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谋的欺骗:虚假的五角大楼官员是如何被发明出来的?(第二部分)

  • 他和他们都知道那个著名的“他”并不真人,但是他们不说,他们帮助保守了这个虚伪的秘密。为什么?

如果您还没有读过第一部分内容,在这里看到《享誉盛名的”五角大楼官员”事实上是一个假人,如何揭露”他”?(第一部分)

继续前文内容。

俄罗斯博主揭露假人的虚伪,但却无效

2015年11月,一位在中国的俄罗斯博客作者 Ruslan Karmanov 发表了一篇名为“David Jewberg 的生平与时代”的博客,该博客嘲笑称这个假人 Jewberg 居然是一名合法官员,并对假人的观点感到惊讶。

这篇文章记录了他在博客出版前几周与“David Jewberg”的在线互动。

“David Jewberg”试图说服 Karmanov 他是“真实的”,尽管这位俄罗斯裔博主明显认为“Jewberg”的角色是由反普京活动家维持的,可能是在乌克兰,并得到了美国同情者的支持。

为此,Jewberg 试图通过分享纽约时报当日的照片、华盛顿特区的星巴克收据、以及 Jewberg Facebook 页面背景的枪支照片,来证明自己是真实的。

下面是假人发送的相关照片。

但是这位俄罗斯博主仍然不相信。

这篇博客于2017年最后更新,作为专访 Jewberg,其中还提供了他从这个假的“五角大楼官员”处收到的警告的截图。

回复是从 [email protected] 邮件发出的,这是 Jewberg 公开展示出来的一个地址。

在2015年12月的一个单独的案例中,“Jewberg”要求 Karmanov 为他的博客帖子公开道歉,否则会“受到惩罚”。(目前这些帖子仍可以在线查看

Jewberg 有理由感到不安,因为 Karmanov 的博客帖子仍然是谷歌搜索“David Jewberg”能返回的最佳结果

然而,尽管有良好的搜索引擎优化,但是,这篇2015年11月的博客文章几乎没有减少 Jewberg 的突出地位,并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这个假人的影响力达到了顶峰。

的确,辟谣的作用有可能很低。就如我们在上篇文章中一开始展示的,直到今年,中国门户网站依旧在引述这个假人的言论,称其为“五角大楼官员”。

谁是 Dan K. Rapoport?

博主 Karmanov 做的不仅仅是记载了这个好斗的“五角大楼官员”,他还记录了这个假“官员”与华盛顿一个非常真实的人的联系:Dan K. Rapoport —— 苏联出生的著名美国金融家,他的家人移民到美国时他还是个孩子。

Rapoport 曾在俄罗斯工作多年,他还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描述,他觉得由于自己支持国内反对派,于是他需要离开这个国家。

如 Karmanov 所记录的那样,Rapoport 一直在积极支持假人 Jewberg 在线的可信度。

特别是,Rapoport 发布了一个他认定为“David Jewberg” 的男子的照片(同一男子的照片在 Jewberg 的 Facebook 简介中作为特色出现),并称他为“多年的私人好友”。

要理解为什么 Rapoport 可能对 Jewberg 的角色有兴趣,了解一些关于他的传记的基本事实是有帮助的。

Rapoport 于1970年出生于里加,1978年随父母移居德克萨斯州,当时他的父亲弗拉 Vladimir Rapoport(一位岩土工程师)在休斯顿找到了一份工作。

在美国长大后,Rapoport 于1991年获得了休斯顿大学的学士学位。

正如许多账户中详述的那样 —— 包括他自己的 LinkedIn —— Rapoport 后来在莫斯科的 CentreInvest 证券(CiS)担任管理合伙人多年,在该公司的纽约分行经营期间,他完成了各种跨境交易。

按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从2003年左右到2007年11月,根据“交易法”第15(a)CI-Moscow 和 Rapoport 直接或间接地要求美国投资者购买和出售交易稀少的俄罗斯公司股票,而没有注册为经纪自营商。

Dan Rapoport 是 Rapoport Capital LLC 的负责人,Rapoport Capital LLC 是一家专注于早期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他于2016年底从华盛顿特区搬迁到基辅。

