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枪伤:示威参与者指南(4)

  • 您能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开枪之前进行的。切记这点。

欢迎回来!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回顾:

示威活动中的枪伤越来越常见。这并不是说您应该惊慌失措 —— 每年全世界都有无数人参加示威活动,去年的镇压如此严重,也只有几十人被枪击。但是,随着政治冲突的升级,行动者还是应该思考如何才能互相照顾和保护。

好消息是,即使您没有受过医学训练,也可以做一些事来最大限度地提高在您附近被枪击的人存活的可能性 —— 只需一些很简单的事。尽管考虑这个问题可能会让人感到紧张,但以下指南可能会帮您有能力帮助拯救生命

📌 不要错过我们此前的介绍,关于,首先您应该尽可能躲开子弹,见《如何在大规模枪击案中幸存:在灾难中幸存(10)》。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黑十字会:行动者应当掌握的知识技能

什么是枪伤?

枪伤包括外伤和严重的穿透伤。它们对身体的影响因武器的类型、射击者的距离、和伤口的位置而异。根据子弹的大小和速度,枪击可以造成不同类型的伤害  — — 包括严重出血、肌肉和骨骼损伤、以及器官的破坏。它们可以以不可预知的方式损害身体。

一些口径的弹药可能直接穿透人体,留下容易辨认的进出伤口,被称为穿透伤,而其他口径的弹药则更容易在体内 “翻滚” 或弹跳,这可能会造成更多的内部损伤。更糟糕的是,一些类型的手枪 “自卫” 弹药被设计成在撞击时 “爆发” 出来,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 无论细节如何,都要将任何枪伤作为潜在的生命危险对待。如果动脉受损,人在三分钟内就会失血过多。一旦一个人失去了一半的血液,此人的生存机会就会急剧下降。这取决于您是否迅速采取行动。

注意局势和地形

📌 首先,要注意您周围发生的事。街头示威可能会很混乱和吵闹。警察可能会使用催泪瓦斯、闪光弹、LRAD(长距离扬声装置,即 声炮)和其他嘈杂的武器,而抗议者有时会燃放烟花  — — 这听起来很像枪声。当您在街上被巨大的爆炸声吓到时,请试着辨别爆炸声的来源以及它所代表的风险

留意任何公开携带枪支的人的位置,以及任何您有理由相信可能携带暗器的人。

在示威活动中,有人被友军的火力击中,也有人被敌军的火力击中。如果您与一个亲和团体合作,您可以指定一个人留意潜在的威胁  — — 也就是您的亲密团队角色分工,具体方法见这里《直接行动分布指南》。

您的队友可以轮流担任这个角色,这样一个人就不会因为不断地保持警惕而疲惫不堪。在任何情况下,各方都应该保持警觉,因为事情可能会瞬息万变。

沟通要清晰简洁,特别是当您在描述拥有枪支的个人时。这可以帮助其他人在紧急情况下迅速做出明智的决定,而不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 以下是您可以采用的两种沟通模式来传达您所看到的情况:

1、使用 “S.A.L.U.T.E.” (即:规模、活动、地点、单位、时间、装备)来识别潜在的威胁。例如,您可以报告说:“我看到三个人(S)守卫在大街和城市大道(L)交叉口的便利店(A);而不是大喊 “他们有枪!”;可能是民兵(U),这是晚上11点15分(T),其中两个人有长枪,我不知道第三个人有没有枪(E)。”

2、在紧急情况下,或者时间紧迫的时候,您可以使用另一个工具,叫做 “三个D”:方向、距离、位置;例如:“我的1点钟方向有四个不明身份的人拿着步枪,在上一个街区,用望远镜扫描人群。”

做好准备

📌 您能做的大部分救助工作都是在开枪之前进行的。切记这点。

1、街头医务人员

根据抗议活动的类型和行动地点,可能会有医护人员在附近。您可以事先调查一下您所在的地区是否有街头医护人员,他们是否会参加这场抗议活动,以及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

