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应用隐蔽野战技术:简单方式抵御敌对监视

  • 什么是敌对监视?为什么普通人也应该小心这种监视并做好习惯性防御?

我们经常强调高度敏感的人和群体要注重安全防御,包括活动家、记者、人权维护者、人权律师等等,但其实任何人都应该对防御知识有所了解,比如你很漂亮性感、或者你比较有钱、再或者你只是有个死缠烂打的ex、仇敌、和任何形式的对手,都有可能被不择手段的方式瞄准。私人侦探的酬金已经越来越便宜了。

虽然如今人们越来越多地谈论技术监视,但依旧有很多时候人力监视是被重点使用的(后文会介绍技术监视的防御方法)。人力监视有很多便利,比如直接、易于调度、稳定、杂音少等等,监视者们很清楚这些便利。

也许有人可能会觉得这很令人惊讶,但很多反侦查技术涉及监视检测和特殊保护操作 – 甚至一些性感的东西 – 也同样可以应用于您自己的生活中。
 
IYP 曾经介绍过一些关于如何检测自己正在被监视的事实,在这里看到《如何检测您是否正在受到监视? — —监视检测和特殊保护行动》、以及《用”眼”识人:你想知道自己在一个”间谍”的眼中是什么样吗?》,还有《暗中监视的迹象》等等,都可以帮助您和您心爱的人做好防护。今后我们还会继续介绍相关的技巧。
 
观察的技能对于防御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归纳观察技能可以随时随地应用。该问题取决于您关心哪些资产(人员、财产、信息、声誉和贵重物品)以及如何更好地保护它们。
 
从本质上讲,这些技巧就是所有保护所依据的策略 —— 那么为什么不采取一些智慧并将其应用于您自己最珍视的资产呢?
 
💡参见 IYP 菜单中的“HowToWin”部分,提供的技能都是比较重要的和实用的,旨在提高您的安全意识并帮助您提高自身的安全性。
 
这并不是说建议你开始在一些偏执的安防泡沫中生活,肯定不是,我自己当然也不会以这种方式生活。了解恶意行为者和当权者的隐蔽操作中使用的策略并不意味着您必须自动实施它们。但扩展您的知识和提高您的意识可以帮助您做出更明智的安防决策。
 
想想看,例如,为什么家门上贴着防盗报警贴纸的住户往往很少被破门而入?这是因为敌对的监视人员倾向于将这样的房子排除在潜在的目标列表之外,而不是那些看起来更容易闯入的房子(在你的门上放一些贴纸是个好主意,即使你没有装报警系统);还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你会发现更多的被窃汽车案例是发生在汽车停在墙壁前或大型灌木丛前面的时候,而不是在私人住宅前面。因为这些区域可以令敌对监视人员的操作比较顺利、风险较低(最好避免将车辆停放在墙壁前、灌木丛或空地一整夜)。
 
如果你是由于因政治原因而成为目标的,上述贴纸和汽车的情况尤其需要您警惕。因为这种情况下您所面对的不仅仅是财产损失的问题,当年的斯塔西曾经干过这种事。他们偷偷潜入目标人的家和汽车,悄悄地移动更改一些布局、藏起一些东西(比如相框、衬衫或一只袜子),并不拿走任何财物。多次下来会令目标人陷入怀疑自己精神错乱的境地,失去斗志。想想看,如果你某天回家时发现原本应该在北墙上的全家福现在挂在南墙上、原本刷干净的碗碟里居然有血迹……
 
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包括无神论者)都会陷入困境,会被强大的疑惑压垮、陷入不可自拔的自我审查。这正是敌对监视人员所希望的结果
 
我有两位朋友的汽车行李箱被撬,失去了重要的东西。这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完整的谜。他们当时并没有让车子停放很长时间,周围也没有其他车辆被闯入,尤其是,窃贼是如何知道哪辆车子里有值钱的东西呢?
 
