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算了吧 …… 巨头公司的律师正排队进入司法部高层职位

  • 一个便利的政治旋转门正在被打开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乔·拜登总统任命的司法部长人选梅里克·加兰的首日听证会出人意料地平淡无奇。

加兰几乎没有面对共和党人任何有意义的反驳,同时他一再向他们保证,他不会把任何类似政治动机的东西带进司法部。“如果我认为政治会对起诉和调查产生任何影响,我就不会接受这份工作”,他说。在至少得到参议员约翰·科宁和查克·格拉斯利在共和党方面的支持,加兰很可能顺利通过确认。

但是,当加兰被问及调查总统之子亨特·拜登时,他几乎没有被问及正在加入或有望加入司法部的大企业律师队伍的蓬勃发展。在过渡团队和早期招聘中,以加兰为推定领导的拜登司法部似乎正在广泛吸纳大企业律师代表的队伍,为其最有权力和最重要的职位配备人员

【注:避免反垄断运动破坏利益集团的利益,是两党作为利益集团的木偶的主要 “任务”,这就是为什么加兰的提名不会出现党派争议。】

竞选司法部重要职位的几位律师与加兰的私人关系深远,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包括他在克林顿政府期间在该机构工作时。在加兰成为联邦法官的这几年里,他的这些同事都去为巨头科技公司和其他大企业工作。现在,加兰似乎满足于不顾他们的记录,将他们重新纳入麾下。加兰对老同事的忠心让拜登的司法部看起来相当熟悉(意思是又回去了克林顿时代 —— 旋转门逆向运动)。

加兰最令人关注的关系是杰米·戈雷利克 (Jamie Gorelick),尽管她不可能在该部门内获得正式的角色,但是,她的定位是一个掮客,她拥有华盛顿与加兰办公室最直接的关系、和影响拜登司法部的独特权力

戈雷利克目前是实力雄厚的威尔默黑尔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曾是克林顿司法部的二号人物,加兰曾担任她的最高副手。戈雷利克帮助加兰获得了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职位,自从拜登宣布提名加兰后,她就一直在宣传她与加兰的亲近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长期友谊。戈雷利克和加兰是大学同学,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她称加兰为她的 “僚机”(wingman)。

【注:wingman是个特别微妙的角色,有点像中国相声里面的 “捧哏”,在关键时候帮主角说好话的人,但永远不能喧宾夺主,要时刻知道自己是wingman。那么您现在理解戈雷利克的意思了?嗯,她才是主角。】

考虑到戈雷利克最近的历史,这一点尤其令人关注。戈雷利克在华盛顿内部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掮客和交易商,以利用她的关系来抵挡对违法的大企业的处罚而闻名。在奥巴马时期,戈雷利克曾受雇帮助谷歌打赢了一起声势显赫的反垄断案,成功向白宫和司法部施压,让他们对谷歌的刑事调查紧急刹车了。在另一起针对谷歌的案件中,戈雷利克还帮助封杀了一名美国律师,以至于司法部甚至向谷歌道歉!据传,是戈雷利克亲自安排了这次道歉。

戈雷利克的记录并不限于科技巨头公司。她还曾代表芝加哥市和巴尔的摩市分别干预了对拉昆·麦克唐纳和弗雷迪·格雷的警察谋杀案进行的调查。

【注:拉昆·麦克唐纳是17岁的黑人青少年,被警察连开16枪射杀;弗雷迪·格雷因携带一把弹簧刀被巴尔的摩警察局拘留,在押送期间格雷因脊髓和喉头严重受伤而陷入昏迷,被送往创伤中心接受救治,最终于2015年4月19日不治身亡。目击者指认警察在逮捕格雷的过程中使用了不必要的武力。简单说,是直接被打死的。】

她还在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后为英国石油公司辩护,使该公司免于对事故给该地区带来的经济困境负责,并回避了要求该公司帮助支付恢复墨西哥湾的费用的要求,这一协议对该公司非常有利,以至于让旁观者感到震惊。

【注:墨西哥湾漏油事件,2010年4月20日,起因是英国石油公司所租用的一个名为深水地平线的深海钻油平台发生井喷并爆炸,导致漏油事故。导致11名工作人员死亡及17人受伤。】

戈雷利克代表掠夺性营利性大学凤凰城大学贡献了重要的法律工作,并游说反对奥巴马政府遏制对私人学生贷款公司的补贴的努力。她代表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特朗普白宫工作时浏览联邦道德和反独裁法,她甚至为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工作。她还是房利美的前董事会成员,目前是亚马逊的董事会成员。

【注:房利美是最大一家美国政府赞助企业。主要业务是在美国房屋按揭贷款二级市场中收购贷款,并通过向投资者发行机构债券或证券化的按揭债券,以较低成本集资,赚取利差。】

