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岔口:中国、欧洲和美国提供着完全不同的“互联网未来”

  • FATBAG(Facebook Amazon Tencent Baidu Alibaba Google)这个美中均分的布局事实上已经做出了判断:最终能对去中心化做出有效支持的人很可能在欧洲。

如果你去健身房锻炼时发布的社交媒体帖子被“打分”,以此来决定你可以拥有哪种质量的住房,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如果你探访祖母的次数被打分,计入“隔代公民义务”评估,以此来决定你是不是能找到工作及是否能享受社会福利,你觉得什么样?再或者更实际一点,你过马路没看红灯,几秒钟后你的大头照就出现在了街边最大号的显示屏上,上面还有你的名字和各种身份信息……请说说你的心情?

听着就吓人对吧?但这就是中国正在发生的事 —— 利用电话数据、社交媒体帖子和闭路电视摄像机进行大规模监控的世界

对于西方社会的敏感性来说,这样的老大哥方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但实际上,中国这种情况下的文化规范与我们在美国所看到的文化规范没有任何不同。在那里,基本信念 即最好的结果将取决于个人的至关重要的决策。美国社会重视个人主义。

因此,鼓励企业考虑个人的口味,根据过去已存储、重新格式化和货币化的个人行为,创建所谓的个性化产品。在这个版本的互联网经济中没有正确的方法来使用数据,但假设市场会奖励那些做得最好的公司,个人消费者最终会决定哪些公司获胜,哪些公司失败。

这在美国和中国的前景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说明了我们正处在一个互联网的三岔路口上。互联网是没有国界的,然而在一个前景如此不同的世界里,它如何运作?

三个方向

从本质上讲,我们在美国、中国和欧洲三大主要经济体中拥有截然不同的价值体系。

在美国,权力最重要的是,在获得改变现实的许可(“can”)之前,有可能采取行动(“may”),’ 是的,我们可以。’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更纯粹或更成功的选择权力的体现,经济参与者的行动自然地由个人利益引导,有助于所有人的财富和福祉。然而,从数字技术的角度来看,其影响就在于:放弃个人数据以获得更多的选择自由,以为持续的使用其服务。

事实上这也是如今在中国所发生的事。中国社会大多数人都明白隐私是什么,但也有相当多的人为了“便捷和免费”的享受,在自愿放弃自己的人权。也是为什么我们上面的“延伸阅读”关联了那两篇文章,它们足够能帮您理解中国和美国在社交媒体激发的超个人主义时代是如何的相似。

请注意,社交媒体时代激发超个人主义是真实的,但对美国来说,超个人主义可不是新闻。如果您还记得两个世纪前 Alexis de Tocqueville 在他的“美国民主”一书中的经典论述,就能明白,集中化物质主义的互联网就是美国的体现。

几个世纪以来,中国的社会历史已经走向了一个非常不同的方向,如今每个人都在受到审查。几年内已推出的中国社会信用体系是给一个个人声誉“评级”的体系,这东西彻底强化了中国的这种权力观念。它被作为保证社会“稳定”的一种方式,并依赖于大规模监视工具(涉及电话公司、社交媒体帖子、监控摄像头),还结合了人脸识别、大数据技术,甚至群众斗群众。

这种“社会信用评级”比其美国同行要强大得多 – 美国的信用记录仅基于居民的金融活动,评级、喜欢和评论仅附属于人物角色和头像,而不是现实世界中的身份。中国的集体主义社会信用是“档案”的衍生物,是毛泽东时代的个人档案表现和态度之体系的延伸。此外,它还是一个千里眼顺风耳,任何人都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被监视。

延伸阅读:《 “深夜上网”都会降低你的“社会信用评分”?无人能摆脱这种强制性监视 》

中国政府所体现的绝对秩序是建立在要求人们自律和严格遵守规范的基础之上的,这些规范是通过技术来实现的。隐私 – 人权 在中国变成了一个人可以为所谓的“国家统一和人民福祉”作出的贡献。

欧洲通过赋予其公民权力并将个人数据保护置于企业和机构的利益之上,与美国和中国走了截然不同的路径。GDPR 法案可以说是这一想法的初步体现。虽然它非常不完备,并且某些时候还起到了相反的效果。见以下三条消息。

欧洲在赋予公民权利的所有法律武器库中,被遗忘权(删除特定实体收集的所有数据)和可携带权,显得尤为突出。相比下在美国,如果你遭到了恶意诽谤,想要删除网络上关于你的假消息,你需要支付一大笔钱。就如这个故事中所讲述的《 当一个陌生人想要毁掉你的生活……来自社交媒体时代特有的威胁 》相关维权非常艰难。但是,被遗忘权也会被当权者滥用来掩埋真相,而相关调查很难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欧洲的存在无疑是对中美的高堡奇人局势形成了一个正面冲击。全球互联网巨头( FATBAG )垄断力量的负面影响也在欧洲政府和监管机构之间以一种可能早就应该存在的方式展开了公开争论。

欧洲是民主和资本主义的熔炉,似乎比美国和中国更了解需要为机构和企业如何使用其公民的数据设定界限。太早就不说了,至少在近期的剑桥分析公司丑闻中人们已经足够能理解到这一危机:数字公司可以利用媒体、电子商务和个人行为分析数据的组合,来控制人们的认知,进而控制人们的选择行为、公民的政治决策。这就是我们在《 定制人将终结民主 》中的主题论点。它不是“初步显现”,正相反已经是根深蒂固的威胁。

新答案

新的“互联网”正在诞生。Tim Berners-Lee 宣布了新的开源去中心化平台 Solid 。Solid 设计让用户能控制他们在 Web 上产生的数据和内容,能选择数据如何被使用。你的所有数据都控制在自己手中,可以自由的添加或删除数据,授予权限给他人或应用来读取或写入部分 Solid POD 数据,不需要同步,因为你的数据一直伴随着你。这个平台需要开发者支持才能真正产生效果,很难想象 FATBAG 那种中心化的平台会支持这个无法控制数据的去中心化平台。

FATBAG(Facebook Amazon Tencent Baidu Alibaba Google)这个美中均分的布局事实上已经做出了判断:最终能对去中心化做出有效支持的人很可能在欧洲。

虽然目前还不好说美国巨头将如何挤压 Solid、中国的大防火墙将如何屏蔽 Solid,但至少人们有了新的选择,只要消费者能意识到去中心化对民主的重要性,来自中美的封锁和挤压都将失去效力。⚪️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