Rapoport 在2017年初短暂地成为了美国的焦点,当时众多媒体报道伊万卡·特朗普和贾里德·库什纳搬进了 Rapoport 以前与家人一起拥有的D.C.豪宅

Rapoport 还多次声称曾为罗姆尼和杰布布什总统竞选工作。

但是布什和罗姆尼竞选活动的代表回答说,他们无法确认 Rapoport 是否参与了这些活动。

可能是他自称为两位候选人顾问的角色并不足以让其他员工了解他。

布什的一名工作人员称,Rapoport 不是该活动的雇员。正如下面的交流中所呈现的那样:

Rapoport 和 Jewberg 的协调攻击

Karmanov 还记录了另一个实例,目前在 Facebook上仍然可见,其中 Rapoport 显然威胁到了D.C.居民 Victor Oganjanov。

在回复 Oganjanov 的 Facebook 帖子时,Rapoport 写道,David Jewberg 将 Oganjanov 的在线行为报告给了他的雇主 Textron,后者是一家美国航空航天和国防集团。

最初,Rapoport 对 Oganjanov 关于黑海导弹驱逐舰罗斯号 USS Ross 事件的立场感到不满,与 Rapoport 相比,Oganjanov 本人认为这艘驱逐舰的任务本身就具有挑衅性。

两人就俄罗斯的军事技术问题进行了辩论,Rapoport 很快就指责 Oganjanov 散布谎言,并警告称 “David Jewberg 将于周一以五角大楼的角度写信给 Textron。”

不久,在同一个主题中,Oganjanov 发布了一系列引用消息,所有评论都提到了假人 Jewberg。

一条评论引用了来自 Rapoport 所在地区的短信(调查证实此号码属于 Rapoport)这条短信是这样的:

“… +1 (646) 460–3961: “Good bye job Victor. Good bye America. Hello NSA investigation. Hello FBI interrogation”

延伸:《如何快速知道未知来电的真实身份?》

另一个消息中引用来自 Rapoport 的个人电子邮件的内容(调查证实该电邮地址属于 Rapoport),内容指责 Oganjanov 分享“非常激进的反美咆哮和非常专业的亲俄罗斯信息”,并暗示 Textron 将“重新检查他的权限等级”。

根据 Oganjanov 的 Facebook 评论,这封信是由“Major David XXXXXX”签署的。

仍然居住在华盛顿的 Oganjanov 证实,作为调查的一部分,这些帖子是真实的,他的确收到了这些消息。

Rapoport 的“朋友和兄弟”

在2015年5月的另一个例子中,Rapoport 在 Facebook 页面上将“David Jewberg”称为他的“朋友和兄弟”。

当被问及 Rapoport 自己是否是军事专家时,Rapoport 回答说:“我其实不是,但我的朋友和兄弟 David Jewberg 是。请阅读他的意见”。

在众多帖子和通信中,Dan Rapoport 公开宣称是“David Jewberg”的联络人。

2015年10月,Kseniya Kirillova 试图与这个难以捉摸的五角大楼官员举行会议。 Jewberg 促使她直接通过 Facebook Messenger 与 Dan Rapoport 讨论。

根据 Kiriya Kirillova 和 Dan Rapoport 之间的谈话截图,Kirillova 在2015年10月对此进行了调查,Rapoport 告诉她,她必须向“David Jewberg”提供“可进行背景检查的文件”。

在 Kirillova 对向现实生活中从未见过面的人提供了这些文件后,Rapoport 向她提供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并承诺试图让“DJ(David Jewberg)”参加会议。

在与 Kirillova 进行的 Facebook 交流中,Rapoport 还坚定地确定他与Jewberg 合作。

俄罗斯反对派的宠儿

Rapoport 还将自己作为 Jewberg 与 Ilya Ponomarev 之间的联络人,Ilya Ponomarev 是自2014年以来一直居住在俄罗斯以外的俄罗斯著名国会议员和反对派人物。

在2017年对话记录中,Ponomarev 表示,他认为是个人朋友的 Dan Rapoport “对与 David Jewberg 建立工作关系持开放态度”。

Ilya Ponomarev 是假人 Jewberg 的信誉之所以如此之高的几大推动者之一。

例如,在2016年8月,他在一篇 Facebook 帖子中感谢 Jewberg,将 Ponomarev 比作雅典的民主力量伯里克利(存档),于2017年1月在他的 Facebook 上发表了关于北约军事能力的帖子。

