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在社运团体内部

秘密警务查询(UCPI)网站上的最新出版物证明,数十年来英国政府秘密收集了成千上万公民的政治活动情报。这次揭露是一场痛苦的胜利。自 1968 年以来,警方已经秘密监视了 1000 多个社会团体,包括环保主义者和和平活动家。没有找到最完整的名单,但在已经被确认的那些组织中,121个是左翼,3个是右翼。

公众对我和其他人的故事感到震惊,人权一直在遭受这种卧底监视之警权滥用的威胁。但到目前为止,公众兴趣集中在相对较少的核心参与者身上,目前是210人。这一最新的法律纠纷吸引了更广泛的公众兴趣。这将使整个故事成为更多人的个人故事。

去年1月底,国家和非国家核心参与者的律师被要求向 UCPI 主席 John Mitting 爵士提交书面材料,以便于1月31日在皇家法院进行口头听证会,了解如何在2019年夏季进行调查。本次听证会的结果将确定警方对调查的证据在多大程度上是透明的对公众开放的。

然而,由于有关数据保护和个人隐私权的新法律出现了问题。Mitting 读到的秘密警察的 9,000 份情报报告中包含了数千名普通英国公民的名字。成千上万的普通人被卧底警察记录并报告,他们的名字被存放在秘密文件中,这些文件从未受到公民监督。

这些可不是罪犯的名字,甚至不是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它们只是参加反种族隔离运动、核裁军运动、反纳粹联盟、绿色和平组织、格林汉姆和平营等抗议团体的公民政治参与者的名字,也包括参加消防队等工会的成员、RMT、建筑联盟、行业联盟和技术人员,这些名字中还包括参与为在警察拘留期间遭遇遇害的亲人争取正义的运动的家属成员。

无辜人民被监视的规模如此巨大,以至于调查一方面难以确定如何防止无辜公民在没有机会行使其隐私权的情况下暴露他们的身份,另一方面难以保持警方的证据受到的公开监督。

调查所产生的第二份文件更令人不寒而栗,这次会议是为阿根廷司法运动举办的,这是一个与女权组织有联系的家庭团体。在列出在场人员时,报告官员发表了以下评论:“在场的人中有大约10名新时代联盟(NAL)成员和3名变革运动(CfC)成员。Justice Always Group(JAG) 的 Elora Esposito 也是这个庄严机构的唯一代表。“足见他们对公民活动家的了解之深入。

这些文件的目的是将律师的注意力集中在隐私法上。但它们的直接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它们表明了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名义收集了多少关于普通守法公民的信息这一令人震惊的事实。

这些报告中出现的数以千计的名字是潜在的证人,可以证实或质疑前卧官员提供的叙述。应该搜索、联系这些人并提供机会从文档中删除他们的姓名和个人详细信息。应邀请他们作为证人陈述。他们是公众,警察对他们进行审查。

这将是一项昂贵的工作,但却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工作。数百万英镑被浪费在这些卧底官员身上以产生这些报告。

在这里看到已经揭露的被监视的社运团体列表。本文的作者是一名活动家,她被卧底警察骗取了5年的生活。

Police have spied on thousands of us. Let the spotlight now fall on them: I shared my life with an imposter for five years, believing him to be my partner. This public inquiry into the secret state is crucial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