很简单,受害者此前长期遭受着秘密监视而对此一无所知。监视者看到他们把什么放入了行李箱,并尾随他们抵达一个“容易下手的地方”才开始撬门的。
 
上述这些都属于敌对监视。敌对监视的应用非常广泛,不论是图财、图色、恐吓、操纵还是实施心理压力。顺便提一下,如果您必须在汽车后备箱中存放物品,请事先查看您周围的环境以确定安全。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敌对监视者通常首先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他们的目标,然后接近受害者的住所和工作场所,开始跟踪他们,找到他们的规律和弱点。这是一个典型的敌对计划过程 —— 被称为社交媒体情报的一部分,其中敌对计划者最初从现有的开源信息中提取他们想要的东西,然后转换到静态监视,继而转向移动监视。(具体解释详见上述“监视检测”)
 
我可以继续举出更多这样的例子,但基本的信息都是相同的:即 学习如何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对于防御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就如 IYP 介绍观察技巧的文章标题所述:了解自己在一个间谍眼中的样子。了解地方和人 – 包括你自己 – 如何能够出现在潜在的敌对观察者身上,然后改变你的行为方式,以便改变敌对计划者用来评估你的风险/收益的平衡
 
我知道这可能听起来像是高技术性的,斗篷和匕首的东西,但真的不必担心,大多数防守动作和战术几乎是可笑级的简单。
 
然而,仅仅因为它们很简单并不意味着每个人天生都具有如何保持安全的知识。常识并不总是那么常见的,至少对于那些从未真正停下来思考它的人来说,不会容易。
 
说到共同点,在此我经常能得到一个可预测的反对意见,即 教育人们关于监视、监视检测和保护性操作,这真的对吗?透露防御技巧会不会反而帮助’坏人’提高了技能呢?或者会不会提示坏人想到如何绕过防御的办法?
 
好吧,对于第一个问题,答案就是“坏人”在敌对监控方面通常不需要太多帮助。他们对此早已非常娴熟,相反,一无所知的人是他们的目标,也就是那些“好人”,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任何理由去思考或体验这些东西。
 
获得技能主要是提高你的防范意识和威胁敏感度,并获得一些经验 —— 大多数“坏人”已经做过的事。他们还会继续做下去,现在你有必要了解它们。
 
至于第二个问题,答案也是否定的。为敌对计划者配备有关保护性操作的一般知识并不能真正帮助他们绕过或逃避安全措施(只要信息不太具体。传授这些知识的人肯定有分寸)。
 
这是因为关于目标的一般知识并不能消除恶意计划者最终出现在目标区域的需要(以便收集更详细的信息)。正是在这一点上,作为安全专业人员,我们可以阻止、检测、承认或调查潜在的敌对监视者。
 
了解敌对监视者最具权力的事情之一是他们在规划和监视阶段的相对脆弱性,以及一旦你理解了事情的运作方式,检测和阻止它们就会变得相对简单。这些漏洞是敌对监视所固有的,难以通过更多地了解安全防御来克服或绕过这些漏洞。
 
再一次,“坏人”早已知道这些,因为他们是在平衡高风险情况方面经验最丰富的人。 “好人”是那些需要了解周围发生了什么的人。
 
下面简单说说防御敌对监视的一些技巧。
 
—— 逃离监视 ——
 
首先要明白的是,监视本人并不是你应该担心的最大威胁。监视只不过是一种信息收集工具,它应该是最受关注的信息。因此,逃避监视或以其他方式保护自己免受敌对监视工具的侵害,而不是敌对目标,是一个基础性的重要事实。
 
在开始之前有必要澄清,没有任何文章可以自夸能在实际程度上教会某人如何逃避监视,想要成功需要学习者做很多练习,在经验中将知识补充完整。其次,本文主要针对的是普通的非专业人士可以做的防御,而不是对专业间谍来说的(他们不需要从我这里听到任何此类信息)。
 
还有必要提到,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客观的权威,而且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我的知识来自多年的经验,也许其他人在其他方面也有类似的经验。
 
好消息是,人力监控是一项相当棘手的业务,这意味着除非您正在与一些非常熟练和专业的敌对监视者打交道(比如情报机构 – 国安部),否则通常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就可以摆脱他们(我经常会这样做)甚至可能还会有点小失望,因为大多数外行监视者都很容易被甩掉。
 
好啦,接下来看看你可以采用的一些策略,以保护自己免受敌对监视。我们将从一些更基本的常识方法开始 ——实际上非​​常有效的方法,然后介绍点更性感的东西。
 
监督预防 ——
 
绝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防范的下意识。每当你避开城里某些危险的地方、或决定不在夜间走入一条黑暗的小巷时,你基本上就避免了多数罪行发生之前的简单监视。如果您坚持采取安全措施并减少视觉足迹,您将首先降低被定位和被跟踪的风险。
 