假人 Jewberg 则通过重新发布并添加了一个冗长的故事来充分利用 Ponomarev 的支持,他声称他在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工作时亲自会见了 Ponomarev。

这一说法甚至得到了Ponomarev 的认可,他感谢 Jewberg 的 Facebook 帖子:

请注意 Ponomarev 可是真人,他只是几个俄罗斯反对派人物中的一个,他们显然都相信或支持这个虚构的反普京“五角大楼官员”的故事,包括前文中提到的 Rabinovich、Borovoy 和 Sotnik

然而,与其他反对派不同,Ponomarev 当然知道这个“Jewberg”不是真人。

在2017年与调查研究员交谈时,Ponomarev 表示很清楚他知道“David Jewberg”不是一个真人,而是一个在线角色。

Ponomarev 没有详细说明是谁操作了这个虚假人物,但他说这个角色被定位为华盛顿的知名人物,操作者最有可能是对俄罗斯、美国和乌克兰事件持续关注的相关方,操作者在试图影响这些国际关系。

Ponomarev 描述了假人 David Jewberg 在乌克兰和俄罗斯媒体报道中的受欢迎程度之高如何成为了该角色操纵者的一个惊喜。

至于假人操作者的身份,如果 Dan Rapoport 是 Jewberg 的“操作者”呢?Ponomarev 避免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确实说 Rapoport 公开与 Jewberg 建立了“工作关系”。

然而,这个如此知名的人设表明,Jewberg 和 Rapoport 确实是同一个人。

Satter 的确认:美国之音也是道具

2017年6月,Jewberg 发布了美国之音俄语部与美国著名俄罗斯专家 David Satter 的访谈链接,并补充说 Satter 是他的私人朋友。 Satter 也被列为 Dan Rapoport 在 Facebook 上的朋友。

差不多一年前,2016年9月,Jewberg 在华盛顿一家书店的地理位置上发布了一篇关于 Satter 的书的介绍帖子,并称 Satter 是“私人朋友”。

David Satter 本人点赞了那个 Facebook 帖子。

Satter 在回复电子邮件中证实 Rapoport 实际上就是“David Jewberg”。

“我知道 David Jewberg 是 Dan Rapaport 操作的假人。Dan 是我的朋友,我不反对他使用美国之音的文章。”

之后他还澄清说他并“不熟悉该博客的背景”。

虽然一些著名的反对派人士和俄罗斯专家能够说“Jewberg”和 Rapoport 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但 Satter 自己则很清楚,Rapoport 操作了 Jewberg 的角色。

Jewberg 的在线随行人员

通过阅读有关 Jewberg 的 Facebook 个人资料的评论,能看出一种模式,其中来自美国的实际可核实身份的个人的定期评论流,实际上支持了 Jewberg 的主张。

简单说,这是一个合谋的谎言。

这些名流“证人”还会在 Jewberg 的 Facebook 时间线上或相关的 Facebook 群组中解释假人的临时缺席,例如他被暂时禁止进入社交网络时。

在追踪这些人时会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连接点:Dan Rapoport。

与 Jewberg 有着特别奇怪的联系的人是 Ben Anderson,他是美国海军中的现役中尉指挥官。

在 LinkedIn 和其他平台都清楚地显示,Anderson 是 Rapoport 的私人朋友。 Ben Anderson 于2016年1月25日在俄罗斯发布了关于“David Jewberg”的 Facebook 个人资料:

“亲爱的 David 的读者们。他让我告诉你们他暂时不能发帖了甚至无法回复你的消息。然而他的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功能齐全。他将于2016年2月23日再次返回 Facebook”。

美国海军媒体办公室证实,曾经在 David Jewberg 的时间线上留言的人的 Facebook 简介确实属于 Ben Anderson,但澄清说 Ben Anderson 的评论不代表美国海军。

媒体办公室还确认了 Ben Anderson 名下的 LinkedIn 页面也属于他本人,其中的特色是 Dan Rapoport 表达的热情支持(“我受到 Ben 的启发,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像他一样出色……”)。