在示威活动期间,人们经常会看到医护人员在人群中转来转去,或驻扎在边缘地带,他们带着装备,戴着一个红色的十字或类似的徽章,表明他们是医护人员。

如果您认为这可能成为相关问题,您可以直接问他们是否准备好了处理枪伤和其他严重的伤害。许多医务人员都有应对催泪瓦斯、胡椒喷雾和橡皮子弹的经验,以及疲惫、脱水和恐慌的经验。目前应对枪伤的医护人员不太可能足够多。

如果您正在评估当地医护人员接受处理枪伤培训的程度,并了解到他们准备提供的 “第一反应” 护理,您也可以询问他们是否有能力在急救服务无法到达一个地区的情况下提供较长时间的护理。这可以给您提供重要的信息,让您了解如果行动仍然处于不断升级的情况下,您可能承担的潜在风险指数。

布什时代的街头医务人员

2、行动前

📌 在去示威现场之前,评估队友们的安全和健康需求  — — 包括获得呼叫紧急服务的能力和意愿,请注意:紧急服务通常由警察陪同。在有人到达急诊室之前,是否有什么需求应该被解决?如果发生紧急情况或受伤,您希望您的队友首先联系谁?想清楚这些问题,并安排妥当。

除了了解是否有受过训练的医护人员在附近之外,还要确保您知道最近的急诊室的位置  — — 最好是有创伤中心的急诊室。并非所有医院都具备处理危及生命的伤口的能力。如果您不在设有创伤中心的医院附近,至少要知道最近的医院的位置。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应该能够在将受害者转移到准备好处理大规模身体创伤的医院之前稳定受害者的情绪。

3、装备

有几件物品可以随身携带,在发生枪击事件时可以很有用。

考虑购买或制作一个个人急救包(IFAK)随身携带。个人急救包是一个外伤包,里面有必要的救生材料,可以帮助您控制出血和治疗主要伤口。

📌 它通常是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纱布(普通纱布或止血纱布)、压力敷料、个人防护装备(手套、面罩)和止血带等物品。一位有经验的医护人员整理了一份详尽的清单,列出了IFAK中应该放什么东西以及在哪里可以获得,该清单包含在文末的附录中。

除了个人防护装备可以保护您和您需要帮助的人免受血液传播的病原体或其他传染性疾病的伤害外,所有这些干预工具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尽快止血。

纱布是 IFAK 的基本组成部分,但也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当您对伤口直接施压时,它是用来吸收血液的。纱布也可以用来 “包扎” 较大的伤口。

止血纱布是浸渍了矿物质制剂的纱布,有助于血液更快地凝固,这在大出血时至关重要。

压力敷料(也称为以色列绷带、紧急绷带或紧急外伤敷料)是一种弹性包扎材料,附有非粘附性吸收垫和尼龙搭扣或夹子闭合系统。当用手按住伤口不足以止血时,可使用压力绷带对伤口施加较强的持续压力。压力敷料有很多不同的型号,如果您携带它,请确保您知道它的确切工作原理。看在线培训或装备介绍视频都是很好的选择。

止血带是 IFAK 的基石。如果您只携带一种介入工具,请购买优质的止血带。购买止血带时,最好购买专业部门批准的止血带。这些止血带都经过了严格的制造前测试,并经过了实地使用的彻底检验。推荐美军使用的CAT-7止血带。

小心假货! 许多便宜的产品在市场上流通;这些产品可能在压力下失效。您通常可以通过查看有没有工厂印章来识别假货。最后,也是最明显的一点,2009年以前生产的黑色CAT都是全黑的,而假货以包含白色的部分而闻名。

上面没有印章的那个是廉价的假货

右边的是假货。看出区别了吗?

