍军火库中,它提示地方警察部门变得更像情报机构,而不是市政警察。

冗长的数据保留政策和这些监控工具的威力,造成了一连串可怕的可能性,导致过度扩张和权力滥用。虽然HCSO已经承认使用了其中的一些监视工具,但并没有发布任何关于使用 CellHawk 的公开报告。布伦南中心自由和国家安全项目副主任 Rachel Levinson-Waldman 审查了亨内平县的政策,他说:“使用的提法令人担忧,因为这可能会大大延长保留时间。”

明尼苏达州法律规定,电子设备受到追踪令的限制,如果该证据最终没有出现在法庭上,则必须在90天内通知当事人。这部 “追踪令” 法律自2014年起就开始实施了,然而,从近几年的媒体报道来看,并不清楚该州是否有人收到过这样的通知,也不清楚追踪令是否被法院解封过。

这部法律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挫折,因为警方避开了搜查令,而是根据门槛低得多的所谓 “合理怀疑” 标准获得了法院的命令。尽管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在题为 “位置信息所需的追踪令” 的子项下明确规定,“只有当政府实体表明有合理的理由证明拥有电子设备或正在使用独特标识符的人正在实施、已经实施或即将实施犯罪时,才必须签发允许获取位置信息的授权令”。

明尼苏达州ACLU的政策主管 Julia Decker 表示,该州对 CellHawk 监视技术的使用 “似乎没有监督”,尽管监控问题应该得到 “尽可能高标准” 的监督。她还表示,亨内平保留 CellHawk 和类似监视数据五年的政策提高了对公民自由的伤害的可能性。

“我认为这凸显了监控技术的快速发展如何超越现有法律,以及如何成为真正的问题”,Decker 说。“在没有监督/监管的情况下,强大的监控技术被整合到已经存在的调查框架中,而不是事先审查和考虑其实际扩大或推动这些框架的限制/界限和侵犯公民自由的潜力。在这个讨论警察改革的时刻,监控技术的使用需要成为讨论的一部分”。

Hawk Analytics 在美国各地有许多客户。记者利用信息自由法请求进行了一项调查,从 CellHawk 网站上提到的、CellHawk 培训课程中提到的、或当地新闻报道中提到的机构收集 CellHawk 订购发票。发现了很多机构都在使用这项技术。亚特兰大法耶特县堪萨斯城弗吉尼亚州富兰克林犹他州犹他县科罗拉多州科林斯堡德克萨斯州伊达尔戈县加州奥兰治县,当然还有联邦调查局,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都支付了 CellHawk 的费用。威斯康星州麦迪逊警察局似乎仅从2018年起就拥有数千条潜在的 CellHawk 记录,但要求记者支付近700美元才能检查和提供这些记录。⚪️

POWERFUL MOBILE PHONE SURVEILLANCE TOOL OPERATES IN OBSCURITY ACROSS THE COUNTR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