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致富的捷径

  • 在中国,有一条迅速致富的捷径,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吗?

在他成为亿万富翁之前,Dai lin 是骑自行车上班的,在天津街头的这家名叫 Tiandy 科技有限公司的大楼是他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建造的监控相机制造商。

戴在1994年创办该公司时,路边的监控摄像机在中国还很少见。现在,这些玩意无处不在 — — 这是高科技监控国家的一部分,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引发了隐私和人权问题,并使得像 Tiandy 这样有良好政商关系的企业家变得极为富有。

这位现年54岁的富豪现在开着一辆豪华轿车上班、并用宝马奖励高绩效的员工,这是至少四位富豪商人中最新的一位,这些专业的监控公司将中国政府视为主要的客户和投资者并因此积累了数十亿美元以上的财富。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他们的净资产总额超过120亿美元。海康威视排第一位。

根据 IHS Markit 的数据,2016年约有1.76亿台视频监控摄像机监控着中国的街道、建筑物和公共场所。2017年,习近平政府在国内安全方面的支出估计为1840亿美元。到2020年,当局计划推出一个“ 无处不在的”全国性监控网络和一个社会信用评分系统,该系统可跟踪从交通违规到视频游戏习惯等各方面的个人数据。

并不只有像 Tiandy 这样以监视技术为重点的公司正在帮助政府扩大监视计划: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平安保险集团公司、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等公司都在监视领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你会在几乎所有国家最具创新性的企业中找到中国监控国家的链接。

中国监控活动的支持者表示,监视系统已经“培养了信任,改善了公共安全,并帮助该国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包括亿万富翁慈善家乔治索罗斯在内的评论家称,习近平政府正在利用技术来对其公民进行危险的控制。

随着 Tiandy 及其同行向海外扩张,一些人担心中国的监控行业可能会帮助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政府侵蚀公民自由。美国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审查突显了另一个恐惧,即北京出口的中国监控设备可用于间谍活动。

“为了社会控制和管理的目的,中国政府利用数据的方法可以加强国家的强制能力,其方式具有相当令人不安的影响,包括全球民主治理的未来,”Elsa Kania 说道,他是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兼职研究员,“许多出口人工智能应用程序的公司,如面部识别,都可以用于监视,从而实现压制。”

中国官员一再坚称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英在回应上个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索罗斯关于中国监控计划的重要讲话时表示,这位前对冲基金经理的言论“甚至不值得反驳。”华为创始人否认帮助北京的间谍活动。

武汉的 Guide Infrared 也是一家监视摄像机制造商,其董事长拥有13亿美元的净资产,为地方政府开发智能传感技术。他们没有回应评论请求。已经投资监视相关创业公司的腾讯也没有回应评论请求。阿里巴巴云计算部门的发言人表示,当局使用其“City Brain”技术已经看到“交通流量和应急响应时间等方面的切实改善”。

老年居民长期以来习惯于在共产党的监视下生活,年轻一代则在社交媒体上成长起来,几乎喜欢分享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有的公司因涉嫌数据收集过度而出现过零星的言论,但只要中国领导人继续履行更高收入和强劲经济增长的承诺,许多公民愿意牺牲自己的隐私。

令人担心的是,中国政府以及为其提供监视和审查技术的企业也正在建立一个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扼杀异议的体系。

在新疆 — 多达100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大规模拘留营中 — 中国当局正在部署人工智能摄像机、面部扫描仪和音频监视工具,以实现人权观察组织所称的“系统性人权侵犯”。中国则表示,难民营是志愿教育中心,帮助清除”意识形态疾病“。

Human Rights Watch 已经召集了包括 iFlyTek Co.(一家深圳上市的语音识别技术开发商)和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一家位于马萨诸塞州的 DNA 测序仪制造商)等公司,据称这些公司将监视技术提供给新疆警方。该倡导组织还敦促资金经理不要投资与中国大规模监控计划有关的企业。(iFlyTek 及其几家同行,如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和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是MSCI Inc.全球股票指数的组成部分)

这些老大哥中最成功的是 Sensetime,一家面部识别技术的领导者,其收入的五分之二来自政府合同。这家拥有四年历史的公司 — — 中国“AI国家队”的成员 — — 最近价值超过45亿美元,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之一。在回答彭博社提出的问题时,该公司表示,其大部分收入来自政府监视“之外”的领域,如自动驾驶和增强现实技术。

中国较为成熟的科技公司,其中一些长期以来都在帮助政府监视和审查互联网,正在加强与监控国家的联系。亿万富翁李彦宏的在线搜索公司百度正在与中国当局合作,提供所谓的“智能城市” 服务,包括可以分析监控相关数据的云存储系统。由亿万富翁马云创立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也正在参与类似的项目。

Tiandy 的摄影机可以在相当于一星级夜空的光线条件下拍摄高清彩色图像,这是中国监控行业不断增长的海外影响力的一个典型例子。该公司目前向60多个国家销售产品 — — 这可能是由于“一带一路”全球基础设施倡议可能上升的结果。

这对 Tiandy 及其亿万富翁创始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可能会增加隐私风险和政治权利活动人士的担忧,即中国正在向世界各地出口其监控国家的能力。最近访问 Tiandy 总部的人包括安哥拉的总统,这是南非的一个产油国,是自由之家全球公民自由指数中排名最低的国家之一。

关于中国的监视技术都提供给了谁,详见 IYP 的类目“中国在帮谁”。

China’s Powerful Surveillance State Has Created at Least Four Billionaires. Tiandy’s Dai Lin is China’s latest surveillance billionair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