良好的做法是行动前将止血带穿在扣子上,形成一个大环,然后穿过腿或胳膊,而不是在需要使用时在紧急情况下再开始穿扣子。

最后,随身携带永久马克笔,以标明止血带的使用时间,或任何第一反应者 — — 如街道医务人员或其他救援人员  — — 可能需要知道的其他伤者信息。根据您的肤色,选择能让笔迹醒目的马克笔颜色。

即使当地有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医护集体,您自己也应该携带一个IFAK、甚至只是一个止血带,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在紧急伤员救治的范围内,很多受过正规训练的医护人员会设法先把伤者自己携带的救助装备用在他们本人身上,以便把医护人员自己的专用装备留给那些什么都没带的人

📌 正因为如此,您一定要将您的IFAK标记清楚,并随身携带。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一定要把您的止血带放在容易拿到的地方,放在您的亲密团队中每个人都知道的有标记的明显位置。让您信任的队友知道您的医疗设备的位置,万一发生不测,他们可以帮您。请使这种做法正常化为基本规则

如果发生枪击事件

在枪击事件发生后,可能会立即发生几件事。

如果警察在附近并进行干预,您有可能会迅速失去对局势的控制。尽管警察普遍缺乏医疗培训,但他们通常会在伤者周围形成警戒线,并可能阻止医生或其他任何人对伤者进行治疗。您的队友应该及时向警察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为伤者寻求适当的医疗服务。

这种情况的另一面也是可能的  — — 如果局势混乱或被认为是危险的,即使您愿意呼叫紧急服务,救护车也可能不会进入某个地区。警察可能会花很多时间用催泪瓦斯或其他手段清理该地区,然后才会派救护车来  — — 他们甚至可能会阻止救护车接近伤员(BLM中就发生过救护车被警察拦截的情况)。

📌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伤口的严重程度,生存机会将取决于快速的思维和行动。除了你们自己照顾伤员和组织撤离的专业行动之外,你们将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 请不断评估周围的情况。是否还有枪声响起?该地区是否有交通堵塞?是否有人从您身边跑过,逃离枪手、警察或暴徒流氓?…… 保持自己的冷静敏锐,不要让惊慌、匆忙或不专心造成更多的不幸。

装有止血带和创伤敷料的小型个人急救包(IFAK)

即时治疗方案

您在这里读到的任何东西都不能代替适当的医疗训练,简单说,您应该亲手尝试练习,才能真正掌握要领。但是,如果您拥有一个IFAK包或止血带,并且对如何为手臂或腿部止血有基本的了解,采取一些行动肯定比什么不做更好。

📌 如果枪声响起,尽量不要惊慌。首先,要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在战术紧急伤员救护系统中,第一步是要维护现场的安全,以免您自己也成为伤员。找到可以评估情况的掩体。“掩体” 指的是任何能阻挡您所面对的子弹的东西,这取决于具体情况和武器的口径。考虑一堵砖墙或汽车的引擎盖。具体思考方式详见《在灾难中幸存(10)》。

如果您确定有人被枪击,而您又具备提供援助的能力,请确保现场相对安全。如果您能确定这一点,向您的队友传达您打算向被击中的人移动的信号,以便让队友掩护您。

在移动的同时,向伤者提问,以确定如何照顾他们。问伤者:“你在哪里中枪的?”、或者干脆问 “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他们回答了这些问题,这将表明他们的呼吸道尚且是正常的,他们是有意识的,您可能会获得足够的信息来开始准备您的救援工作和心态。

您的第一个想法很可能是:“好多血啊!”。起初,您可能很难确定伤口的具体位置,特别是如果伤者穿着长袖深色衣服的话,血迹会形成一大片的状况。如果您有外伤剪(专门用于快速剪开衣服的特殊剪刀),请迅速暴露出伤口。一般来说,在皮肤层暴露伤势以了解伤口的确切范围和程度是很重要的。

📌 立即对伤口直接施压。理想情况下,您应该使用戴着手套的手和纱布垫(最好是止血纱布),但在紧急情况下,您可以使用T恤、围巾或额外的口罩压住伤口。

如果血液浸透了纱布,可以增加更多的纱布或另一层布,并施加更大的压力。如果用手直接按压仍然无法止血,可使用加压包扎。将无菌吸收垫放在伤口上,并盖在已经贴好的纱布上(千万不要将纱布拿掉,这样会破坏已经开始的凝血功能)。将弹性绷带紧紧缠绕在受伤部位。它应该施加很大的压力,但不足以切断血液循环。

