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 Matrix 中醒来?

  • 只要他们能控制叙述,他们就能控制你的想法;只要他们能控制你的想法,他们就能控制整个世界 …… 为此,他们构建了一个Matrix

在电影《黑客帝国》中,人类生活在反乌托邦时代,被强大的系统囚禁在虚拟世界中。

他们一生都在虚拟仿真中生活,而没有任何方式能知道自己感觉到的东西实际上只是由人为编造的代码构成的。

当前社会的生活几乎与此完全一样。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让我们在 “Matrix” 中熟睡的是疯狂的寡头权势,而不是AI。而且它不是代码构成的,而是叙述。

社会是由叙述构成的,就像 Matrix 是由代码构成的。身份、语言、礼节、社会角色、见解、意识形态、宗教、种族、哲学、议程、规则、法律、金钱、经济学、工作、等级制度、政治、政府 ……它们都是纯粹的精神建构,都是强加于头脑中的精神噪音构成的。

如果我要你指出自己的膝盖,你可以迅速准确地做到;但是,如果我要你指出经济,最接近的可能只是使用一堆语言符号来指向一组概念。为了向我展示经济状况,您必须给我讲一个故事 — 那就是叙述。

任何曾经经历过片刻精神平静的人都知道,这些都不是您当前实际经验的一部分。

在您的经历中,没有精神、话题、语言、礼节、社会角色、见解、意识形态、宗教、种族、哲学、议程、规则、法律、金钱、经济学、工作、等级制度、政治或政府,没有关于这些东西的喋喋不休。

你摸不到它们的真实形状,你能感觉到的仅仅是关于“它们是什么”的叙述。

甚至找不到一个“你”,因为事实证明它也是由叙述构成的。

没有心理叙事,没有经历,唯有感觉上的印象出现在没有清晰形状或边界的对象身上。

那种视觉和听觉区域的经历、空气进入和离开呼吸系统的感觉,脚在地面上或椅子上的感觉,那或多或少是总的生活减去叙述所得到的东西。它就是现实。

但是,当您加入精神上的喋喋不休时,所有这些现实都不会再能引起关注

视觉和听觉领域中的外观突然被划分、并用语言标记,并且对它们的关注仅仅取决于威胁或满足各种议程的人。

你经过了数天、数周、数月或数年的时间,都没有真正注意到呼吸系统或脚在地面上的感觉,因为你的兴趣和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到了纯粹是由叙述组成的虚假世界中。

“我足够好吗?我做对了吗?我需要确保完成了所有项目……如果我先做一件事,从长远来看可能会节省一些时间吗?如果我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实现重要目标,我会感觉很好吗?……税单要到期了。电视上有什么?哦,那些白痴,他们怎么还有脸活着?天哪,我等不及周末了 ……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一切都按计划进行 ……”

不断地,不断地。几乎所有的精神能量都进入到这些心理叙事中

是它们在统治着我们生活的一切。⚠️出于这个原因,能够控制这些叙述的人就可以控制我们。

他们已经做到了

大多数人都会试图对周围的人施加某种程度的控制。

他们试图通过某种行为和言语来影响家庭家人、社会和就业圈子中其他人的想法。

你的父母长辈以他们自己的经历告诉你如何才能做到 “聪明/才干”,你听到的 “这个世界” 完全是你父亲的心理活动;浪漫的伴侣将被说服他们永远不会分手,因为没有其他人会爱上他们 ……

他们都在不同程度上操纵着个人的叙述

然后有人发现他们实际上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来影响人们对自己和世界的看法,并将其转化为他们自己的个人利益。

邪教领袖说服追随者为他们服务,终其一生,任劳任怨;

广告商说服消费者相信他们自己有一个问题或不足,只有使用“这个令人兴奋的新产品”才能解决;

雄心勃勃的办公室政治玩家通过在合适的人中赢得青睐并对与之竞争的同伴使用隐秘的破坏行为来攀登公司晋升的阶梯;

记者们知道如何通过推进叙事方式以令他们自己在事业上进一步发展,而此叙事方式必然必需是有利于拥有大型媒体公司的富豪们建立王国的基础……

他们操纵着群体的叙述。

然后就是寡头。最主要的操纵者。

这些现代世界的寡头统治者迅速学到了自文明诞生以来每个统治者都知道的秘密:⚠️只要你能控制住一个社会的人们相信某种叙述,你就是那个社会必然的统治者。

身份、语言、礼节、社会角色、见解、意识形态、宗教、种族、哲学、议程、规则、法律、金钱、经济学、工作、等级制度、政治、政府:所有心理结构只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的信任并获得绝大多数群体的认同。

⚠️如果你能对人们所相信的那些心理构造的事物产生影响,那么你就能对社会产生影响。你就能统治它。

寡头操纵整个社会的叙述。

这就是为什么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都存在焚书、异端被烧死、嘲笑皇帝的人被斩首:与主要的叙述不同的观念是关于权力是什么、金钱如何运作、应该由谁负责等等,正是这些 —— 而不是斥责辱骂 —— 在威胁着统治者的权力

无论何时何地,在任何王国中,人民都可以决定将国王脑袋上的王冠取下来,然后将其放在任何普通乞丐的头上,并将其视为新国王。而且这个乞丐将以各种有意义的方式成为新国王。

唯一能阻止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是:当时全社会所信仰的占主导地位的叙述,涉及神圣权力、忠诚、效忠、高尚的血统 等等。将王冠戴在国王头上的唯一支撑就是叙述

