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侦察:情报机构再次监听记者通讯,媒体该如何保证爆料人的安全?

  • 此案是近期的热门事件,情报机构再次做出监听记者的违法行为。然而需要提醒的是,在谴责的同时应该反过来想想这件事,正如隐私保护组织所强调的:不应该寄希望于调查人员完全守法,他们掌握着强大的自辩理由,记者们必需自己保护自己 – 保护信息和爆料人的安全,保护全体公民的知情权。应该怎么做?

纽约时报最近透露,FBI 一直在调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前助理 James Wolfe 可能泄露机密信息给记者的事件。到目前为止,Wolfe 只是因为向调查人员作了虚假陈述而被起诉。

调查似乎集中在纽约时报记者 Ali Watkins 如何在为Buzzfeed News工作期间了解到“机密”信息这一线索,俄罗斯间谍曾试图招募总统特朗普的前顾问 Carter Page。

纽约时报的文章显示了以下三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首先,根据这篇文章,联邦调查局特工“秘密截获了记者 Watkins  的电话通讯和电子邮件记录”。 “截获的记录中甚至包括她的本科时代与她的大学电子邮件地址相关的记录。”但是,“调查人员并没有获得这些信息的具体内容。”

“没有获得具体内容“这句话很奇怪,难道文章作者还想试图通过“元数据不是具体内容”来欺骗公众吗?
包括 EFF 在内的许多数字安全资源一直都在强调使用端到端加密。但是,⚠️ 重要的应该要明白,虽然加密可以保护通信内容,但加密不会掩盖元数据。因此,政府代理人无需亲自倾听或阅读通信信息,就可以看到您与谁交谈,何时何地,甚至从何处访问。

元数据可能会非常明显地暴露隐私。Wolfe 否认与记者交谈,但元数据显示了交谈记录,结果导致他被刑事指控。

不幸的是,完全屏蔽通信元数据几乎是不可能的。通过像 Tor 这样的匿名工具创建一个临时电子邮件帐户,有可能会使得识别身份的调查变得更加困难;诸如 Signal 的  Disappearing Messages 之类的功能会在一段时间后自动删除一些元数据,使得执法部门难以在事后获得元数据。

其次报道显示,此案中,政府通过加密通讯应用程序(显然是 Signal 和 WhatsApp)获得了 Wolfe 与记者通讯的内容。EFF 的猜测认为:FBI 拿走了 Wolfe 的手机,并以某种方式访问​​了应用程序 – 可能他的手机没有锁、他被要求交出了密码、或者情报机构使用“取证工具(就是间谍工具)”绕过了锁屏和任何基于设备的加密。调查人员还可能发现存储在“云”中的、或包含未加密消息的硬盘上的备份。(这个问题也出现在了 Mueller 的调查中。)

必须知道,当局在宣传或暗示“加密应用中信息被读取”这类细节方面,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们希望通过对案例细节的渲染向广大不熟悉技术的公民灌输恐惧。就像他们曾经竭力抹黑 Tor 那样。媒体不应该仅仅是记录者 – 当权者说什么就记下来,那是录音机不是新闻,媒体应该致力于和技术专家合作,揭示当权者的偏颇论述,让读者更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 该如何应对。

美国社会很荣幸拥有比媒体更负责的独立公民组织,如 EFF,这些独立组织总是能在关键问题上为广大公民解惑。

📢需要提醒注意的是,尽管端到端加密能避免在传输过程中拦截通信内容,但如果内容在终端时(即在应用程序或备份中)没有加密,则任何有权访问终端的或备份的人都可以拿到数据。

因此,删除未加密的邮件是一项必需被强调的附加安全措施。 Signal 的消息自动消失功能再次成为有效方法。

第三是非技术性问题:司法部是否遵循能自己的新闻媒体法规?这些法规已经存在了四十年,最近是2013年奥巴马司法部攫取美联社记者和编辑长达两个月的电话记录一事,令人震惊的被揭露后,该法规于2014年进行了修订

该法规要求截取通信的做法必需在首先确认其他渠道均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实施,并且这些规定还要求司法部调查人员要提前通知记者截取通信的做法,并有机会在扣押他们的通讯数据之前进行谈判。但事实操作中并非如此 – 正如“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所解释的那样,记者 Watkins  是在她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记录已经被情报部门截获之后才收到司法部信件的。

当然司法部也可以通过解释(自我辩护)来绕过这些法规,比如称 “这种谈判会对调查的完整性构成明显和实质性的威胁、严重危害国家安全、或提出即将死亡或严重身体伤害的风险……”等等,但这些细节在此案中至少目前为止尚未被透露过。

最重要的是,⚠️ 提醒记者们不应该期待提前得到通知 – 别期待当局守法。记者们自己应该尽可能多地采取预防措施 – 数字技术措施和其他方式的措施 – 以保护机密来源。保证信息源安全是新闻记者的基本职责所在。

记者们经常在美国机场和边界口岸受到强迫调查的骚扰(《第四公民》的导演 Laura Poitras 就曾多次被骚扰,采访资料被扣留,我们曾经在《反侦技巧》这篇文章中详细分析过这些案件)EFF 曾经发布数据隐私指南,针对这一侵犯现象给予记者技术知识方面的保护。其他新闻团体也拥有可靠的数字隐私和安全指南,例如新闻自由基金会、保护记者委员会和无国界记者组织。

EFF 说,查获记者 Watkins 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记录这一事件再次强调了对法律完善的迫切需求,以便政府不能通过追踪记者来试图揭露他们的机密来源,无论是通过服务提供商还是法庭。

保护揭秘者,保护广大公民的知情权。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