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TA为什么不使用微信?

  • 来自中国的见解

【作者:匿名中文读者 】这篇文章是读者来稿,非常感谢中文读者提供来自中国的见解。

先插入一篇旧文,这是2年前在中国做过的一个访谈《卸载微信有无数种理由,超乎你的想象》。

写在前面:由于一个偶然的原因,小K结识了V君 — — 一个在中国却不使用微信的人。

基于纯粹的好奇,小K对V君进行了一次以微信为话题的线上访谈,在此呈现给大家。

希望这些内容能够给读者们带来一些思考。访谈中的问题并非全部由小K提出,而是广泛征集了身边好友关于此话题的疑问。

 — — — — — — — — — — — —

小K: V君,你好,请问这样称呼你可以吗?

V君: 没问题,反正也是匿名访谈。

小K: 据说你从来就不使用微信,请问一开始就是这样,还是使用过后来放弃了?

V君: 微信还没有那么流行的时候,用过一阵子,后来就放弃了,直到现在已经有5、6年没用过了。

小K: 相信很多人都非常好奇,在中国不使用微信,你的日常生活怎么办。比如付款、与朋友间的沟通?

V君: 的确有一些麻烦,但是我都能够克服。

我坚持使用现金支付,遇到有些餐厅或便利店拒绝现金找零,就换一个地方,或者事先准备好零钱。

有时我也会使坏,故意为难一下对方,不找零就坚持不离开,一般来说收银员都会极不情愿的去换零钱。

社交方面,我发现坚持使用微信这种单一方式进行沟通的人都不值得交朋友。

单从价值观方面就合不来。

一般如果我主动联系别人,会给对方自己的邮箱。如果关系比较好,会留电话号码。

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居住在山洞里的野人的生活”,但我觉得比山洞野人强多了(不是开玩笑)。

小K: 工作上呢?你所在的公司不要求使用微信进行沟通吗?

V君: 我所在的公司至少没有官方要求使用微信。通常我会告知经常联系的同事我不用微信,请电话联系。

如果因为我没有微信而不联系我,耽误工作也不是我的责任。

至少我的领导还不会以我不用微信为理由开除我,如果这件事情发生了,我也不会妥协,我对自己“把事情搞大”的能力非常自信。

小K: 说实话,当我听到在中国,尤其是大城市,还有人可以不使用微信,觉得真的不可思议。

V君: 其实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有很多不使用微信的人,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可能是因为他们被社会边缘化了。

而这些人当中不使用微信的理由也可能完全不同,比如有人就是不喜欢接触现代科技,有人对于工具的操作有认知障碍。

像我这样的理由可能更少见。

小K: 那么请您简要阐述一下自己不使用微信的理由。

V君: 主要是基于隐私的考量。

微信的问题不仅仅在于不尊重用户隐私这个层面上,而是完全无视用户的隐私。

我认为这主要还是出自于内容审查的便利,而不完全是出自因商业利益而利用用户数据那么简单。

此外,微信利用其垄断地位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用户,操纵舆论。而封闭的代码和协议也可以用来操纵基于其平台的开发者,我说的就是“小程序”

小K: 能否说得更具体一些,什么样的行为可以看出它“不尊重用户隐私”和“操纵舆论”?

V君: 再明显不过,比如你使用 Android 自带的权限管理工具禁用某西权限,微信会拒绝用户使用。

即便是使用实名手机号码注册的微信账号,如果你想加入一些人数达到一定数量的组群,它会要求你绑定银行卡,否则拒绝进入。

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种非常粗暴的网络霸权行为。

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会发现这样的行为太多了。至于“操纵舆论”我不想多说,因为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小K: 你所说的这些问题,在绝大多数即时聊天工具上都存在,为什么单单拿微信“开刀”?

V君: 其一,程度不同,微信是我见过的所有通讯工具中搜集用户信息最多的,最不讲理的。

其二,微信在中国处于绝对垄断地位,按你的说法,拿它“开刀”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第三,对于其他那些我认为不够尊重用户隐私的工具,我也是不会用的,比如 whatsapp。

小K: 如果是这样,你基本上排除了所有能够使用的通讯工具。

V君: 对你这样的说法我表示很震惊,即便你从事的不是软件行业。不知道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随便上搜索引擎搜一下都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小K: 嗯……,那好吧,我们换一个话题。请问您所从事的行业是?

