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做生意的第一课

  • “为国家服务,国家就会让你保持竞争优势”

【注:经济学人一如既往地将基调停留在嘲讽上,而非深入论述和寻取反抗。IYP对这种写作方式很不屑,虽然必须说它的结论是对的。事实上它想说的应该是保护主义 Protectionism,而不是爱国主义,但它偏偏绕开了真正的主题。就不去推测动机了,总之很讨厌。】

在中国摆脱毛泽东主义孤立状态的40年后,关于其统治者对世界的看法的一些重大问题仍是谜团重重。

从一个热点问题入手: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强调自由竞争、透明度、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公正的监管机构和法院监督的西式股东资本主义的真实感受是什么?

听听他针对外国听众的演讲,你会认为中国是资本主义世界的榜样。它被描述为 “开放和公平竞争的倡导者,捍卫自由贸易,反对那些幻想逆转全球化力量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者”。然而,在国内,习花了同样多的时间强调国家自力更生,敦促中国企业、官员和科学家结束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去年11月初,政府突然暂停了本应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公开募股,引起了新的混乱。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的那次IPO,在其创始人马云公开抱怨监管机构的谨慎和银行的褊狭之后,失败了。

在中国,许多人感觉到了政府的警告,即使是亿万富翁也必须听从党的指挥。

11月12日,习发出了另一个信息。他访问了东部城市南通,称赞当地的一位实业家张謇是一位爱国企业家,他从1853年到1926年的人生经历值得商界老板学习。

习近平参观了张謇的故居,称赞这位由学者转商人的古人,他建立了一个制造业帝国,还创办了学校、和中国第一个博物馆。习近平说,民营企业家致富后,应该成为有智慧、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他指示,该地要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每当一个秘密政权透露出它所重视的东西时,都值得倾听。经济学人来到张位于南通的据说是 “英式” 的阴暗豪宅,重走习的路。

在楼下,记者找到了南通市政府的共产党员代表团。他们正在拍摄自己的参观过程,以便日后学习。在楼上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当被问及从习对爱国企业家的赞美中得到了什么启示时,当地人张元新[音]毫不犹豫地说:“习主席对爱国企业家的赞美让我收获良多”。他解释说,很多企业类型的人只想着钱,现在是他们回报社会的时候了。

一位来自国有石油公司的退休工程师王永健[音],凝视着这栋豪宅主人的铜像。他注意到,张謇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科举考试,在另一个时代,他可以在皇帝身边任职。但在19世纪末,看着中国的苦难,这位书生官吏却投身于商业。王把张謇比作英国第一台蒸汽机的发明者和美国汽车制造商的先驱亨利·福特。

实际上,张謇几乎没有创造出真正的新东西。相反,他引进和模仿英国的织布机、荷兰的灌溉系统和日本的制盐技术,以对抗外国竞争对手。

令人欣慰的是,在南通举办的展览并没有掩盖这一切。展览展示了这位企业家从身着官服的学者型官员到愤世嫉俗的民族主义者的历程。

一本日记记录了张謇对甲午战争失败后强加给中国的条约的愤怒,该条约允许外国公司在中国开设制造厂。

张謇发誓要亲自去从事工业,以拯救中国。另一个陈列品则展示了他为结束外国航运公司对中国内河的可耻统治而购买的汽船。

张謇创办的企业令人眼花缭乱,包括棉纺厂、钢铁厂、面包厂、酒厂和公共汽车公司。他创办的机构包括图书馆、孤儿院、男校(校训:“诚实、忠诚、独立、勤劳”)和女校(校训:“顾家、温顺、勤俭、温柔”)。

展览中除了褪色的支持官员照片和股份证书照片外,这个帝国的资金情况惊人的不透明。幸运的是,张氏集团已经被历史学家彻底研究过,其中包括 William Goetzmann 和 Elisabeth Köll。他们在2005年为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撰写的论文《中国公司所有权的历史:国家赞助、公司立法和控制权问题》,描述了一个警示性的故事。

为国家服务,国家就会让你保持竞争优势

1895年,政府官员要求张氏以官办商行的形式开展业务,即 政府监督下的商人管理企业。这些公司依照清朝的安排,商人获得垄断权,例如盐业贸易,税收和向皇帝捐款用于军事远征或救灾。

即使在1904年中国通过了公司法,张氏集团成为股份制公司之后,他还是以一个家长式的专制者的身份来管理公司。他在1907年召开的第一次公司会议上,小股东抗议说,捐资建校应该来自他自己的资金,而不是公司的利润。“想想你们的良心吧”,张反驳道,没有理会他们。

既不是完全的资本主义,也不是国有,张氏商业帝国的资金来源是股权资本,但存在的目的是为国家服务。这让张对中国领导人具有持久的吸引力。

早在习近平称赞他之前,毛泽东就称他为中国四大实业家之一,“永远不应被忘记”。客观地说,张并不是一个如此成功的资本家。1922年勉强避免破产,两年后,他被银行财团免去了公司负责人的职务。他的第一次外部审计就发现了一个不透明的混乱局面。

今天,他是一个模范的爱国者。现代中国企业家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了。⚪️

The first lesson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the state comes first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