自从宣布任命加兰以来,戈雷利克一直在宣传她与加兰的亲密关系。她作为合伙人的威尔默·黑尔法律事务所甚至刊登了一篇关于他们俩如何亲近的文章,吹嘘她出现在三个法律播客中,她详细介绍了她与加兰独特的个人联系,并预测加兰的确认对司法部的未来意味着什么,随后又删除了该页面。戈雷利克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已经在司法部站稳脚跟的是布莱恩·博因顿(Brian Boynton),拜登政府聘请他担任现任首席代表和民事厅代理厅长。博因顿是另一位华盛顿特区的律师,他在此前不久还是威尔默黑尔的合伙人,他帮助见证了斯普林特和T-Mobile之间的合并,并代表掠夺性的营利性大学阻止奥巴马政府颁布对学生借款人的保护措施。博因顿在拜登司法部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阻止代表被营利性大学欺诈的学生的律师取证前教育部长和臭名昭著的营利性教育冠军贝齐·德沃斯(Betsy DeVos)。

其他方面,Emily Loeb 被宣布为副总检察长,离开了她作为 Jenner&Block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职位。Loeb 最近代表巨头公司苹果参加了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对科技巨头的调查,并被参与调查的人描述为阻挠调查的力量。

与此同时,臭名昭著的共和党大律师事务所 Kirkland&Ellis 的前合伙人肯尼思·史塔 (Ken Starr) 和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 (Brett Kavanaugh) 曾经的雇主苏珊·戴维斯,预计也将以某种形式加入拜登司法部。她的页面已经从 Kirkland&Ellis 网站上删除,她的邮箱也已经改了。在曾是特朗普任命的亚历克斯·阿泽(Alex Azar)、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亚历克斯·阿科斯塔(Alex Acosta)、甚至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所在的 Kirkland&Ellis 公司,戴维斯曾为 Facebook 辩护,帮助 Facebook 抵制反垄断指控。

戴维斯和加兰也有深刻的历史渊源,两人曾在克林顿司法部共事;她还曾帮助加兰获得最高法院的提名。Intercept和《美国展望报》此前已报道,加兰正在推动戴维斯担任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负责人。在周一的听证会上,加兰表示,戴维斯不会领导反垄断部门,但是,他并没有确认她不会以某种身份在该机构工作。

与此同时,两位因从事人事工作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告诉 ThIntercept 和 TheProspect,加兰是由凯伦·邓恩(Karen Dunn)为这一流程做准备的,邓恩是一位律师,她曾在最近的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关于科技巨头的听证会上代表时任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并在指控苹果公司违反反垄断法的诉讼中为其辩护。TheProspect 报道称,邓恩是早期科技巨头公司反垄断案件助理检察长的热门人选,但她的候选资格被拜登过渡团队否决了。她参与听证会可能意味着她正在考虑在司法部内担任不同的角色。

司法部发言人 Dena Iverson 在一份声明中说,“所有部门雇员,无论是聘用还是任命,都受到全面的联邦道德规则的约束,包括与利益冲突有关的回避规则。该部门聘用的是具有广泛专业经验的优秀律师,包括来自各级政府、学术界、非营利组织和律师事务所”。事实上只有极少数工作人员来自该发言人声称这些背景,比如民权部门的提名人克里斯汀·克拉克(民权倡导者)和她的主要副手帕姆·卡兰(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该发言人的声称只是为了绕避重要问题。

理所当然的是,司法部未来的负责人会对谁在他的部门中担任高层角色有重要的影响和认识。鉴于加兰通过在司法部和华盛顿特区的 WilmerHale 等律师事务所的联系,完全有迹象表明,这些招聘符合他的偏好。

加兰在听证会上确实抽出时间为他的司法部的大企业律师们辩护,包括他的反垄断部门的科技律师,“不管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国内最好的反垄断律师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对科技领域有一定的参与” ,加兰坚持宣称,“我们不能排除每一个优秀的律师都能进入该部门。”

【注:“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对科技领域有一定的参与”,这句话没错,但没有说完整 —— 完整的事实是,政治旋转门无处不在,不仅限于国内,甚至在国际上都是如此,见《追踪谷歌的政治旋转门:开源调查》- 这就是谷歌避免欧洲的反垄断法威胁其地位的手段。】

所有这些都指向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这在拜登的岁月里将尤为重要。全社会对司法部作为一个机构的信心已经特别低;对于特朗普总统的所有违法行为,司法部没有起到有意义的制衡作用。

人们期待拜登的司法部不仅要带头对一些科技巨头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还必须应对警察部门的滥用职权和渎职行为,调查 “1月6日” 暴动事件,以及特朗普政府庞大而深远的腐败问题。

而克林顿时期的司法部充斥着曾代表营利性大学和阻止政府调查的科技巨头公司的律师,他们能胜任眼前的巨大任务吗?⚪️

CORPORATE LAWYERS LINE UP FOR JUSTICE DEPARTMENT TOP SLOT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