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40年里,自愿公民行为的架构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为什么不反击?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几乎所有的介绍和话题都提到了“公民社会”。这个世界已经不再被两部分瓜分: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国家和市场 —— 还有第三个部门:非政府组织和国际非政府组织、慈善机构和慈善家、人权监督机构,援助和发展机构以及全球环保运动 等。然而,CEOs 是什么鬼?

就在40年前,还很少有非盈利或慈善机构拥有什么“首席执行官”:这个词与企业界有关,很少有社区团体或慈善机构效仿之。但近年来很多事正在飞速改变……公众辩论的缺席部分被归因于社会部门的复杂性及其多种形式和目的。

公民社会的关系本质上是个人的和横向的。相比下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关系是纵向的和强制性的,而商业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是(通常不平等的)货币交换。我们在爱、关怀和归属方面的经历来自在民间领域的关系而不是国家或市场。随后我们的生活受到国家和市场的塑造、打击,并有时得到改善,但我们独特的自我和价值观的初步形成是公民社会的工作。

鉴于公民社会对每个人和社会生活的重要性,“达沃斯”怎么可以将这一切与非政府组织的首席执行官混为一谈呢?公平地说,它们反映了数十年来一直在发展的更广泛的趋势,并且对全球的非政府组织构成了特权。这不意外。当较大的非政府组织开始使用与公共和私营部门的管理层精英相同的职称时(CEO),他们就成了联姻。

这些精英对公民社会的官方认可恰恰是阻碍公民社会重建的障碍。与其重新发现公民社会的多样性、及其对培育个人和社会福利的重要性,达沃斯已经接受了一个被削弱的、挖空的管理学定义,同时忽略了国家和市场对公民生活领域的继续侵入。

中央集权的国家和集中化的市场正在腐蚀公民社会,在收入较高的国家,许多非营利组织已经成为国家提供服务的工具,低收入国家也不怎么样,被吸引到这些进程中的非政府组织已经变得越来越企业化,脱离了其创立之初的宗旨和文化。

那么该怎么办?有一点很清楚:监管绝不是答案。改革也不可能来自既定的左派或右派政治运动,在过去40年的转变中,公民社会在整个政治范围内被忽视。它几乎没有反对国家和市场殖民地的捍卫者……不客气地说就是左派和右派结合起来推动了反公民社会的革命。

现在很清楚了,公民社会的重生只能来自公民社会本身 – 来自志愿者,居民,服务者,邻居,父母,活动家,导师和捐赠者 – 这些没有既得利益的人。那么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世界能够组织起来并充分调动起来做这项工作吗?答案是:能。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民间社会本身概念化程度不高,缺乏自发的领导能力,无法阐明其对个人和社会福祉的至关重要性。民间社会的分散性使得很难紧密连接和组织。

而今天,在分布式网络时代,由互联网提供支持的时代,将不同部分连接在一起的成本和后勤难度已经更容易被克服的时代——将广大社群、不同文化和智库以及广泛的网络连接起来,而不是强制实施集中指导或自上而下的管理,已经成为可能。

这是来自 Open Democracy 一篇很棒的报道,值得中国人学习。Evans 曾经提到过这个问题,如下图。“企业化”是公民社会被腐化的根源。企业化已经不是近年来新生的状况,而曾经没有公民社会的中国却直接赶上来这波热屎。哭笑不得。

Whatever happened to civil society?
In the last 40 years the architecture of voluntary citizen action has been transformed. Why aren’t we fighting back?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