📌 对于危及生命的出血,时间是最重要的。如果伤口明显在手臂或腿上,而且可以看到大量的血,您可以选择立即使用止血带。与用纱布直接按压或使用加压敷料不同,止血带可以止住特定伤口的出血,也切断了肢体的所有远端循环,也就是说,它应该能止住所有离身体中心较远的出血,而不是应用止血带的局部位置如果将止血带套在衣服上,要迅速检查,确保没有套在口袋里的物品或其他可能阻碍压力的东西上

许多人都被教导说,使用止血带很可能会导致副作用,因为切断血液循环会引起并发症;事实上,这在许多野外/偏远地区医疗和街头医疗的框架中止血带仍然是常见的措施。并且,从全球战区获得的数据已经改变了对止血带安全的理解。经过认证的止血带(如CAT-7)现在被认为是非常有效和安全的救命设备,很少造成长期损伤或副作用。如果使用得当,它们被认为是适当的第一线干预措施,而不是仅仅作为 “最后的手段”。

随着对抗议活动的威胁模式发生变化  — — 特别是如果街道越来越多地呈现出战斗区的轮廓  — — 基于武装冲突情景的干预模式,如战术战斗伤亡护理框架,将越来越有意义。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革命中的公民生存指南》。

要使用止血带,请打开 CAT-7,确保带子穿过扣环,红色尖端指向心脏。然后将止血带尽可能地往上滑,如果伤口明显在膝盖或肘部以下,而且您很容易看到肢体上没有更高位置的伤口,您可以将止血带放在这些关节上方。

📌 一旦就位,确保带子尽可能的紧 — — 想想 “棘轮带” 那种状况。如果您能把一根手指伸到带子下面,就说明带子不够紧。转动滑轮,直到血液停止流动。通过夹子把 “带子” 拉上,并在时间带上标记应用的时间。这个过程会对您的对友造成极大的伤害,会很疼,不过很可能会减轻最初的伤势,这取决于伤口的位置。在使用止血带时和事后都要尽可能地与伤者交谈,让伤者保持意识清醒。

📌 在使用止血带之前,您应该先了解止血带要多紧才有效。试着在示范前将其短暂地放在自己的肘部上方,并将其收紧,直到您不再能感觉到手腕处的脉搏。这是一个很好的同理心练习,可以知道您救助的人将会承受什么样的经历。除非您正在治疗实际的伤口,否则永远不要让止血带停留超过几秒钟。

一旦您通过使用直接压力、压力敷料或止血带止住了血,就应立即寻找其他伤口。用戴着手套的手检查身体的各个部位。在检查过程中,要不断查看自己的双手是否有血迹,以便能立即确定身体的哪个部位受伤。如果伤者穿着防水的衣服,一定要脱掉它或检查衣服的内层,因为防水布料会使血液留在贴近身体的内侧,掩盖大出血状况。如果发现手臂或腿部有大出血,先直接按压、加压包扎或止血带,一旦出血得到控制,再继续检查其他部位。

📌 在身体外侧部位(即 腹股沟韧带附近、臀部、骨盆部位、手臂与肩部连接处的下方、肩部和颈部底部)的出血可以通过 “打包” 伤口来控制,即 对断裂的动脉或静脉直接施压。如果您当时在不安全的地方,或者您没有配备伤口包扎材料,可以暂时用纱布垫直接压住伤口。

📌 如果您没有配备IFAK或止血带,要大声呼叫医护人员。喊出您所在位置的地标,引导他们迅速找到您,以及伤员是否大量出血等关键信息:例如,“我需要医生!我在红色轿车后面 — — 有人腿部中枪了!”