Anderson 没有回复评论请求。

2017年11月,海军刑事调查处的一名特工通过电子邮件表示,该部门正在就 Anderson 关于“他可能虚构自己是国防部官员”的问题进行调查。

假人 Jewberg “参加”的许多社交聚会以及他在 Facebook 上最直言不讳的支持者都与 Rapoport 也参与其中的组织有关,包括当地的共济会

例如,Rapoport 在华盛顿地区共济会的一些 Facebook 帖子中标记了“David Jewberg”,而 Jewberg “本人”在华盛顿分享了一些共济会的帖子和照片,而 jewbergslist.com 网站上还有一篇关于共济会的文章。

“Jewberg”和 Rapoport 之间社会关系重叠的另一个例子是 Robb Mitchell,他是一名现役美国陆军上校和共济会成员

在下面的照片中,David Jewberg 祝贺 “我的朋友、同事和兄弟” Robb Mitchell 成为一名上校。

Jewberg 试图通过频繁提及一些公开吹捧自己的军事资历的 Rapoport 的朋友们来提高他的可信度,例如 Dmitriy Minin 和 Eric Konovalov。

这些“朋友”还会发布照片和其他内容,这些照片和内容都提到了 Jewberg,好像他是一个真人那样。

比如 Eric Konovalov 在2016年3月的 Facebook 帖子中展示了一群士兵的合影照片,还配上了文字:“还记得这个美好的一天吗,David?我们肯定有一些有趣的兄弟!” 就是下面这样:

许多习惯于支持 Jewberg 作为一个真正的、有良好社会关系的活人的人们都在 Rapoport 的朋友和社交圈子内,包括在同一个地方的共济会组织中。

这些联系人都生活在华盛顿特区内或周边。

但另一个证据可能更重要,那就是:Steve Ferro,他的脸曾经被用来代表假人 Jewberg。

目前住在德克萨斯州的 Steve Ferro 是 Dan Rapoport 在SAE兄弟会里认识的哥们,他俩都曾就读于休斯顿大学。如今两人仍然在 Facebook 上互相交流。

就如本调查第一部分中讲述的,假人 David Jewberg 的 Facebook 页面上发布的一些照片也出现在 Ferro 的页面上。

Steve Ferro 在2017年9月18日接受采访时否认了任何有关假人 David Jewberg 的消息。

然而,就在那次接受采访之后不久,David Jewberg 使用过的一些照片在 Ferro 的 Facebook 页面上不再可见

这非常说明问题。

上述提到的所有人均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Rapoport 的相关性

这项调查的诸多证据引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Dan Rapoport 是假人 David Jewberg 的创作者和操作者吗?

David Satter 和华盛顿“自由俄罗斯”基金会的消息来源说:是的。

Rapoport 显然已成为假人 Jewberg 的主要联系人,并经常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发布关于“他”的信息。

此外,Rapoport 是 David Jewberg(也就是 Steve Ferro)和俄罗斯反对派人物以及经常在 Facebook 上与假人 Jewberg 互动的华盛顿地区专业人士之间的共同联系人。

延伸:顺便推荐一个揭露方法,如下图所示(请注意这是付费服务,而且价格不低,不一定适合资金紧缺的独立公民组织使用。公民组织社区应该和技术社区联合开发出自己的同类应用

很难知道这些人中谁真的知道假人 David Jewberg 的背景 —— 例如,Ferro 可能不知道 Jewberg 的存在并且他的脸被偷走了用来代表假人,而 Satter 已经说过 Jewberg 就是 Rapoport 操作的角色。

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俄罗斯反对派人士和华盛顿地区的某些人都知道 “Jewberg” 是被虚构出来的身份,他们不仅没有提出怀疑,反而将这一身份用来支撑或积极维护对*五角大楼官员*的*想象*

那么,Rapoport 究竟是 Jewberg 的操作者吗?

本报告只提供证据,请读者来决定这个问题的答案。

第三部分:自由俄罗斯基金

提供 Facebook 发布关于假人 Jewberg 的信息的真人之一是 Rap Burort 的另一位熟人 Vlad Burlutskiy,他曾短暂担任自由俄罗斯基金会的大纽约地区协调员,这是一个关键的美国俄罗斯反对派集团和政策组织。

根据自由俄罗斯基金会的资料,Burlutskiy 不再隶属于该组织,他的工作很简短而且不广泛。

2016年,Burlutskiy 写信给一个反普京的 Facebook 小组,用的是 Ben Anderson 完全相同的信息来讲述 “David 的亲爱的读者们” —— 完全复制粘贴的:

“Dear David’s readers. He asked me to let you know that he can’t post or even answer your messages. Yet his email, [email protected] is fully functional. He’ll be back on Facebook on February 23rd, 2016.”