V君: 我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小K: 具体是什么类别的软件开发?

V君: 与互联网无关,算是传统软件吧。详细情况不方便透露。

小K: 你所从事的工作是否影响到你做出不使用微信的决定?如果是,那是什么样的影响?

V君: 是,也不是。

说是,因为在这个工作中能够更多的了解到行业内幕,更知道自己的隐私面临什么样的风险,这些都间接影响到了我使用什么样的工具与别人沟通。

说不是,是因为即便是不从事计算机相关工作的人,仍然有许多渠道了解到微信对于隐私的侵害。

反过来说我身边的很多同事论资历比我高,从业时间比我长,对行业内幕更清楚,但是他们都为了方便而成为了微信的“重度用户”。

小K: 你刚才提到“为了方便”,难道通讯工具的“便利性”不能成为一个重要的考核依据吗?

如果一个工具使用不“方便”,隐私保护得再好也无法赢得用户。

V君: 这样的说法很多人都在我耳边念过无数次。至少在我看来,“隐私”比“方便”更重要。

我认为“隐私”是基本人权,也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特征之一。而在我看来,明知道隐私受到侵害的情况下仍然为了便利将其抛个人权利之脑后,就是自我出卖,或者也可能是纯粹的懒惰。

我见到的许多“微信重度患者”就是这样,当你和他们探讨隐私问题时,他们常说的话是:“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是要被监视的/大家都一样的/我又没有什么敏感信息/君子坦荡荡……”。

小K: 可不可以说这也反映出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对于个人隐私的误解?

V君: 确实是这样。而且不仅仅是误解,是完全偏离常识!

你可以看到上面对话透露出来的潜台词是:保护隐私的行为,重视隐私的人,会被怀疑“有问题”,“不知道干了什么坏事”,“不够坦荡”…… 我不知道这样的现象是否只发生在中国,我也经常出国,与国外同行交流没有发现这样的现象。但仍然不敢下结论这是中国特色。

小K: 为什么不能妥协一下?

V君: 没有妥协的理由,我有我的生活方式。当然我很乐意倡导这种生活方式,但是不能强迫别人。

反过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我去妥协。

如果说我固执,那就说对了,但是我不是在所有事情上都固执。

小K: 通过刚才你的言外之意,有一些其他的对“隐私”友好的通讯工具,能否推荐一下?

V君: 很多,Signal, Telegram, Riot 以及基于 XMPP 协议与 OTR/OMEMO端对端加密方案的众多客户端。

小K: 除了上述你说的关于隐私的问题,还有什么导致你不喜欢微信?

V君: 除了隐私以外,我最关注的就是科技产品,尤其是手机对个人时间的剥夺。

这不仅仅是微信的问题。现在是一个全民“低头族”的时代,手机剥夺了许多其他业余时间可以做的事情,比如读书、与朋友面对面交谈。

而可怕的是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广泛的重视和讨论。

小K: 能否谈谈你今后的计划?

V君: 继续不使用微信,坚持不使用微信。

如果身边的人仅仅因为我不使用微信而冒犯了她/他,从而不欢而散(这样的事情竟然实实在在发生过),这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她/他应该去反思了。

如果未来由于不可抗拒因素必须用微信不可(比如最近很多政府部门纷纷推出使用微信办理业务的服务,未来这很有可能是唯一的方式),我会临时借别人的微信账户完成操作。

这是从 RMS (Richard M. Stallman) 得到的启发,他就是这样做的 — — 既然对方不关注隐私,那么我拿来随便用用也无妨。

这也是一举两得,即完成了擦作,又达到了变相教育的目的,让对方对自己使用的工具产成疑问。

小K: 最后,你有什么相对读者们说的?

V君: 珍爱隐私,远离微信!没有微信的生活会更加美好。

也许你觉得自己做不到,但是事情都是可以一步步完成的,不迈出第一步就说自己做不到,会错失人生许多靓丽的风景。

小K: 非常感谢V君接受这次访谈,希望今后有更多机会探讨。

V君: 不客气,我也希望今后有更多机会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传达给大家。⚪️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