在您等待他们到来的时候,用直接的压力来减缓出血。如果出血是毛细血管性的(流速缓慢且均匀,颜色鲜红)或静脉性的(流速稳定,颜色深红),您可以用直接按压来控制出血。如果出血是动脉性的(喷流状或脉搏性流动,颜色鲜红),直接按压是不够的 — — 您将不得不在动脉压力点上施压。📌 如果伤口在腿部,可以考虑在大腿上部,靠近骨盆区域施压  — — 但要小心。如果这个部位也有伤口,可以尝试在右下腹部位施压。如果伤口在手臂上,可以尝试在腋下按压。如果出血在颈部,可以尝试按压颈部的一侧,一般在下颌骨点的下方,记住只在一侧按压!只有在极端紧急的情况下才需要这样做,因为这样做对控制出血的价值有限。

无论伤口在哪里,一旦施压,不要为了检查伤口是否还在流血而取消施压。您必须继续按压,直到医生可以给伤口加压包扎或采取其他止血措施。

如果伤口在胸部,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伤口是可以接受的,但施加过多的压力可能会抑制伤者的呼吸系统。胸部伤口一般出血较少,但有很大的风险,空气会进入胸腔,导致压力积聚,可能导致肺部塌陷。

有些医护人员在急救包中会携带通风胸封,其作用与戴手套捂住伤口的一般作用相同:防止空气进入胸腔。如果伤口在肢干上 — — 即 在胸部和肚脐之间  — — 除了立即通知医护人员或其他更高级别的护理人员外,您可能没什么办法。

📌 如果您能控制出血,您或队友应该让伤者做好准备,以应对可能的急诊就诊或其他可能被没收财产的情况。从受害者的背包、口袋和身上取下任何可能导致伤者被定罪的物品。让队友将这些物品处理掉,或者将它们交给值得信赖的朋友,让朋友将这些物品带离现场

当更高层次的护理人员到达时,无论是急救中心还是街头医护人员,尽您最大的能力给他们一份报告,使用MIST缩写词:受伤机制(M),所受伤害(I),症状(S),以及已经采取的任何治疗(T)。例如,“他们在两个街区外被步枪射中,左腿有两处弹伤。他们的皮肤触感冰凉,呼吸似乎比正常人慢。我用止血带高高紧紧地缠着,血似乎已经止住了。”

如果医疗护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达,可以考虑用记号笔在病人的手臂上写下症状或其他您注意到的重要信息

可以在皮带上佩戴的小型IFAK,标有十字,方便识别。

疏散

📌 了解您的疏散选择。您是否在警戒线后,以至于救护车无法通过?当地的医疗团体是否提供去医院的交通工具?如果您认为自己处于救护车可以进入的区域,您可以尝试呼叫救护车。

当您拨打急救电话时,您可以要求他们不要派警察来,但他们很可能会忽略您的要求。如果您决定拨打急救电话,而您是在一群人中积极地试图帮助伤者的人,指定一个人拨打急救电话,并报告伤口和位置,而其余的人则专注于帮助受害者。有可能 — — 但不保证 — — 急救调度员可以指导您完成基本的创伤反应,直到您得到专业的帮助或可以运送伤员。

如果您或您的战友开车去参加示威,如果附近停着一辆车,其位置可以立即进入道路,就会有帮助。确保您知道钥匙在哪,并且可以让一个以上的人获得车钥匙。在发生枪击事件时,其他人很可能希望协助。如果您自己无法运送伤员,请向周围的人寻求帮助。

在医院

在一些城市,医院会将枪击受害者置于保护性监护之下,以消除对他们的暴力威胁。

📌 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您将无法在医院系统内找到您受伤的朋友。如果当事人昏迷不醒,无法告诉医护人员该联系谁,医护人员会尝试联系家人。也就是说,如果您进入的环境有可能会受到严重的伤害,您可以在自己的皮肤上用不褪色的信号笔写上一个紧急联系人电话号码,并注明 “紧急情况下打这个电话”

虽然在发生枪击事件时,这可能不是您最重要的想法,但重要的是要知道大多数大型医院系统提供的项目是什么,您可以通过这些项目申请援助。如果有人命悬一线,您可以要求先救人,在以后解决财务细节问题。

