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如何把德国城市变成圆形监狱

  • 这个由IBM创建的、由谷歌推向全球的数字地狱,现在由华为渗透到了欧洲

德国的小工业城市杜伊斯堡即将进行重组和重建;或至少是它的管理方式。

杜伊斯堡将成为第一个所谓的 “智能城市” 试点,其基础设施、管理和部分其他功能将不由人类提供动力,而是由人工智能完成。

但是为了提高效率,杜伊斯堡和其他数十个城市开始实施并依靠被广泛谴责为侵犯人权的技术。

Al Bawaba 记录了中国科技公司如何获得与中国间谍机构合作的合同,以建立一个警察和监视之国,消灭任何异议和反抗。

这包括在西北省份新疆拘禁着超过一百万的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并推出了一种被称为 “社会信用评分” 的大规模监视系统,对公民的服从程度进行排名,并对得分太低的人进行惩罚。

中国的 “社会信用评分” 就是超级少数派报告监视系统,但它不是中国的专属,而是全球很多国家的热门追求

现在,这些利维坦基础设施的要素正在走向全球,其中一些已进入欧洲。

杜伊斯堡的 “智能城市改造”

Duisburg Mayor Sören Link(Left) and Wang Yonggang, CFO of Huawei‘s Enterprise Business Group(Right) (Huawei)

2018年初,德国杜伊斯堡市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合作,将杜伊斯堡重塑为所谓的 “智能城市”;这一理念被华为倡导为治理的未来。

“双方都同意通过实施新的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在几年内使杜伊斯堡成为西欧的创新和数字化样板城市,”有关此事的新闻稿说。

杜伊斯堡和华为于去年6月6日同意开始实施 “Rhine Cloud”,这为将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Rhine Cloud 是统一的 “智能城市” 和公共服务云平台的另一种名称,它将原本分散的城市维护和治理形式统一到一个单一的数据库中。也就是高度集中化。

介绍称,它将首先使用新的 “旨在将室内环境数字化的技术,并用于电子政务、旅游、设施管理、零售等智能城市用例”。

华为西欧区总裁 Vincent Pang 说:“华为致力于与市政府合作,使现代城市变得更聪明、更易于居住。

但是,如果杜伊斯堡的新系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展成为现在的可销售产品,则必须借助某个地方进行发展。

那个 “地方” 就是中国,华为一直以 “智能城市” 治理的名义深入参与建立一个渗透性监视国家 —— 这个由IBM创建的、由谷歌推向全球的数字地狱,现在由华为渗透到了欧洲

完善 “智能城市”

为了优化和组织中国在新疆地区的监视国家,部分程度上它依赖于华为。

去年5月初,华为开始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建立 “智能安全产业” 创新实验室。

该实验室的目的是成为一个情报中心,在该中心中,可以为所谓的 “智能城市” 组织和分析从监视工作中收集的所有数据。

中国少数民族问题专家 Adrian Zenz 指出,华为 “智能城市” 的部分产品已开始出口到德国杜伊斯堡。

而且不止杜伊斯堡。根据华为的网站,Rhine Cloud 等智能城市技术已经出口到120多个城市!

这使人权专家感到担忧。 “今天在新疆开发和部署的监视技术将很快在全球销售和推广,” 大赦国际的 William Nee 说。

“智能城市” 概念中最具争议的元素是哪种数据被认为与有效治理相关。

数据库中包含城市维护的常规功能,例如 路灯触发器,该功能已成为自动化系统的一部分。但是还包括维稳功能,为政府提供了一套新的先进工具,可以对他们认为不可信、可疑或激进的任何人进行监视

尽管国内法律可以减少潜在的侵犯人权行为或隐私问题,但是,新疆的 “智能城市” 技术试验场几乎没有限制,这使华为等公司可以自由地开发最大程度的侵入性监视技术,而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根据 Zenz 的说法,这给中国公司提供了相对于欧洲或美国竞争对手公司的优势地位,后者不得不在公民反抗和隐私监督机构的严格约束下操作和测试其技术。而中国公司根本不会受到这种挑战。

“智能城市” 被用来对付本国公民的最明显例子之一就是配备了先进的面部识别技术的闭路电视摄像机的武器化。

在新疆,数百万个放置在战略要地的闭路电视摄像机不断跟踪和识别居民,确定他们的日常路线,并为国家政权提供了一种恒定的方式来监视所有人的活动和行为。

被捕获的可疑活动(例如祈祷)可能会被标记,并由中国情报人员进行检查。被怀疑的人可能会在“再教育”营中被长期拘留。

如今,这种技术正在进入欧洲城市,这可能使侵犯人权的行为变得更加容易 —— 由大数据驱动。

(Rami Khoury/Al Bawaba)

新的圆形监狱

圆形监狱的概念比 “大数据” 和所谓的 “智能城市” 的年代早了数百年。尽管如此,这是一个非常相关的类比。

在这里的人们只能假定自己一直在受到监视,他们只能通过自我审查令监视者满意。圆形监狱让所有人主动为监视者服务。

Simon Zhen 等法律分析师认为,正在出口的现代监视国家就是新的圆形监狱。“并不是说政府实际上一直在关注并控制着你。但是你已经无法做任何事。如果你组织一场大规模的反抗,就很容易陷入困境。”

“再比如,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您在流行的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有关天安门事件或法轮功的文章,但是一旦这样做,将有真实而直接的后果,因为政府立刻就能找到你。”

华为总裁称:“这个智能城市的神经系统包括一个 “大脑” [控制中心]和 “周围神经” [网络和传感器],收集有关城市状况的实时信息,传输数据,使 “大脑” 能够分析并做出明智的决定,提供反馈命令,并最终执行行动。这在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之间建立了无缝链接。利用云计算、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领先的新型 ICT 技术,华为致力于打造强大的神经系统,为智能城市提供动力……”

随处可见的控制中心以及将城市的各个部分连接到中央数据系统的外围神经,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它是可销售的。

尽管杜伊斯堡本身的运营成本可能会下降,但其潜在成本仍然存在并且还会增加:其 “智能城市” 使用的技术已经对中国境内数百万人实施了侵犯人权的监视,并且是全球更广泛监视的一部分。

这些新的监控技术企业正在激励监控技术的发展,并且不鼓励各国政府调查其来源或哪些权利可能受到侵犯,只因为开发这种东西能让他们收益颇丰。⚪️

Huawei, Surveillance and Why Smart Cities are the New Panopticon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