假人 Jewberg 也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承认了 Burlutskiy,并且感谢他在爱沙尼亚拍摄美国士兵的照片。

2017年8月,在 Burlutskiy 没有回复关于他与 David Jewberg 和 Dan Rapoport 的联系的评论请求之后,调查员向自由俄罗斯基金会的发展总监 Grigory Frolov 和基金会主席 Natalia Arno 发出了一个消息:要求他们对“David Jewberg”和 Dan Rapoport 发表评论。

在向其中一位官员发送评论消息后,关于评论请求的内容立即被发布到 Jewberg 的 Facebook 个人资料中

在他的 Facebook 帖子中,“Jewberg”提醒他的粉丝有人正在对他进行调查,甚至公布了调查人员的个人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

在下面的第一个屏幕截图中,对 Jewberg 发布的文本和发送给 Frolov 的消息进行了比较。

你能看到消息是几乎相同的,除了“Greg”一词之后,后续的逗号被删除。 Bellingcat 与 Arno 和 Frolov 进行了交谈,他们坚决否认与 Rapoport 关于 Kuzmenko 的请求有任何联系。

自由俄罗斯基金会主席纳塔利娅·阿诺(Natalia Arno)与调查人员进行了交谈,并表示她知道丹·拉波特(Dan Rapoport)操作假人大卫·伯格伯格(David Jewberg)的账号,这是华盛顿许多反普京人士的公开秘密

消息泄漏后不久,Jewberg 的社交网络页面和个人网站都被删除了。

但是,大多数这些页面的副本 —— 包括他的 Facebook 和 LinkedIn —— 都被归档保存了。

此外,https://jewbergslist.4travel.vhost.lt/(存档在此处)保留了 jewbergslist.com 的镜像副本。该网站由 Dan Rapoport 的私人联系人 Pavel Korchagin 维护。

8月21日,在与俄罗斯自由基金会的 Frolov 通信泄密后的第二天,处理此案件的调查人员在 Facebook 上收到了威胁

来自 “Vasily Fedorovtsev” 的消息,一个以反克里姆林宫声明为特色的 Facebook 帐户,辱骂调查员“破坏 David Jewberg 的生活”,并威胁说Jewberg 的“同事”们会报复的。

第四部分:采访 David Jewberg

当调查人员在2017年夏初接触到 Dan Rapoport 以便了解他与假人 Jewberg 的关系问题时,他是被强制评论的,虽然要求采访不做记录。

在采访中,Rapoport 展示了他对 Jewberg 的在线活动的详尽了解,并同意促进与那个“五角大楼官员”的进一步沟通,鼓励通过他的电子邮件地址与 Jewberg 进行沟通,地址就是 major.jewberg @ gmail.com

从 Gmail 地址发送来的电子邮件署名为 “LTC David Jewberg 高级俄罗斯分析师,HQDA,G-3/5/7”,信中声称他就是真实的 “David Jewberg”。他的回复截图可以在下面看到(点击这里查看完整尺寸):

然而,这份邮件的作者拒绝亲自会面或通过电话交谈

 “Jewberg” 证实了 Rapoport 关于他们如何彼此认识的信息:

“我是2010年在莫斯科遇到的 Dan,我们是朋友,在DC也是朋友,我们是同一个共济会分会的成员,Military Lodge 1775。”

这个 “Jewberg” 很乐于谈论他的目标 —— “我的博客针对的是俄罗斯受骗的居民。我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增加朋友,主要来自反美和反普京的群体。他们不仅需要知道真相”。

但是他一直在避免确认他的军事服务和就业历史是否属实。

“Jewberg” 称,以 “David Jewberg” 为名的各种带照片的身份证件,包括驾驶执照、社保卡和五角大楼身份证,都是他的。(这些证见的照片在上一篇文章中)。

Jewberg 也没有回答关于 Dan Rapoport 参与的任何问题。 Rapoport 后来在被要求就这一指控发表评论时否认他是 “David Jewberg”。

他说:“我觉得有人在试图开我的玩笑。David 不是 Dan、Dan 不是 David,任何相关性的猜想都是谎言”。

2017年秋天,在自由俄罗斯基金会泄漏之后,Rapoport 再次接受了调查,讨论了许多这里详述的材料。 Rapoport 指责民间独立调查人员“为FSB [俄罗斯安全部门]工作”。

第五部分:为什么?