回到家里

当把伤者从医院带回家时,需要评估他们的家庭情况。他们是一个人住吗?还是与朋友或家人住在一起?他们的卧室是否在楼梯上?根据伤势的严重程度和预测的恢复时间,他们可能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

在很少有公共卫生系统的国家,人们往往很快就出院了 — — 有时在他们应该出院之前就出院了。这可能会让人感到害怕,但好消息是,家庭通常是一个比机构更好的恢复环境。您可以租一张病床,可以推的那种,可以摇动把手让伤者坐起来。普通床不具备这种功能

📌 如有必要,请组织您的社区护理,以便有人在场或24小时提供服务。即使没有必要,也要试着组织一个由朋友和亲人轮流担任照顾者的轮班时间表,以确保照顾工作不至于完全或大部分落在伤者的伴侣身上。此外,您可以制定一个用餐时间表,让互助小组轮流为伤员和护理人员送去食物和杂货,或为他们做饭。

心理创伤

虽然不用说,不论是您自己被枪击还是帮助被枪击的人、或只是目睹某人被枪击,或您所爱的人被枪击,即使您不在现场,都是一种创伤性事件。您可能会经历一系列的反应,包括噩梦、焦虑、逃跑/僵持/战斗反应、自我怀疑、神经症、恐惧和抑郁。不要孤独一个人,去寻求帮助,形成一个社区关怀圈,每周聚会一次,处理大家的痛苦、困惑和创伤。

📌 如果您的社区中有许多人受到该事件的影响,您可以从您的圈子外寻找朋友或亲人来帮助您处理发生的事。在您所在的城市找一位心理治疗师来帮助您。虽然治疗通常看起来成本很高,但也许可能找到一个非营利组织、诊所系统或大学,在那里接受培训的咨询师可以免费或以优惠价格提供服务。

如果您所在的城市有持续的抗议活动,当地的非营利组织可能会专门为受影响的人提供咨询。此后我们将更详细解释如何做这件事和提供一些工具,可以用来帮助您的社区成员掌握基本的心理救助和互助

在反抗者社区中,长期以来有一种模仿强硬态度和虚张声势的倾向。📌 您需要分析和/或克服某些不好的社区文化规范,避免 “被动” 和 “好斗” 之间的二分法,这样才能帮助您建立可持续的长期运动。请记住,我们要的是一场彻底的革命,而不仅仅是周期性的上街。

附录一:个人叙事 

以下内容来自美国的反抗者,可以帮助您直观地了解在类似情况下的行为。

自叙 1:生与死的界限

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这是一周来持续下雨的第一个夜晚。人们在一家烧烤店的遮阳棚下站着,面前吊着警戒线,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不止几个人的腰带里塞着枪。有的人与警察扭打在一起,有的人将碎水泥块扔向坦克;有些人在激烈的争论,我们是否应该回家,不要再违反宵禁了,改天再打。然后,突然,一辆孤零零的警车从后面吱吱喳喳地驶来,警笛声响起。

人群四散,人们惊慌失措,四散奔逃,催泪弹在街上横冲直撞,闪光弹榴弹在警戒线上爆炸。到处都是呛人的烟雾、混乱和恐惧。枪声响起,有人穿过人群向那辆孤零零的警车开火,警车已经转身撤退。我在一个蓝色的邮筒旁,迷茫地与朋友们分开了。人潮顺着街道流向远离警戒线的地方,警察开始推着人群前行,想要疏通人群。被卷入人海中,我沿着人行道走了大概二十步,才看到一群人结结实实地围着躺在地上的一个人。

时间慢了下来。我的两个好友正围着人行道上的一个伤者。那个伤者是我最老最亲的朋友之一。

有人在尖叫:“他中枪了,他中枪了!” 我的一个朋友正在喊着让人们后退,当他抬起头来看到我的时候。我看向地上的朋友,他的腿部中弹了。但他的眼睛里的光芒正在逐渐消失,他抱着自己的躯体呻吟着。

我们很困惑,没有血,没有血。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伤在哪里?没有血,只是从他嘴里发出一连串令人难忘的呻吟。我是一个母亲,我知道在生与死的分界线上的人听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在这绝望和迷茫的时刻,我只知道这个我深爱的人正悲惨地躺在我面前。