此外,外出时最好保持低调。豪华轿车、昂贵的服装和华丽的玩具等等都可以让你脱颖而出,成为暗枪的目标。我曾经告诫很多人关于低调的重要性,但不能否认他们通常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一事实 —— 因为调是不是足够“低”当事人自己不敏感,敌对监视者可是非常敏感的。
 
以下是一些最简单的措施(还有更多措施)可以帮助防止被监控。你可以把它们融入意识,更主动和自然地实施:
  1. 尽量改变您的日常行程和旅行路线。请记住,仍然会有一些你无法改变的例程(上下学、接孩子、上班工作等),但是仍然可以使用一些变动进行随机的调整,只要你想。
  2. 尝试通过与您进入的门不同的另一扇门离开。在商场、酒店、火车站等较大的地方,这将更容易做到。但您也可以在许多学校、办公室、公寓楼甚至住房中找到一扇后门。
  3. 尽量避免在静态监视位置进行重要行动,这些位置可以从安全距离(街边咖啡馆和餐馆、公园、城市广场等)轻松监控。静态和动态监视检测详见这里。
  4. 当你与某人见面时,尝试约在室内(咖啡馆、商店、酒店大堂等),而不是在街上见面。尽量不要花很长时间在街头等人。
大多数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监视的工作),但是如果你不急于逃跑而是原地呆上数小时(比如在咖啡馆里静坐),可能会阻止一个不那么忠诚的监视人员坚持下去。不要低估监视的繁琐程度。如果对方的预测是你很急于离开此地,那么你采取原地静坐的方式是最理想的,会让对方怀疑调虎离山。除非你正在与一个真正的专业人士打交道,或者只是一个非常专注的对手,否则你通常可以简单地摆脱他们。真的不是什么华丽的方法,但它可以非常有效。
 
阻止措施 ——
 
我经常发现,当敌对监视被发觉时,很多人会自动采取“斗篷和匕首”的方法 – 试图秘密侦察和反击。这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很重要,但我也可以想到许多大众的情况,一些明显而简单 的方法可能更有用。
 
您可以让周围的人清楚地了解您所处的环境,简称就地联合。如果你觉得有人在监视你,你可以直接盯着他们看。如果你盯住一个地方看,周围的陌生人就会纷纷对这个位置好奇,这样就能把监视者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您甚至可以通过手机拍摄来跟进。根据情况(如果这样做是安全的话),你甚至可能想要面对他们,问他们是谁以及他们想要什么。切勿让他们跟踪你到某个重要的地点、或者对您来说可能不太安全的区域。
 
这些是传统的常识性措施,并不会因为我们能想到更棒的措施就可以忽视这些基本的方案,它们通常都会管用。
 
为了避免你认为这种做法只适用于低级别的情况,我可以举个例子:以色列安全局的一名前成员(通常被称为 Shin Bet),他在以色列大使馆负责间谍工作时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在90年代初。来自一个敌人国家的三名特工常常占据餐厅的一张桌子,这张桌子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大使馆,这是静态监视的重点位置。以色列人举着一只大相机来到餐馆玻璃窗外,对着那张桌子边的人猛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回去了,此外什么也没做。那之后再也没有看过那些特工出现。
 
规避演习 ——
 
在开始之前再次提醒,对于那些想要首先学习如何检测监视的人,请阅读这些文章《如何检测您是否正在受到监视? — —监视检测和特殊保护行动》、《暗中监视的迹象》。但请记住,您不一定需要这样做以进行监视规避。我知道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 – 你怎么能摆脱你没有先检测到的东西?
 
答案是无论有没有检测到监视,你都可能会以同样的方式摆脱它,所以,只是采取一些规避的动作是完全没有害处的。可能只需要几秒钟或几分钟。你显然很想要检测自己是否受到了监视,但如果没有大量的培训和经验(通常情况下都是如此),这可能是一项艰巨而耗时的任务。那么,即便成功检测到监视你依旧要采取相同的规避行动,那么为什么还要等那么久呢?
 