很明显,在2015年,一个名为 “David Jewberg” 的虚构角色被发明出来,从五角大楼内部人的角度发布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分析。

同样清楚的是,Dan Rapoport 和他的社交圈子一直围绕在 Jewberg 这个角色的公开材料之中,包括被用来描绘 Jewberg 的面孔。

然而,不清楚的是,为什么发明这个角色的人使用了一个荒谬的姓氏,同时使用的是德克萨斯州一个真实男人的脸

由 “Jewberg” 拍摄的各种身份证件照片几乎肯定是捏造的,因为它们显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名字(Steve Ferro)。

调查人员联系了多位法律专家,包括纽约律师和法律学者 Richard Raysman 以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教授 Eugene Volokh,以评估冒充五角大楼官员和创造假身份的法律问题。

Raysman 和 Volokh 都指出,冒充联邦雇员和制造捏造的联邦官员身份证件违反了 18U.S.C§912(有关这一法律的更多信息可以在司法部网站上找到)。

“Jewberg”分享了看似虚假的身份证件照片,“Jewberg” 和 Rapoport 向在线怀疑他们的人发送了威胁性信息,如 Karmanov 和 Oganjanov 的叙述所示。

那么,为什么要创建一个伪造的五角大楼官员,并在试图捍卫这个被发明的角色时冒险违反美国法律呢?

无法清楚地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尝试全面介绍 “David Jewberg” 和那些一直接近他的在线活动的人的兴衰。

调查人员向一些关于俄罗斯、情报和虚假信息方面的专家展示了这项调查的初步草案,以便引起他们对 David Jewberg 这个奇怪案件的反应。

中央情报局23年工龄资深人士、国家情报委员会前副官员 Glenn Carle 认为,“Jewberg”的传奇只能由“傻瓜”来完成。

如果 Jewberg 实际上是由一个反俄罗斯人物经营的,他称之为“愚蠢的投机行为”,并认为假人更有可能是俄罗斯的虚假宣传活动,而非实际的反俄操作。

Lyudmila Savchuk-Borisova 是一名俄罗斯记者,他在所谓的彼得堡 trolls 农场热点时作为调查记者上过国际头条新闻,他认为 Jewberg 这个角色似乎是一项类似于彼得堡 trolls 农场的低端策略。

Peter Pomerantsev,《Nothing is True 新俄罗斯的超现实主义》的作者、伦敦经济学院的高级访问学者,他认为整个 Jewberg 事件似乎是一个“超现实的恶作剧”。

上述三位专家都是从自己熟悉的角度评论这个问题的,显然都有偏颇 —— 为什么这个假人就不能是华盛顿制造的呢?军方和情报机构针对社交媒体情报的监控如此严密的情况下,居然“没发现”一个红遍全球的美国高级官员是假冒的?

或许真正要问的问题不是为什么创建了 Jewberg,而是为什么这么多乌克兰媒体能够如此认真都对待这个假人,包括著名媒体 Dialog.ua,他们发表了十几篇关于所谓的“五角大楼官员“的特别报道直到2017年。

在2015年和2016年,在俄罗斯针对乌克兰和西方的宣传活动的高峰期,许多人都想知道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对抗虚假信息的心理战。

一些反馈出现在所谓的“反诽谤中心”;其他的则希望提高独立调查报告的标准,以减少虚假信息和所谓的“假新闻”的吸引力,正如西方国家向乌克兰新闻媒体(如 Hromadske)提供的一些赠款所显示的那样。

开源调查组织则寻求专业技术的普及,正如IYP提供的知识,对信息验证技术和开源情报技术的充分化和普及。

本文希望能演示关于 *什么样的报告才能称之为调查*,并且希望能说,信息战/心理战的成败与哪些因素有关,如何推导

延伸《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调查*吗?所谓的”起底”经常是骗人的》。

此外,另一个角度上,再次强调我们在《使用社交媒体时你必须注意什么?》一文中所强调的:创造角色扮演的人切不可与角色发生任何联系。在此案中最大的嫌疑线索便是这份联系的暴露化。⚪️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