我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我们必须尽快救人! 没有人会来帮助我们,也没有人会来救他。我跑向我的车,谢天谢地,我的车就停在几个街区之外。我飞快地绕过街上尖叫的汽车。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人们把我朋友抬到一辆已经挤满了人的车里。我尖叫着说他要和我一起走,我的朋友们把他从那些好心的陌生人手中抢了过来。我们沿着街道奔跑,我知道我想去哪家医院,但天黑了,我很困惑。其他队友把车停在我们旁边,问我们是否需要被带到医院。

当我们到了医院,把我的朋友从车里拉出来的时候,他的衣服滑了下来,我才真的看清楚:那里就是入口伤,但没有出口伤(不是贯穿枪伤,子弹留在体内了)。他立即被转到了创伤医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不断听到 “可能已经死了” 这句话。

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中枪是什么意思,中枪意味着什么,就是子弹撕裂了肌肉,也许穿透了骨头,也许摧毁了一些器官  — — 很可能是一些重要的器官。它可能摧毁左肾或脾脏;它可能使两肺塌陷,夹在食道上,在体内出血时,血液会填满内腔。一颗子弹可能最终打进心脏。你可能会在半夜的医院里被一个很有耐心、很善良的心脏科医生哄着看一系列的法律文件,他正准备给你爱的人做第二次开膛破肚的手术,捞出那颗扎在他心脏里的子弹。

那天晚上,运气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绝对是这样。但我们对枪伤情况的反应也足够快。后来我发现,很多不同的朋友都这样做了,我不是唯一一个跑去找车的人  — — 我只是先到了那里。而好心的陌生人正试图帮助疏散 — — 在这个城市里有很多人被枪杀,人们都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以及快速做出正确的反应是多么重要。

我朋友的遭遇并没有阻止我重返街头,也没有阻止他或我的社区的其他人。因为医院把我的朋友置于保护性监护之下,只有我和另外一个朋友能探望他。我的许多朋友在继续肆虐的街头战斗中寻求安慰,很高兴看到他们有机会将他们的悲伤、恐惧、绝望和愤怒转化为行动。

我很庆幸,那晚我恰好就在附近。我很庆幸,身边有那么多人想帮忙。我很感谢人们意识到我们需要他们带我们去医院。我很感谢转到创伤中心的过程足够快,我很感谢善良的外科医生。我很感谢我的朋友内心的意志足够强大,他活了下来。我很庆幸他活了下来。

你们也可以做一些事,做一些准备,当你发现自己遇到类似情况时,可以尽可能让事情变得好起来。

我也感谢抗议现场的紧急救助小组。如果你需要他们,愿他们在你身边。

自叙 2:枪声之后

我们都听了。一声枪响。它响彻了整个夜晚,在几个小时的相对安静的打斗和激动的人群的沙沙声之后,它奇异地出现了。

广场上有数百人 — — 许多人排队想进入活动现场,也可能有同等数量的人试图阻止他们。帽子像短程烟花一样在人群上空飞舞,人们抢着扔帽子。这是一场混乱,鸡蛋、油漆弹、胡椒喷雾和拳头,从各种奇异的角度和四面八方涌来。为数不多的警察在现场并没有介入。从广场上退到黑暗的校园街道上,整个局面看起来就像一部低预算剧中导演拙劣的打斗场景。

但我们都听到了那声爆响。只是那一声。本能地,黑衣人群整个散开了,人们都抬起头来。鉴于我们到那时为止对示威活动中发生的事的了解,我们以为那是一颗闪光弹榴弹。那是我们认为唯一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但没有第二声爆炸。每个人的目光都重新聚焦在周围的僵局上。推推搡搡,一些加固的横幅和手机被抢走,但相对平静。

抬头看向广场对面,我瞥见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那是一个我认识的人,一个我知道的敏感人士。他一直在努力确保不会有人受伤,但现在有些不对劲,无法判断是什么。