理解规避行动的关键是首先了解监视的工作原理,了解其困难并利用其漏洞
 
您可以利用的机会是监视人员不会直接看到您的短暂时段。当你开始移动时 —— 从静态监视转入动态,这种时段几乎总会发生,因为监视人员还必须关注目标要去的地方,同时还要保持一点距离,让目标先转弯停一点时间再继续跟踪,等等。
 
在这里你可以利用的漏洞是监视者难以紧密跟踪目标(特别是在拥挤的区域),这将导致他们自然倾向于锁定某些视觉线索(外观、高度、移动方向等)。于是可以通过快速改变某些变量来对监视者产生视觉干扰,从而打破他们期望看到的线索。
 
以下是一些有用的东西:
  1. 建立缓慢、稳定的运动速度,可以从舒适的距离轻松监控的那种状态;
  2. 然后,忽然改变状态。在你前面的某个地方寻找一个可以让你突破监视视野的位置 – 即使只是几秒钟。这可以是转弯、进入百货商店、火车站、酒店等,提前对该地区有所了解可以将其效能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 老练的监视人员通常知道不能在目标人长期居住的区域下手,因为那里的地形对目标有利;
  3. 充分利用这一短暂的监视盲点,迅速改变尽可能多的视觉变量(外观、肢体语言、步速和运动方向等等),监视者此前努力建立起的监视线索将被消解,他们会开始发愣。
介绍一个有趣的例子。这个例子并不涉及真正的敌对监视器(它是在防御课程上的演示),但这更具挑战性,因为对手是五个非常专注的监视人员,其中大部分都有多年的特种部队、执法和维稳经验。
 
目标走在市中心的街头,穿着一件蓝色系扣衬衫、带着一个深色背包。目标首先确保自己保持缓慢的步伐并将自己定位在宽阔的人行道中间,以便五个特工更容易从远处跟踪。
 
这个图景可以令监视人员陷入一种舒适的、甚至有点自满的距离和节奏。当目标最终到达一个地铁站附近时,忽然变速,迅速走下楼梯转过拐角。立刻就获得了几秒钟的监视盲点。
 
目标利用这几秒钟飞快跑起来,并迅速脱掉了衬衫,把它塞进背包里,然后戴上背包里准备好的黑色棒球帽和眼睛。然后迅速从街对面的出口离开,采取正常的步速,融入了人流。此时监视者还在努力寻找“蓝色衬衫和黑色背包的男子”。在繁忙的地铁站和拥挤的商业街,这种手法很好用。只需要10秒钟。
 
这一思路和专业魔术师所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 将他们的观众导入虚假的期望,重新引导他们的注意力,他们就看不到你的诡计
 
对付人力监视者的方法大多是如此,即 从人的心理弱点下手。记住他们是和你一样的人类,你的弱点他们大多都有,通过日常观察自己的弱点便可以计划出很多类似的防御策略。
 
机器监视没有“心理弱点”,但要知道,通过机器监视操作的都是人,是人在通过机器获取的信息进行决策,于是如果你确定基本监视者是机器,那么有可能更容易解决。
 
对付人脸识别的思考方式我们介绍过,详见《让面部识别失效的思考方式》;对付热成像监视的方法见这里《如何防止被无人机监控?》,类似方法还有很多,AI 不是为敌人而生的,它也可以用来反敌对监视。
 
的确,基于人工智能(AI)的监视一直在增加,通过允许政府和执法机构跟踪任何公民,实现了真正的技术反乌托邦。但是,对于每种技术,都会引入一种可以欺骗它的方法。
 
比利时 KU Leuven 大学的一组学生在 arXiv 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包括如何借助简单的印刷图案轻易地欺骗用于识别图像中人物的AI系统。
 
只需要将一个特别设计的花纹/图形,放在身上,就可以让您无法被AI检测到。这种图案如果印在T恤上,穿上它你就可以隐身了,当前的自动监控技术无法检测到您。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这可能有点奇怪,但在AI的世界中,这些模式被称为对抗性示例,它使用的是计算机视觉系统的脆弱性。
 
其实对抗性示例已被用于欺骗面部识别系统。在这里看到视频:
这里指的对抗性示例只会欺骗 YOLOv2 算法,但包括谷歌在内的各种科技公司开发的现成计算机视觉系统使用的都是YOLOv2。此外,如果一个活人正在查看图像,这种方法是无用的,您依旧需要上述对付人类的办法。

最后,还是那句话:练习。练习非常重要,任何技巧和技术只有通过不断练习才能真正变成你自己的东西,才能在你需要的时候发挥作用。⚪️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