今天,完全一样的事仍然存在。唯一改变的是公众被灌输的叙述。

人们从学校里、从电视上、从互联网上、从报纸上 ……读到的那些叙述。

人们认为,完全独立于政府的经济是一种行为,其行为取决于消费者的供求关系。但实际上,经济、商业和政府完全由精英阶层的富豪控制,他们也恰好拥有媒体公司,这些媒体公司将有关世界是什么的叙述传播到每个人的屏幕上。

控制经济和商业的叙述,然后控制经济和商业本身。控制关于政治和社会的叙述,然后控制政治和社会。

控制者不断将资源分配给寡头,通过这种方式,有效地将社会变成了一个精英阶层的巨型能源农场

但是,依旧有可能从 Matrix 中醒来。

这并不容易,而且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这需要长期的工作。内部工作。和承认被骗的谦卑。

没有人喜欢承认自己被骗了,而我们所有人被欺骗的深度和广度是如此的惊人,以至于很可能会认为只要本地一个独裁者倒台自己就能“自由了”

支持特朗普的人认为自己“看得清楚”,因为他们能看到贸易战可以威胁到中国经济;而支持北京的人认为自己“看得清楚”,因为他们能看到特朗普政府的重商主义和霸道 …… 然而这只是一场让全世界都输掉的战争,中美政府是唯一的赢家,无所谓你支持谁;

就如主流的美国自由主义者认为他们“看得清楚”,因为他们可以看到福克斯和特朗普拉扯的宣传矩阵;而主流保守派也认为自己“看得清楚”,因为他们可以看到MSNBC和民主党人勾结的叙述操纵 …… 但两者都可以追溯到同一个木偶大师。

看到这一步仅仅是个开始。

但走出 Matrix 依旧是可能的。了解您和您认识的每个人在多大程度上被强大的权势人为编程为社会意识的想法所束缚。

不仅在成年生活中,而且自从父母开始教我们如何说话、思考和与世界建立联系以来;不仅在现代世界中,而且还可以追溯古老的曾经,国王和皇后提倡维护社会结构和宗教权力的信仰系统 ……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所有人对异议免疫,不仅是异议的言论、还包括异议的想法 —— 循规蹈矩的意思就是行尸走肉。

掌权者为了他们的利益塑造了整个社会,要控制住这个社会他们就必须控制住我们所有人以及我们头脑中的所有思想。

自出生开始每个人天然的人格结构已经被过滤掉了并被塑造了,这是为了满足塑造者的利益 —— 而你被告知 “这是为了你好”。

因此,逃离 Matrix 必然意味着要成就一个新生。在 Matrix 中形成的所有观念、心理习惯和与世界相关的方式,仅在那其中有用。

为了与构成社会基本要素的权力叙述之外的生活重新产生联系,您必须为自己创建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以便独立于旨在让您保持睡眠状态的旧程序,并拿回掌控权。

所以这可能很辛苦。一路上您会犯很多错误,就像重新开始学走路一样。但是,最终,您将无需再任何人进行的编程。

然后,您就可以战斗了

因为在此过程中的某个时刻,您必然会听到内心深处发出的声音。那个声音告诉你,不仅是寡头操纵者值得愤怒,对所有形式的操纵都应该愤怒

反对以任何程度操纵他人的人。当眼睛变得敏锐时,操纵的伎俩就像落在白纸上的黑色苍蝇一样引人注目,您的整个系统除了排斥和抵制之外没有其他反应。

这样你就可以开始创作了。从此排斥掉任何试图强行让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的那些家伙 —— 他们想把你重新拉回 Matrix。

要小心。他们会不断尝试将你拉回去。由于我们的叙述与其他人的叙述如此交织和相互依存,并且与我们的自我意识密不可分;因此,你对 Matrix 的拒绝有可能对您的许多朋友和挚爱构成威胁。

你会发现与他们越来越疏远。但不要怕,因为,

只要保持清晰的眼光你就不会被情感所误导,不会再次上当。

然后,您想要做的就是拆除那个 Matrix,并将其控制器置于无关紧要的位置。

您将着手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推倒他们在您的同伴周围建立的操纵牢笼,如果需要的话一个接一个地推倒它们;因为您从自己的经验中知道,我们都有能力让宣传齿轮生锈,让操纵者惊慌失措。

操纵者会反击、会尽一切可能抹黑你,称你为“阴谋论者”、“谣言”,试图让你保持沉默;他们会调用他们所拥有的所有媒体针对您发起抹黑运动,但由于您的眼睛是清晰的,所以这些都不会对你起作用。

是的,他们只有这一种武器,而对您不起作用。

您将开始使用自己拥有的一切技能,从谎言工厂唤醒更多的人,削弱对大众媒体宣传机器的信任,并开拓新的可能性

而且,我们不仅会粉碎那些像毛毛虫一样吞噬我们的叙事,而且,还将为自己创造新的叙事,更好的叙事,更健康的叙事。彼此之间,关于世界如何以及我们想要什么

这是事实:因为都是叙事,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与那些同样走出 Matrix 的人联合在一起,你们可以确定社会将如何发展;可以重写规则。它已经开始了。

从失败的宣传机器发出的白噪声中,诞生了一个新世界,一个尊重个人自主权和自决权的世界

尊重我们进行大规模合作以创建美丽、健康、有用的系统的权利,而不会把一切精力都用来反驳那些顽固地宁愿被奴役的精神病态患者。

  • “你永远不可能仅仅通过对抗现有的现实来改变这一切。要改变某些东西,你必须建立一个新的模型,使现有模型过时” — — 《预设性干预战术

从恐惧所浸透的精神错乱的叙述中完全释放出来,让真实世界的真实美感充满您的感官。

当你准备好了,站起来。从此,真正开始。

方法在这里《摆脱操纵和宣传:28个长期技巧⚪️

One thought on “如何从 Matrix 中醒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