我和一位队友穿过人群,被推搡着到了他所在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气味,不是单一的味道,空气中的烟雾还有一种金属的味道。当我们到达他身边时,他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他已经很危险了,还有那声音,他发出了一种你肯定不会发出的声音。尖叫声和咕噜声混合在一起。我不知道他怎么还能站着。我先到了他身边,他靠在我身上,虚软无力。他的皮夹克的味道,以及他在那绝望的一瞬间压在我瘦小的身躯上的重量,是多年后一直在进入我的梦境、让我惊醒的东西之一。我仿佛背负着一具死尸,但似乎仍是活的。

他直直地盯着我,却又穿透我的身体。我意识到他快死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各种原因在我脑海里闪过,几乎没有血迹,我也找不到任何东西。我们并没有走那么远,最多也就二十英尺,而我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一定是撞到了头,只有头部受伤才会让他这样语无伦次。

然后医护人员就把他带走了,我们从那一刻起就没有了联系。我盯着医护人员,幸好我信任他,我只能说出 “他受伤了,我不知道伤在哪里” 之类的话。除了把他从眼前的危险中救出来,我觉得自己完全没用了。

医护人员开始做着自己的工作,现在可以看到有不少血迹的地面上。我听到人群中传来低沉的喧哗声 — — 那是当你快要晕倒时发生的时候能听到的东西,隧道尽头的声音。

有人开枪射中了他。

警察突然冲进去把他带走了,把那些训练有素的外伤医护人员强行拉走,我们都在警戒线的另一边尖叫。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快死了,出事了。我想喊 “他中枪了”;我开始喊,但后来我意识到这可能会引起人们的恐慌。我只是勉强意识到自己已经很恐慌了。我找到了一名医护人员;他们确认有人向他开枪。

警察把伤者装进了某种没有顶的车辆的后面,就像校园警察用的那种车。示威还在继续。找到我的队友要求我们离开,“他们/警察” 在向我们开枪,我们必须离开。但那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威胁来自哪里,也不知道离开是否能更安全 …… 我们在那个犯罪现场呆了几个小时之久。

附录二:额外资源

1、《像世界正在死亡一样生活》播客播出了对一位经验丰富的街头医生的采访,他对如何在示威活动中应对枪伤做了详细的说明。

2、在另一个播客中,在2017年1月20日的示威活动中被法西斯分子枪击后幸存下来的 Hex 讨论了正义、暴力、父权制和同情心、治疗的关键,以及如何重新定义抵抗。

3、警察武器造成的常见伤害 — — 街头医务人员应对非致命性警察弹药和化学武器的指南。

1970年5月15日,身穿防暴服的警察在28秒内发射了150多发子弹,在密西西比州的杰克逊州立大学谋杀了两名年轻的黑人,并打伤了十多人。尽管几天前在肯特州的谋杀案仍广为人知,但随后在杰克逊和乔治亚州奥古斯塔的年轻黑人示威者被谋杀案却常常被人遗忘。

附录三:使用止血带的简要步骤

  • 找出伤口的位置。
  • 使用止血带,如果伤口明显在手臂或腿上,并且您可以看到大量的血,则在衣服上使用止血带。
  • 确保红色尖端指向心脏。将止血带尽量放高。如果伤口在膝盖或肘部以下,将止血带放在关节上方。
  • 拉紧尾部。尽量拉紧带子。
  • 转动滑轮,直到血流停止。
  • 记下使用止血带的时间。
  • 继续与您正在治疗的伤者交谈,让伤者保持清醒。

附录四:建立个人急救箱(IFAK)

  • CAT Gen 7 1个
  • 紧急创伤敷料(ETD)2个
  • 胸封貼片 2个
  • 止血纱布 1包
  • 永久信号笔 2支
  • 丁腈橡胶检查手套 2副
  • 不锈钢剪刀 1把 剪开衣服

希望您和您的队友永远不要碰到这种情况;但是,如果不幸遇到枪伤,您可以采取最及时的最佳措施,以缓解伤势并坚持到救护车到来。⚪️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